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49|回复: 0

[现代言情] 人魚王子(都市情缘 怅然若失 青梅竹马 近水楼台) BY 南方果然

 关闭 [复制链接]

4800

主题

2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5Rank: 5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3-19 23:32
  • 签到天数: 75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梦币
    1785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233 颗
    清露
    12531 滴
    最后登录
    2015-3-20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11118

    天蝎座 爱心会员

    鲜花(105) 鸡蛋(8)
    发表于 2015-1-31 21:26:2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晋江2015-01-31完结

      文案

      內向敏感的男孩蒼白的童年,因為一位美麗女孩习琳給他的友誼,而染上了一絲色彩.但在女孩走出他的生命之後,殘酷的現實再度讓他退縮回自己孤獨的殼中,他只能藉由書本和言情小說的寫作尋求溫暖與安慰.

      用习琳作為筆名,他成為一位暢銷言情小說作家,同時與女編輯有了一段糾纏不清的瓜葛.透過這個放浪如謎的女孩,他是否能找到真愛與生命的出口,抑或是墮入另一個更黑暗冷清的地獄裡?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怅然若失 青梅竹马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張冬民 ┃ 配角:习琳,子湘 ┃ 其它:

      ☆、第 1 章

      星期三下午的水族馆,清冷幽深的蓝光浮动在长而迂曲的过道上,寥落的人影和彩色的鱼群缓慢地回游在蓝光里。我站在转角的地方和一尾虎头鲨隔着玻璃对望,它睁着卵石般的黑眼珠注视着没有焦点的前方,灰阔的身躯像长了一层霉苔的潜艇。从它映在玻璃上的反影中,我看到一个满头鬈发,穿着宽松条纹衬衫的瘦男人走来。

      “嗨!终于写完了,拿去吧!”他交给我一个用黄色牛皮纸袋装着的包裹,蛮重的,也许有二十万字?他站在我身边微弯着腰和虎头鲨打招呼似的轻敲着玻璃。

      我没有回头去看他,等着他提议今天的行程。这是我和他第三次见面,算不上是朋友。尽管他的小说写得不高明,可是我还是必须每隔半个月打一次电话跟他催稿,然后两个月的期限一到,在这个水族馆里和他碰面完成差使。

      “为什么约在水族馆碰面?”有一次我的老板这么问,我却答不上来,好像猛然被问到“太阳为什么从东边升起”这样的问题,因为是太自然得令人毫无感觉的现象,反而不容易用日常的语言解释清楚一样。仔细回想起来,第一次我们在电话里商量交稿的时间和方式的时候,一点疑问也容不得的刹那我就答应了他的提议,或许是因为他的小说透明得可以让人一眼看穿作者心思,所以我并没有作太多危险的联想。和我任职的出版社签约的长期作家都是穿着手染布长裙,肩着麻绳背包,说话像兔子一样柔细胆怯的年轻女人,“习琳”却是里头唯一的男人,而且他的书比其他的人畅销得多。但是他坚持不用他的性别来为自己的作品促销,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这所谓的麻烦当然是指女读者的爱慕与追求。见了他本人之后我不禁想,或许他真正该担心的是,爱上他书中高大英俊的男主角的高中女生一旦见到心仪的男作家,恐怕立刻能体会到从十五层高楼瞬间坠下的那种幻灭。并不是说他的长相惊人的丑陋或是极端的粗鄙,他白皙的皮肤配上小巧的五官任谁看了都要惋惜他不是个女孩子---虽然未必会是个出色的美女,但至少不会是个很难唤醒女人爱情的尴尬男人。

      “为什么要写这种只有女生会看的小说?因为那是我唯一可以靠本能生存,又可以保持自由的唯一的方式啊。没有自由是不行的,你能明白吗?就好像这玻璃缸里的鱼一样,没有水是活不下去,也没办法呼吸。所以啊,每次写完一本小说我就来水族馆看鱼,在水里它们是自由的,而我呢,靠着写小说这样的生存方式才能感觉到自由。”他很温柔地回答了我有些冒失的疑问,头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觉得他说话像吟诗一样,有反覆的韵律和叠句。与其说是做作的咬文嚼字不如说是职业习惯,平常虚构的对话不知不觉渗进了真实。但是我和他坐在路边的石墩上喝着自动贩卖机买来的冰红茶,晒着暖和的午后阳光,他的谈话像沙替的钢琴音乐一样,飘渺的旋律像烟雾的盘旋缭绕,又像一枝细瘦柔弱的枝丫在风中摆荡,在顶端缓缓开出一朵绯霞色的孤单的花来。

      “写作是很寂寞的工作,有时候成天没开过口,顶多是到楼下的炸排骨店跟老板娘说:‘排骨饭一个,带走。’所以我需要固定的和什么人见见面、谈谈话。谈的不光是天气怎么样,谁又加薪生孩子之类的无聊话,而是真正的碰到心底的那种沟通。就好像排水管一样,隔一阵子要用工具去清理淤积在里头的渣滓,才能不停地让水从里面流掉。你明白吗?被塞住的排水管是很可怕的,不单是水没办法顺利的流出去,还会滋生肉眼都看不见的细菌哟!但是这种话不是每个人都有耐性去听,也不是对什么人都可以讲的。一个有某种必要的联系却又不需要彼此熟悉的人是最合适的谈话对象。对我来说有某种必要的联系,又没有生活上的牵连的人,就是像你这样的出版社编辑了。”

      我把他的要求向老板请示了。老板嘻开一口黄板牙眯着眼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好像半个月前面试的时候没有正眼看清楚我这个人似的,从朝天的鼻孔里喷出两缕烟:

      “嘿!这个像女人的家伙该不会是看上你了吧?”他拧着粗短的眉毛盘算什么似的,又郑重地看了我一眼,俨然把名贵的玉玺托付在我手上似的:“我搞不清楚这小子的脑袋瓜在想些什么,不过嘛,作家有些怪癖也是好的,起码能卖点跟别人不一样的货色_..说坦白一点,要不是他的书特别好卖,工作实在忙不过来,我会不会雇用你都还成问题咧!”

      所以我们每隔一个月在水族馆碰面就成了我工作的一部分。有时候我有种不太好的感觉,要是有作家要我们这些小编辑陪他上床,老板一定毫无异议地把我们往宾馆的房间里推。幸而习琳是我们出版社里唯一的男作家,并且像有机蔬菜一样无害。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18 02:10 , Processed in 0.105873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