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880|回复: 0

[完结] 虎王+番外(男男生子) BY 诚心

 关闭 [复制链接]

4026

主题

0

好友

5940

积分

YD-8 绮梦幻春

魔教暗影堂副堂主&三剑客二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5-22 22:08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梦币
    58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72 颗
    清露
    125 滴
    最后登录
    2015-5-22
    阅读权限
    10
    帖子
    5940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08-7-13 10:50:2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eve6532 于 2014-4-25 10:07 编辑


    2014/04/25更新番外

      虎王 1

      从那以来,已经十年了。

      最近他不想工作,呆在家里。

      医生说他患了抑郁症,他说,在他的国家里没有这样的东西,那些奇怪的病只有奇怪的国家里出产的脆弱的人们才会患上。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否正确,不过我可以确定,他的确不是一个脆弱的人。

      他对我的抗拒,已经持续了十年。

      最初他不理睬我,最近,有时候会和我说说话,但他说话的态度,与他完全不理睬我时也没有什么两样。

      他呆在家里,也尽量不碰我的东西,每次我回来,只能看到他站在三楼他房间的阳台,看着远方。

      今天,他仍然待在他房间,那是他从那以后第一次开口和我说话时要求的,我没有办法拒绝。

      以前他住的地方在二楼我的旁边,我一有时间就过去看看他,自从他搬上三楼后,我不敢再随便到他的房间。

      我站在二楼楼梯那里等他,看他走下来,我迟疑地走过去,叫他。

      他看着楼下,并不理我,当我是空气一般。

      我低下头,看他的脸,他一侧头,避开了。

      我有点伤心,但是也不能说什么。

      试图去拉他的手,他仍然躲开。

      我垂下了头。

      垂头丧气的滋味,真不好受。

      没有别的话题来缓和一下气氛,我只好直接问他:“你想见一见儿子吗?”

      他没有以前的愠怒和歇斯底里,只低着头淡淡地说了一句:“我没有儿子。”

      “他很乖。”我恳求他,“他想见你,他已经八岁了。”

      儿子的确很乖,也想见他。

      八岁了,儿子从来没有见过他。

      他仍然摇头:“我没有儿子。”

      我不能勉强他,只能默默地站在旁边,希望能等到他可能改变主意。

      但我知道,那不可能。

      半晌他突然说:“让他来吧。”

      我喜出望外,伸出双手抓住他的肩膀。

      这次他没有能避开。

      但我的手只在他的肩头停留了一秒不到,就被他挡了下来。

      我收回手。他不愿意,我不敢勉强他。

      “我不想看到他。”他突然又说话,“也不想看到你。如果这样你们还要来,就来吧。”

      儿子听说能够见他,很兴奋,换了十几套衣服,连最喜欢的午睡也睡不着。

      晚上,我去儿子住的地方接他过来。

      进门之前,我最后告诫他:“你爹地可能不欢迎我们……”

      “我知道,爸爸。”儿子说,“你以前告诉过我,我知道发生过什么事,也大概明白爹地会怎么想。”

      “乖。”我摸摸他柔软的小脑袋。

      他从生下来还没有受过委屈,现在大概会遇到头一遭了。

      来到紧闭的门前,我正准备敲门,儿子直接扭转门把手,推开门,冲了进去。

      我在门口停了停,看向空白一片的地板,那个东西不在。

      我松了口气。

      我是因为那个东西,才不敢再来三楼。

      虽然算起来,那东西被摆放在门口的时间应该不长,没有几天,但我总害怕有一天他又把它拿出来。

      我知道他的为人,应该虽然会用那东西对付我,但却不会用它吓儿子,不过要看到后,我才放心。

      他正躺在床上睡觉,一本翻开的书放在手边,他大概没完全睡着,听到我们进来,他坐起来看向门口,把书合起来往床头柜上放去,表情淡淡地看我们。

      儿子向他扑过去,扑到他床边,大声叫着“爹地爹地。”

      他看他一眼,倒没推开他。

      只是也不理他。

      过了一阵,儿子发现了,看向我。

      看出我不会帮忙,也帮不上什么忙后,儿子停下来了,乖乖地站在床边,像个小绅士。

      “爹地。”他软声撒娇。

      一般儿子用这种语气叫我“爸爸”的话,再无理的要求我也会满足他。除了喜爱儿子可爱的模样外,也因为这时候,我总会想起他的另一个父亲来。

      他仍然不理睬儿子,看也不看他。

      我在心里苦笑。

      他昨天的话,果然不是说假的。

      儿子一副一筹莫展的样子。

      想来他来之前,大概以为对付他的爹地也和对付我一样容易,随便撒个娇就行了。

      他的爹地,可是对我不理不睬了十年,如果随便撒个娇会有用的话,还轮不到他出场。

      那小子一下又变得很正经,去握他的手:“爹地,我很想你。爹地。”

      他还是不理他,不过没有挣开他的手,让我十分羡慕。

      小家伙又顺势靠上他的肩膀,他也没有阻止。

      不过他再想蹭进了他怀里时,被他一把推开了,还摔坐在了地上。

      儿子有些愕然,但眨了眨眼睛,忍住了眼泪。

      我忙上前去抱起儿子,儿子没受什么伤,但我还是忍不住对床上的他吼了一句什么。

      我说了什么,自己都记不清楚,只记得回过神来,儿子在使劲拉我的衣袖,叫我不要说了。

      我立刻闭了嘴,但还是晚了。

      他下了床,走去阳台,在我反应过来,冲过去之前,就关上了阳台门。

      他坐在窗台下,我们看不到他。

      我忙在门前向他认错不该胡乱发脾气,儿子也道歉,但他那边没有半点反应。

      我们两个不敢撞门,也不敢离开,只好一直呆在门边。

      他那边没有一丝声响,我和儿子互看一眼,都变了身,竖起耳朵听阳台上的动静。

      只有他的心跳声,很平静。

      过一会儿,有衣服摩擦的声音,很快他的心跳更缓,他似乎是在外面躺下开始睡觉了。

      他的工作,需要和动物们在一起,所以只要还算干净,他不拘束于睡觉地点。

      我看一眼儿子,小老虎冲我点点头,看来他也觉得他爹地是在阳台睡着了。

      儿子很着急,用脑袋一下一下顶着门,想把他叫起来。

      但那边睡着的人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阳台都是冰冷的瓷砖,儿子快要急哭了,啊呜啊呜地叫:“爹地爹地,快醒醒,我错了,再不惹你生气了。”

      儿子真可爱,但是他一点也不喜欢他。

      都是我的错。

      儿子叫不醒他,转过头来责备我:“爸爸你为什么要吼爹地?他见到我,已经够难受了。”

      说着,儿子哭了。

      我有些楞到。

      当我们是兽身的时候,是不会流眼泪的,儿子却哭得像人形时一样,脸上挂着长长的泪水,浸湿了小脸上的毛。

      我很心疼,因为儿子,也因为后悔刚才那样吼门外的那个人。

      我明明没有那样的资格。

      我也不是存心的,我只是担心儿子而已。

      我已经很懊悔了,儿子还一直在旁边哭。

      我只好走过去,低下头来舔他的头顶。

      “爸爸最坏……”儿子呜呜咽咽,“现在要怎么办,外面那么凉,呜呜呜呜。”

      “这样吧。”我一下一下舔他的脑袋,“你守在这里,我出去看看,看能不能从旁边房间的阳台跳过来。”

      儿子眨巴眨巴眼睛,不哭了,只仰起哭花的脸:“爸爸小心。”

      我去了旁边房间的阳台,看他所在的地方。

      他果然睡在宽大阳台的一角,蜷缩着背对我。

      瘦削的背影,看得我心痛。

      明明最开始是想要一辈子保护他,爱惜他的,却不知道为什么会弄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最开始看到他的时候,他还像儿子一样天真可爱。

      两个阳台之间间隔很宽,但我还能跳过去。

      在半空中,我想,如果我这时候掉下去跌死,他会不会原谅我。

      不过即使现在掉下去,我也不会死,大概伤也不会受,这里毕竟才三楼而已。

      如果我跌死,他会高兴一点吧。

      不过,为了他,我可以付出生命,但不是现在。

      他似乎只是浅眠,我一落地,他就醒了。

      我伸爪子去推他。

      他知道是我,移动了肩膀,不让我碰。

      儿子在屋里用脑袋撞门,我忙过去把门打开。

      儿子走到他旁边,趴下了,依恋地偎着他。

      他转头看了儿子的兽型一眼,睁大眼睛,但没说什么,马上又转回了头。

      “爹地爹地。”儿子软声地唤他,“我再不惹你生气了,我会乖,不要不理我,不要讨厌我,好不好。”

      他没说什么,倒没拒绝他靠近。

      儿子一下下用头蹭着他,他也没拒绝。

      我很羡慕,在原地移动着前爪和后腿,很想加入他们,但是不敢,只好在旁边站着看。

      儿子看我一眼,又看他一眼,很想帮我说话,但他现在自身难保,也不敢出什么声。

      “爹地。”儿子用头拱他,“这里太冷,要睡到里面床上去睡好不好?”

      他不理他。

      “爹地就这么讨厌我吗?”儿子有些伤心。

      他转了转头,最终还是没动,眼睛仍然看向阳台外。

      儿子也没继续说话,只是趴在他身边,紧挨着不动。

      过一会儿,儿子打了个喷嚏。

      他毕竟是一只娇生惯养的小老虎,被冰一下肚子,就受不了了。

      过不久,儿子又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他背对着儿子,没说什么,儿子打完喷嚏后,仍然安静地趴在他身边。

      他们两个,我都很心疼,但是现在偏偏不能开口劝。

      这时候背对着我的人突然动了动,看看他身边的小老虎后,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声不响地朝里走。

      儿子忙站起来,跟着他往里走,蹭着他的裤腿,摇头摆尾地,好像一只大狗。

      他不理在脚边撒欢的儿子,上了床,蒙头就睡。

      儿子迟疑着,最终不敢跟上床,变回了人,趴在床沿,一脸孺慕地看他。

      床上的人睡着后,儿子又很想爬上床去一起睡,但是最后也不敢。

      儿子也困了,他还是小孩子,不能控制,睡着之后就会变成老虎,不能趴在他的床头。

      我想了想,把我在这个房间里用的简单卧具,--一张布,从柜子里取出来,帮儿子铺在地上,让他来睡。

      儿子听话地过来睡下,不过狡黠地冲我笑,看来他大概猜到了我是如何使用这套卧具的,--在床上那人睡着后铺下,在他醒来前撤走。

      我大多数时候会变成老虎,睡在他房间的地板上,有时候,觉得地上凉,我就铺上一块布,这是他还在二楼那几年我就养成的习惯,自从他搬到三楼后,我只是找机会藏好了这块布,还没来得及用过。

      儿子占据了我的位置,在地上的简陋床铺上呼呼大睡后,等他变成了老虎,我先帮床上那人掀开蒙着头的被子,再摸了摸小老虎的头,让他好好睡,然后我回到了二楼自己的卧室,一夜不能成眠。

      我很想和他们睡在同一个房间,但是从第一次我变成老虎,睡在他房间的地上,想要讨好他,却在他一醒来就被很凶地赶了出去以来,我都只敢半夜去,天亮前走。

      那次他说他不想看到我,还用打火机威胁要烧我,我虽然并不像普通老虎那样怕火,但还是灰溜溜地从他的房间跑出来,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抱持奢望。

      他总是说他不想看到我,每次听到,我都很伤心,好像天要塌下来一样,或者我的森林再不复存在。

      第一次见到我时,他明明告诉我他喜欢我,想要一辈子和我在一起。

      遇见他时,我也才像儿子这么大的年纪,他比我还要小一些。

      我每年会在我的森林里待一段时间,锻炼身为老虎时所需要的各种技巧,我也喜欢虎身时候的自己,那让我感到自由自在,愉快得像林间来去的风。

      我在出生后两年找到了一块森林,做为自己的领地,在领地里呆了三年,尽情玩乐和狩猎。上小学后,我每年只有在寒假和暑假时,才能过来这块属于自己的地方。

      我的领地靠近一个小村庄,因为我喜欢人。领地周围没有别的老虎,听说以前这里经常有老虎出没,但近些年来,都绝迹了。

      我们和普通老虎不同,成年后,我们的体型和力量都会比普通的成年老虎大许多。

      大概因为我们的成年,和人类一样,要经过二十年,自然比两年成年的普通老虎要强壮许多。我们是比普通老虎和人都活得长的一族,综合了两族的优点。

      八岁,由于经常在林间捕猎玩耍,那时候我的个头比儿子现在大很多,已经接近一只普通的成年老虎。

      我已经小学四年级,也开始觉得人类社会的有趣,觉得我的森林生活有些单调。暑假的时候还没什么,有许多猎物等我追捕,有漫山的花草供我玩耍,我还可以在瀑布下游泳,但寒假,山里下了雪,就未免有些无聊,我走来走去,最后往山的最深处过去,走出了我的领地,在冬天的深山里发现熊冬眠的巢穴。反正无事可作,我于是过去用爪子拍打它,推搡它,最后竟然把它弄醒了。它不是熊人,无法理解我只是恶作剧的举动而一笑置之,它很愤怒,咆哮着把我从它的山头赶到另一个山头。我那时候完全不是成年的熊的对手,被追得狼狈而逃,所幸快要追到我,它却困了,于是愤怒地哼哼几声后,原路返回,回它的洞穴睡觉去了。

      我还是一只小老虎,不懂得害怕,逃过一劫,心情很好地在森林里游荡。

      不知不觉间,雪下得很大,我决定回我的洞穴睡觉去。

      就在回去的路上,我发现了他。

      我不知道一个如此小的小孩子怎么会出现在我接近我的洞穴的山里,几年以来,成年的猎人们都从没接近过我的山头,他们找不到这里来,还没有走到这里,他们就会累坏。

      这个小孩子的容貌端正而可爱,让我在一瞬间甚至怀疑他是否是山精。

      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后,我发现他不是,他穿着人类的衣服,还在发烧,我怀疑他快要死了。

      他大概是误打误撞地走到这里来的,于是,我救了他。

      我本来想把他带回我的洞穴,让他和我做伴,最后想,我不应该这样,过了寒假,我就要回去,并且,让人看到我的洞穴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我在他身边躺下,把他抱在我怀里,捂热他,把冰含化,喂他喝水。

      虽然我有厚的皮毛,但长时间地躺在雪地里,周围又在下雪,我还是有些冷。

      不过他是个很可爱的小孩,我想救他,也只好忍受。

      等他好一些后,我把他背在背上,到处找了些退烧的草药,然后把他放下来,嚼碎了喂给他吃,我还找到了一种很稀有的草药,很补身体,对他有好处,我也喂给了他,他没有吃完它们,我知道外面的人都很想得到这种药,但是他们不可能采到,于是我把剩下的放进他的衣兜里,当作我给他的礼物。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为他做这么多,无论是在家族里还是人类社会,我都不缺乏同龄的朋友。

      之后,他睡着了,我背着他,送他回去。

      夜里下着雪的深山很不好走,如果是他一个人,不知道会花多久才能走回去,不知道能不能走回去。

      幸好我发现了他。

      送他到最近的村口,他还在睡,我放下他。

      也好,这样他就不知道谁救了他,不会出去到处乱说。

      虽然我看他的样子,觉得他不是那种会出去到处乱说的小孩子。

      我不想离开他,呆了很久才走,刚走了几步,他醒过来了。

      我忙跑进林子里。

      我突然想起我是谁,在人类社会里呆太久,我已经忘记了。

      我不想他看到我,害怕我,被我吓到。

      但他一直在身后叫我不要走,我迟疑起来,在林子里停下了奔跑的脚步。

      过了一会儿,他哭起来,不愿意和我分开。

      我发现自己受不了他的哭声,我返回了他的身边。

      他扑过来抱住我,说他喜欢我,要永远和我在一起。

      我和他难分难舍。

      我那时最终还是离开了他,不过我发誓,长大后,一定要找到他,和他在一起,永远。

      再次见到他,我已经成年。

      为了无论如何也配得上他,我一直以来努力让自己优秀,容貌、身体、学历、财力,都做到最好。

      我已经成年了好几年,但一直独身。

      听说族里有几位适龄的女性喜欢我,但我对她们都没有兴趣。

      我找到他时,发现他居然已经成了别人的人,我嫉妒得快要发狂。

      他刚大学毕业,和他一起的男人比他大几岁,开了一家声誉还不错的小公司。

      我用我的一切力量威胁那个人,威胁他的公司,威胁他的父母。

      一开始那个人不肯妥协,最后,他放弃了。

      我重新得到我的至爱,也从那个人那里知道,他们虽然同居了两年,他还没有真正成为他的人。

      我欣喜若狂。

      在掳到他的第一天晚上,我占有了他,彻彻底底地,为了确认他是我的。

      那时候我是一只想法很单纯的老虎,我很愤怒他不是完完全全属于我的。

      我忽视了他的痛苦,那个被我赶走的男人之所以这么久了还没有真正地得到他,是因为他的身体,很难完全接受男人,他也很抗拒这样的行为。

      那个男人舍不得他受苦,我却赶走他的恋人,又对他做了他最不愿意做的事。

      从那之后,他就很讨厌我。

      他对我生气,我一接近他就赶我走。听到他叫我“滚开”,我感到惶惑不安。

      之前,我只是单纯地想救他,是他说他喜欢我,想要和我一辈子在一起,永远也不分开。

      为什么他现在翻了脸,不要我?

      我不能和他解释,我是一只早就成年的老虎,为了他一直没碰过别的任何人,找到他的时候,我又正处于发情期,加上嫉妒,我已经无法忍耐。

      但这种理由,在我的族人里被认可的理由,他不认同,我每次还不知道该如何开始向他解释,就被他赶出去。

      很多次后,他赶我,我不再夹起尾巴落荒而逃。

      他发现赶不走我后,我一出现在他面前,他就会狠狠地骂我,最初每次被他骂,我都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变成老虎,慢慢梳理自己的毛发很久,才感觉自己不那么伤心了。

      后来,也慢慢适应了被他骂,连被他骂“死畜生,怪物,恶心”我也不会走了。

      找到他的那个暑假,无论他相不相信,我的发情期简直混乱得不成样子,我们一般可以在发情期控制自己的情欲,但这年,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就像被烧昏了头脑。

      大概是因为思慕已久的他就在我身边。

      我再次按住他,强行抱他。

      他用他一切的手段抵抗,甚至咬我。

      但他的力气远远不及我,我撕开他的衣服,压住他,不顾一切地侵犯他。

      他哭哑了嗓子,我也不能找回一丝神智。

      本来在第一次后,我就决定不再强迫他,但是,我没能做到。

      他嗓子哑后,骂不了我。

      我去向他道歉,他只狠狠地瞪我。

      等他能够发声说话,我才明白他瞪我的意思,他说:“做下了就不要来道歉,只会让我更加恶心。”

      他完全无视我,我记起那个男人说过他喜欢老虎,他不时会开车陪他去动物园看老虎,我于是变成老虎,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想要讨好他。

      他正眼也不看我一下,我走到他面前企盼地看他,他就恶狠狠地瞪我一眼,骂我“怪物,滚开。”

      被他这样正面地怒骂,我瑟缩起来,立刻泄了气,缩着身体逃开。

      我知道我一定是在哪里犯了错,小时候,即使他知道了我的真面目,他也会接受我。

      我在那个寒假结束后跑去过他的村子,听村里的人们晚上睡觉时说话,知道他是外面的小孩,只是来村子玩一个寒假,村里的一位老人病了,小孩子们瞒着大人上山找草药,只有他一个人迷了路;也知道了他回去后,村里的长老们和一些别的人都盘问过他,问他是怎么从深山里走出来的,但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我,他在保护我;我还听说我放在他口袋里那珍贵的,在人类社会里很值钱的草药,也被他送给了村里的老人治病,村人们都说他心地很好。

      我知道小孩子要顶住大人们盘问很不容易,还需要一点聪明的应对,他那时候那么尽力地保护我,说明他喜欢我,他又是个那么善良的孩子,只会对人好,轻易不会伤害别人,现在这种局面,都是我的错。

      可是我那么喜欢他,我不能放手,如果找到他又让他离开我,我觉得我一定会像我们家收藏的古书上所写的那样,吐血死掉。

      那上面说,我们一族里,以前有这样的一对恋人:有一个祖先恋上了一个人类女子,他们在一起,生活得很好,于是他忍不住向她表明身份,希望能够得到她的接纳,但没想到,她完全不能接受,终日以泪洗面,要求离去,后来,他只得放她走,她走后,他开始不明原因地吐血,最后他快死了,变成了老虎,独自一人往森林深处走去,寻找一处隐蔽的地方等死。

      我不想那样,不想得不到所爱的人,吐着血慢慢死去,临死时在森林里徘徊,为了给自己找一处隐蔽而孤单的墓地。

      他不理我,我只能把他关起来。

      我不知道他从哪里找到族里性格最火暴,也最迷恋我的两个女孩子的电话,让她们在我不在的时候闹上门来,然后趁机逃了出去。

      得知他不见,我快要发疯。

      虽然已经从有效的渠道寻找他,深夜里,我还是禁不住变了身,在整座城市里游荡,搜寻他的气味和踪迹。

      没有他在我身边,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他这么讨厌我吗?尽力奔跑和跳跃,也找不到他,我怀着懊恼的心情走在午夜的街上,耷拉着耳朵,垂着尾巴。

      我是一只坏的老虎,连最心爱的人也不要我,只想离开我。

      他是不是永远也不会喜欢我了?我思考这个问题,觉得自己情绪低落,心脏也疼得厉害。

      我只知道如果他不在我身边,我一定会活不下去,所以我要振作起来,找到他。

      终于闻到他的气味,找到他时,他正睡在一个偏僻街道的屋檐下,在阴影里冷得缩着身体。

      我本来以为他应该有一点钱,但他似乎没有,不然他不会流落街头。

      我走过去,像小时候那样把他抱在怀里。

      他长大了,我也长大了,仍然能够抱住他。

      现在我已经是一只成年的老虎,有强壮的身体和厚实的皮毛,不像小时候那样自己也惧怕寒冷,更加能够保护他。

      他醒来看到我,吓了一跳,漂亮的眼睛里满是惊恐和畏缩。

      他这么害怕我,我觉得心又痛起来了。

      他眼神变得坚硬后,张口对我说话,我发了一下抖。

      他又会骂我,叫我“滚开。”

      我闭上眼睛,用前爪捂住耳朵。

      “你……怎么这个样子,跑到大街上来?”他开口问我,声调冷冷地。

      我迟疑地睁开眼睛,放下爪子。

      他没有叫我“滚开”,语气虽然很凶,但仔细听来,却不是真的骂我,似乎还是在担心我,担心我以这种形态,被人看见。

      他担心我,那么他好像也不是那么讨厌我,我很开心,对他笑起来。

      他诧异地看着我的脸,然后别过头去。

      我用下巴蹭了蹭他的头。

      过了很久,他没有动,也没有出声,我仔细地看了看、听了听,发现他竟然睡着了。

      今天他一定是累了,在这个地方他又睡不好。

      正好,我正在发愁要怎么带他回去。

      我于是驮起他,像小时候走在山里那样,小心翼翼地把他背回了我家。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泥鳅我豪迈地游走,不带走一片土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17 05:24 , Processed in 0.108799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