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47|回复: 0

[百合] 本宫是会揍人的+番外(欢喜冤家 娱乐圈 情有独钟 现代架空) BY 一桶墨水

 关闭 [复制链接]

1083

主题

4

好友

2003

积分

版主

默。

Rank: 5Rank: 5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前天 10:10
  • 签到天数: 62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梦币
    3644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30 颗
    清露
    7269 滴
    最后登录
    2018-4-17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2003

    我最超级强攻

    鲜花(27) 鸡蛋(0)
    发表于 2017-6-9 09:22:2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宫是会揍人的》一桶墨水

      晋江非V高积分2017-6-8完结

      非V章节总点击数:95604   总书评数:522 当前被收藏数:904 文章积分:20,924,166

      文案:

      一杯毒酒穿肠而过

      一朝皇后重生现代

      你这奸妃,竟跟来这里——揍你!

      处处跟本宫作对——揍你!

      抢完闺蜜抢男友,抢完男友抢工作——揍你!

      什么姐姐?那是本宫的长姐!

      什么爸妈?那是本宫的父母!

      怎么,还不服?

      早就告诉过你,本宫可是会揍人的!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娱乐圈 情有独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墨聆,墨安宁,林千和 ┃ 配角:林琳琳,唐米,木卿 ┃ 其它:

      第1章 墨安宁 莫安宁

      “呃……呼呼呼……”

      还没完全睁开眼的墨聆刚想开口喊贴身侍女画竹的名字,却发现喉咙干涩得几乎发不出声音,只能快速地吐了几口气才缓了过来。

      睁开眼,引入眼帘的是一片惨白的天顶。

      这……是何地?

      想转身张望,却发现那一睁眼已经是耗费了仅剩的力气。顿时眼前一黑,意识还在,只是再没力气把眼睁开了。

      墨聆的脑子里还是有些迷迷糊糊地,就算看到了完全不同的景象,却本能地以为是在自己的寝宫里。

      “水……水……”

      微微躺了一会儿恢复了点力气,可她努力发声,却只能发出这样微弱的声音,说是只有气声也一点不为过。

      “啊!安宁醒了!水?哦水!”

      一阵尖叫声闯入了墨聆的耳朵,令她不悦地皱起眉头——这不是画竹的声音。不知是哪个新来的奴才,不仅大吵大叫,竟还直呼本宫小字,简直大逆不道!

      即使内心气愤,毫无力气的墨聆却不得不任人摆布。被喂了点水,又休息了一会儿,墨聆总算是恢复了一点力气。不慌不忙地睁开眼,却被眼前那个满脸泪水的女子吓得不轻。

      “你,你是何人?画竹!画,咳咳咳……”刚恢复的嗓子明显撑不住她突然的叫喊,没说几个字便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安宁,安宁你怎么了?”女子神色慌张地帮她顺着气,一边眼泪又跟不要钱似得往下掉:“我是妈妈啊!安宁……”

      妈妈?

      这深宫里何来的妈妈?

      茫然地环顾四周,这完全陌生的景象,不远处站着的一个面露焦急的男子,这里又有一个“妈妈”,顿时心下了然。霎时间,一股怒火直冲头顶:“尔等贼人,竟如此胆大妄为!闯入禁宫将本宫带到此低贱之处有何用意?尔等可知,这已是诛九族的大罪!”

      本宫?诛九族?

      这一番话说得在场的两人一愣一愣地,面面相觑之后女子流着泪一把把墨聆搂入怀中,对着站着的男子说道:“你还不快去叫医生,安宁都烧糊涂了!”

      被女子紧紧抱在怀中,墨聆心下顿时一阵屈辱之感。枉她还是曾经随父征战沙场的英勇女将,如今却是虎落平阳被犬欺,竟如此简单地被一个低贱贼人擒住。

      刚想挣扎,脑子里一闪而过的画面却让她犹如被天雷劈中了一般,动弹不得。

      对了,本宫喝下了那杯毒酒,本宫该是死了……

      此时,她却是才注意到不对劲。这女子的身体,为何如此庞大?那花柳巷的女子不都该是身形娇小,媚声媚气的吗?

      无意间看到了自己的手,墨聆惊得满身大汗。

      这……竟是孩童的手!

      来到这个地方半月有余,墨聆算是知晓了她大概是在原来的地方死了,而灵魂来到了这里,并且钻进了这个高烧而死的女孩的身体里又活了过来。

      这女孩姓墨名安宁,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网络写手,还有个大三岁的姐姐墨欢欣,不过是个平常人家的六岁小女孩,死因是突发的高烧。

      她本姓墨名聆,乃然朝第一猛将墨沉之女,亦是当朝皇后。因生于富贵,有幸进入学堂,断文识字,父亲便给她起了个小字,安宁。

      墨安宁,莫安宁。

      两女之名都是怀着父母最诚挚的愿望,却被这个姓搅得一塌糊涂。一个家庭幸福却早夭,另一个贵为皇后却被宠妃当场毒死。

      叹了口气,安宁自嘲地笑了笑,便继续摆弄着手里的玩具汽车。

      这个地方……

      不得不感叹这世界的机关术竟如此精妙,能将所有天马行空的设想一一实现,堪称鬼斧神工。身为然朝第一神匠的大弟子,安宁脑子里的设想又岂会少?只是,她想的,完全比不上现在见到的就是。

      单是这一辆遥控小车,别说她,就算是让老师见到了,估计能兴奋得几天几夜合不了眼,更别说那些什么电视冰箱洗衣机之类的东西了。

      老师不该生在然朝,这里才应该是他的世界。

      旁边的墨沉叶岚两夫妻也是看着安宁苦笑着摇了摇头,家里这个爱美的小公主,从能自己自由行动开始,便整天整天地摆弄着她的漂亮裙子和装饰物,臭美得在整个小区都出了名。可自从那场高烧之后,也不爱美了,也不洁癖了,就爱趴在地上捣鼓她姐小时候的玩具,也不知是好是坏。

      “安宁,别玩了,从今天开始你都要上小学了,第一天可不能迟到。”

      上学?以往安宁最喜欢的就是去学堂学学问,更别说是在这个新鲜的地方,能学到的东西一定更多。这几天从父母的言语里,她大致了解了一下,这个“小学”大概是大然朝的“幼学”。能让孩子上幼学的家庭,绝对非富即贵,这一点让她很是满意。

      毕竟从小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重活一世,她也希望能过得好点。

      一咕噜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小小的手慢慢地将因趴在地上产生的衣服皱褶拍拍平:“好的,母亲。”

      叶岚闻言轻笑出声。

      不知道小家伙是从哪部电视剧里看来的,最近一直叫她母亲,每次叫她的时候态度还毕恭毕敬的像个小大人似得。

      她哪里知道,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然朝人,这声“妈妈”,安宁是怎么也叫不出口的。

      这是她半个月来第一次出门,一直在捣鼓姐姐的遥控汽车,却没想到自己今天坐上了放大版的遥控汽车里。安宁兴奋地这里摸摸,那里瞧瞧,连内心都像个小孩一般雀跃不已。

      “瞧,这大半月的,你女儿都憋坏了。也不知道,从我肚子里怎么能蹦出这么一个爱往外跑的小家伙。”自从安宁平安出院,叶岚恢复了本性,那日泪流满面的柔弱样再也没见过,平时听得最多的就是她的吐槽。

      “比你整天宅在家好多了,也不知道谁整日整日地喊肩膀疼,爬个山不到十分钟就累得像刚生了个孩子。”正在开车的父亲墨沉的声音依旧清冷,可内容却是把叶岚憋得说不出话来。

      安宁也只是笑笑不说话。

      任谁看都是夫妻——亲的。

      刚下车的安宁,便被这人山人海的学校惊得说不出话来。父母一左一右地牵着她,她也只能机械式地跟着移动。

      放眼望去,很多都是父母陪着小孩一起来,还有一些是只有父亲或者只有母亲一起来的。只是,这幼学的学生也太多了吧?而且,还有这么多女童!

      要知道在大然朝,虽然男子只要交了束脩就能上学,可幼学的束脩也不是谁都能交得起的。因为早学和晚学,那学到的东西的量可是天差地别。而女子,能去通常学堂的,都是非富即贵,更别说幼学了。

      “父亲,这是为何?”

      作为一个古代文学专业的大学教授,比起“爸爸”,墨沉还是觉得听女儿叫“父亲”更舒心。

      以为女儿是被人群的数量吓到了,蹲下来拍拍女儿的头:“安宁不要怕,这些叔叔阿姨都是带孩子来报到的。待会儿结束了,就会跟父亲母亲一样离开,到时候就剩下你们这些孩子在这里上课了。”

      “安宁并非受到惊吓,只是,为何会有如此数量?且女童竟占了半数。”

      叶岚闻言一阵鸡皮疙瘩,自从安宁病愈,讲个话都变得文绉绉的,跟他爸教课装X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于是翻了个白眼打算来个眼不见为净。

      “那当然了,像你这么大的小孩当然都要上小学,分什么男孩女孩。”

      墨沉这一番话却又让她内心震颤不已。

      “小孩都要?不分男女?”

      听到女儿的声音有一丝颤抖,墨沉才察觉出一些不对劲,却也没表现出来,只是点了点头:“小孩都要,不分男女。”

      竟是如此!

      那个想当好皇帝的人,他努力了近二十年都没有完成的梦想,在这里竟是如此稀疏平常之事。

      若是知晓,不知他该作何感想。

      想到这儿,安宁不禁一阵心痛,像被人揪起又狠狠摔下。

      那个和她恩爱了十多年男人,身体欠恙之际,被毒死了正妻,不知道他知道了又作何感想?不知,多年之后,是否还会记得自己。

      见到女儿呆愣,墨沉夫妻俩对视一眼,神色有些紧张。

      “安宁,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叶岚的声音将她从回忆拉回,安宁吐了口长气,对她露出了灿烂的笑脸:“母亲,安宁没事。”

      表情再没有任何破绽。

      生在重臣之家,嫁入深宫之中,她最会的,除了征战沙场,就是不动声色和伪装。

      报名之后,安宁自然而然地就被分配到了一个班级的。当她进来的时候,座位基本都满了。不理会那些离开父母便嗷嗷大哭的小孩,她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了。

      跟她坐同一条长板凳,用同一张桌子的是个女孩,安宁刚坐下时没有说话,她便也不说话,只是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她这个同桌。

      此时,见安宁瞧了过来,便一咧嘴:“你真好看。”

      闻言,安宁一愣,随后便是有些欣喜。小孩最不会骗人,她说好看,那就一定是真的觉得好看了:“多谢。”

      “我叫林琳琳,你叫什么?”说着,她指了指胸前刚领的学生徽章。

      虽说大然朝的文字与这里的有些出入,但差别也并不是太大,只是这里的文字,多只是笔画变少了而已。

      林琳琳?这三个字与大然朝相同,她自是认得。

      三个字同音,倒是个特别的名字。

      在大然朝,富贵人家取名多重意,平民百姓多俗气,像这样的名字倒是难见。意义不深,却重在别出心裁。

      此时的安宁并不知,这个在她来说特别的名字,其实才是这里最普遍的。

      既然她自报家门,安宁也没有藏着掖着的道理。

      习惯性地单手一挥。

      “本宫,墨安宁。”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4-19 19:22 , Processed in 0.128892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