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642|回复: 1

[完结] 青山之恋by筱禾

 关闭 [复制链接]

1022

主题

0

好友

1055

积分

YD-6 羞梦养春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梦币
-46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18 颗
清露
47 滴
最后登录
2008-6-28
阅读权限
10
帖子
1055
鲜花(2) 鸡蛋(0)
发表于 2007-1-21 11:20:3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ursula 于 2009-9-24 21:48 编辑



  那天早晨,他透过狭小的铁窗看着外面弥漫着死亡气息的黑暗中,渐渐地露出生命的曙光,最后是金色的早霞。他满意地想:太阳出来了,他总算是等到了这天。

  1

  我叫李小武。我16岁起就跟着我的继父做着各种非法的生意,甚至包括毒品走私。22岁时我被捕,判了死缓,那年是我在大青山监狱的第三个年头,我刚进入25岁。

  我先从死缓改判为无期,又从无期变为20年有期徒刑,这听起来很不可思意,那全是我继父用钱买来的。为他,为家族,为李家的事业我大包大揽下所有的罪名。我后爸对我许愿,再过两年,我就会改为 10年徒刑,然后保外就医。我很清楚他们这么保着我也不是全因为感激,他们很怕我将大家抖落出来,那样谁也没有好日子过。

  大青山监狱成为我的另一个快乐天堂,一来,我们家上上下下买通了所有的与我案子有关的重要或不重要的人物,甚至包括狱警,这里的警察上至所长,下至见习警察就象我的亲叔叔,亲哥哥。如今这社会,有钱就等于有了一切。二来,我健壮的体格,心狠手辣的个性,没有哪个犯人不服我。

  监狱的生活哪里都好,唯独没有女人。这个地方全部关压的是男犯,我饱涨的欲望和硕大的器官如何发泄?但很快我知道了没有女人的情况下,男人也可以将就用用。我喜欢顺从又主动,再有点风骚的女子,所以我中意那种长的清秀,同样顺从主动的男孩子。干男孩比干女孩还是差些,但做多了也别有一番滋味。

  作为大青山监狱的第一“鹰头”,有3个“伴儿”供我消遣,而且随着有新鲜的货色进来可增加或者更换。

  那天我正百无聊赖地趟在床上看武侠小说,王警官领着个人了过来。我自不必象其他犯人一样起来,立正,敬礼,再说句管教好。而是冲他笑问:“这是新来的?”

  王警官这人很操蛋,背地里拿了我们家也有几万块钱,骨子里挺扒结我的,但脸上总一副不苟言笑,正人君子的熊样儿。

  “今天上午刚来的,就放你们班吧。”姓王的说。

  我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个身材中等,还一脸稚气的小孩子,不禁乐了。这是个少有的漂亮的小家伙,水灵的大眼睛,挺直的鼻子,红润的嘴唇,女人里这么漂亮的也少见。特别让我高兴的是他的头发整整齐齐,拘留所里又长出来的短发还没被剃掉,难为王警官的苦心安排。他的表情愁苦,忧郁,沮丧。凡是刚进来的都这样,但这样的表情放在这么漂亮的脸上……嘿嘿,我恨不得当时就上他。

  “你的编好是265,以后除了听教官命令,也要听班长指挥。”王警官说着一指我。

  那男孩子漠然地点头。

  “谢谢管教!”我笑着立正,鞠躬。姓王的一脸尴尬。然后我凑进他的耳边:“上次你说你们家小公子现在用的电脑太慢,过两天我让他们跟他换个现在速度最快的。”

  王警官不易察觉的一笑,煞有介事地一碰我:“你这小子。”

  2

  白天我将265安排在离我最近,阳面通风的那张床上。那本来是我另一个最宠的“伴儿”甜甜的地方。现在所有的犯人都知道我有了新宠,他们都等着今晚的好戏呢。

  晚饭的时候265端着我递给他的一碗红烧肉和馒头,惊讶的不得了,估计他在拘留所里已经几个月没见到过这东西了。他竟然礼貌地冲我笑笑,露出一点洁白的牙齿。我想今晚我一定要让这美丽的朱唇更加红肿起来。

  天刚刚擦黑,我就摸到了265的床上,他一惊:“班长,有事吗?”他轻问。我没回答,将手伸进了他的被子,一把撤下他的内裤,然后整个身体压到265的身上。我突然用一只手抓住他的头发,牙齿一下咬住他的嘴唇。

  “干什么?你……放开……呜呜……”他拼死命的挣扎。我知道刚开始被上都会是这样剧烈的反映,过一会他就会认命的。

  我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另一只手更用力地撤住他的头发,他吃痛得不得不仰起脑袋:“这是什么地方,你就是破嗓子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你本来就是警察送给本少爷的礼物。你乖乖得配合,我会好好对你,肯定不弄疼你。”

  我的话没能使他停止反抗,他更用力地用双脚踢我,我们咕咚一声一同从床上掉在了地上。他妈的,我李晓武今天太跌份了,连这么个臭小子还搞不定?我想着双手抓住他的头发用力往地板上砸去,他疼得不自觉地啊了一声。

  “班长,要不要我们帮忙?”498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我一分神,那小子竟然对着我的裆部恨恨就是一脚,疼痛让我不得不弯腰跪在地上。

  等我缓过神来,看着已经被498他们按在地上的臭小子,我今天晚上要开杀戒了。

  我抬起脚开始往他身上,腿上乱踢,踢了有十几脚,他竟然没哀叫。

  我上前一把撕开他的衣服。“王八蛋,畜生。”男孩叫骂了起来,但很快被人用枕巾堵住嘴。

  我三下两下就将他拨个精光,他光洁的身体在月光的照耀下立刻引起周围的骚动,立刻有人用手开始在他身上乱抹。

  “你们别动”我说,我此时根本没有欲望,现在还痛的恨,我要先教训教训他。

  “把皮带给我。”已经有人将皮带给我。监狱里犯人的裤带都是布带子,这条宽大,

  带着铜卡子的警带是我专门收藏给不守规矩的人的。

  我抡起皮带狠狠抽在他上身,第二下是他的腰际,然后是大腿,我听到透过枕巾他

  嗓子里发出的微弱的惨叫。

  打了有十下,我停下来,掰住他光洁的下巴:“现在我要将最美好的享受留在最重要的地方。”我说。他用愤怒地眼睛看我,丝毫没有象我示弱的反映。我再次举皮带狠狠抽下。

  “啪”皮带没一似偏差地正好落在他美丽地中心地带,“啊。”他发出野兽般的吼

  叫。

  我又连续抽打他几下,直到498提醒我差不多了。我看到小东西那里已鲜血淋漓。

  “把桌子搬来,把他放上去。”我命令着。很快265已经被脸朝下,背朝天按在桌子上。在他的身体与桌子接触的瞬间,他再次呻吟了一声,伤口一定疼的无法忍受。

  他的身材确实漂亮,宽肩,细腰,鼓翘的小臀,修长的腿。我手里握着皮带,并将有铜扣那头放在末端,然后再次让皮带亲吻他美丽的身体。

  “啪,啪,啪……”皮带在飞舞。原本按他的人已经松了手,他一定痛的早就没了

  力气,但看着好像很乖地趴在桌子上。

  看道道笼起的血痕渐渐爬上他的皮肤,听到他越来越弱的呻吟。我停了下来,走到

  他面前,再次抬起他的下巴,他漂亮清秀但苍白的脸上全是汗水,眼睛微睁,口中的毛巾已经被抽走,干列的嘴唇一定被自己咬过,渗出血迹。

  “拿毛巾来。”我说。我用冷毛巾在他脸上摸了一把,他完全清醒了:“本来我们可以度过一个美好缠绵的夜晚,我还准备了润滑济怕你疼,现在我要用最痛苦,最直接的方式让你永远记住这个夜晚,让你做出最下贱的姿势,让你知道自己有多不值钱。而且你别忘了这里还有十几个男人在围观!”我说。

  他的眼睛里终于露出恐慌,但很快又是仇恨的火焰,他的手死死抓住桌腿,试图站起来。

  “按住他。”我说着将我的两个手指同时猛得插入他的体内。

  “浑蛋……”他发出悲愤的声音。

  然后我连裤子也没拖,只将自己的欲望摆弄几下,抬高他的腰际,对准那个已经被鲜血覆盖的地方狠送进去,真是太紧了,连我的欲望都生疼。

  我听到他的一声哀鸣,我想那不仅仅是入口的疼痛,还有被抽打的伤痕与我身体接触产生的痛苦。我说:“叫得好,小骚货,每一下都使劲叫,我就爱听别人叫床。”我听到周围的人也跟着怪叫:“小心肝儿,再叫一声让哥哥听听,瞧把你伺候的这么舒服……”但我再没听到他发出任何声音。

  这样我在大家的一片叫好声中猛烈抽动了十几下,直到我将体液完全留在他体内,才拔出自己的家伙,我发现我的身上到处都沾上血迹,他的血迹。我一把将他翻转过来,他依然光洁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生气,双目紧闭,两个眼角都挂着泪痕。

  “算你有种,能忍着不哭叫出来。”我对他说。他依然没睁开眼睛。

  “班长,这小子太生,竟敢踢您,乾脆您今晚把他给我们兄弟好好整治整治。”498开口说。

  我没回答498,看着265眉清目秀的脸,想了想问他:“你愿意让他们上吗?”

  他睁开眼睛露出恐惧的目光,却没回答我的问题,我继续说:“我想再好好要你一次,如果你不反抗,我就不让他们上你,要不这十几个人可够你受的。”

  “你们都是畜生。”他回答我,声音很低,但语气充满仇恨。

  我一笑,“这里本来就不是人呆的地方,进了这里就都是畜生,你现在就象个美丽的小畜生。”停顿了一下我接着说:“行了,小傻子,好汉不吃眼前亏,你就乖乖地跟了我吧。”

  他将脸扭到另一边,不再看我。

  我将他一把抱到床上。我听到498一帮人都说班长驯服宠物确实有一套,我终于在他们面前挽回了面子。我再次压在了265的身上,我感觉到他的身体因伤口被摩擦而疼的瑟瑟发抖,为了不让哀鸣从口中流出,牙齿都咬出了声音。

  我吻上了他的嘴唇,他就如一个僵硬的死人一样没一点反映,但我太喜欢他漂亮,丰满的唇,不管不顾地尽情吸吮。我的手抚摸他性感结实的大腿,然后将他修长的双腿高高举起,我再一次进入他的体内时,他连一点挣扎、一丝呻吟都没有,只有两行清泪顺着紧闭的眼角流下来。我轻拍打他的面颊,才发现他已经昏死过去。

  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残忍,我竟然在强暴一个因疼痛失去知觉的男孩。

  2

  第二天早晨,我带领2班去采石场前没有叫醒265,我想让他休息几天,让他身体好好恢复,昨天晚上确实过分了些。中午的时候,王警官告诉我265高烧昏迷,伤口感染,肋骨骨折,还有内出血,总之是奄奄一息,已经被送到监狱医院了。

  “你也确实太过火了。昨晚那么大动静,整个监狱的人都听见你们折腾。”王警官开始瞒怨我。

  我虽然心里大惊,而且开始后悔昨晚的行为,但嘴上却说:“放心啦,他就是死了我也能帮你们摆平这事”

  “他可千万别死,咱们就麻烦了。知道吗,他是未成年人,上面肯定要重视了。”

  “不会吧,咱们这里会有少年犯?”

  “我也奇怪呢。他从拘留所转下来的材料上是19岁,可我昨天看他的档案上面写着17岁,再看他出生年月,妈的,下个月才满17岁。我估计是抄材料的人笔误,哎,我真应该昨天就把他转到少管所去。”

  我眼前浮现出265稚气的,忧伤的,倔强的面孔,心里也开始暗骂起来:“他犯什么事儿进来的?”我问王警官。

  “无照驾驶,把人撞成终身残疾,判了2年。”

  这么轻的案子,却落得这么个结局,我开始可怜起265。

  还好265没有死,一个月后他又回到大青山监狱,而且仍在我的狱舍,我的班里。

  他回来的时候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人瘦了一圈儿,目光黯然,不过当他厌恶地瞪着我时眼睛仍然有神。我没安培他干任何工作,我想他还需要多休息些日子。

  下午从工地回来,我吃过饭,将一盆只有管教才能吃到的肉丝炒蒜苗白米饭给265拿去。他默默地接过来,没有惊讶也没表示感激,低头安静地慢慢咀嚼。

  看着他消瘦的手指拿着勺子拨弄着饭菜,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这里只叫编号吧。”

  “也不一定,这里大家都有绰号的,他们叫我大杂役,498叫二杂役。”我没告

  诉他他早已经有了绰号,野妞,我觉得这个名字一点也不适合他。

  “我就叫265。”他说。

  我一把攥住他的手腕:“你给我听着,这里没有人敢和我这么说话,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就让全班的人操你一回。”

  他眼睛里燃烧着痛苦的火焰,蹙起的眉头,微微颤抖的双唇,我以为他马上会哭出来。但他没有,他死命咬住自己的嘴唇,依然厌恶地蔑视着我:“肖海。”他说完马上起身绕过我,将那碗还剩下许多的饭倒在了拉圾桶里。

  “那我叫你小海吧。”我说。他没回答。

  当晚,我又坐到小海的床旁。“我想看看你的伤。”我对他说。

  “都好了。”他回答。很想躲避我的样子。

  “我想和你做那事儿。”我在他耳边低语。他没动也没说话。我压到了他的身上。

  我用舌头撬开他的唇,却怎么也撬不开他的牙齿,我用力捏住他的两颊的阂骨,他痛的不得不张开嘴巴,我继续亲吻。没有热情回应的吻不是我喜欢的,我扫兴地抬起头来,看到小海闭着眼睛,冷漠的表情。

  “我就不信我调逗不起你的性欲!”我继续对他耳语。然后嘴唇游走于他的脖劲、胸膛,最后在他柔软,细小的乳尖上停下来,我用舌头反复摩擦,用牙齿轻咬,我注意到他的尖尖硬了起来,呼吸也不平稳了,正当我为自己高超的做爱技巧得意的时候,他突然用手托住我的下巴,将我的头挪向一边,我的嘴也被迫着离开了他的身体。

  我第一个反应是他有情绪了,受不了了,于是赶忙摸向他的下身,结果又一次被他的双手拦住,他再一次将我从他身上推了下来,飞快地从床上站了起来。

  我想我真他妈的是自作多情,这小子给脸不要脸。我一把拽住他的衣角,将他掀倒在床上,在他连踢带打的反抗中我仍顺利地拨去他身上的囚衣,所有这些动作都是沉默中进行的,我知道其他人都竖着耳朵聆听,我竟然可以听到他们因被这撩人声音激起了欲望而变得沉重的呼吸。

  “老二,”我对498说:“把绳子拿来。”按规定监狱里的犯人是不能保留绳子之类的东西,实际上总会有各种各样的绳子被犯人偷偷收藏着,这些绳子也成为犯人之间相互残杀的凶器。

  很快,498拿来了很细很粗糙但相当结实的麻绳,不用我发话,他们就帮我将小海的双手紧紧绑在后面,连小臂一同绑死,使得臂膀最大限度内向后背,这种绑法会让大臂极端疼痛。他的双脚至小腿也绑在了一起,然后有人恶意地将手臂上多余的绳子绕到他的跨下勒进他的隐密,勒紧他的欲望最后在他的腰间缠死。我看到在捆绑的过程中他们在他身上又摸又捏又掐,偷偷占了不少便宜。我讨厌他们碰他,但按规矩我不能发话阻止。

  “绑成这样,班长怎么操他?”一个家伙问。

  “跪着,头低下,肩膀着地。”一个尖声尖的声音对肖海叫嚷着,果然强行将他按

  成了那样的姿势。说话的是绰号甜甜的男孩,他以前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伴儿”。

  “野妞这小屁股嫩得能捏出水儿”498边说边用手在肖海的大腿内侧抚摸,一直摸到他的隐密之处。

  “这腿绑起来怎么弄,要分开才好干。”又有人说。

  甜甜嘿嘿笑着:“不怕,姐姐我帮他扒开,保准比大敞的腿还让头儿弄得舒服。”

  “腿夹着小穴更紧。”

  “哈哈……”一片淫靡的笑声。

  我盯着小海光滑的脊背,他没再挣扎,几乎是一动不动得被他们压在地上。

  “翻过来。”我命令道,有意让声音低沉到近乎威严。

  肖海仰面冲着一群被欲望烧红脸的囚徒。他紧闭的双眼没有泪痕,紧闭的双唇也没有咬痕,如玉般光洁的脸上死一样沉静。即使这样,也掩盖不住他纯真的稚气。我突然想到这孩子还没到18岁,也许连17岁生日也没过,我有些不忍。

  “你们都睡觉去,老子一个人也能让他爽上天。”我对他们命令道。

  待所有的人失望地,悻悻地,意犹未尽地回到床上,我将小海抱到我的床上。他身上的绳索依旧死死缠绕着他。我今晚第二次压到了他的身上,我再次对他耳语:“别怪我不仁义,这是你自己找的。我不让他们上你,也不让他们看你被操算是对得起你。”

  肖海睁开眼睛,他的嘴角渐渐上翘,他竟然在笑。但那笑容嘲弄,冰冷,绝望,简直比哭都让人心里发颤。

  “我没见过你这么傻的小孩,是个人都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你逞什么强。”我想掩盖心里那莫名其妙的一丝颤抖,所以继续说。

  柔软的卷曲的长睫毛扇动了一下,然后彻底掩住了秋水般妩媚的眼睛,他用沉默回答我。

  肖海惊人的漂亮使我蓬勃的欲望在体内膨胀,索性不去再想太多,高高地将他困在一起的双腿抬起来,在他的腰间垫上枕头,估计是动作太用力,他几乎被折了过去,而他身下捆绑的双臂一定被压得很痛,反作用力,他的后背也必定被鼎的痛楚难挡。但我不敢解开他身上的绳子,如果他继续反抗,我企不是太丢人了。

  这样紧闭双腿的姿势确实很难进入他的身体,我只能一手用力向下压住他的腿,另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同时伸入他的体内,然后死力往两边扩张,好让那个地方尽快张大。

  随着小海“啊”地低吼一声,我的手指从他的身体里抽出,温热湿润的感觉使我明白我的手上都是鲜血。也好,算是润滑济了,我双手压住他被捆绑的长腿,努力让自己的欲望进入他的身体,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我对他轻声说,要配合我,自己控制两条退竖立着,不能放下,使我能抽出双手掰开他的隐密。但实际情况是我双手一松,他的腿就跌到了床上,我发狠了:“既然这样,我就只能先把你那个地方撕烂,让它大得能放进我的胳膊。你肯定会流血而死。”

  肖海再次睁开眼睛,再次露出凄凉,绝美的笑容,只是眼角挂着一滴泪:“你让我死吧。”他平静地说。

  我必须承认,和肖海那晚的较量,确实以我的失败告终。我没有按威胁他的话那样对他,有一丝害怕,但更多的是不忍,我不想害死他。最后我很恶心地用我的家伙在他的身体上蹭了又蹭,直置高潮的降临。最后的时刻我特意夸张满足的呻吟声,好让屋里的其他人都知道我成功地上了这个极端不驯服的男孩。

  第一次上他,让我发觉自己的残忍,第二次上他,使我知道自己的龌龊。

  后来我将肖海身上的绳子依依解开。他痛得浑身发抖,但没哭也没哀鸣。那些兔崽子们的确将他困得太紧了,麻绳早已镶进他的皮肤里,手腕和脚腕都血肉模糊。我看着他咬牙缓缓从床上站起来,挪动到他自己的床上,其间他好象要跌倒,我上前扶了他一把,却被他厌恶地推开。以后很久也没听他发出任何声音。那晚是我在大青山监狱第一次失眠。很长时间以后,当屋子里酣声四起,我也渐渐困倦的时候,我听到从小海的被子里发出声响,一个男孩子长久的呜咽声被厚重的被子阻隔,那声音越发低沉,悠深,听得人心跟着翻搅起来。

  一年后当我痛心疾首地说起小海无人察觉的哭泣,说起他身体的疼痛时,他很轻蔑地冷笑,他说身体再痛也是可以忍受的,他哭是因为人格被最大限度的污辱,自己不再被当作人的绝望。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mamigo啊~ 就算你再怎么酷也还是一付受样! 哈哈

2

主题

0

好友

904

积分

YD-5 春情化梦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梦币
1467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0 颗
清露
25 滴
最后登录
2018-1-18
阅读权限
10
帖子
904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4-1-13 22:22:2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uzeqing 于 2014-1-14 22:27 编辑

这篇文让我想起《豪华饭店》这部漫画,因为故事背景相似,人物性格也相似…………只是结局不同
其实,李小武会爱上了肖海,是因为肖海不论遭受到怎么的打击,也要在黑暗无阳光的监狱里,争取作为一个人的尊严和待遇
而肖海最后会爱上李小武,也是因为李小武把肖海当做一个人来爱,给了他属于监狱里独特的李小武式的关心和平等的对待
但是仅仅这样,我想肖海还是不会选择和李小武在一起,因为李小武一开始对肖海的伤害太深了,也太大了
转机在李小武放弃自尊的,自愿被肖海暴打了一顿,然后,从此肖海放下心中的介怀,真正的爱上了李小武


在越狱的时候,李小武也好,肖海也罢,都做出了对对方最为有利的选择…………因此,也为了救对方而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李小武明明可以逃走,只要放下肖海,就可以轻松的逃走,可是他没有。明知道,放弃了逃走的机会,就是找死,也只剩下死亡一途,可为了能够救肖海一命,他自甘情愿,这种选择和付出,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而肖海也是同样,明明已经得救了,可他为了不拖累李小武,选择自己自杀,这种决绝,也同样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不论他们曾经做过什么残忍的事情,伤害过什么人,但在这一刻,他们的爱情让我感动

至于最后的结局,我觉得挺好的,死亡将他们的爱情留在了最美好的时刻
在我看来,若是他们真到了现实社会,也许会产生有不同的想法,面对不同境遇,面对接踵而来的诱惑,也许他们的选择会有所不同…………到时候,他们的爱情是不是还能如此坚强,还是一个未知数
因为,李小武和肖海实际上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李小武属于黑暗世界,只能适应和留在黑暗世界
而肖海则不同,他生活的是有着阳光的世界,黑暗世界始终不适合他
真到了现实世界里,恐怕到时候,他们的选择会不同,面对压力,面对妥协,面对诱惑,也许终有一天,他们的爱情会被消磨殆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21 14:53 , Processed in 0.112945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