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153|回复: 1

[中国§出书版] 雨林+番外 BY 彻夜流香

 关闭 [复制链接]

5467

主题

0

好友

7305

积分

YD-8 绮梦幻春

幽灵谷孤魂&魔教副教主 ...

该用户从未签到

梦币
803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1019 颗
清露
3595 滴
最后登录
2014-12-31
阅读权限
10
帖子
7305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08-4-9 19:30:4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青烟 于 2013-8-31 19:33 编辑


  文案:

  当幸福不在右岸,而在河的左岸……你会怎麽做?

  母亲被枪杀,许安林被接入洗钱世家,培养成为继承人曾雨森的替身。冷眼看世界的许安林,总被鬼灵精怪的曾雨森耍得团团转,却怎样都甩脱不掉他。

  一笔价值四十亿美金的钻石,引起各方势力的觊觎。曾雨森和许安林奉命出动护卫,不料意外突生──早已投靠国际刑警的许安林叛变!

  十多年的相处与爱恋,会因两人立场的不同,就此杀个你死我活吗?

  第一章

  六岁的许安林穿着一身黑色的小套装站在唐人街入口,英国的天空刚下过雨,他的头发湿湿地耷在饱满的额前,精致的五官流露着一种近似愤怒的表情。

  他的面前是一家中餐自助餐馆,店主却是一位黑肤勾眼的印裔,他夹着中文与英文,连比带画地说:「Buffet……twopounds,免费!」

  虽然名义上是中餐,但是所有的菜都带着辛辣的咖哩。比起妈妈的手艺,许安林对这家餐馆做菜的手艺颇有一些不屑,但二镑钱的自助餐虽然不是免费,可也确实比其它店里要便宜许多,许安林没有太多的选择。

  差不多一小时之后,他留下一大迭盘子,仰起头与店主互相鄙视地对视了一眼,走出自助餐店,嘴里打着嗝,喷着咖哩味站在门口继续等人。

  他因为鄙视那些菜而鄙视印裔店主,很多年之后他才明白,一只可以在狗的地盘里生存的猫,总有几分过人之处。

  许安林终于等到了来接他的人,那是一个穿酱紫色丝绸唐装的中年人,许安林有些紧张的看着那个人,他从有钱的邻居家里看过很多香港电视剧,隐约知道穿这种服装的人不是武师就是混黑道的。

  他强烈祈祷前者,但是事实让他明白,他现在站立的土地,是一个奶奶信奉的菩萨望尘莫及的地方。

  唐装的中年人带着他左拐右拐进了一家中餐馆,又带着他绕到院后,踩着那咯吱作响的楼梯进了一间厅房,推开门之前,他低声对许安林说了一句话:「进去不要乱说话,老爷……不喜欢别人有太多意见!」

  他说完才推开那扇棕色木门,另一位穿唐装的中年人坐在里面。他似乎用餐过了,正摊开一张华报坐在那里慢慢扫着。

  「这就是那个女厨子的孩子?」他慢条斯理地问。

  许安林还没有开口说话,唐装的人已经毕恭毕敬的回答:「去接他的阿安确定过了,这是那个女厨子的孩子,家里除了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已经没有什么旁人了。」

  中年人抬起了头。那是一个挺英俊的男人,可惜眉间有着三道很深的川字,眼窝深陷,令他平添了几分戾气。

  他淡淡地扫了一眼许安林,道:「眉目是有几分像,挺漂亮。」他合上报纸,抿了一口茶道:「嗯,跟我儿子雨森也差不多

  的年纪,做替身刚合适,带下去让雨森看看吧。」

  他从头到尾没有让许安林开过口,而许安林却沉浸在难以置信的震惊中─

  就是这个男人,妈妈的新希望,可以为了他死的男人!妈妈的几封信还放在裤袋里,上头写着:安林,你即将会有一个新家,英国的天空很蓝,你会爱上这里的白云,你会有一个新爸爸,他会代天堂里的爸爸来爱你。

  可是,英国的天空随时会下雨。这个会代天堂里的爸爸来爱他们母子的男人,只用「女厨子」三个字来称呼死去的妈妈,而妈妈因他而死的性命,只不过是给了她儿子一个可以替他儿子去死的机会。

  许安林穿着那身黑色的小西服站在院中,握着拳头,他浑身颤抖着,带着愤恨,隐忍着眼泪。

  这个时候曾雨森出现了。他赤着脚,穿着一条灰色吊带工装裤,黑发有一点长,刚好遮住似乎永远带着一点睡意的眼睛,身后跟了一只黄色的老金毛,走到许安林的面前,客气地问:「您今天出殡吗?」

  没有见到许安林之前,曾雨森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幽默的儿童。

  许安林一拳往曾雨森的脸打去,可是没有打着,就被老金毛扑倒了,等他稍清醒过来的时候,他正对着老金毛充满好奇的眼睛以及舌头。

  「快把这该死的狗牵开!」许安林拼命地扭着头躲开老金毛的舌头。

  曾雨森蹲下身子,一脸惊叹地看着老金毛,然后才低头细细端详许安林说:「没想到大黄居然会喜欢你,看来连牠也觉得你漂亮!」

  许安林闷哼了一声,这种赞誉对他来说实在不算什么新鲜词。

  曾雨森合着细白的手指,轻轻互敲着它们,非常认真地对许安林说:「要知道,大黄是一只非常自恋的狗,牠除了自己的便便,从来不舔其它的东西。」

  许安林一瞬间觉得既恶心又气愤,脸涨得通红。很多年以后,他一直都认为从见曾雨森的第一面,他就恨上了他,以后不过是与日俱增。

  许安林把一身黑色的小西装收拾干净,坐着那辆黑色的汽车去上学的时候,心中也是充满了愤怒,做为一个寡妇的儿子,

  他没有太多的选择,如今母亲去了,他还是依然要延续相同的命运。

  曾雨森仍然穿着一条不干不净的工装裤,只是脚上多了一双球鞋,像个小媳妇似的,一脸小心翼翼,彷佛许安林任何一个稍高分贝的嗓音都能让他委屈不已。

  而他那一副委屈求全的模样在所有老师和同学那里博得了同情,唯有许安林知道他装模作样,他在演戏,他怕别人知道他才是唐人街上黑道头子的独生子。而他,穿得光鲜,不过是为了等死,为了这个,曾雨森表现得越委屈,他就越恨他。

  许安林不通英文,刚开始考试成绩很差,他没想到曾雨森居然比他考得还差,这让他心里好过不少,更加刻苦用功,每天过了半夜才肯熄灯就寝。可是晚饭吃过那么久,上床的时候常饿得睡不着。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时候,突然听到敲门声,曾雨森一脸睡眼朦胧的样子,穿件白色的睡袍站在门口,道:「好饿,我们去弄点吃的好不好?」

  换了平时,许安林一定不愿意搭理他,可是食物的诱惑太大了。

  两人绕到了前面的院子,弄开了餐厅的厨房门。

  许安林刚想随便拿点点心就走,可曾雨森兴奋地道:「我知道今天大厨胖子有弄老火粥哦,你尝过吗?用干贝、牛肉熬好久,很香,很香!」他手舞足蹈说着,那平时总是睡意朦胧的眼睛一下子变得亮了起来。

  他不顾许安林小声催促,一个个锅子摸过去,摸到了一个还温的锅子,就欢声道:「找着了,找着了!」

  他顾不得许安林说去找张凳子,拿了把勺子,踮起脚去捞粥,可一用力,锅子下面的支架不稳,一锅就倾倒了下来,曾雨森一见不妙,立刻往旁边一闪身,整锅的粥就这样倒在了桌上、地板上。

  许安林顿时傻了眼,既惊又怕,隔了几秒,他克制着低吼道:「曾、雨、森!」

  曾雨森彷佛是大梦初醒的样子,隔了一会,又合起手掌,对敲着他细白手指,脸红地道:「要擦干净了……看来要擦很久了……」

  许安林找来了抹布,想起明天不知如何交代,想起好不容易赶上的功课,顾不上曾雨森神态诡异,连忙打扫了起来,心里越想越委屈,不由自主地眼泪一滴滴掉在了地板上。

  「不要哭哦,我有好办法!」曾雨森蹲在许安林身边温声地道。

  许安林抹了一下眼泪,看着他,只见曾雨森拍着胸脯道:「相信我,没错的!」

  在许安林半信半疑地目光下,曾雨森出了门,隔了一会儿就见他拖着一笼母鸡进来,许安林的大脑还来不及反应,他就已经掀开了笼子,将鸡群放进了厨房。母鸡们立刻争抢起掉落在地上的粥粒,有的还飞到了菜台上去啄食。

  很快牠们就进攻起厨房内其它的食物,爪子踩过的痕迹搞得到处都是污迹,许安林四处捉拿牠们,只能搞得鸡毛四处飞扬,污迹更多。

  曾雨森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一幕,最后在许安林恨不得吃了他的目光中,摊着双手遗憾地道:「证实了,这果然不是一个好主意!」

  事情的后果是─许安林被关进了院子后面的一间小屋,那里漆黑一片,他抱着双膝,将头埋在两腿间。

  外面的树叶婆娑着敲打着被钉满了木板的窗子,沙沙的,时间久了,听起来像女人的叹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一切让许安林恐惧极了,他想象着会不会曾经有人死在这里过?而他,会不会也死在这里?

  他想到自己有可能就死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屋里,心里忽然充满了悲伤,不由自主想起了令他落得如此下场的曾雨森,恨恨地咬了牙齿。

  忽然间,他突然发现自己不再那么恐惧,可是只要一停,四周阴森的空气又袭卷而来,于是他连忙在心里怒骂起曾雨森,很快他就发现,只要在心里对曾雨森充满了愤怒,他就不会再害怕。

  自那以后,无数个黑夜,许安林一直都用这种办法来使自己不再恐惧黑暗,以及他无法操纵的命运。

  大约被关了一天之后,门打开了,曾雨森赤着脚,穿着工装裤笑嘻嘻地进来了,门在他身后又重新关上。许安林诧异曾雨森为什么进来了,只听他摸索着爬了过来,许安林哼了一声,推开在他脸上乱摸的双手,道:「你进来干嘛?」

  只听曾雨森扭捏作态的声音道:「人家要进来陪你嘛!」

  许安林挪动一下身子,故意背对着曾雨森,只听身后传来幽幽的叹气声,曾雨森用无比落寞的声音道:「原来小林林一点点也不饿,这可怎么办好呢,这么大一块蛋糕我要怎么才能吃得完呢?」

  许安林正饿得头晕眼花,一听,转身扑了上去,一阵乱摸,将曾雨森手里碎渣渣的一块糕点抢了过来,连咬带吞塞进嘴里。

  好不容易咽完口中的食物,身边的曾雨森忽然抽泣着扑倒在他的身上,道:「我的小林林,我以为你讨厌我,没想到你肯吃带我口水的东西,太让我感动了!」

  这个时候天已经深了,夜风穿过窗子的木板,发出一阵阵呜咽声。许安林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哆索。

  「听见了吗?」曾雨森笑着对许安林说。

  许安林没好气地说:「听见什么?」

  「我妈妈在跟我们打招呼!」他在许安林的震惊中快乐的说:「我妈妈就是死在这个屋子里的哦……」他拉着大脑一片空白的许安林的手说:「所以现在咱们是在妈妈的屋子里做客哦!」

  许安林觉得一阵害怕,他当时太小了,朦胧里意识不到自己究竟在怕什么,曾雨森那快乐的语音在传递另一个女人死于非命的讯息,那是他的母亲,他似乎既不觉得难受也不觉得害怕。

  悲伤与恐惧,常人寻常情感,这似乎在曾雨森的身上一点也见不到踪影。

  许安林害怕的,正是其它人也害怕的,甚至许安林发现,即便连曾雨森的父亲也在忌惮着他。曾雨森也从不叫他父亲,而是很奇怪地跟着所有下人管他叫老爷。

  他们很少见面,即使见面,彷佛也是一种例行公事。

  他的父亲总是拧着眉头,使得那道川字越发的深刻。「你怎么又考了不及格?」

  曾雨森无所谓的弹着自己的吊带,老爷接着用刻板的声音说了一句「以后好好用功」,就结束了父子间的对话。

  每次许安林站在门口看着曾雨森走进屋内,他有时会回过头来对许安林一笑,彷佛很无所谓的样子。作为一个注定要在黑道上生存的人所要学的东西,似乎曾雨森完全没有被教授过,而他似乎乐得如此。

  许安林有一点歧视这个不学无术的黑道王子,不过又有一些嫉妒他。

  成年以后的许安林,很快就被安排去学枪法,他抗拒得很厉害,他知道只要握了那把枪,那么他从此就洗不清了。

  他已经二十二岁了,十六年的曾家生活,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曾家就像一架随时在碾人的机器,上面每一个零件都沾满了鲜血。

  十六年过后,曾家似乎变得更为强大,他们也搬出了唐人街,在西郊的地方买了一幢别墅以及周围的若干亩土地,房子是木制结构,白色的外观,尖顶松木屋顶上有两个石彻烟筒,宽大的走廊式阳台,从那里可以看见泰晤士河。

  曾雨森有的时候会坐在上面抽烟,赤着脚,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衣,似笑非笑的看着许安林从屋外走进来。

  偶尔心情不错的傍晚,曾雨森会坐在客厅里弹钢琴,虽然在许安林的记忆当中曾雨森的心情总是不错,不过他似乎并不常弹钢琴。

  曾雨森的钢琴弹得非常不错,他的手指很修长,也颇有音乐天赋,许安林一直很遗憾自己没有在这方面多加深造,也没有谁教过他弹钢琴。

  有的时候许安林也会怀疑曾雨森的智商问题,他甚至怀疑曾雨森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虽然每一次曾雨森的会考成绩都会让他打消这个念头。可以在莫扎特的激情里想入非非的傍晚,是许安林对曾家最美好的回忆。

  当许安林再一次拒绝去接面前那把枪的时候,阿贵微有些无奈地对许安林说:「这是老爷的命令,如果让老爷知道你违背他的意思……你知道老爷……他不喜欢下人们有太多自己的意见。」

  阿贵现在也已经是西装革履,跟十六年前唐装的形象大有不同,一切都完全不同了,现在的许安林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法文,在贵族学院里当着高材生。可阿贵十六年前同样的那句话,提醒着许安林原来这一切都没有变。

  许安林觉得挫折,又愤怒,他冷冷地道:「我不会去学打枪的。」

  阿贵从小看着许安林长大,知道这个孩子非常固执于自己的想法,而且也很懂得自我保护,只是可惜他似乎并不明白,在这里有更多的自我意识只会招来更多的杀机。

  「把他交给我吧!」曾雨森手插在裤袋里。

  「你?」阿贵一脸愣然。

  「不就是打枪吗?」曾雨森含笑道:「我让他学会开枪就好了。」

  阿贵犹疑了一下,转身沉默的离开了。

  「我不会学打枪的!」许安林抬起他充满怒火的眸子直盯着曾雨森,咬牙切齿地道:「我可不想当你的替死鬼!」

  曾雨森慢悠悠走到他的面前,看着他的眼睛,许安林刻意抬起下巴,与比他略高一点的曾雨森对视着。曾雨森这十年来的形象几乎没有怎么变,依然是稍长的发,刘海长得略有一些遮住眼睛,那双过去总是睡意朦胧的眼,现在看上去总是有一点似笑非笑。

  「你真漂亮,我是说……你的眼睛,又黑又亮,闪着光,像块宝石……」曾雨森靠近许安林,带着一点忧伤的说:「你的眼睛总是令我想起过去……」他环住许安林,将下巴搁在许安林的肩上。

  许安林略有一些不适,却因为曾雨森身上散发的某种难得一见的悲伤,而有一些犹豫。

  曾雨森蹭了蹭许安林的耳朵,腻声叫了声:「大黄……」

  许安林顷刻间充满怒火,刚想伸手一把将曾雨森推开,他已经站直了身体,又换了一副表情,吊儿郎当地道:「你不想开枪是因为不想当我的替死鬼?」

  「不错!」许安林吼道。他的皮肤也很白皙,但却是那种健康的肤色,尤其是一愤怒,脸额布满了一层淡淡的红晕,衬托着精致漂亮的五官,曾雨森有一些痴痴地看着他。许安林立刻学乖的提高了警惕。

  曾雨森有一些无所谓地说:「我们换个身分吧……不对,我们换回身分吧!」

  这个世上有两种人总是让你猜不中:一种是灵感多的人,灵感多的人难免主意也多;另一种是很聪明的人,聪明的人总是容易天马行空。

  曾雨森刚好是聪明的人,而且灵感很多。

  几天之后,曾雨森在一家STARBUCKS突然受到了袭击,当杀手从咖啡馆的一楼上来时,曾雨森在悠闲地翻着杂志,他彷佛没有看见那把加了消音器的手枪正对着他的脑袋。当他手中的杂志轻飘飘地翻过一页时,枪响了。

  杀手的脑浆,鲜血溅了许安林一脸,他颤抖着的双手拿着枪,曾雨森才抬起头,微笑着说:「瞧,开枪不是那么难学!」

  他转而托着腮皱起眉头,看着被轰掉半个脑袋的杀手,很认真地道:「真是磨蹭,害我等了这么久,要知道这里的咖啡很难喝,下次要早点!」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两眼望天喃喃地道:「你没有下次了……」

  那一刻,许安林只觉得要气疯了,如果可以,他真希望刚才被轰掉的是曾雨森的脑袋。

  无论如何,许安林学会了开枪。

  曾雨森似乎一下子乐意做起了自己,他并没有因为教会了许安林开枪而走向幕后,反而更频繁地以自己的名义四处活动。许安林以为老爷会有什么话说,然后一如往常那般,没有任何表示赞同或者反对的声音。

  这让许安林忽然意识到,曾雨森无论做什么,老爷似乎都在沉默。但是十六年的相处让他与曾雨森有了一种超越言语的默契,他知道过去的十六年不过是一个引子,而故事才刚刚开始。

  曾雨森套着许安林的黑西服,他身材较许安林更瘦,修长一些,穿在略宽的西服里,别有一种潇洒的味道。他靠在曾家那辆黑色老式福特汽车旁,抽着烟,看着许安林一脸怀疑,浑身戒备地朝他走来,他笑了一下,随手扔掉烟蒂。

  这怨不得许安林,跟一个灵感丰富的聪明人在一起,吃苦头的总是别人,这十六年来,许安林不知道上过多少这样的当。每一次曾雨森的灵感,都留给了许安林咬牙切齿的记忆。

  保镖的车子跟在他们的车子后面,许安林出了门也不知道曾雨森要去哪里。他们没想到的是,曾雨森居然想在泰晤士河上玩游艇。

  许安林无奈地跟着他上了游艇,曾家有一艘上下两层的豪华ITAMA游艇,船身带着欧洲老牌公司设计风格,复古典雅。许安林则颇有一些不适,他有好几次以曾家未来继承人的假身分,跟随老爷在这里接待过形形色色的人。

  曾家做生意,但与普通生意人不同的是,曾家做假钞的生意,同时也是英国华人里最大的洗黑钱组织。所谓的黑钱,有来历不明的钱,也有那些黑户的辛苦钱。

  同曾雨森的学习相比,他似乎更擅长开车开船之类,无论是汽车还是游艇,他开起来就像他弹的钢琴曲,都有一种流畅的味道,行云流水一般的速度,灵活的转弯,几乎没有停顿。

  保镖的游艇没几下就被他们给甩下了,许安林忽然觉得不安了起来,但他不愿在曾雨森似笑非笑的目光里暴露这种不安,走到窗户旁佯装眺望两岸的风景。

  「让你解一个题?」曾雨森笑道。

  「说!」许安林头也不回简单的道,曾雨森是一个花样繁多的人,他要耍什么花样,你最好就配合去做,否则你只能面对他更多的花样。

  「有一头亚马逊森林里的北极熊,沿着河的右岸寻找幸福,可是牠有一天忽然意识到幸福不在右岸,而在河的左岸……」

  曾雨森的嗓音很有磁感,如果静心地去听,常会被吸引,哪怕他是用一种满不在乎的声音去述说。

  「雨季的亚马孙河水流量很大,而那是一头不会游泳的北极熊,请问,如果你是那头北极熊,你用什么办法,最快抵达左岸?」

  「我会游泳!」许安林干巴巴地道。

  「如果你是一头不会游泳的北极熊呢?」

  「走着去!」

  「那河通大西洋。」

  「等干季!」

  「亚马逊的雨季很长。」

  ……

  「那就不用去了!」许安林冷哼道:「右岸都找不到的幸福,怎知左岸有?」

  「左岸有玉米!」

  许安林终于忍无可忍了,回头吼了一句:「你无不无聊,亚马逊不但有北极熊,还有玉米!」

  曾雨森不说话了,游艇开过TowerBridge的时候,曾雨森突然又笑了一声,许安林转过身,拉长着脸问:「你笑什么?」

  曾雨森眼视着前方,嘴里笑着道:「看到HAY'SGALLERIA了没有?记得里面最值钱的一幅画是我留给你的。」

  许安林听得莫名其妙,刚想细问,但是曾雨森的目光却一直牢牢地停留在对面开来的二艘游艇上,许安林从未见过曾雨森的眼里流露过戒备,尽管是一瞬间。

  对方的船停了,一左一右夹住了他们的游艇,几个用风衣遮住手枪的高大黑衣人站在甲板上冷冷地看着他们。曾雨森带着许安林在他们冰冷的目光示意下,跳上了其中一艘游艇。

  一个身形高大的北欧男人坐在游艇中央,他约莫三十五、六岁左右,一头的银灰色头发,深凹的双眼,高挺的鹰钩鼻,很薄的嘴线,五官的线条很硬,配上他四肢修长的高大身材,看起来像是一个硬汉似的俊男。

  但是许安林很不喜欢他的眼神,那种眼神看人,彷佛你是赤裸裸地暴露在他的面前,任何人对他来说都一览无遗。他的目光停在了许安林身上的一会儿,似乎有一些惊艳,但是只片刻他就将目光收回,落在了曾雨森的身上。

  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曾雨森,曾雨森也颇有兴趣地看着他,两人双目相交,看得如漆似胶,彷佛两个久别重逢的恋人。

  「变态!」许安林在心中愤怒地想着。

  「曾雨森?」

  「安德鲁?」

  安德鲁咧嘴一笑,手一指示意曾雨森在自己的对面坐下。许安林则在心中一惊,安德鲁是欧洲最大的黑钱组织头目,几乎经手了所有北欧恐怖主义黑钱的出入境,曾家与他们比起来根本是小巫见大巫。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从未真正踏足黑社会的曾雨森居然会让安德鲁有兴趣接见。一瞬间,他整个脑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曾雨森很自然地从安德鲁桌上的雪茄盒里抽了一根,慢吞吞地扫了一眼他的腕表,微笑道:「你只有三分钟的时间。」

  安德鲁微微一笑,不远处突然一声爆炸的声响,火光冲天,许安林看着那火光中的游艇碎片,猛然意识到这是曾家保镖们跟来的游艇,他心头狂跳,插在裤袋中的手刚紧握了一下枪柄,颈脖上便被抵上了一柄冰凉的东西。

  安德鲁淡淡地道:「Now,wehavemore!」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有些伤痕,即使遗忘,也已经再难拂平。在转过身后,想再回首便已晚了。

1万

主题

65

好友

4万

积分

梦野区版主

撲倒路路~

Rank: 6Rank: 6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昨天 10:43
  • 签到天数: 174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梦币
    4994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333 颗
    清露
    6595 滴
    最后登录
    2018-4-22
    阅读权限
    120
    帖子
    44355

    亲密爱人勋章 爱心会员

    鲜花(1541) 鸡蛋(27)
    发表于 2014-5-17 14:15:27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4-23 13:31 , Processed in 0.115383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