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756|回复: 1

[完结] 平凡(双性人) by 小小周助

 关闭 [复制链接]

4026

主题

0

好友

5940

积分

YD-8 绮梦幻春

魔教暗影堂副堂主&三剑客二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5-22 22:08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梦币
    58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72 颗
    清露
    125 滴
    最后登录
    2015-5-22
    阅读权限
    10
    帖子
    5940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07-7-25 17:22:1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小熊的汪汪 于 2009-12-15 20:23 编辑

     平凡(双性人)————小小周助

      《平凡》

      作者:小小周助;简称:某助

      序言:

      我是个很平凡的人,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了,我的名字也很平凡,叫夏智超,一个很男性化的名字,至于我,我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我平凡的度过了我第二十个生曰后,我的平凡就到头了……

      那年,我发现了自己与其他女生的不同,我的发育等等都不正常。

      在与母亲商量过后,我决定,去医院查一下。

      医生看过后,断定,我是个双性人,当时,母亲听到这个消息后,她大哭,可我没哭,我就是这样,即便天塌下来,都可以镇定下来。

      医生说要好几万的手术费,而且,希望,我可以确定自己到底要做女人还是男人。

      可是,万呐!我们家的钱,都拿来供养我这二十年来的学费了,母亲太疼爱和宠爱我,她要我学最好的,她寄予我很高的期望,她让我学钢琴,她宁可每天为别人做老妈子,都要让我过的最优越,家里,没有父亲,因为,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与其他女人走了。

      母亲很坚强,因为,我是她的寄托,所以,我也学着坚强,什么事都不能动摇我要孝敬母亲的心理,从小,除了好好学习,就是好好练琴,我要让母亲每天微笑。所以,我现在已经从音乐学院毕业了!

      而对于万这个概念,我很清楚,我们家根本没有这么多钱,于是,我放弃了。

      我从小都以为自己是女生,却,突然以男生的外表示人,我与所有的高中以前的同学、老师断去了联系。

      我告诉我妈,我可以的,只要这样就好,我不要结婚,我只要照顾她就好,我会以最好的成就来报答她。

      我从此改了性别,自己去了派出所改了自己户口本上的性别,我不怕别人异样的眼光,因为,我有我自己的活法!

      我一直这么想着,虽然,一直以来以为自己是女人,可是,我已经没有了女人的特征。

      我开始长胡子,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恶心。我与交往了三年的男友断了关系,我没告诉他是什么原因,只是想分手。

      我没有很好的人缘,一直以来都被人骂清高,我也不介意,因为,我不想与人有太多的接触,父亲从小的心理阴影,让我厌倦了人和人的虚伪。

      所以,我就这么平凡的生活着……

      我很平凡,因为,我是个普通小学的音乐老师,每天与小朋友做伴,他们很天真、活泼,永远不会欺骗你,虽然,偶尔调皮,可是,你会觉得那份可爱已经很少了。

      为了让家里生活更好些,我也兼职做着别人私人的钢琴家教,这份工作的收入更丰厚。

      曾经,有些女老师和我表白过,可是,我不能接受她们,毕竟,自己曾经也当过“女人”啊。

      1.

      “智超啊,该起来了。”老妈在叫我起床。

      我一个翻身,看看床边的闹钟,才早上九点,今天是周六啊!

      “妈,让我再睡会。”我埋头,继续睡。

      “睡什么呀!今天半半的课不是改到早上了吗?”老妈坐到床边推着我问。

      半半是我的学生,他的课?……

      “啊!是啊,忘了。”我立即从床上跳了起来,还好是十点的课,否则就死给他看了。

      “你啊……快点起来,我去做早饭了。”老妈把衣服丢给我。

      我穿着衣服,我总觉得自己很怪异,可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这样的想法,我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却要以其中一种身份来面对众人。

      我和妈搬了家,改了电话号码,住在这老式公房里,虽然独门独户,却有着一点点的空洞。

      除了我最要好的刘莘还知道我的秘密以外,其他人,几乎都以为我人间蒸发了。其实,最主要,是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注意过我,对于他们来说,我是个可有可无的人,所以,他们也从不注视我。

      我走到洗手间,看着自己的脸上有着胡渣,感觉,很不习惯,剃干净胡子,看着自己因为有女性荷尔蒙而变的光滑的皮肤。

      “恶心。”我喃喃的从嘴里吐出这两个字,在别人眼里,我是个清秀的男孩。

      可是,在我自己看来,没有比我更恶心的人了,虽然,从外表上看,我是个完全的男人,可是,在我的生理构造上,我还有一个被隐藏的女性生殖器官。

      而这个男性的生殖器官,是在我以女人身份生存了二十年后的那个早晨开始慢慢发育的。

      我不是很高,但也不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穿着休闲服和牛仔裤。

      “恶心。”又是一句。

      妈在房门口看着我,叹气,道:“又在说什么呢?智超,你不要再这样了!”妈每天必须这么和我说一次,这好象是惯例似的。

      “妈,我知道。”可是,我忍不住,看见自己这样的身体,我就觉得恶心,虽然,在外人看来,我很清秀,我是个比较优秀的男人,可是,我不喜欢这样,因为,不男不女的身体,让我感到恶心!

      “你不知道,智超,你不要再这样了,你再这样,我会心痛的……呃!你到底有没有听啊?……喂!”

      我趁妈在罗嗦的时候,刁着面包拿着牛奶就出门了,听见妈在后面直叫我,我假装没听到。

      我知道,我知道她担心,可是,我心里也有那么一道坎啊,算了,不去想它了,先去半半家吧。

      “叮咚”我按着半半家的门铃。

      半半过来给我开门,她微笑着,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她才九岁,也很聪明,虽然,练琴很不用心。

      她每次看见我就畏惧,谁让她老不用功呢?看见老师自然心虚。

      “哟,是夏老师呀,快进来!”半半的母亲很热情,她的父亲又去上班了。

      我微笑的点头示意,走了进去,半半规规矩矩的坐在钢琴面前,也很紧张。

      我放下包,看着她,微笑着问道:“半半,有没有用心练过琴啊?”我对小孩子永远都不会凶起来。

      “老师您听听吧,我平时看她练的似模似样的,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好好练过。”半半的母亲发话。

      我点头微笑着,然后,拉了个凳子,坐在钢琴旁,道:“好吧,那就先听听,我来看看……”我翻着给半半布置作业的笔记本,道:“先从车尔尼784的17开始吧,我看看。”这个时候,我开始像个老师一般严厉了起来。

      半半紧张的弹着,我听着,并看着她的指法,叹气一声,她立即一紧张,弹错了一个音,我也不敢出声。

      她很快就弹完了,紧张的看着我,其实,她怕的不是我,而是她的母亲,因为,只要我一说不好,她母亲立即板起脸,她也紧张了起来。

      “夏老师,她弹的怎么样?”半半的母亲问着我。

      “这个……其实,还是上次的问题,跳音跳得是明显了些。但力量是从下往上的,下键速度要快,力量一下子下到底,然后立即放松这样会更好,这首还不过。”我顿了顿,然后,看着半半的母亲白了半半一眼,然后,我立即说道:“下一首吧,小夜曲。”

      半半的母亲白了眼半半然后退出了琴房,半半也松了口气,我苦笑了一下,道:“好了,别紧张了,弹小夜曲吧。”

      “好的,老师!”半半立即活灵活现起来。

      弹的也不错,我上次让她背过,看着谱子竟然一点都没错,看来,她有用功呀!我欣喜的在脸上挂上弧度。

      “恩,不错,这首算过了!”我给她一个最灿烂的微笑,半半也洋洋自得起来。

      “还有一首,巴赫的,练了没?”我立即给了她一剂强行针,这么容易骄傲,以后不是更容易得意?

      “老师……这个……恩……”她绞着衣角,吞吞吐吐起来。

      我看着她脸通红,苦笑,“又没练?你说说,你这首拖了几个礼拜了?恩?”

      “对不起嘛,下次,一定练好!”半半立即兴势眈眈的说着。

      “好,那我再给你示范一次,下次要是没练,我就告诉你妈妈咯!”小孩子,也需要偶尔的威胁一下。

      我坐上琴凳,弹了起来,只有弹琴的时候,我才可以忘记所有,弹的很投入的我,也没在意半半的表情。

      弹完后,她看着我,我微笑着看着她呆呆的脸,“怎么了?发什么呆呢?”

      “老师真漂亮,如果是个女生一定迷死男人了!”半半这么小的孩子,竟然会知道这个?

      “呵呵。”我干笑了两下,一个小孩子,会懂什么呢?她怎么会了解我的痛苦?我很漂亮?我不知道,虽然,以前有很多男人追过我,可是,现今,若他们再看见我,也许再也无法与花季雨季那时的我联系在一起了,因为,我也不能确定自己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好了,不要拍老师马屁了,我们先来熟悉下谱子吧……”

      …………

      很快,给半半上好课后,我便到音乐店去逛逛,看看一些流行和古典的音乐CD。

      我虽然喜欢古典,但更喜欢流行,这样让我感觉,至少,我是现代人。

      突然,手机响了。

      “喂。”

      “喂,超哈!嘿嘿,是我,莘啦!你在哪里啊?今天下午有空吗?陪我去买衣服啦。”

      “呵呵,好啊。”

      “恩!就知道你最好,啵一个,嘿嘿,那在老地方见哦。”

      “恩,好。”

      挂上电话,又是一个平凡的下午,我要陪刘莘这个小妖精去大逛马路,买她喜欢的衣服。

      每次都把我当苦力,我就帮她拎啊拎,拎着大包小包的衣服,然后,她就时不时亲一个,抱一个的卡我油,偶尔遇上熟人,她就毫不避讳的和别人说我是她男朋友。然后,我就苦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大小姐,还要逛几家啊?”我在她身后不耐烦的问着,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我肚子饿的快要饿死了。

      “喂,超,这个适合你耶,看看啊!”她拿了一件白色的外套,给我看。

      我白她一眼,“如果,是给我买衣服,那免了,我不缺,拜托,你快点挑吧!”

      “哦。”她噘着嘴,然后又跳进她的衣海里寻找她的“最爱”去了。

      “呵,怎么那么没绅士风度呀?”一个女的站在我身旁说着,然后不停的看我。

      我知道她在说我,我也很有礼貌的看了她一眼,真是贵妇样,可惜,人长的忒恶心,感觉,让人作呕。

      “民哲,你说是吧?”那女人挽上一男人的手,然后,我也被那个男的吸引住了目光。

      的确是帅哥,可惜,人帅,眼光有问题,要了这么个女人。

      我没有反驳,我就没有绅士风度又怎样?我以前本来是以为自己是女人,要不是因为自己现在是双性人,我也不会搞的自己和出家人似的,不沾任何欢爱之事。

      “喂,你这女人怎么说话呢?”我不反驳的另一个原因,莘的存在,我没必要反驳。

      “我怎么了?我什么都没说啊。”

      “我告诉你,他是我男朋友,你把你那张臭嘴给我闭上,你管我男朋友有没有风度啊,我喜欢就好,臭女人!”莘挽上我的手臂,我知道,她在为我打抱不平,可是,那个女人先前是在为莘打包不平啊。

      我苦笑,这种场面,我也只能这么应付了。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那女人立即装起了贵妇,满连写着“不和你计较”的意思。

      然后,那女人挽起她身旁的男人走去隔壁的名牌专卖店,那男人却用余光瞥了我一眼,我也没太注意。

      莘立即破口大骂起来,“臭三八,有钱了不起啊,老娘啥时候找个比你有钱十倍的!怄死你,让你再说我朋友坏话,小心我诅咒死你,你他妈以为老娘我好欺负呀!我告诉你……(以下省略500字)”

      我看着莘骂的开心,一路上就怨我嘴拙,不懂反驳,我连连点头,她总是像个小孩子一样,一但有人欺负了她或者我,就立即跳起来,骂人,我则只能做配角,在她身边苦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泥鳅我豪迈地游走,不带走一片土壤~

    2

    主题

    0

    好友

    904

    积分

    YD-5 春情化梦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梦币
    1467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0 颗
    清露
    25 滴
    最后登录
    2018-3-14
    阅读权限
    10
    帖子
    904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4-1-12 22:17:3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uzeqing 于 2014-1-13 22:33 编辑

    这篇文好像比较特别,跟以前看的双性人题材的不大一样,一般双性人题材自我认知都是男人,然后,发觉自己是双性人之后,才变成双性人的
    而这篇文完全不是,小受的自我认知其实是女人…………老实说,我觉得这篇文给我感觉似乎不应该算是双性文,更像是女变男

    而且,在作者的安排下,小受前后接触攻1,攻2,攻3,然后各自与三个男人产生一段纠葛,最后,又在作者刻意的安排下,选择了最后的小攻
    其实,那样的安排也不是不可以,若是文笔好,就算是刻意安排,也照样能够吸引人
    最重要的是,这篇文里小受和最终那个小攻基本没有什么感情互动,甚至在前半段的时候,小受对小攻是毫无感觉的,到了后半段突然就爱上了小攻,这实在是太突兀了一点
    至于小受和小攻之间感情更是丝毫没有看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4-23 13:39 , Processed in 0.114206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