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61|回复: 4

[原创连载] 恶魔的七年后约定 (2015.4.15更新4完)

[复制链接]

16

主题

0

好友

221

积分

梦野特殊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7-23 01:40
  • 签到天数: 102 天

    [LV.6]常住居民II

    梦币
    32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6 颗
    清露
    770 滴
    最后登录
    2015-7-23
    阅读权限
    15
    帖子
    221

    爱心会员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5-2-1 18:38:1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塵希 于 2015-4-15 20:53 编辑

    1

      伸手不见五指的山洞里,黄知祎与同伴感觉已走了很漫长的一段路,时间流逝得极慢,
    脚步声在山洞回响,达、达、达……黄知祎从来没有这么渴望光明,可是还不行。

      “找到人了吗?”
      “这区没有。”
      “派小组去山洞区域搜寻。”
      “是!”

      隐约可以听见这样的交谈,空气凝重得可怕,前进速度悄然提高。这一带大大小小的山
    洞很多,通道错综复杂,固然不那么容易被人找到,却同时代表他们自己亦不清楚,此时努
    力前进的方向究竟通往自由或者自投罗网。

      绝望与希望在心底交错浮现,黑暗让黄知祎惶惶不安,无论是后方或前方。追兵会从哪
    里出现?出口会不会就在眼前?逃得掉吗?还是只能认命被抓回去?

      没有人开口。彷佛所有人的精神都专注在聆听附近的声响,哪怕再微弱也是线索,水
    声、人声、脚步声,指引他们到底该往哪里前进。

      “那是什么?”黄知祎突然的惊呼打破了寂静。

      所处环境突然从逼仄的窄道变成宽广的空间,勉强适应黑暗的双目所见的是一团巨大的
    黑色……生物?

      “好大的蜥蜴。”同伴之一开口。

      “你怎么看得出那是蜥蜴啊?”绷紧的神经一瞬间松弛下来,黄知祎忽地有些哭笑不
    得,明明在他看来就是一片黑暗中的一团黑。

      “吾人非蜥蜴也!”那只巨大蜥蜴竟口吐人言!

      “为什么是文言文?”黄知祎反射性吐槽。总觉得世界突然奇幻了……而且口音好重完
    全听不懂啊!

      “吾、我不是蜥蜴,我是龙!”似乎在转换语言,巨大蜥蜴卡了片刻,总算流畅地说出
    对一般现代人不那么艰涩的用语。虽然不知为何有点外国人初说中文的感觉?

      “龙?”这回黄知祎来不及回应,他的两个同伴一个勾起嘴角嗤笑、一个面无表情地斜
    睨那只蜥蜴。

      “请尊重文化差异!”蜥蜴很愤怒,东方人就可以欺负西方龙吗?!

      “呵呵。”不予置评。

      “你、”眼看面前的巨大生物就要暴走,黄知祎连忙缓颊:“呃,西方龙先生,请问您
    在这里做什么呢?”

      “哼,这才是我要问你们的。”蜥蜴,不对,西方的龙淡淡地反问:“我睡得好好的,
    你们一群人慌慌忙忙地闯进来在干什么?”

      “糟糕!”黄知祎回神过来,现在可不是能和平做文化交流的时候啊!他们还在逃亡途
    中!

      “我们在逃亡,很危急。追兵随时会离我们越来越近。”同伴眯起他的狐狸眼,语气平
    稳地回答,宛若特意“说明”似的。

      “椿?”黄知祎无法理解同伴的举动。

      “帮不上,让通道。”另一人补充,边说边上下打量那头龙,省略的内容与鄙视的表情
    在在激怒了那头龙。

      “哼!愚蠢的人类!区区的追兵算什么!”龙冷笑,它不知从哪里抽出三个卷轴交给他
    们,又道:“只要你们签下契约,答应成为我七年的仆人,我立刻就可以带你们飞到千里之
    外。”

      “当你仆人有什么好处?”椿没立刻答应,反倒问起详情。

      “没好处,宁死。”

      两人一搭一唱配合得很好,吓傻了一旁的黄知祎。

      什么时候重点是在当龙的仆人甚至不惜一死啊?说好的逃亡呢?

      “鸫你别再说了!”椿的发言已经够惊人了,鸫再补刀下去,黄知祎非常担心在被追兵
    抓回去之前,他们会先死在大蜥蜴的怒火中。

      “不过是愚蠢的人类竟如此贪婪。”龙高高在上的注视三人,僵持片刻还是开了口:
    “财富──我的仆人能拥有超乎常人、无穷无尽的财富。龙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存在,仆人也
    不例外。”

      “比起这个……”黄知祎还是比较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危。

      “我同意。”椿爽快地在卷轴上签下名字,鸫亦然。

      “你们?”黄知祎错愕地看着背弃自己的同伴们,难以置信。

      龙将两人捞到背上,轻蔑的眼神投向唯一没反应的黄知祎:“人类,你呢?”

      “……”抬头看向安定地坐在龙背上的椿和鸫,黄知祎隐约有不好的预感,但是──
    “如果不签,你就会只带他们离开吗?”

      “当然。”龙高傲地等待他的决定,当然,它不认为愚蠢的人类会有答应以外的选择。

      黄知祎闭了闭眼睛,抓过卷轴签上自己的名字:“我知道了。”

      如果有谁在这样的黑暗中能看得清楚,就会见到龙扬起“果然如此”的邪恶笑容。那样
    似人类的笑……不应该属于一头龙。






      龙信守承诺,明明是那样巨大的身躯,却轻松地带着他们在山洞里快速穿梭。每一次险
    险与追兵擦身而过,一眨眼就远得让追兵无法触及。如它所言,它顺利地将三人带出了黑暗
    的洞穴,最重要的是,成功逃离“那座山”。

      那座山变得无比遥远,追兵更不用说。

      黄知祎总算能真正松了口气,那噩梦般的地方他永远都不想再回去了。若非椿和鸫的帮
    助,他大概连碰见龙的机会都没有。

      真是太好了──这样的感想停止在“龙”从他们眼前消失的刹那。




      刚到安全地带不久,那头巨大的“蜥蜴”被突然弥漫的白雾笼罩,当浓雾散去,眼前再
    没有“龙”的踪迹,只有一个长相奇异的“人”,或说,“非人”。

      椿一如往常的微笑中添了些兴奋,鸫面无表情地学椿眯起双眼。

      黄知祎则是……倒退了几步,他忍不住站得离椿与鸫更近些,才升起的安心感瞬间全转
    换成了恐惧。

      那不是龙。“他”大致上是人类的外型,却多了明显不属于人的配件与特征,比如,他
    额上的角、绿色的眼眸以及黑色的恶魔翅膀。

      “你是、恶魔?”黄知祎浑身打着冷颤,心头拔凉。

      听到黄知祎的疑问,“他”愉悦地走向黄知祎,明明没高他多少,身材相去不远,竟只
    用单手就轻松拎起了他。

      “没想到东方人也能一眼认出我的种族呢~真好。”恶魔爽快地承认,表情毫不掩饰对
    这种反应的戏谑和满足。他残忍地摊开卷轴让黄知祎看得更明白:“你们刚刚签下的,可是
    ‘恶魔的契约’呐。”

      当七年的仆人交换躲开追兵,而且仆人能拥有无穷的财富──这是真的。

      恶魔会交给仆人一把长鞭,只要使用那把长鞭,鞭长所及之处周围会出现许多金块。需
    要的时候打一下就有,衣食无忧绝无问题,拥有豪宅或昂贵的美食同样易如反掌。甚至恶魔
    贴心地强调:唯有仆人心甘情愿鞭打时才会有金块,因此不必担心受他人所迫或被恣意抢
    夺。

      但,这毕竟是“恶魔的契约”。

      在洞穴里恶魔没有告知三人的是:倘若七年后,无法正确回答他所提出的三个问题,灵
    魂就必须交给他──成为他“永远的奴隶”。

      “永远……”黄知祎不知道他该为接下来七年的无忧无虑生活感到喜悦,或者是为了七
    年后的未来感到畏惧。

      “长鞭呢?”椿竟然只在意这件事!

      黄知祎没能沉浸在情绪中太久,就被椿的反应弄得无言以对。

      “你们不害怕?”恶魔玩味地注视两人。

      “哈哈,七年还久得很,说不定我活不到七年,何必现在就想那么多。”椿耸耸肩,两
    手一摊笑答。

      “说得没错。”恶魔哈哈大笑,拿出长鞭递给了黄知祎:“享受珍贵的七年时光吧!好
    好及时行乐!把与我的约定快点忘掉吧──”

      他别有深意地扫视三人,扬起翅膀飞到半空中:“各位,七年后再会!”

      伴随恶魔远去,远方传来悠扬的钟声,那是十二点的钟响。


      “知祎,走吧!”椿对黄知祎笑着伸出手。

      “走。”鸫站在椿身侧,一脸严肃。

      黄知祎望着空荡荡的天空,沉默多时,最终吞了口口水、握紧双拳。他决定把一切抛诸
    脑后,五味杂陈的心情也是。就像椿说的,就像恶魔说的,他别无选择,不如及时行乐。

      一切都等七年后再说吧。现在、忘了吧。


      黄知祎深呼吸,笑着将手搭上:“走吧!”



    ------------

    本篇为别的讨论区的冬季征文,主题是【童话改写】。

    ◎原作:《魔鬼和他的祖母》
    ◎与原作相符点:大纲几乎都相同XD 稍微加了点个人偏好的转折(?)和微调。
    ex.三个逃兵、约定七年后、能变出黄金的鞭子、魔鬼的三个谜题、到了魔鬼的屋子偷听到答案...
    ◎魔鬼的祖母改成了姊姊。

    ·恶魔一开始说文言文,因为他以前是这样跟东方人交谈的XD

    (艹) 我是个差不多过个半年写一次文的家伙Orz

    16

    主题

    0

    好友

    221

    积分

    梦野特殊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7-23 01:40
  • 签到天数: 102 天

    [LV.6]常住居民II

    梦币
    32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6 颗
    清露
    770 滴
    最后登录
    2015-7-23
    阅读权限
    15
    帖子
    221

    爱心会员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5-2-7 00:21:2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塵希 于 2015-4-15 20:58 编辑

    2

      白云苍狗,时光转眼即逝。七年听起来漫长,过起来却意外地短暂。

      黄知祎几乎真的将恶魔契约这种怪力乱神的事忘得一干二净,至于长鞭的来源?他更愿
    意相信就像他与椿、鸫串好的说词:那是他们的传家之宝。

      恶魔?这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恶魔!

      天使与恶魔,难道不是西方才会存在的生物吗?这里可是东方耶!


      残酷的是,自欺欺人是没有意义的。

      黄知祎越是这样想,七年前见到恶魔的场景就越清晰,明明是不愿记得的回忆却在越接
    近七年期满的夜里历历在目。最后连清醒时都彷佛能触摸到“记忆中的恶魔”。

      他拜过各地的庙宇,甚至不管宗教信仰都去祈求过并捐了许多钱,想着行善积德,他砸
    了很多金子给他想得到的所有慈善团体与公益组织,当然也捐了国库、成立了基金会……可
    是都没有用。噩梦依然缠身。

      他不敢问椿和鸫的状况。他害怕这不是自己患得患失造成的结果,而是真正来自恶魔的
    “提醒”。他不愿确认。

      熬过七年之后的他们,究竟该怎么办?

      他不想死。不想当恶魔的奴隶。不想把灵魂出卖给恶魔。

      ──有没有“别的选择”?



      “怎么可能有别的选择。”椿毫不犹豫地否定了黄知祎的痴心妄想。

      “天真。”鸫肯定地对他摇了摇头。

      “呜。”他其实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在逃避现实,可是……

      “那家伙可是恶魔耶,凡人的力量怎么可能有办法?你只有回答出他的问题的那条路了
    吧。”椿说得活像与他无关似的。

      “凡人。”鸫用同情的目光注视黄知祎。

      “可恶!我这么认真在烦恼!你们两个不要一直说我是凡人啊!!”黄知祎发自内心怀
    疑这两个家伙除了名字神秘(认识七年到现在依然不知道他们全名)外八成还少了好几条神
    经,高度缺乏自己身为人类的自觉和大难当头的紧张感。

      “哈哈哈,抱歉抱歉。”椿看起来没啥诚意地挠挠头发,总算说了点有用的消息:“其
    实我从朋友那边打听到恶魔的一些事情。”

      “快说啊!”黄知祎催促他。

      “恶魔的姊姊常会去雪山那边的森林里散步,据说她很容易心软,数次从恶魔口中救赎
    了许多无辜的羔羊。”椿没卖关子,一口气说完。

      本已绝望透顶的黄知祎立刻眼睛一亮:“这是我们的机会!”

      如果能得到恶魔的姊姊帮助,或许就能从恶魔的魔掌中逃脱了!

      想到这儿,黄知祎一秒也不愿浪费,他迫不及待地拎起自己最重要的行李──长鞭──
    然后激动地望向椿:“快让人去准备登山器材,我们马上去雪山吧!”

      “去晃晃也行啦。”椿倒是没啥干劲,似乎对这消息兴致缺缺。

      黄知祎不受他影响,别开玩笑了,椿和鸫神经大条就算了,他可是能活一点都不想死
    啊!当初就是为了自由才不惜逃亡,结果到头来被夺去了自由不就本末倒置了吗!他兴匆匆
    地开始做登山前的准备。

      望着椿懒散地跟着黄知祎忙东忙西,鸫眨眨眼想了想,一脸疑惑:“机会?”
      



      雪山终年被雪封顶,即使如此,在稍低一些的海拔仍有相当丰富的森林资源,也是雪山
    上唯一的“森林”。

      鸫对雪山的景致兴致缺缺,倒是椿兴奋地拿着相机四处拍摄……显然没有跟黄知祎一起
    去森林“偶遇”恶魔姊姊的打算。

      “椿!”
      “等我拍完照!”

      第N次遭到同样的句子敷衍后,黄知祎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有些心急,眼看只剩七天就满
    七年了!还不知道这样够不够在森林里找到恶魔的姊姊!

      不能再等了!“不管你们了,我先进去了!”他咬牙背起自己的登山包,毅然决然走入
    了森林。

      椿和鸫对看了一眼,鸫怀疑地望着森林那头:“姊姊?”

      “那可是,‘恶魔的姊姊’啊。”椿深深叹了口气。





      憋着一口气硬冲进森林,只是……放眼望去都是树,黄知祎完全找不到方向。
    无法决定又没人可以讨论,他默默拿出一枚硬币开始丢:“正面往左,背面往右。”

      遇到岔路就用同样的方式决定,黄知祎百无聊赖,一面机械化行进,一面胡思
    乱想起来。

      不知道恶魔的姊姊长得漂不漂亮?记得恶魔长相和身材都很不错,整个人气质
    妖异──否则当初他不会一眼就认定那是恶魔──那姊姊应该也不差吧?肯定是一
    眼就能认出的大美女。

      要走多久才会见到她呢?见到她该怎么说,万一她对他一见钟情他能拒绝得了
    吗?呵呵,说不定初次见面会是个英雄救美的场景呢。

      发散思维中的某人傻笑地踩进了草丛,“啪滋。”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黄知祎惨烈的哀号声与他加快的脚步声在深林内回响,伴随其后的则是窸窸窣窣
    的追赶声。

      本来优雅地靠着树干坐在草皮上的少女被吸引注意力而抬起头,只见一条青色
    巨蟒追逐在一人身后,蛇眼红通通地显示出它的愤怒,蛇尾上有个明显的鞋印痕迹。

      “小青。”眼看巨蟒真的要将那人吞下,少女无奈地上前阻止。她挡在那人与巨蟒
    之间,伸手轻轻抚摸着巨蟒的身体,安抚它的情绪。

      巨蟒怒冲冲地呼了口气,舌头伸得很长,蛇身晃动着,像是想摆脱少女去咬死那个
    踩它尾巴的愚蠢人类,却又舍不得离开少女的碰触。

      “妳、妳竟然敢碰它……它不会咬妳吗?”黄知祎很没GUTS的躲在少女身后,对
    她的举动佩服甚至有些敬畏。

      听到黄知祎的话,少女温柔地笑了起来:“不会,小青很温驯的。它只是吓吓你而
    已。”

      温驯?黄知祎对此评价不置可否,他相信若非少女出现,巨蟒绝对会吞了他的!
    绝对!就算她用天使般的笑容这么说他也不会认同的!


      话说回来,森林中能驯服巨蟒的少女?难道──

      “妳该不会是,恶魔的姊姊吧?”







      “咦?你是来找莫的?”少女呀然地望着黄知祎,没想到竟然会有人类特地
    深入森林找她。

      “太好了!”虽然对方一点也不像恶魔系,反而更接近清纯可人美少女的形象
    ,可是至少他成功找到恶魔的姊姊了!

      “有什么事吗?”可爱的少女眨眨眼,好奇地问。

      “姊姊求求妳救救我!我一点也不想把灵魂交给恶魔!”黄知祎哭喊,一想起
    不久的危机他就悲从中来,迫不及待地大吐苦水。简单说起当初三人遇险时被恶魔
    蒙骗签约,如今七年期限将届,一旦无法回答问题就会被取走灵魂一事。

      当然,重点放在恶魔是趁三人急迫诈骗、当时三人的逃亡是被坏人逼得不得不
    出此下策、七年来三人寝食难安等等,以求激起少女同情心之最大化。

      “这么说来,厄他真是太过分了。”少女摇摇头,对弟弟的行径似乎深感不满
    ,“怎么可以这么卑鄙呢!你放心好了,呃、你叫?”

      “我叫黄知祎。”

      “知祎,莫一定会让你逃出厄的魔掌的!”少女认真地宣告。

      “姊姊……”黄知祎感激涕零。

      “你跟莫来,厄他一会儿就回来了,你躲起来,莫会问出‘问题’的答案的。
    ”少女坐到巨蟒身上,也让黄知祎跟着坐上去。

      “要去哪儿?”虽然少女是他的救星,但他还是有些不安。

      “莫和厄的家。”少女头也不回地答。

    16

    主题

    0

    好友

    221

    积分

    梦野特殊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7-23 01:40
  • 签到天数: 102 天

    [LV.6]常住居民II

    梦币
    32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6 颗
    清露
    770 滴
    最后登录
    2015-7-23
    阅读权限
    15
    帖子
    221

    爱心会员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5-4-15 20:53: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塵希 于 2015-4-15 21:01 编辑



    3

      恶魔的家看起来非常普通,根本就一栋常见的透天民宅。只看得出这家人比较
    富裕、多了个后花园这样的差别。

      少女让黄知祎躲进地下室的小门后,小门并不隔音,所以他可以清楚听见少女
    坐在客厅发出的声音。他进去不久,就传来门锁被转开的声响,紧接着是开铁门的
    声音。

      “厄,你回来了!”少女朝气十足地打招呼。

      “你又穿成这样出门?”是黄知祎感到陌生却又熟悉的,恶魔的嗓音。或许是
    对着家人,总觉得听起来比当初温和许多,甚至有些无奈。

      “哈哈,莫喜欢,这套好看吗?”少女笑嘻嘻地转了个圈,显摆她那套哥德罗
    莉风的蓬蓬裙。裙子带起的风声清晰可闻。

      “随你高兴。”恶魔冷淡地坐上沙发,把手边的东西随意放下。

      “刚出远门回来,你不把行李拿回房间整理整理吗?”少女似乎不经意地提起。

      “不必,一周后又要出门一趟。”恶魔回得干脆,“我准备去收七年之约的
    本金和利息了。”

      “七年之约?”少女反问,“是艾芙特朵儿那个吗?”

      “别提他们了,明明是东方的神灵竟如此无耻骗走我的宝物。”恶魔恶狠狠地
    撕碎了手里的两个卷轴,若黄知祎能看到,会发现那与他们当初签约的卷轴竟如
    此相似。

      “不过……那一次路上偶遇的人类倒是值得期待。”话锋一转,恶魔的语调突
    然高亢起来,似乎很得意:“本金是他的灵魂,利息则是七年来享尽荣华富贵而
    加剧的贪得无厌与对失去的恐惧,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调味,想必非常美味吧。”

      黄知祎彷佛听见对方吞咽口水的声音,他陡然一惊。

      “别说那个啦,你确定你一定拿得到他的灵魂吗?”少女打断他的描述,话中
    有话。

      “当然。”恶魔高傲地笑答:“我会问三个问题,他一定回答不出来的。”

      “是吗?”少女仍是不以为然。

      “愚蠢的人类肯定不会知道,”对少女的反应不太满意,恶魔如朗诵诗歌般念
    起:“辽阔的东海上,住着一只活了上万年的长尾猿,那将是他最后的晚餐;暗无
    天日的太平洋深海里,沉睡的蓝鲸贡献出肋骨作为他的筷子;古代的千里马死去之
    后,只剩粗壮的马腿中心挖空后能成为杯子的利用价值。”

      “说得没错,我想他肯定不会知道正解的。”少女终于认同了恶魔的说法。

      “哼,不跟你多说了。我先去睡了。”

      恶魔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显然是上楼去了。从刚刚少女的介绍,黄知祎知晓
    他们的卧室在七楼,恶魔离开后,自然就是趁机从一楼客厅逃脱的时机!

      “叩叩。”少女在小门轻敲,压低了音量呼唤着:“知祎,出来吧。”

      回到客厅的黄知祎朝少女点点头,他对三人的生存充满自信:“谢谢妳姊姊
    ,我走了!”

      “去吧,再会。”少女对他微微一笑。

      黄知祎的背影越来越远,少女笑容渐渐扭曲,与单纯啊天使啊再搭不上边。


      ‘下次再见,知祎。’

      少女似乎说了什么,却又像什么也未说。







      黄知祎匆匆将喜讯告知另外两人。对于终于能摆脱不幸的结局,椿和鸫
    看起来同样感到高兴。他们不再无精打采,反而是干劲十足地等候恶魔的到
    来。

      一天、两天、三天……第七天,一眨眼就到来了。

      三人待在他们合买的市郊豪华别墅中,屋内屋外都布满了监视器和保镳
    。这是椿提议的,他说这样说不定能反过来捕捉恶魔,得到更多的“好处”。

      试想,恶魔光是拿出一把长鞭就足够让他们不愁吃穿,若能再挖出些什么
    东西,那么……呵呵呵。美好未来的蓝图就在眼前!


      午夜钟声响起的那一刻,黄知祎屏气凝神,不早不晚,恶魔精准地现身在
    三人面前。

      “好久不见,各位。”恶魔彬彬有礼地行了个礼,身穿西装的他宛若一名
    风度翩翩的英国绅士,任谁都想不到这个男人竟然是恶魔吧。

      “才几年。”椿对恶魔的态度一如既往的不客气,鸫也是:“不久。”

      “哼。”恶魔敛起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毫不掩饰眼里的不爽:“可恨的
    蝼蚁还是这么嚣张。”不打算继续自讨没趣,他别开视线鄙夷地看向黄知祎。

      不知道哪来的勇气,黄知祎竟然回呛他:“你尽管放心,今天以后你再
    也不会见到我们这群‘蝼蚁’了!”

      “哦?”恶魔不怒反笑,连最为弱小的蝼蚁都有了与他抗衡的底气?

      黄知祎有些胆怯,但想起少女的微笑就又充满了力量,他用力的点点头
    :“就像我说的!你快点问问题吧,回答完问题我可要好好去床上休息了!”

      “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恶魔大剌剌占据了暖炉旁那张沙发,脱掉西装
    外套放在扶手上,问出第一个问题:“请问,一会儿我请你吃的最后的晚餐是
    什么?”

      黄知祎欣喜地回答:“是在东海活了上万年的长尾猿。”

      “什么?”恶魔皱起眉头,似乎对黄知祎竟真能答出正解感到讶异。

      “有什么疑问吗?”黄知祎得意的望着恶魔,凭藉居高临下的视线让他
    自信心高度膨胀。没错!他已经知道了恶魔问题的所有答案。

      东海的长尾猿、蓝鲸的肋骨、千里马的马腿。

      只要依序答出这些问题,他的未来就只剩恶魔带给他的荣华富贵,而不必
    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瞎猫碰到死耗子?”恶魔第一次认真地打量黄知祎,但不管怎么看,他
    都不认为对方有这样的本领。恐怕他连东海都没去过吧,怎么可能见过那头
    长尾猿?

      “不继续了?怕了?”黄知祎盛气凌人,他的美好未来已经触手可及。

      “哼,不必做无谓的猜测。”恶魔嗤笑,“愚蠢的人类,听清楚第二个
    问题吧!”

      黄知祎全神贯注地听着,他仔细看着恶魔张合的嘴巴。

      “什么是──”恶魔拉长了语调,黄知祎在内心接了下去:你们用的筷子。




      “爱?”

      尾音乍落,黄知祎咦了声,本来就要冲口而出的“蓝鲸肋骨”硬生生卡在
    喉咙又吞了回去。

      “呃,爱是,爱是,肋骨,不对,让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的根本?呃……”
    爱是什么?这种大哉问的问法,黄知祎怎么可能知道恶魔心中的正解是什么?

      他慌乱地找着他想得到的所有说法,却结结巴巴说不上来。

      太狡猾了!一定是恶魔发现自己偷听到答案才临时改了问题!

      可是难道他能指着恶魔鼻子质问他偷换题目吗?这不就曝露了他求助恶魔
    的姊姊的祕密!天知道会不会死得更惨!

      “呵呵。”恶魔的笑容已说明了一切。那不是他心目中的正解。

      黄知祎急忙想逃,却被恶魔强行搂入怀中,动作倒是很小心温柔,可是
    黄知祎一点也不关心这点。

      “最后一个问题。”恶魔歪歪脑袋伸了伸懒腰,一手紧紧抱着黄知祎,
    俊美的脸庞几乎靠到他脸上,恶魔呼出的空气吹过他脸颊,有点痒,但更强
    烈的情绪还是无比的恐惧。他该怎么办?他还能怎么办!

      “我不想听!”黄知祎崩溃地捂住了耳朵。

      可惜徒劳无功。恶魔温柔地靠在他耳际呢喃:“请问,你比较喜欢我
    还是我的‘姊姊’呢?”

      “姊姊?”他绝望地重复恶魔的问题,完蛋了、一切都曝露了……他要
    死在恶魔手上了吗……

      “很遗憾呢,知祎。答错了两个问题。”恶魔扬起他巨大的翅膀,遮蔽
    了所有监视器的画面,他哈哈大笑:“你放心吧,我会‘亲自’告诉你答案
    的。”

      “你就放心的把灵魂交给我吧──”


      那是,黄知祎清醒时最后听到的声音。




    ------

    写这篇就是对原作的恶魔太老实感到不满XDD

    就觉得人类不可能知道答案的谜题,对方却回答出来,很明显有“人”泄题啊!
    这种时候,狡诈的恶魔不是应该果断换题吗XDDDDD

    ·啊,不过本文中的恶魔是故意的。从第一个问题就是~
    ·“艾芙特朵儿”,是两个单词的谐音。
    ·请注意“你”、“妳”、“他”、“她”等字的差异XD



    16

    主题

    0

    好友

    221

    积分

    梦野特殊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7-23 01:40
  • 签到天数: 102 天

    [LV.6]常住居民II

    梦币
    32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6 颗
    清露
    770 滴
    最后登录
    2015-7-23
    阅读权限
    15
    帖子
    221

    爱心会员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5-4-15 20:55:1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塵希 于 2015-4-15 21:03 编辑

    4完



      四周是无尽的黑暗。

      可是黄知祎却发现自己的视野很清晰,一点也不像在黑暗中视物。

      这是哪里?地狱?


      椿和鸫呢?好像不在这里……逃走了吗?还是被抓到其他地方呢?


      “醒了?”拿着烛台走近的人影,是身穿男装的少女。


      “姊姊?”黄知祎茫然地看着她,“椿和鸫呢?”


      “春和冬?”少女态度冷淡,停顿了一会才嗤笑道:“你竟然还在关心
    他们?”


      黄知祎一脸迷茫,不懂少女为什么那么说。


      “只有人类才能跟恶魔签订契约。”少女一字一句说着,黄知祎却一点
    也不明白。只有人类?椿和鸫不就是人类吗?


      读出黄知祎心里的话,少女戏谑地看着他:“你以为他们是凡人吗?那
    两个家伙,不过是想拿到恶魔长鞭的东方神灵罢了。”


      妳在说什么?黄知祎觉得自己该感到震惊,但情绪更平缓了,一种麻木
    的、恍然大悟的感觉。毫无干劲的椿和鸫,口口声声凡人却一点也不担心,
    仔细想想……提心吊胆的从来就只有自己而已。是他以己度人产生了三人
    正共患难的错觉。


      他呆滞了下,有些手足无措,忽地想到什么才又开了口:“抱歉,偷听
    的事情被恶魔发现了……”他其实并不想道歉,甚至怨恨着少女。当初有多
    感谢,现在就越愤怒。她怎么就没想过恶魔一点都不笨呢?她怎么都不提醒
    他?

      可是,事到如今说那些都太迟了。

      “莫。我的名字是麦比乌斯,你可以称呼我‘莫’。”少女,不,他有
    喉结?不是现在女扮男装,而是之前男扮女装才对。

      “莫?”总觉得眼前的莫和当初见到的有哪里不同。

      “我已经听厄说了──对了,你不知道厄的名字。厄是你的‘主人’,
    名为梅菲斯特,昵称是‘厄’。嗯,用东方的说法就是,灾厄的厄。”莫亲
    切却疏离地说着,不比先前给人天使般的亲近感,现在的他感觉冷冰冰的。
    嘴上很热络,实际上并非如此。

      黄知祎想离开他面前,这才意识到自己动弹不得。

      被什么东西缠绕住全身上下,他四肢大张躺平在黑暗里,所躺的地方冰
    冷却柔软,是……生物吗?他尝试动了动手指,摸起来是鳞片?

      “弥德迦特躺起来舒服吗?”注意到他反应的莫笑容多出几分真诚,
    “既然你对厄说喜欢我,就应该连我的小青都喜爱吧?东方怎么说的?爱
    屋及乌?”

      小青?是那条巨蟒!

      黄知祎的情绪波动倏地增强了几分,必须逃跑!视线所及没看到巨蟒
    的头尾,难保巨蟒不是正在他视觉死角虎视眈眈。

      “别开玩笑了!”黄知祎觉得浑身的毛都竖起,他警戒着四周,尽管
    他依然无法移动。

      “真是迷人的香味。即使已落入绝望的谷底,总能因为其他事情再次
    激起求生的欲望。然后,再次绝望。”厄也来到黄知祎眼前。

      “混帐!快放了我!”黄知祎满腔愤怒都朝着厄发泄,比起陌生得
    可怕的莫,他宁愿接近始终如一的恶魔。

      “你忘了吗?我正准备告诉你正解呢。”这时的厄倒是笑脸迎人,
    颇有椿与人谈判时的狐狸气质。

      “什么?”黄知祎愣了愣,才想起厄问他的问题:什么是爱?


      “爱怎么可能会是男人跟女人在一起这种肤浅的答案呢?女人是用
    男人的肋骨做出来的,自己和自己的肋骨在一起?真可笑。”神和恶魔
    显然派系不同。

      “爱是包容一切,不管什么种族,不管男女公母雄雌还是没有性别
    ……也不管,参与人数。”邪佞的笑容,天籁般的嗓音却口吐危险的诱
    惑。

      黄知祎彷佛看到诱惑夏娃摘下禁果的那条蛇,嘶嘶地吐舌。

      明明是他厌恶的爬虫类,却让人情不自禁想伸手。


      “爱,当然是‘做’出来的。”

      莫悄悄站在厄身旁,仍是一脸冷冰冰的样子,却自然地宽衣解带。

      厄靠近黄知祎,恍惚间他没有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可以动,却不自觉
    地帮厄解开了衬衫的扣子。

      “知祎,莫会让你知道,你不可能喜欢恶魔的‘姊姊’的。”厄笑
    着拍拍他的头,鼓励他继续动作,“女性恶魔怎么可能满足得了你呢?”

      在厄彻底的赤身裸体后,他打了个响指,缠在黄知祎身上的东西随之
    动了起来,黄知祎记忆中只剩下厄放大的微笑,以及不甘示弱站在一旁的
    莫那张冰冷却兴奋的神情。



      “放心吧,知祎。我会让你知道,最后那个问题,你会选择的只会
    是我。”

      “哼,恐怕不一定吧?”



      至于最后的问题的正确答案?

      随着黄知祎放弃地闭上双眼,黑暗的世界里只能听到水声、摩擦声
    ,还有多半因为被堵住发声位置而几不可闻的呻吟声。

      

      人类的灵魂彻底在地狱当中沉沦。

      生死早已不再重要。



      他只在乎……能够索取到更多、更多、还有更多──





    END.



    ·恶魔的发言不代表作者立场(艸)

    ·其实这是一篇告诉世人别随便跟恶魔签契约,或妄想不劳而获的寓言故事(?

    ·拉灯下略N字,请自由的脑补吧!(没有后续。(正色

    ·春和冬只是来打酱油的愉快(?)小夥伴~目标明确。

    (先前的弃稿中他们超抢戏,不过怕完结不了只好放弃了QQ)

    577

    主题

    53

    好友

    3万

    积分

    版主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他就是他,是两块钱一捆儿的呲花

    Rank: 5Rank: 5

  • TA的每日心情

    2017-11-8 09:55
  • 签到天数: 1588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梦币
    18589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388 颗
    清露
    29085 滴
    最后登录
    2017-11-8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32943

    水瓶座 国色天香勋章 我最超级强攻 亲密爱人勋章 杰出元老勋章 鼎立支持勋章 爱心会员

    鲜花(41) 鸡蛋(8)
    发表于 2015-6-5 11:58:01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拉灯差评233

    表放弃嘛~还是可以出番外啥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17 05:20 , Processed in 0.110710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