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01|回复: 0

[古装言情] 沉醉东风(虐恋情深) BY 色焰

 关闭 [复制链接]

4800

主题

2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5Rank: 5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3-19 23:32
  • 签到天数: 75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梦币
    1785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233 颗
    清露
    12531 滴
    最后登录
    2015-3-20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11118

    天蝎座 爱心会员

    鲜花(105) 鸡蛋(8)
    发表于 2015-2-17 22:32:1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晋江2015-02-16完结

      文案

      锦帆落天涯那答,玉箫寒,江上谁家?空楼月惨凄,古殿风萧飒。梦儿中一度繁华,满耳涛声起暮笳,再不见看花驻马。——佚名

      她等了十年,满心欢喜的以为等来了他的一片真心,谁知却是一场阴差阳错的死亡。她早该知晓,他的爱恋,他的温柔,从未施舍过她一星半点。直到死,他心心恋的都不过是那个一言不发的哑女。

      心心念念,兜兜转转,却是两败俱伤。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沉崖,岚烟 ┃ 配角:维调,倾容 ┃ 其它:夏子默,夏子羽,夏子衿

      ☆、相遇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古风,写得不好还请大家多多包涵,觉得文章哪里需要修改,或者对某些地方不满意还请写下你的评论,色焰感激不尽。

      锦帆落天涯那答,玉箫寒,江上谁家?空楼月惨凄,古殿风萧飒。梦儿中一度繁华,满耳涛声起暮笳,再不见看花驻马。

      ——题记

      在那极北之地的寒山之巅,戴着白玉面具着一袭玄色长袍的人郑重的将一只翠绿的玉箫交给半跪在他身前的人。那双终年隐藏在白玉面具后的清冷眸子有了一丝释然。

      江边大风又起,渔夫们早早拉起网,收了帆,将船划到岸边,拴到自觉的木桩上。

      时近黄昏,天边已乌云密布。一队铁骑沿着江岸策马疾驰而来,那是一群身披铁甲的战士,此刻他们摘去了遮脸的银色面具,露出一张张刚毅的脸庞。当先一人背负一把红缨□□,许是因常年戴着面具的缘故,皮肤透着病态的白皙,乌发修眉,挺鼻薄唇,俊美非凡。“呀!那不是夏子衿夏将军吗?”江边有人惊呼,“夏将军是谁?”一袭青色长衫打扮的儒雅少年问那惊呼之人“莫不是那当今皇上的弟弟,夏子衿?”“对!对!”渔人指着那一队已然远去的铁骑“就是刚刚背着一把红缨□□的人。”“哦?”少年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拍了拍那仍伸长脖子张望的渔夫的肩膀,温和一笑“船家,送我渡江吧。”

      “唉。”渔夫在船头长叹了口气,抓紧了划船的速度。他抬眼望望天,只希望在天色彻底黑下去之前能赶到江对岸,早早拿了那五十两的渡钱,在对岸的长安城歇一晚。那一袭青衫的儒雅少年站在船的另一头,双手笼在袖中束在身后。大风吹起少年的衣襟,长长的白色佩带在身后飞扬,少年望着那宽阔的江面索性坐了下来,从腰间抽出一支翠绿的玉箫抵在唇边吹了起来。曲调悠扬婉转,箫声寒冷激越。

      小船驶到江心的时候,少年站起了身,将玉箫收在腰间,几个跨步奔向渔夫“送到这里便好,给,这是五十两。”少年温和的笑着将一大锭银子放在渔夫手中,朝他略一拱手“多谢了。”渔夫紧紧攥住了银子“可是,这是江心啊,拿你这么多钱……”少年突然笑的眉眼弯弯“对了。忘了告诉你,这银两上被我抹了□□,沾在身上便会中毒。”“什么!”渔夫大惊,一下子松开了攥钱的手,手心早已是乌黑一片。少年并不介意渔夫猛然凶狠的眼光,依旧笑着“三个月后的今天,这个时辰,在这里来接我,我自会给你解药。”言罢,只见那少年猛地向后一退,躲过渔夫的船桨,足尖点着江面,身形几个起落便落在了对岸。少年的声音远远传来,带着笑意“别忘了,三个月后在这儿等我,否则你只能等毒发身亡了。”渔夫一下子跪坐在地,他怔怔看着自己手心,随即目光变得凶狠,好,很好,我会在这里等你的。

      夏子衿一路风尘仆仆的赶到长安,跑到皇宫门口等不及侍卫通报便一路奔向议事堂。“皇兄!”他一把推开议事堂的大门,声音焦灼“有大哥的消息了?”议事堂里只有皇帝一人。一身明黄色龙袍的夏子羽从龙座上起身下来,一把扶住了欲向他跪拜的夏子衿“三弟,你可算回来了!”他从袖中抽出一封信函“这是昨夜被人钉在龙椅上的,我已传令下去,此事绝不可声张。”夏子衿急急展开了信,是大哥的字迹。一气读罢,信纸颓然落下,满脸的不敢置信“大哥他……竟然想杀了我们!?”“唉。”夏子羽低叹口气“都怪我 ,都怪我。”“不,皇兄,这不能怪你,当年……当年也是因为我不懂事,才害了大哥。皇兄,岚烟她知道此事吗?”夏子羽摇摇头“没有告诉她,这件事我们本来就欠了她很多,不能再拉她淌这混水了。子衿啊你这么远赶回来,也累了,先歇息去吧,这事我们明日再议。”子衿略一思索,便握拳告退了。

      待子衿脚步声远了,夏子羽朝着虚空轻唤“倾容,你哭了?”一袭夜行衣打扮的女子轻身从横梁飞跃在皇帝面前跪拜下去,轻轻摇了摇头。这个自登基以来从未纳过一位妃子的皇帝亲身将那唤作倾容的女子扶起揽入怀中,细心温和的替她抹去眼角的泪水“倾容啊,这次来杀我的是大哥,你……还会保护我吗?”他的声音依旧温柔如水,眼神却是极其寂寥的,因为这一次,怀中的女子并未像以往那样马上点头给他答复,只是静静的由他抱着。“好,朕明白了。”

      感觉到怀中人身子僵了一下,子羽无奈苦笑。也难怪,因为这是这十几年来,夏子羽第一次对她——倾容,自称为朕。

      话说那一袭青衫的儒雅少年好不容易从青楼莺莺燕燕的纠缠中脱身,闪身便进了旁边的赌坊。他摸摸怀中的小玉瓶,斟酌再三,还是跨步迈向了赌桌——任务固然重要,可他深知,钱这东西,远比武力逼迫来的踏实。

      夜已深。尚书府千金的闺房仍燃着火烛,一纤细女子独倚在窗边,一头如瀑的长发披散在身后,垂至脚踝。虽有一张银色面具遮住了少女的左半边脸,但从她略施薄粉的右半边脸仍不难看出,那是一位有着倾国倾城之姿的绝色女子。

      门外响起脚步声,随即尚书大人的声音响起“烟儿,快去睡觉”声音慈爱而不失威严。闻言,少女只是起身将蜡烛吹熄,便又倚在了窗边。“唉。”门外传来尚书大人的叹气声“烟儿,对一个不知生死的人,你又何苦如此执着。”江边吹来的冷风扬起了少女的黑发“爹,我相信他。”“唉。”尚书大人叹着气走了。

      被唤作烟儿的女子看着那那一望无际的黑夜,低低叹口气,拿起桌上的竹箫吹奏起来曲调清冷,竟与那日渡江少年所吹之曲一模一样!

      远处的赌坊内,赌的正欢的少年双耳微动,忽地朝周围略一抱拳,温和笑言“各位对不住了,小弟忽有急事,需马上离开,还请各位见谅。”

      顺着箫声走到尚书府,少年足尖一点,轻身翻过围墙,避开巡院的家丁,身形几个隐遁便来到岚烟闺楼下。他侧耳倾听了一会儿,足尖蹬墙,轻巧跃上了岚烟倚着的窗台“不知姑娘从何处习得这首曲子?”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岚烟忽地睁开眼手中的竹箫一下坠落在地发出一声脆响。她定定看着蹲在窗边的人,泪水忽然颖了满眶“子……子默哥哥!”少女忽地伸出双臂揽住少年的脖子“子默哥哥,你终于回来了。”少年似是很不喜欢与人这样亲密的接触,厌恶的骤了皱眉头。可他此刻双手攀着窗匛,一松手必会连着这个女孩一起坠下楼去,他不认为自己的轻功可以保证两个人的安全。“子默哥哥。”抱着他的少女似是意识到了什么,一下子松开了手,脸颊绯红。“呼——”少年得空长长出了口气,他松手跃进屋内,脸上又挂着温和的笑容“岚烟?”他向女子唤到,淡淡的月光洒在少年身上,皮肤白皙,飞扬的剑眉下是一双深邃而狭长的眸子,唇角微扬,他再次闻到“你是岚烟姑娘么?”声音温和清冽,但听得这话的岚烟犹如被当头棒喝“子默哥哥,你不记得烟儿了吗?”少年摸了摸插入后脑的三根金针,笑着解释“也许我以前是叫子默吧。我封印了过去的记忆,只记得这近十年的事情。不过,岚烟姑娘,在下倒是记着的。”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给,拿着吧。”岚烟怔怔的看着他“不,你根本不记得我了,子默哥哥,十年前的事情,竟那么让你讳莫如深吗?竟然选择封印记忆?”那少年见她不接,却也不恼,只将瓷瓶放在桌上,略一拱手“那在下便告辞了。”“不要!”岚烟张开双臂拦在窗前“子默哥哥,当真要忘了烟儿吗?那你……那你何必又为我送药来?”啧,少年有些不耐“岚烟姑娘还是唤在下沉崖吧,十年前的事我现在记不得,也不想记得。给你送药只是我记得要给你送药,虽然我不知道原因。好了,岚烟姑娘,请让开吧。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岚烟死死咬着下唇才没让自己哭出声来?刚刚她听到了什么?十年前的事情他不想记得?为什么?就为了倾容吗?泪水无声滑落。她忽然垂下了手“你走吧。”“多谢岚烟姑娘。对了,还有一件事要拜托岚烟的姑娘。今晚的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他抬手拭去岚烟的眼泪,笑容忽然变得邪魅“还请岚烟姑娘保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鲜花鸡蛋

    w王多多  在2015-2-17 23:42  砸了鸡蛋  并说:发错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18 02:09 , Processed in 0.110312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