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677|回复: 1

[中国§出书版] 黑丝 BY 萝依

 关闭 [复制链接]

5467

主题

0

好友

7305

积分

YD-8 绮梦幻春

幽灵谷孤魂&魔教副教主 ...

该用户从未签到

梦币
803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1019 颗
清露
3595 滴
最后登录
2014-12-31
阅读权限
10
帖子
7305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08-3-5 14:56:1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青烟 于 2013-8-25 19:59 编辑


  简介

  这里是万恶之都,世界的边缘,E街。

  顶尖情报贩子兼无良的蜘蛛商人夏里尔,某日在垃圾堆捡到流浪儿,带回家洗了乾净,发现竟是只脸蛋可爱、身材没料的美少年!如获至宝的他,将米欧当成家务佣人,还有事没事大吃免费豆腐……

  生意找上门来,夏里尔要追查的食人巴菲兽却引起米欧的恐惧──到底米欧的真实身分是什麽?而自称米欧饲主的夏里尔,能否安全保护他的小猫?

  ……

  序

  这是一个充满科技与魔法的年代。

  公元二千多年,第三次世界大战终于爆发,全世界陷入长达九百年,后世称之为「黑暗纪元」的漫长岁月。

  在这段时间中,海平面大幅上升,那本来就只占有地球面积仅仅七分之三的陆地消失泰半,被洪水淹没了大部分,面积锐减为十分之一。

  但并非所有土地都可以住人,毕竟科技武器的伤害,也使得地球可居住的地方有限,人口也锐减回到科技发展之前的数量。

  而这并不代表人类就会抛弃科技或是失去科技,人类太过习惯科技的存在,即使发生世界性的破坏也无法完全抛弃科技。

  在大多数有人居住的城市,依然存留着许许多多的科技,只是科技的发展不再像过去一样突飞猛进,而是慢慢发展对于这个世界的生态较有帮助的共生型科技。

  然而,科技武器破坏生态,也带来了空间扭曲,打开了早已封闭数百年的「通道」。

  已消失在世界上、并且被人当作神话故事里才会有的各种神仙天使、妖魔鬼怪和精灵、半兽人等等生物,纷纷因为各地的通道开启,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而所谓的仙术魔法,也真实的降临这个世界。

  由于魔法的出现,人类也开始研究起魔法与科技互利的各种物品,世界开始走向一个新的发展。

  在漫长的岁月变化中,世界上不知何时出现了所谓的「七大公爵」,分别控制驾驭着这个世界的一切。

  所谓的七大公爵,并非古老圣经中的七大原罪恶魔或是七大天使,而是七个属于各种领域的公爵,而称之为公爵也不是因为他们有任何的贵族血统,更不是出现了所谓一统世界的大帝国,而是一种敬畏的称谓罢了。

  即使是现今少数仍存有帝制的王国,这些帝王依然臣服于这七大公爵之下。

  这七大公爵各因其所管辖的领域而有其代称,分别为:

  Angel〈天使〉

  Demon〈恶魔〉

  Spider〈蜘蛛〉

  Vampire〈吸血鬼〉

  Machine〈机械〉

  Magic〈魔法〉

  Chaos〈混沌〉

  天使公爵,是全世界宗教组织的领导者,虽然名为天使,但实际上他的势力范围涵盖于各种宗教道派,信仰乍看之下并没有什么,但凝聚起来的力量是非常惊人。

  恶魔公爵,掌控全世界的黑暗组织势力,也是全世界的经济掌控者。

  蜘蛛公爵之所以称之为蜘蛛公爵,乃因其遍布于世界的情报网,有如蜘蛛网丝一样密麻,任何消息任何事情皆躲不过其耳目,无所不知,且一旦得罪他,便有如蜘蛛的猎物般无法脱逃。这也是让人对他畏惧不已的原因,深怕有什么不该让他知道的事情和秘密被泄漏。

  吸血公爵,正如其称号,统治着世界变异之后出现的黑暗不死族群,据传是不畏惧阳光的吸血鬼。

  机械公爵,世界变异之后,掌控全世界重要科技与遗留的古科技技术的公爵,也是世界科技研发中心的控制者。

  魔法公爵,世界变异之后产生魔法,也逐渐有人或其它高智能生物体会使用魔法,而魔法公爵则是世界魔法公会的主要核心,一个站在世界各派法术顶端的人物。

  混沌公爵,世界的秩序审判者,也是七大公爵中最谜样的人物,其一切皆是谜团,世界上主要的制裁组织皆来自于其下。

  这是个融合科技与魔法,无比灰色的年代。

  第一章

  刺耳闹铃声划破夜空的宁静,那又尖又吵的声音,像是要把坟墓里的死人也给吵醒一样,偏偏床上那个该醒的男人,却连半点清醒迹象都没有,依然熟睡得像只死猪一样。

  约莫经过五分钟之后,一根铝制球棒「乓」的一声,破窗飞入房中,打碎一地玻璃,而床上那隆起的小山不过微微一动,没有其它动静,刺耳铃声依旧持续不断。

  对窗扔了球棒进来的人再也难以忍受,干脆拿起老式扩音器,朝床上那个将闹钟时间定在深夜却又爬不起来的男人咆哮。

  「夏里尔,你这该死的邋遢死睡鬼,快点把你的闹钟给我按掉!」

  隔壁栋大楼与之相对窗户的住户抓狂吼着,两栋大楼间隔不到一公尺,距离非常接近,要是床上那男人再不清醒,对方很有可能会直接爬进他家揍人。

  无奈床上的男人依旧不动如山,双耳像是有自动遮蔽罩的功能,听不见就是听不见,从以前到现在,那闹钟的用途就是叫醒别人,而不是叫醒他自己。

  其它住户也纷纷打开窗户好奇的看着,对于这几乎每天都会上演的戏码,大伙是看也看不腻,没人对那拿着扩音器的男子发出抗议,只是各个皆露出看戏的神态。

  火大的男子干脆拿出了准备好的旧式手枪,指着对面房间的闹钟,扣下扳机。

  「乓锵!」

  子弹神准的穿破那新颖的闹钟,受到冲击与毁坏的闹钟,啪啦一声掉落地面四分五裂,正式宣告不治。

  棉被山终于因此而动了动,床上的男人像乌龟似的缓慢探出脑袋,望一眼又宣告寿终正寝的闹钟一眼,叹了口气。

  他嘴里不知咕哝什么,慢吞吞的掀开棉被,动作懒散的下床,一手胡乱搔着又卷又乱的过肩黑发,另一手则是抓扒着自己健康麦色的胸膛,浑身赤裸一丝不挂的闪过那堆玻璃碎片,捡起球棒走到窗前。

  「真是的,库劳斯,别再破坏我的窗户和闹钟了行不行?」男人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裸体就这样被看光,大方的态度一点都不觉得这有什么碍眼,而他也的确有本钱展现自己身材的雄厚资产。

  「等你哪天可以自己起床又不会吵到别人再说,死暴露狂。」看他什么衣服也没穿,库劳斯忍不住的翻白眼。

  这男人真是让人讨厌吶!明明这家伙平常就懒得要命,能坐绝对不站、能躺绝对不坐、能睡绝对不会客气,不见他做啥运动,偏偏就有副令男人看了忌妒、女人看了会流口水的好身材。

  「那你记得替我换玻璃和闹钟啊!」男人摆摆手,无谓地笑着,便往浴室方向走去。

  库劳斯呿了声,朝男人背影比个中指的手势后,关上自家窗户,其它住户见今天似乎没有什么比较精采的,尤其是男人已经越来越懂得怎么应付库劳斯,火爆场面比以前更少,也纷感无趣的关上窗户。

  男人是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类型,但这并非说他有什么无比帅气的容貌,事实上,这附近的住户还没有人真的看过男人的长相。

  男人身高约莫在一百九十公分上下,精健而不壮硕的倒三角体格,均匀的胸肌与六块肌宛若古时候的艺术雕刻般完美,肤色是均匀的麦色,长及肩胛骨的微卷黑长发,乌亮但凌乱,男人从不在乎也从不整理,任意的随它披散在脑后。

  那本该是轮廓分明的脸庞上,是毛茸茸的大把络腮胡,遮去鼻子以下的大半容貌,让人难以看出他究竟有多少岁数,在乱发遮掩下的右脸,右眼上罩着一个黑色皮制眼罩,而左眼则翠绿的像是上好绿宝石一样,无比璀璨。

  随意冲洗过身子后,男人拉过揉成一团、扔在架上的白色T恤穿上,贴身勾勒出那身美丽的线条,洗得泛白的牛仔裤包裹在修长双腿上,如果能够再整齐一点也许会更完美,只可惜他的邋遢性格大大的扣了不少分数。

  脚下踩着一双蓝与白组成的塑料拖鞋,嘴里叼着一根廉价烟,男人就这样晃出家门,灯火通明的街道,揭示这个不夜城一天的开始。

  这里是E街,但其实E街并不只是一条街而已,而是一个面积超过两千平方公里的城市,旧有的名称早已被人遗忘,世人称之为「世界的边缘」,并取「边缘」的英文「EDGE」的E为缩写简称。

  E街并不是什么良好的居住城市,否则也不会被称为世界的边缘,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为黑暗邪恶的万恶之都、现今各国政府法律皆管辖不了的三不管地带、犯罪者的天堂。

  这里居住着各式各样的人,但,这也不代表这里就是个无法无天的世界。

  在E街,自然有一套属于他们的法则,只要不触犯这些法则,这里就可以称之为黑暗的天堂。

  不过若是触犯这些不成文的规定,下场绝对会让这些人后悔来到E街,宁愿在外头的国家蹲一辈子苦窑,也好过触犯E街的生存法则。

  E街的法则会变,随着统治这里的E街首领变换而更改,在这里,首领的地位就如同古时候的皇帝一样,地位非常崇高,不过若是与恶魔公爵相比,依然是臣服于恶魔公爵之下。

  「嗨,夏里尔,要不要进来坐坐啊?」

  一处门口设计得华丽又不失典雅的店面前,有个身着黑色丝质性感礼服的艳丽女子微笑的问着,那软丝半掩的遮住丰满白皙双峰,裙襬高岔开至大腿边,露出光裸美丽的长腿,手里拿着一根烟管,吞吐白烟,充满性感与美丽的气息。

  「如果可以免费的话,吉赛儿。」男人咧开嘴笑着,还挑高眉头看着她说道。

  「啐,你想白玩我们店里的姐妹啊?不过说实在话,里面可是有不少姐妹愿意哟……」

  吉赛儿若有所指的看着男人那副好体格,虽然是邋遢不修边幅了些,但店里姐妹们都觉得从男人的体格来看,应该会很有「能耐」才是。

  「下次吧,我最近可剩没多少钱可以填饱肚子了,小姐不用钱但水酒可要钱吶!我可花不起那笔钱。」

  但男人只是哈哈大笑了几声,挥挥手,朝着今天的目标走去。

  没几步路,突然又一个十岁左右大的男孩,踩着直排轮鞋滑过他身边,还拍了拍他插在口袋的手。

  「嘿,大叔,今天还是一样邋遢喔!」

  男孩说完就要踩着轮鞋滑远,但却被男人伸长手臂一把拎住后领,轻轻松松的被提起来。

  被他拎起的小男孩,双脚还停不了的在半空中往前滑动了几下,然后讪讪的抬起头,看着男人挑起半边眉头的模样。

  「小迪克,这种半吊子的技术还敢拿出来现?」男人一手从小男孩的怀中掏出那个扁平的皮夹,还用皮夹敲了敲他的脑袋。

  小男孩吐吐舌,嘴巴也有些毒辣的吐槽着。

  「反正臭大叔你的那种穷酸皮夹里也没几毛钱,我只是在练习罢了。」小男孩故意露出「我鄙视你的钱包」的表情道。

  「臭小鬼,活腻了吗?」男人露出危险的笑容,搭配脸上那把大胡子,看起来更加有坏人的气势。只见他手握成拳,中指微凸而起,利用曲起的指节处,用力的在小男孩头顶上旋转着。

  「哇啊啊啊──好痛、好痛──」小男孩哇啦啦的叫着,一边挣扎着想要跑。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说我的皮夹穷酸。」男人拧了一把他的脸颊,然后直接放开他,让他就这样跌坐在地面。

  「痛……」

  小男孩边揉着摔疼的屁股边爬起来,然后对男人做个鬼脸后,又匆匆跑掉,跑掉时还不忘喊了几句:「夏里尔大叔是大穷鬼──」

  「真是……」

  男人啧了声,走进商店中挑了一堆日常用品,以及一堆不用太费心料理的快餐调理包,只要稍微加热过就可以打开食用,方便的很。

  他由衷感谢古老时代先人的智慧,让他这个不会下厨的单身大男人免于饿死的窘状,虽然说这比起新鲜料理,味道差的太多,但是自己一个人就不用计较太多了。

  「啧……这个月还没什么工作进来,荷包可真的见底了……」

  叼着烟,男人提着两袋东西走出商店,抬头望着漆黑却又被照得有些反白、呈现灰色的夜空,喃喃自语。

  他一边咕哝,一边慢吞吞的朝来路走回,当他经过一条宽约两人张臂长度的暗巷时,本来跨步的动作突然停下,望着那条被当成垃圾巷、没有灯光的小巷中的某个可疑物体。

  男人迟疑了一下,还是抱着他的粮食,走近那引起自己关注的东西,在黑暗中低下头,借着旁边灯火通明的街道所透进来的光线,看着那物体。

  「是人啊……」男人嘴里喃喃着,伸出脚不客气的踢了几下。

  那脏兮兮的瘦小身形发出幼猫般微弱的呻吟,却动也不动的,没有半分清醒的迹象。

  看着那「应该」是个少年的「物体」,男人又啧了一声,把手里提的东西全数换至右手,接着蹲下高大的身子,轻易的将那瘦小身子一把扛上肩头。

  他是被冻醒的。

  正确来说,是自己怎么会觉得这么冷,且还有种像是被湿凉液体包围的感觉,因而感到困惑醒来。

  当他睁开眼睛时,映入的不再是自己昏迷前那又脏又臭又黑暗的垃圾堆,而是有些斑驳污渍的木造天花板,他立即惊恐的坐起身,才发现自己仍穿着那件又脏又臭的衣服,还被扔在一个宽大的浴缸当中,其中还持续不断的注入冷水。

  这是一间陈旧的浴室,不像他以前看过、熟悉的自动化设备,一切看来就像是学校教学计算机里所显示的,末日变异前的社会家庭中才有。

  浴室中随处可见那陈年的斑驳污垢,窗台上的塑料花早因日光的曝晒而褪色,置物架上摆着瓶瓶罐罐的一人份盥洗用品,整个浴室充满了男性阳刚的氛围。

  他先是松口气,但旋即又绷紧了神经,深怕自己才刚逃出一个深渊,却又踏入另一个黑洞当中。

  正当他准备从那冷死人的水中爬起时,门口出现了一道高大的身影,嘴里叼根烟,手里还拎着几件衣服。

  「小鬼,你真够臭的,浑身又黑又脏的像个乞丐,给老子洗完澡再出来。」男人看了一眼浴缸里混浊的水,嫌恶的皱起眉头。

  啧,他邋遢归邋遢,可还不会这么脏哩!

  男人说话的粗俗让他愕然不已,虽然在这段期间,自己早已听过不少这种令他大开眼界的话,但这男人的直接,还是让他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那高大而成熟的身躯,充满一种力量与优雅兼容的美感,虽然那一头不修边幅的乱发和胡子看来非常惊人,但他直觉对方有种……并不单纯只能看表面的感觉。

  「我……像乞丐关你什么事,鸡婆!」不知道男人的来历,更不知道他是否有什么歹心,他怎么敢洗掉这身脏污的伪装,要是一个不注意,很有可能就会被骗得尸骨无存。

  盯着少年从上到下的看了几遍,看他身上那还散发着阵阵恶臭的衣服,以及不知道多少天没洗、纠结在一起的头发,男人露出一记狞笑。

  「小鬼,老子就是鸡婆的很,给你一个小时让你自己洗干净,要是一个小时之后我没看到你干净的出来,老子『很乐意』亲自动手,替你全身上下洗干净。」

  男人边笑边瞇起眼,那眼神就像盯上猎物的猛兽,散发危险的光芒。

  「什……为什么我要听你的?」

  他双手紧握成拳,一脸倔强的模样令男人挑高眉头。

  有趣,看来他是捡到一只倔强高傲的小猫了。

  「为什么啊……就凭老子如果现在将你丢出房子,你就等着被啃得尸骨无存,看是被抓去把内脏掏光,或是被其它流浪汉轮暴,那些人可是饥渴很久又没得发泄,像你这种小鬼头应该很对他们的胃口。」

  男人微笑再微笑,但那笑容却让他觉得,男人会说到做到。

  不甘心的瞪着男人,但对方只是轻哼了哼,将一套衣服丢在架上之后就离开,走前还顺道关上那扇老旧的木板门。

  他打了个寒颤,低头看着那缸又黑又脏的冷水,他也不由得一阵反胃。

  连忙放掉那缸污水,脱下自己身上湿透的臭衣服,丢在浴缸外头后,再重新放上一缸热水,用力搓着自己身上厚厚的一层污垢,就怕自己要是洗不干净,那男人真的跑进来替他洗澡,那可就丢脸了。

  看着自己搓出来的黑色泡沫,散发浓厚的味道,将近一个半月没有洗澡,连他自己都觉得恶心,但是为了逃命,他也没有那个力气去在乎自己的外表干净不干净。

  更何况,只要「他们」越辨识不出自己,自己也就越安全吧?

  一想到刚才那满脸胡子的大叔恐吓,他心情整个荡到谷底的叹口气,还是乖乖的搓着那层惊人的污垢。

  好不容易,在花费一个小时之后,他终于把自己身上那累积多日的污垢给搓干净,然后换上男人准备好的衣服。

  只是,当那件T恤的下襬长度竟然到他膝盖时,一种莫名的丧气感浮现。

  什、什么嘛……为什么这件衣服这么宽大?为什么自己……那么矮小?这样简直像是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一样……

  望着镜中的自己,他懊恼的不得了。

  而且那男人像是早就知道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就连拿给他的短裤都是有拉绳可以调整宽松的那种,他一穿上立刻从短裤变成七分裤。

  可恶啊……这是在欺负他人矮是吧?

  个子高就了不起吗?哼……是很了不起……

  他想着想着,还是在心里吐槽自己。

  当他走出浴室的时候,忍不住因为眼前的景象而一阵呆愣。

  不是说这间屋子很富丽堂皇,而是非常的「乱」,东西丢的到处都是,随处可见厚厚的灰尘,虽然没有垃圾和衣服堆积在一起的画面,也没有虫虫大军四处逛大街,但是真的就只能用一个「乱」字来形容。

  这地方真的能够住人,也算是一个奇迹吧?

  那个高大的男人背对他坐在沙发上,鼓着二头肌但不过分夸张粗大的双臂搭在椅背上,修长的指节间夹着一根刚点燃的烟,袅袅升起一缕白烟。

  竟然任由烟灰掉落在沙发上……

  他瞪着男人手里的烟,脸上充满不敢相信,这男人虽然要他把自己洗干净,但是他自己根本就是个邋遢脏鬼嘛!

  男人看着的电视并不是现在普遍的空显电视,投射在半空的立体显影画面,而是颇为古老款式的液晶电视,只是看来并不旧,而上头正播放着目前红透全球、当红天后级女歌手桩姬的表演。

  桩姬是个很美丽的混血美人,一头乌黑笔直的长发,以及融合了高雅知性与冷艳两种风貌于一体的脸蛋,嗓音有如天籁一般,让许许多多的男人为之疯狂。

  也有许多男人想要如此美丽的歌姬为妾,但有传闻指出,桩姬的靠山,便是七大公爵之一的蜘蛛公爵。

  只是这项传闻从没有得到任何证实,但也有效的喝止许多来意不善的人,毕竟「蜘蛛公爵的女人」这种头衔光是挂在那里,都很有吓人的效果。而对于这项传闻,身为绯闻当事人之一的蜘蛛公爵,也从不曾提出任何澄清的声明。

  听见他的脚步声,男人侧首斜视他,又将手里的烟叼至口中,举起手朝他勾了勾,要他过去。

  他微微犹豫了一下,才拖着缓慢步伐走到男人左前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

  「名字?」

  男人翠绿的左眼慵懒却又带有些犀利的看着他,上下巡过一次后,眼里透出了一丝了然。

  「米欧……米欧.亚斯兰。」他抓紧衣襬,有些紧张的回答,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紧张,而且,他本来是要说个假名,但在男人那像是可以洞悉一切的目光中,他却还是说出了那个自己使用多年的名字。

  「看你的样子,应该还未成年吧!」

  男人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他有种受到嘲弄的感觉。

  什么……这是在讽刺他的矮小吗?

  「我已经十九岁了!」米欧咬牙切齿将不满、抗议挤出喉咙,觉得男人严重污辱到他。

  男人挑了挑眉头,眼神中再度流露出明显又恶劣的嘲笑。

  「十九岁?那也就是说已经过了发育期啰?看来你没机会长高了。」

  他搓搓下颚,同情怜悯的眼神浮现,让米欧看了更加气结,冲动而敏捷的跃至男人面前,挥出迅速的一拳。

  岂料,男人闪也不闪,轻轻松松握住那力道不轻的拳头,并且用力一拉,便让米欧跌进他怀中。

  一股成熟、略带汗水与檀香的男人味,极为自然的窜进米欧鼻端,和那些人身上的浓烈香水味完全不一样。

  就在他恍神的瞬间,豁然惊觉男人竟然开始对他毛手毛脚,东捏西摸,甚至还抚弄他的臀部,露出满意表情点头后,又往他胯间袭去,顿时让他整个人僵化在那。

  他……不会那么倒霉,刚好遇到一个男同志吧?

  那双修长的手在他僵化的时候,潜进宽大的T恤底下,摸上那单薄瘦弱的腰跟胸,不满意的啧了啧。

  「你……你是同性恋?」

  米欧吓得奋力推开男人,倒退好几步,惊恐的看着男人。

  「不知道,老子活到这把年纪,是还没玩过男人,未来嘛……老子也不敢保证绝对没兴趣,再说,你除了脸蛋和屁股,其它地方还真是没料啊!」男人叹息的摇头,眼露同情和怜悯的色彩。

  这小鬼根本是营养不良吧?

  他还不是东方人呢,十九岁竟然连一百七十公分都不到,这应该只能用一个矮字来形容了。

  而且刚刚摸那几把,他发现这孩子瘦得连骨头都摸得到,只是那张脸洗净之后倒是挺可爱的,一个十九岁的大男孩能长得这么可爱,也是挺不容易的一件事。

  「我就是没料你管我!」

  米欧气呼呼的模样,就像是只张牙舞爪的小猫,那反应让男人脸上露出玩味十足的笑容。

  嗯……气得红扑扑的脸蛋,看起来还挺可口,只是真的太瘦了一些,如果养得健康有料,应该会很不错吧?

  看着男人略带诡计般的眼神,米欧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心里头浮现不祥预感。

  「总……总之谢谢你借我地方洗澡,我要走了。」米欧急急忙忙的往大门口走去,想要离开这个让他感觉很危险的男人。

  男人也没有阻止他,只是一脸悠闲,看着他紧张的打开大门。

  然而当米欧打开那扇微锈的铁门,看见外面的景象时,脚步突然顿住,错愕的望着对街,明明室内与室外就只有这一门之隔,但他却踏不出那一步,呆然的望着前方。

  对街那不算暗的巷口,有一对激情相拥的男同志,夸张的在那巷口便性交起来,而旁边经过的路人也只是吹了吹口哨,并不因为这景象而大惊小怪,似乎对此颇习以为常。

  这……这是什么?米欧用手背遮掩住自己的嘴,以防自己惊叫出声,那张略显稚气的脸蛋上,无法抑止的涨起红潮。

  他慌慌张张的转移视线往左方看去,那边正有一群人拿着刀枪喊打喊杀的斗殴着;再往右看去,从酒店走出的客人,毫不在意他人目光,放肆的将手掌伸入小姐低胸性感的马甲礼服中,搓揉对方柔软的胸部,一边和对方打情骂俏着。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这种光景……

  一个宽大厚实且指节修长的手掌,突然从他后方伸出,捂住他的双眼,还夹杂着一缕淡淡烟草尚未燃过的草叶香气。

  「小孩子还是不要乱看啊!小鬼。」

  男人的声音从他后方传来,充满磁性的中低音,刚才并未多加注意,但此刻却让他感觉到,男人的声音莫名具有诱惑性,且和他那种粗犷外表不太搭调,应该要更加、更加的……优雅才是。

  不看男人的长相,单单听他的声音,会觉得他应该是个更加高贵优雅,就像个贵族一样,只是男人满口的粗鄙言词,以及粗犷的容貌,总是有些莫名违和。

  不过男人声音所引起的眩惑也只是那一瞬间,他的注意力很快又回到刚刚那震撼的画面。

  「刚……刚刚那是……什么?」

  米欧向上抬起头,望着男人垂首看他的容颜,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句子,整张巴掌大的小巧脸蛋红得像西红柿似的。

  「就说儿童不宜不是吗?」男人有趣的看着那张不解世事的脸庞,很显然对于这种事没什么经验。这种浑身弥漫着未经人事气息的孩子,只差没在脸上烙下「我是处子」几个大字。

  「为……为什么他们……」可以全然不在乎,就这样子当街做起这些事情?

  圆滚滚、带着些许薄薄湿气,看起来颇为无辜的眼眸中,满是又羞慌又不解的神色。

  「小鬼,你该不会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身在何方吧?」

  男人挑眉,然后看着还在自己臂弯里忘记要挣脱他、好保持距离以策安全的米欧,有些困惑的用力摇头着。

  天啊……真的是个宝贝,到底他是怎么安然无恙来到这里的?

  「『世界的边缘』,听过这个名词吗?」

  男人叹口气,将他往后拉离门边,关上那扇铁门,也阻隔了外头那些对于米欧来说太过刺激的镜头。

  米欧没有什么犹豫的点点头,这个名词他在学校课本和新闻上都有见过,只是对他来说一直都是陌生而遥远的。

  男人摸摸他的脑袋,觉得他像只可爱的小动物。

  「这里,就是『世界的边缘』,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人口会称之为『EDGE』,这里的居民称之为『E街』的地方,所谓的黑暗地带,指的就是这个荒靡的世界,所以,许多外面道德观和价值观视之为邪恶、淫秽的事情,都会在这里发生。」

  男人咬着烟屁股,想起当年自己来到这里时,似乎没有太多惊讶,让这里土生土长的边缘居民们反而觉得他是个怪人。

  只是,很多事情知道的太多,生活也会失去乐趣性。

  「这里是……E街?」

  米欧呆愣的看着男人,脸上的惊愕绝对不是伪装,看来他是不知道自己闯进了这个边缘世界。

  「你连自己倒在哪都不知道啊?你这小鬼究竟是怎么来到E街这个核心区域的地方?尤其你还长得这么一副容易被生吞活剥的模样。」

  男人上下打量着米欧,对于他竟然能够浑身完好无缺,只不过是脏的不能再脏的被自己捡到,只能说这小鬼运气好吧?

  通常这种不是被奴隶贩卖所捡去洗干净,好好调教成价值不菲的优良商品,就是被内脏交易所带走,把他所有能用的完好内脏能卖的就卖光,他能够站在自己面前毫无损伤,也许格外受到女神的眷顾。

  生……生吞活剥?这该不会是指……

  米欧脸色微泛青白。

  「这里的人哪,一旦看对眼,是不会管性别这种观念,而且无时无刻不充满了犯罪。E街就是这样的地方,你没有背景、没有E街的某个有地位的人罩着,只要你刚刚一踏出这扇门,要不了五分钟,就会被人给带走。

  「到时就算你不愿意,也很有可能被卖进奴隶所,成为某个世界上的权贵分子玩弄的性奴隶,用过就丢的机率占百分之九十。」

  男人朝他吐了吐白烟,让他不习惯的呛到。

  米欧一脸呆样,努力消化男人所说的话。

  「那你……」有那个能力罩我吗?

  这句话米欧怎么也无法从喉咙中滚出来,这个男人怎么看都不像是有钱人,不修边幅的外表、凌乱的屋内,半点象样的有钱人标志都没有。

  再者,会居住在E街的人,十之八九都是十恶不赦的罪犯,那么眼前的男人,是不是曾经犯下什么抢劫杀人大案的凶恶分子呢?

  米欧戒慎的退了几步,背靠在铁门上望着男人。

  男人看着他那惊慌的表情,突然嗤笑出声。

  「看你的样子八成是在想,我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吧?你放心好了,我在这个E街能够存活下去,靠的可不是什么狠绝的手段或是做过什么不得了的大事,而是我的脑袋。」男人伸出手指点点自己的脑袋后,语气轻快的说道。

  脑袋?米欧露出怀疑的眼神,毕竟不管他再怎么看,都不觉得男人是属于军师型的人物,虽然比不上健美先生那种夸张程度,但他觉得男人应该比较像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那种人。

  「小鬼,你的表情真是好懂,光看就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了。」

  男人抽了最后一口烟,然后将剩下一小截的烟蒂丢在光裸的磁砖上踩熄,黑白棋格的大磁砖上出现黑印子。

  望着那只要清理过就会恢复,但明显这屋主从来都不管、造成地面出现许多烟灰疤的地面,米欧总算了解那黑黑的污渍从何而来。

  这男人,未免邋遢的太过彻底了吧?

  「我不是军师,也不是E街任何一个势力的打手,但是在这里,也不会有人敢动我。」男人挑高左边眉头的说道,然后伸出手握住米欧,不算温柔但也不粗鲁的拉着他回到客厅,往他手里塞了一杯不知道何时泡好的温热可可亚。

  那么,他是做什么的?

  米欧猜不出来,只能握着温暖的陶瓷杯子,看看手里散发香浓气息的可可亚,再看看男人,觉得男人似乎染上一层谜样的气息。

  男人在他面前坐下,跷起二郎腿,又拿起烟盒和打火机,只是转念想想自己抽的频率似乎过高,又将烟盒和打火机扔在沙发上。

  「我叫夏里尔,夏里尔.帝里欧,E街第一情报头子,做的是情报商的生意。」男人大方的报上姓名和自己的职业。

  第一……情报头子?米欧觉得自己脑袋有些恍惚,怎么也无法将情报商这种身分冠在眼前男人身上。

  「第一……情报商?你是『蜘蛛』?」

  在这个时代,蜘蛛这名词除了指那学名为蜘蛛的生物之外,也泛指从事情报生意的人。

  「没错,在这个E街里,大大小小、任何事情,都在我的情报网之中,所以我才能在这里拥有他人无法动摇的生存地位。」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不想被人知道和透露的秘密,也会有想要知道一些事情的时候,所以,他在E街既是个情报商,也同样是个如同侦探般的存在。

  就像世人不敢招惹那有如这个世界神祇般存在、地位不容侵犯的蜘蛛公爵,同样理由的,只要有脑袋的人都不会想招惹「蜘蛛子民」,也就是情报贩子。

  当然,偶尔也会有搞不清状况的人来向夏里尔找碴,结果除了是被他给狠狠修理一顿外,连从小到大干过啥丢脸到家的羞耻事,都会被他翻出来公告整个E街,要是刚好有触犯E街底线规则的人,下场不言而喻。

  因此,夏里尔成了E街中一个奇特的存在。

  什么偷抢拐骗杀人放火之事,他从来也不干,但是也没人敢惹到他,让他就这样安然的在E街里度过将近十年的岁月。

  「我不管你为何来到E街,不过,你若是想待在E街,在这里平安生活下去,除了我这里,我想不会有更安全、代价更低廉的地方了。」

  夏里尔那像是在叙述一件绝对事实的口吻,不知怎地,让米欧很难怀疑他话中的可信度。

  那种感觉,就像是夏里尔这个男人的言语,有让人绝对信服的力量存在。

  而且男人那双翠绿的眼瞳,透着一种了然,像是知道了些什么,也许他也知道E街以外的消息,包括自己的来历或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但他不想问男人是否知道,就如同多数人明知眼前的人也许知道自己的某些秘密,但却一点也不想追问对方是否知道一样,不想戳破那一层薄弱的假象。

  只是,所谓的代价……让米欧皱紧了眉头。该不会是,要他用身体做为代价吧?

  想起男人先前的举止,米欧不得不做此猜测。

  「什么……代价?」几番犹豫,米欧还是问了夏里尔。

  对他来说,留在这里或许充满着危险,但有句古老的谚语──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待在这个男人身边,会比在外头要来得安全上好几倍,而他也不用到处躲藏逃避那些追捕。

  「当然是用你的身体付出代价啦!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可以让我有理由留下你、当你在这里好无后顾之忧的后盾?

  「不过你放心,我所谓身体的代价,并不是要你陪我上床做爱,只是要你把这里清干净,当个免费劳工罢了,包吃包住包安全,这样是很合理的交易吧?」夏里尔理所当然的说着。

  听见夏里尔要求的是如此普通的条件,米欧不禁松了口气,只是当他环视整个凌乱的屋内时,又忍不住皱起小巧的眉头,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这么乱的地方,都要他一个人清理吗?

  而且他绝对相信,夏里尔不会动任何一根手指头来一起清理,要不然这间屋子也不会脏乱成这样了,他该庆幸自己从小就习惯做这些打扫清理的工作,夏里尔要求的条件对他来说不算困难。

  「好,我愿意。」

  虽然这几个字听起来似乎有些暧昧,但此时此刻,米欧也只能做出这个决定,管不了其它和后果。

  只要能留在这里,他们就找不到自己了吧?

  「然后,这是晚餐。」

  男人起身去拿加热过的调理包跟颗粒分明的白饭摆在他面前,一时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料理、快餐包?

  「你……都吃这种东西?」米欧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更忌妒男人可以吃这种没营养的东西,却还可以生得那么高大。

  「还有泡面。」夏里尔还补上这么一句。

  「你就不能吃点……营养的吗?」虽然他在逃亡流浪期间体认到,有东西吃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但是男人看起来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第一,老子不会下厨,所以下厨这种事情以后也是你的工作;第二,月底到了还没有新的工作进来,所以没那个钱。」

  男人理直气壮到一种不可思议境界的态度,直让米欧傻了眼。
  看来,他未来的佣人生活会非常辛苦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有些伤痕,即使遗忘,也已经再难拂平。在转过身后,想再回首便已晚了。

1万

主题

65

好友

4万

积分

梦野区版主

撲倒路路~

Rank: 6Rank: 6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昨天 20:29
  • 签到天数: 1657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梦币
    48274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333 颗
    清露
    6112 滴
    最后登录
    2018-1-16
    阅读权限
    120
    帖子
    43705

    亲密爱人勋章 爱心会员

    鲜花(1534) 鸡蛋(27)
    发表于 2014-9-8 23:52:32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17 05:24 , Processed in 0.120316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