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12|回复: 0

[百合] 利拜伦之刃+番外( 科幻 强强 末世 机甲 ) BY 书自清

 关闭 [复制链接]

1083

主题

4

好友

2003

积分

版主

默。

Rank: 5Rank: 5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前天 10:10
  • 签到天数: 62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梦币
    3644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30 颗
    清露
    7269 滴
    最后登录
    2018-4-17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2003

    我最超级强攻

    鲜花(27) 鸡蛋(0)
    发表于 2017-6-12 10:12:5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利拜伦之刃(gl)

      作者:书自清

      晋江高积分VIP2017-05-10完结

      非V章节总点击数:130867   总书评数:3973 当前被收藏数:2699 文章积分:90,616,744

      文案

      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取代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

      ——阿道司·赫胥黎

      主cp:坚毅高战力女军人V腹黑高智商女教官

      〖.阅前避雷区.〗

      1、本文1v1,强强cp。以剧情为主,感情为辅。

      2、本文是未来末日科幻文,篇幅较长,含机甲元素。设定的末日在近未来,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末日文。

      3、本文采用反乌托邦设定,具体世界观会在行文中逐步介绍。

      4、坑品保证,定期更新,有能力加更。

      内容标签: 科幻 强强 末世 机甲

      搜索关键字:主角:牧黎,兰妮·弗里斯曼 ┃ 配角:牧心,莫可心,罗格·施耐德,艾丽塔·史密斯,查克·弗里斯曼,索纳·弗里斯曼,佩尔·安德烈斯,朵拉·皮斯科,萨缪尔·亚伯拉罕,仇争,贺樱宁,贝利,琼,林钊,佐伊,三中队旧人 ┃ 其它:反乌托邦,末日军旅

      第一章

      “少尉!牧黎少尉,醒醒!”

      谁…谁在吵我,我都两天没睡了,让我睡会儿都不行吗?她烦躁地皱起眉。

      “喂!牧黎少尉!再不起来咱们就要被吃了!!!”声音愈发尖锐地钻入耳中,那是男性的声音,耳畔还伴随着莫名的轰鸣背景音,剧烈的摇晃让她心生不妙之感,睡意被驱散,她奋力睁开双眼,刺眼的亮光让她一时间难以看清眼前的景象。

      “嘶…”她倒吸一口凉气,左手臂上有剧痛传来,眼前景象一片模糊,只得见隔着闪烁着各种数据流的透明面罩外,一个人影在眼前乱晃。那人仿佛戴着头盔,全副武装。

      呃,我头上戴着啥玩意儿?头盔?这数据流面罩从未见过啊,警队装配已经这么高级了吗?她越发迷糊。

      “少尉!!!”

      一股子力量传来,她感觉自己被生生从地上拉了起来。

      “走!”

      这个字刚落,她就感觉自己好像被面朝下扛了起来,肚子被硌着,胃里翻腾,颠簸之感卷着阵阵眩晕恶心袭上脑海,让她直接呕了出来。面罩被呕吐物糊了一片,酸臭味传来,她急急忙忙把头上的头盔摘了下来。

      “少尉!你不想活了吗?快把头盔戴上!”那个扛着她疾奔的人嘶哑着嗓子喊道,声音听起来闷闷的,是因为自己摘下了头盔,远离了对讲设备的关系。

      一股子窒息的感觉扑面而来,呛人的气味直往鼻子里钻,她一口气没喘上来,立刻剧烈咳嗽起来,花了好大的劲儿才止住。想立刻就把头盔带上,但爱干净的她还是屏住呼吸,将呕吐物抖干净了,又用套着战术手套的手抹了一把才勉强把头盔戴上。

      供氧恢复,但难受的感觉还没有过去,眼前景物在飞快地朝前掠去,因为她是被人倒扛着向后急奔。她充分发挥了一个职业军人所应该拥有的素养,在渡过最初的无措与失态之后,她迅速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开始观察四周。

      这里是哪里?

      晃动的景象中,她发觉这里仿佛是热带雨林,高耸入云的乔木望不到顶,遮天蔽日的绿荫让她看不见头顶的太阳,地面上满是绿油油的草本植物和厚厚潮湿的腐叶层,一脚踩下去,难免就要深陷下去。

      等等,这个扛着她的人,似乎有些不大对劲。他身上的军装看起来好奇怪。这是…动力外骨骼?她在科幻片中看过,未来世界的战士身穿这种动力外骨骼,能够帮助士兵长时间急速奔跑,增加体能,搬运重物,以减轻士兵的身体负担。

      我…我怎么也穿着这么一套怪玩意儿?她发觉自己和那扛着自己的士兵穿得一模一样,都是军绿色的迷彩作战服,作战服外有着一层黑色的钢铁材质的动力外骨骼,成套装在自己身上,支撑着自己的脊柱四肢。奔跑起来时,会发出“吱吱”的液压声。作战靴下还有一层防滑增大接触面的“底”,使得奔跑能够更迅捷。动力外骨骼上有四个枪位卡槽,腰间左右两个,卡着两把手/枪。后背两个,卡着一把步/枪,还有一把模样怪怪的刷成迷彩色的枪,看起来有点像是镭射枪。她的右腿上绑着一个战术刀套,里面有一把军刀,一把军刺,一把折叠型战术工兵铲。

      下意识地确认完武器,她忽然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不是在车子里睡觉吗?怎么一醒来就到这么个鬼地方来了?难道是做梦?

      左臂传来的丝丝疼痛感让她发觉自己绝不是在做梦,如此真实,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传达一种真实感。她扭头看自己的左臂,发现左臂上竟然插着一根黑色的树枝,树枝极为坚硬,尖端锋利,仿佛箭矢一般刺穿了作战服,钻进自己左臂的肉中,让她疼痛不已。

      她右手抓住那根树枝,伴随着一声“啊~!”的狠呼,她奋力把那树枝拔了出来,愤愤扔了出去。诡异的是,左臂伤口没有流血,反而青紫一片,肿得老高,以她的经验,判断恐怕是中毒了。怪不得,怪不得一直头晕目眩,难以保持头脑清晰。

      “少尉!前面有个树洞,咱们先躲进去!”

      这时,扛着她疾奔的那个男性战士突然说道。

      她很想问他们究竟在逃什么,但作为一个职业军人,她明白在不清楚情况的眼下,她还是尊重这位战士的判断为上。虽然看起来,似乎自己才是长官。

      在他们身后,大地的震动愈发明显,林海中发出“沙沙”的声响,有着“轰隆”,仿佛巨木倒塌的巨大轰鸣。她额头上淌下汗珠,那是……什么?什么东西在追他们?

      树洞很快就到了,男性战士直接矮下身子,迅速一铲,带着她干脆利落地滑入了树洞。二人气喘吁吁地藏好,尽力掩盖一路的痕迹和动静,默默藏匿起来。

      此刻,她终于有空闲停下来动一动脑子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到现在还觉得匪夷所思。

      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始回忆自己的身份,以便确认自己并非是精神错乱。

      牧黎,孤儿,今年28岁,退伍特种女战士,现役女特警,退伍前是四级军士长军衔。

      牧黎这个名字是她的养父起的,养父希望她能像黎明的曙光一样,永远充满希望。

      她自五岁跟随养父习武,一套无名拳法,一套无名刀法。刀法最为奇诡,从短刃到长柄大刀皆可使得。她十六岁习成后,就是顶尖的用刀高手。十八岁入伍,当兵九年,日日打熬,六年特种兵经验让她练就了一身本领,但因右腿伤痛无奈退伍。进入社会刚刚一年,幸运的是刚退伍就被招进了特警队,成为了一名女特警。因着最近参与侦破一起特大贩/毒案,她两天两夜没有合眼,更是作为狙击手埋伏8个小时纹丝未动,任务完成后她困乏不已,窝在回程的车上睡着了。没想到一醒来,就出现在了这里。

      她为什么会来这里?这里又是哪里?

      这两个问题并没有在她脑海里萦绕太久,因为很快,眼前的恐怖景象就迅速夺去了她的心魂。

      大地轰鸣震动之中,一个庞大又丑陋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范围内。透过树洞外丝丝藤蔓垂下的遮挡,她看到了一个让她一生都难以忘怀的景象。即便眼前的这个家伙在后来几乎成了被她肆意屠宰的对象,但初来乍到时第一份的震惊恐惧便是由它而来,如刀刻斧凿一般,在她内心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那是一个外貌极丑,且极为猎奇的怪物。这个怪物身高,或者说肩高比较合适,肩高目测有四米高,身长起码有十来米长。它有着类人的外貌,而且是亚洲人的黄皮肤,周身没有毛发,却用蜘蛛爬行的方式前进,肚子隆起,四肢很长,很不协调,向四个方向扎开。光溜溜的头颅并非很圆,头颅顶端翘起,好似多了块颅骨。正面是一张丑到极致的面容,三对眼睛排布在脸上,没有鼻子,一张血盆大口,应当说是口器更恰当,成花瓣状分开,口器中有着倒钩般的獠牙。

      这似巨人又似蜘蛛般的怪物,让牧黎震惊无比,第一次面对如此超现实超自然的画面,即便她是训练有素的特种兵,也一时间难以接受。好在训练出来的应激能力让她没有失声乱喊,亦或是惊慌逃跑,她只是尽量压低身子,死死盯着那个怪物,奋力调整自己的呼吸,压制着自己的情绪。

      “呼~呵~呼~呵~”抑制不住的喘息声,透过头盔中的对讲机传入耳中,不止有自己的,还有对方的。身边的男性战士看起来也很紧张,戴着战术手套的双手死死扣住了地面,牧黎看不清他的样貌,他全身都被罩在装备之中。

      那怪物并没有多么仔细地搜寻这里,很快便略过,不知跑去了哪里。留下一股子让人难以忍受的腥臭味,即便透过头盔的防毒供氧面罩也能嗅出来。

      二人在树洞中又多等待了大约五分钟,这才悄无声息地钻出洞来。牧黎的动作有些僵硬,浑身发麻,行动迟缓。若不是有着动力外骨骼支撑,恐怕很快就会倒下。

      “少尉!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问我?我…怎么会知道?牧黎感觉自己的大脑越来越麻木了,根本不听使唤。

      “把…情况,梳理一遍给我听…”她吃力地开口道,喘息越来越剧烈,缺氧的感觉让她极为痛苦。

      “是!”这小子好像是个愣头青,听牧黎这么说,于是便老老实实开始汇报:

      “现在是我陆军西方集团军机甲步兵师一大队三中队第317次邦外任务执勤中,任务目标是运送军需物资抵达雅典娜之城。运送途中突然遭遇地脉虫族袭击,队伍被冲散,我与少尉机甲损毁,不得已脱离机甲徒步前往东南方六十公里处的格里芬外野基站寻求救援。途中遭遇一级掠食者,被追杀至此,少尉奔跑途中被多兰毒枝刺中,一度昏迷,之后我扛着少尉……”

      “行了行了,别说了,让我想想……”牧黎简直有听没有懂,根本不知道这小子究竟在说些什么。她脑袋发木,思维迟缓,此刻脑子里的想法是这家伙仿佛说的不是汉语,实际上自己说的也不是汉语,她到底在用什么语言和对方交流?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完全是出于本能。

      怎么办,怎么办?现在不是纠结语言问题的时候,自己是长官,对方是下属,她必须下命令,否则如何让一个下属来指挥上司。更何况这小子一副榆木脑袋的样子,根本不像是个能出主意的。

      该死,老娘还没弄清楚为何会来到这个鬼地方,就要去思考该怎么给一个木头脑袋下命令吗?而且这命令还攸关二人性命。

      自己初来乍到,对这里的情况完全是一片空白,如何去下正确的命令?

      糟糕,呼吸越来越困难了,氧气指数分明还很稳定,她却觉得喘不上气来。四肢开始颤抖,身体全然无力,就连动力外骨骼都支撑不住她,她跪在了地上。

      “少尉!”男性战士急忙也蹲下来扶她。

      远方似乎传来“嗡嗡”地面震颤声,是那个怪物又折回来了吗?她脑子已然迟钝到转不动了,眼皮沉重,眼前景象再次开始模糊。

      老娘……特么究竟是为了什么来这里?这就要死了吗?

      “少尉!!!”

      少尉…呵呵…这大约是场逼真的梦吧,我终于升上尉官了吗?能重回连队了吗?能再见到战友们吗?

      但愿我再也不要醒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4-19 19:23 , Processed in 0.110189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