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22|回复: 10

[原创连载] 七嶷(1.28更至 掌灯使 上卷)

[复制链接]

43

主题

1

好友

453

积分

YD-4 春风入梦

Rank: 1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7-3-6 21:53
  • 签到天数: 140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梦币
    16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0 颗
    清露
    397 滴
    最后登录
    2018-1-16
    阅读权限
    10
    帖子
    453
    鲜花(3) 鸡蛋(0)
    发表于 2014-12-23 12:51:4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苍寂 于 2015-1-28 14:39 编辑

    七彩琉璃盏 上卷
        稚子聪慧,其名为嶷。
       
        在听闻以嶷为名之人时,宗时就不以为意,如何聪明机敏能担得起这么一字,旁人皆语不可说不可说。
       
         七嶷名气不可谓不大,非在聪慧,而在古怪。沾着家族遗荫在当地也算大家名门,却生生摒弃偌大家族,舍去姓氏,甘心住进小竹屋,清贫度日。
       
        若非走投无路,宗时断不肯与这样废弃宗法礼仪之人有所交集。一路走来,宗时几乎骇得魂飞魄散,只想往回,却再找不到来时路,着实可怖。
       
        正心惊胆战之际,竟看见一小小竹屋,想来便是七嶷住所。
       
       “七儿,有人来了!”
       
       未待宗时开口,已有他物先一步叫唤,宗时倒退一步,周围分明只他一人,哪有别人踪迹。
       
       “哎!”里面的人应一声,意外地年轻。
       
       “门怎卡住了。”里面的年轻人嘀嘀咕咕,孰不知门卡住后发出地“咔咔”声直把宗时脚底寒气都给吓出来。
      
        “这……这位公子……我们还是隔着门罢!”宗时哆哆嗦嗦地握紧双手,死死盯住门缝,生怕门一开就钻出个洪水猛兽。

       “你应知晓我是谁。”门内人好似放弃了开门,隔了会儿才说道,语气带着嘲讽的意味。

        “七公子……”宗时仍是不敢唤出来,听说叫出了全名,妖怪就缠上了,再无清净之日。心里正转悠这些心思,身侧却爆发出巨大的笑声,回头一看,只有一只小黄鹂偏头在他不远处,哪有谁在笑!

       “胡闹。”七嶷认真地说道,宗时刹那便听不见笑声。

       “七公子救我!”宗时怎还不明白,左手抱右手握拳,一揖及地。

       “七儿,七儿!”声侧又响起叫唤。

       “嚷什么!”只听一声巨响,竹屋的门已摇摇欲坠毁了半边,少年人还保持着踢腿的姿势。

       “寻我何事?”七嶷兴趣缺缺地问,身子靠在门框,正眼都不瞧宗时。
      
       “七公子救我!”宗时看夕阳西下,登时慌了神,反反复复就会说这一句话。

        “真是个呆子!”

       宗时被吓破了胆,冒失扑向七嶷,七嶷不查竟被扑个正着!

       “鹂儿你吓着人了。”宗时力气比七嶷大,七嶷扯不开他只能把怒气发在说话的小黄鹂身上。

        “明明是他呆!”小黄鹂忍不住回嘴,就没见过那么呆那么蠢的!

        “你寻我何事?”七嶷实在被抱得喘不过气,一脚踹开宗时,为防止他再扑,一脚踩踏上宗时胸膛,雪白衣衫瞬间印上少年脚印。

         “我宗家的气运断了,”宗时面色灰败,“我曾得了老祖宗赏赐的七彩琉璃盏,哪知那天竟魔障了将它摔碎,原想着不值什么,也就束之高阁,随它去,我怎知它竟是灾祸之物!!摔碎后宗家就开始衰败,我也开始每晚梦见他。”

        看宗时恢复正常,七嶷撩起衣摆席地而坐。

       “他……我看不见他长什么模样,只听见声音。”干巴巴地讲着,宗时陷入回忆,“每晚,每晚都在哭,一边哭着还掐我脖子,掐了又放开,又哭,又掐……来来回回几个月,请了大师来看,说是……说是我家有不干净的东西,源头就是这碎了的七彩琉璃盏。”

        讲到这里,七嶷才露出有点意思的神色,示意宗时接着说。

        “没,没啦……真没啦,我又看不见他……”宗时怕七嶷不信,连忙说道。

       “怎不信,”七嶷露出一口白牙,“你身上可带着怨气。”

        宗时更是慌乱惊恐,“这可怎么是好……”

        “那琉璃盏碎片你可带来?”

       “未,未曾。”

        “那你带来再说罢!”七嶷丧失了耐心,挥手赶人。

        “七公子救救我啊!”宗时又是一扑,虽没扑到人,可“哗啦”一声,把七嶷的衣衫给撕坏了,七嶷的脸瞬间黑得比锅底还彻底。
    ————————分割————
    包子这个文在连城也有连载的哦- -中因为没有存稿所以一会儿手打上来。鞠躬

    43

    主题

    1

    好友

    453

    积分

    YD-4 春风入梦

    Rank: 1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7-3-6 21:53
  • 签到天数: 140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梦币
    16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0 颗
    清露
    397 滴
    最后登录
    2018-1-16
    阅读权限
    10
    帖子
    453
    鲜花(3) 鸡蛋(0)
    发表于 2014-12-23 13:11:0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苍寂 于 2014-12-23 13:12 编辑

    七彩琉璃盏 中
       “噗。”此起彼伏地嗤笑源源不断从四周传来,宗时只能讪笑,“若七公子不嫌弃,可否赏光到寒舍一聚?”

       七嶷不置可否地撇嘴,幸而宗时还算有点眼里没说出让七嶷去他家换衣服,若真说了,那棵树啪啪打脸,指不定七嶷怎么收拾他。

      宗时忙不迭爬起来,掸掸袖上灰尘,正准备雄赳赳气昂昂带路,却看四周还是重叠草木,根本无路可走,脑袋耷拉下来,沮丧不已。

       两根冰凉手指拉过宗时,激得他一个激灵,看七嶷走得从容不迫方才知晓,这地方,有大奥妙!

       七嶷不过带他走了不到两刻钟便看见落日余晖下巍峨矗立地厚重城门,宗时心里暗自懊恼:敢情他先前走那么久都是在绕圈圈?

       宗家离城门并不近,两人匆匆赶路,等站在宗家门口时,天已全黑了。

       七嶷粗略看看四周,并不算太晚,宗家坐落在如此繁华的街上,大门附近却没一个人敢路过,应是听闻宗家有不干净的东西,生怕惹祸上身才主动避开。

      绛红漆的大门紧紧合着,仿佛把一切隔绝。

      “出了那么多事,宗家的奴仆也跑的跑,散的散,”宗时费力拉开门就接到七嶷狐疑地目光,尴尬地解释。

      七嶷点头也没说什么,笼罩宗家的气的确是怨气……可那不是凶煞之气。恐怕是有人心里有鬼,做了手脚。
      
      偌大一个宅院,无比空落,前厅被收拾得空荡荡,仅留一张梨木八仙桌,桌面小心放着七彩琉璃盏的碎片,在摇曳的灯光下,光亮诡异凄冷。

      看着架势,就晓得宗时不可能把这碎片带给自己,定会想法设法地拖着他来宗家

      “祖宗们皆染了怪疾,只有在下能来请七公子了。”宗时素日里谈不上高傲雅致,做人还是坦荡正直,这坑蒙一事,若不是被逼没法,也不会用此下策。

       “你真要我看?”

      “这是自然。”

    “若我说是你宗家气数已尽呢?”

      “……不可能。”宗时从嘴里挤出一句,“我宗家有护运宝物。”

       七嶷努嘴,对着七彩琉璃盏道:“那对碎片可不就是你宗家护运宝物。”

      “不可能!”前些日子,大师才说这对碎片是污秽之物,怎到了七嶷口中居然成了宝物。

       “所以才说你家气运尽了。”七嶷上前拈起一块碎片,“咦?竟是这样?”喃喃自语,七嶷沉下脸问道,“你家中可有得罪什么人?”

       “不曾得罪过人,在下家中世代待人宽厚,连吓人都未亏待过丝毫。”

        “这可奇了,这宝物分明还未失灵气,不应破碎,分明是里面那个脏东西,把宝物给玷污了。”

       “里面还有脏东西?”
      
       “有些时日了,怨气浓厚,若不是与你家有大仇,它犯不着来你家折腾吧?”

       “这可怎么好?”

       七嶷扯开嘴角,灯光明明灭灭格外渗人:“你可敢听听?”

       “听什么?”
      
        “鬼语啊!”

    43

    主题

    1

    好友

    453

    积分

    YD-4 春风入梦

    Rank: 1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7-3-6 21:53
  • 签到天数: 140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梦币
    16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0 颗
    清露
    397 滴
    最后登录
    2018-1-16
    阅读权限
    10
    帖子
    453
    鲜花(3) 鸡蛋(0)
    发表于 2014-12-23 13:17:53 |显示全部楼层
    七彩琉璃盏 下

          “自然是敢的。”宗时完全是赶鸭子上架,由不得说不行。

           他眼底下一圈乌青看在七嶷眼里,少不得一声嘲笑,怀里抓出一根红色丝带,绑在宗时指尖处,宗时登时尖叫,“有鬼!”

           可不是,先前看不到还能大着胆子靠近那碎片,现在居然看见碎片发出阵阵黑气,缭绕笼罩住整个宗府,一屁墩坐在地上。

          七嶷也不管他,笑着道,“还不出来么?”

          黑气涌动翻滚,就像沸腾的水潽出,慢慢地上伏着一个女人样。女人只有半截身体,也没抬头,只是低声呜咽。

          “奴家见过公子。”女人伏在地上的头动了动,算是打过招呼。

          “你!你和我宗家有何冤仇,要如此害我家族人!”颤抖指着女人,宗时向远处挪着屁股,气愤填膺。

          女人沉默良久,“奴家是七彩琉璃盏里生出的灵,自生出来就在宗家,也一直护着宗家,哪晓得三十多年前一个被宗家害过的女人没死透,成了怨鬼,我把她吸进了琉璃盏里面,可我拿她没办法,结果前一阵我压制她不住了,宗家少爷又把这琉璃盏摔破,怨气就溢出来。”

         “我宗家未曾亏待任何一人!”

         “还我命来!!”明明先前还算得上温婉的女人,乍然跳起来掐宗时的脖子,看那动作,比青壮男子力道还大上几分。
    宗时一下就说不出话了,一张脸因为缺氧涨得紫红。

         七嶷正准备踹女人一脚,女人自己又放开伏到地上,还没待宗时喘上气,女人又颇为恼怒地掐过去,一边还尖叫:“你不准阻止我!都是他们宗家犯的孽!我要你们断子绝孙!!”

         七嶷不再迟疑,一脚踏上女人单薄的背,女人顿时惨叫,好像她不是被脚踩,而是被锥子钉在了地上!

        “说清楚。”

         女人惨叫着,手不断在地上刨,奋力往宗时那边爬。

         “我让你说清楚。”额头爆出青筋,又在脚上加了两分力气。

        “我……我……我是宗家的媳妇……”形势比人强,女人不得不听从七嶷的话。

        “接着说。”七嶷脚没移开,力度倒是松了不少。

         女人本是良家女子,媒妁之言许了人家,可就在成亲的前一年,男方毁约了!

          缘由也并不是女方品行不良,而是宗家一个偏房少爷看上了这女子,使了坏给男方不少银钱,夹带着恐吓把一家人给哄走了!

          偏房少爷再偏也好歹是个少爷,总不能娶个门楣矮的当正房,只当纳了一房妾室,前几个月把女人宠上了天,等新鲜劲过了,打发到一边不闻不问,好在女人平日里老实,未曾得罪过人,日子紧紧巴巴也就过了。

         过了一年,偏房少爷娶了正妻,正妻娘家势力庞大,又是个善妒的,寻了不少由头整治女人,女人一忍再忍,怎知歹毒的竟在后头。

         正妻看女人逆来顺受更是大动肝火,素日没事便罚,过得比下等仆人都不如。整日里连顿饱饭都没有。

          一日女人被正妻当着偏房少爷罚了,好歹是跟了一年了,偏房少爷还是去女人那里小坐片刻,实在受不了女人屋子里的寒酸劲,也看不下去那张面黄肌瘦的脸,忙不迭找个借口跑了。

          问题就出在这偏房少爷坐那片刻上!

          正妻晓得了大吵大闹,一巴掌把偏房少爷给扇蒙了!偏房少爷一怒之下夜夜温柔乡,再不踏足她房门。

         正妻邪火四起,找不到发泄口,竟诬赖了女人与人私通,买通了一个郎中,死活说女人怀了孕。

         女人平时过得落魄,本就没人替他说话,何况出了这种事,旁人避之不及。女人喊冤也没用,直接被宗家的人填了井。

         宗家也知道这种事不好宣扬,对外只称女人病死了。正妻因善妒,和品行不端的偏房少爷被关在别院里,这大院长久不提这二人,宗时当然是不晓得他还有个伯伯。

         听到这里宗时哑口无言,竟真是他们宗家亏待了女人。

         “你害得宗家人丁凋零,怪病缠身,也算报了仇了,便罢了吧。”

         “不够!!”女人双肩不停耸动,尖叫着,“我要让宗家断子绝孙!!”

         七嶷嫌恶地看向一边紧闭地房门,里面明显鬼鬼祟祟地人影在晃动,“你找这不知情的小辈也没什么意思,你把以前害你的那两个给带走也就是了。”

         七嶷这话也算给了女人一个台阶。要在七嶷面前掐死宗时,肯定不现实,若七嶷松口让她肯宰了以前害她的人,她的大仇得报,也是能入轮回了。
       
         “好,我跟公子走。”

         宗时偏头看着七嶷,仿佛对七嶷说的话还没回过味儿来。等他反应过来,七嶷早就没踪影了。

         不消几天,就听闻城里西郊院子里一男一女暴毙,死样极其可怕,连义庄都是不收的。是由官府草草收了,丢到乱葬岗,草草葬了了事。

    43

    主题

    1

    好友

    453

    积分

    YD-4 春风入梦

    Rank: 1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7-3-6 21:53
  • 签到天数: 140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梦币
    16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0 颗
    清露
    397 滴
    最后登录
    2018-1-16
    阅读权限
    10
    帖子
    453
    鲜花(3) 鸡蛋(0)
    发表于 2014-12-23 13:21:04 |显示全部楼层
    桥头歌 上
       
           所谓好女怕缠郎,可是他不是女人好么!天天守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七好女,宗缠郎来啦!”小黄鹂偏着头,平时被七嶷欺负得狠了,好不容易看见他吃瘪,不落井下石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去你娘的好女,去你娘的缠郎。”被人天天蹲点在外面,一出门就揪着不放,是上辈子欠了他钱还是这辈子欠了他钱?

           再好的脾气也给磨完了,七嶷每每听到小黄鹂这样叫的时候,恨不得冲出去给“宗缠郎”一榔头敲昏了事。
          
           天晓得宗时是吃错药还是鬼上身,自从他家的怨气消除后就开始赖上来了,像块牛皮糖一样根本赶都赶不走,每天守在自己屋门口,生怕别人不知道这里有人住似的。气得七嶷七窍生烟,偏偏还拿他没办法,打不走,骂不走,非说要跟着七嶷。
          
           “搬家!!”

          说走就走,怕宗时跟着,七嶷做贼似的夜黑风高再行动。

          “你要去哪里啊?”

          宗时居然大半夜还直愣愣站在那里守株待兔,方法是笨了点,可是有效果啊,看七嶷一脸菜色就晓得他心情是多么差了。

          “要走就走,啰嗦什么!”七嶷瞪大眼睛盯着宗时,自暴自弃地说道。

         宗时也不恼,笑眯眯拎着自己得包裹,慢吞吞爬上七嶷的牛车。

         天杀的混蛋!

         七嶷气哼哼转过头,一脚踹在牛屁股上,黄牛“哞”一声,也没惊跑,慢悠悠地迈着小步子往前走。

          “到下一个城里有好几十里,这会不会太慢了?”宗时觉着自己用脚走都比这牛快点。

          “你懂什么?”说罢,七嶷又一脚踹到牛屁股上。

          宗时心里顿寒,这牛不会突然发疯把他们给颠下来踩死吧。

          牛车摇摇晃晃得极有规律,不多时,宗时就给晃睡着了。这几天守着七嶷屋子外面,他晚上连眼都不敢闭,现在也是困极了。

           “快点。”

           七嶷又是一脚踹到牛屁股上面。大黄牛忍不住翻个白眼,七公子这迁怒要不要这么明显,都第三脚了,屁股疼啊!

           大黄牛悠闲走着,也没见多快,两旁的树木疯狂地往后面掠去,俨然是缩地成寸。

           待天亮宗时悠悠转醒,一睁眼就看见人头攒动,迟疑说道,“我们都到啦?”

           “前面过不去。”七嶷又有点暴躁,连夜赶路还遇见这样倒霉的事,难道宗时就是个霉星?

          “噢。”宗时倒是没发现什么,伸长脖子往前面看,好大一座桥,一群人围着,好像是在吵架。

         “我过去看看。”

         “我也去。”

          宗时好像生怕被丢下似的,扯着七嶷的袖子跟着走。

          “怎么就过不得?没涨水,桥没坏,怎么就过不得?”货郎急得面色紫胀,这批货他急着出手,这好好的路不给走,简直快急死了。

           “才死了人,怎么就走得?莫不是你做了啥亏心事,慌着跑路?!”村民打扮的一伙人把上桥的路堵得死死地。

          “我做什么亏心事!我不过路过这里一货郎,这死的人叫什么,什么时候死的我都不知道!”货郎尖细声音叫嚷。

           围在这里想过桥的大部分都是连夜赶路的货郎,根本不知道这村里面死了人。急着要走,就跟当地村民发生了冲突。

           “就是,我们不过连夜赶路到这里,连脚都没歇!凭啥不让过!”同行的货郎看不过也叫嚷起来。

          “没查出来就是不给过!”牛高马大的村民拿着锄头把桥头一站,货郎身板矮小也不敢真和他们闹上,只能悻悻在嘴上说说。

         “居然死人啦。”宗时小声说,言语间竟然还有点兴奋。

          七嶷奇怪地看他一眼,这人真是鬼上身了?

    445

    主题

    16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5Rank: 5

  • TA的每日心情

    2017-12-11 14:52
  • 签到天数: 78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梦币
    5268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124 颗
    清露
    21984 滴
    最后登录
    2017-12-11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15692

    水瓶座

    鲜花(49) 鸡蛋(4)
    发表于 2014-12-23 14:21:00 |显示全部楼层
    哇色,你这是有多热情。
    包子,我跟你商量个事吧、
    我给你说故事大纲,你帮我动笔好不好

    43

    主题

    1

    好友

    453

    积分

    YD-4 春风入梦

    Rank: 1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7-3-6 21:53
  • 签到天数: 140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梦币
    16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0 颗
    清露
    397 滴
    最后登录
    2018-1-16
    阅读权限
    10
    帖子
    453
    鲜花(3) 鸡蛋(0)
    发表于 2014-12-23 14:35:01 |显示全部楼层
    桥头歌 中卷  
            死人有什么好稀奇。七嶷正准备转身离开,就给宗时一把抓回去,跟抓小鸡一样。

      宗时故作神秘道:“有蹊跷啊。”

      蹊跷你不去问那死人的你给我说顶个屁用啊!七嶷的火“噌”地起来,一巴掌拍到宗时脑袋上,发出一声闷响。

      “走了。”

      “今天这里一个都不许走!”村民团团把他们围住,“关起来!”

      宗时惊得差点晕过去,“这是什么意思?”

      村民力气大,根本不用多大劲就把身体瘦弱的货郎跟七嶷一行人给推到一个大院子里面。门口站着两个凶神恶煞抄着榔头的男人把门。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货郎自认倒霉,这一趟,肯定是赔了。

      “就是啊就是啊。”

      “要让这些乡野村夫补偿我们。”其中一个货郎提议。

      “那你去要钱?”

      “不不不……我不行。”

      “你们怎么没拉货呀?”一个货郎凑到七嶷跟前,套着近乎,他们这四五个都是熟识一起赶路的,不可能犯事,就七嶷跟宗时是没看见过的,说不定杀人这勾当就是他们两个做的。

      宗时明白这货郎肚子里的弯弯绕绕,正要说话,就听得七嶷把人给呛了:“关你什么事!”

      “你这人怎么这样说话。”货郎扭扭捏捏也不敢再套话,宗时跟七嶷虽说不显山不显水,可他们货郎什么没见过,二人身上的布料寻常人家是穿不了的,也就不再找他们说话,而是凑在一起唉声叹气。

      也没让他们等多久,村里的里正就过来了。

      里正是个老人,平时大小事也不爱惊动他,私底下解决就成,可死了人就是天大的事,谁也不敢私下里解决了,村民把货郎们一抓,赶紧就通知里正。

      “我们村里昨夜死了人,所以把各位留下来。”里正一看就是知书达理,跟寻常村民那野蛮劲没法比。

      “你们什么时候放我们走!”货郎们纷纷质问。

      里正没有立刻回答,目光扫过七嶷时一惊:“七公子,又见面了。”

      “不认识你。”七嶷回答得又快又干脆。

      里正也不恼,呵呵一笑:“七公子跟我来吧。胡乱扣人,简直是胡闹。还不快把货郎们放了!”

      他在村里极有威望,一开口,老实巴交的村民就把路让开,瓮声瓮气道:“走吧。”

      货郎们哼哼唧唧拉上自己的货离开这个村落,边走还不忘数落这村村民没见识。

      “我可不是凶手。”七嶷气定神闲地坐在地上,一只脚死死压住宗时的衣摆,让他想起身都没办法。

      这些小动作看在里正眼里,无疑就是把宗时打上了他七嶷的标签。

      “七公子别来无恙?”

      “没死呢。”

      “昨儿个死了个人,劳烦七公子给看看?”

      “找衙役。”

      七嶷和里正这对话明显是相识的,宗时倒也奇了,这二人什么时候认识的?

      “衙役看不了。”里正吃力弯腰也坐在地上,长叹一口气:“都是以前做的孽啊!”

      七嶷很久没说话,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家难道破了规矩?”说到这里,他的脸色也变了。

      “他家老三的闺女,生了。”里正说完这句,又是一声叹息。

      生了不是好事么,叹气啥?宗时百思不得其解。

      里正摸着袖子上的花纹说道:“小哥你跟七公子一起,也算有缘,不妨听听我这老头的一番话。”

      这个村曾经也是出过富贵人家的,可惜好景不长,这家人的长子竟然爱上了男人!爱得死去活来非要成亲,哪个爹娘不疼娃,闹了几年,看男人家世清白也就随他去了。

      哪里晓得这男人竟然是个妖物!

      三年过去,这男人肚子居然一天天大起来像个孕妇,这样的事别说在村里,就算搁到京城也是要活活烧死的。

      长子看着这不伦不类的情况也骇得不轻,只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心思也就淡下去,只当作年少轻狂。

      爹娘看娃娃对男人的态度变了,连忙找了个借口把孩子给支到县城做生意,自己家几个汉子跟村里的村民趁娃娃不在,居然半夜将男人给烧死了,男人护着肚子,最后凄厉得喊着要他们几家断子绝孙。

      事到这里还没个完,这家突然就败了,而且真就断子绝孙了,不管他家谁在产子,一准房子就会燃起来,把孩子和女人烧死在里面。

      “这次又是烧死的?”宗时小心翼翼地问,这太玄乎了。

      “本来多年前七公子帮忙看过,到县城去生产是可以的,等娃大了再回来,就没事了,哪晓得他家三媳妇不肯信,竟然就在这里就生了。”

      其实宗时很想问的是,七嶷到底跟这个年纪这么大的里正什么时候认识的!!!

      联想到前一阵自家的事……难道这七嶷……也不是人?

    43

    主题

    1

    好友

    453

    积分

    YD-4 春风入梦

    Rank: 1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7-3-6 21:53
  • 签到天数: 140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梦币
    16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0 颗
    清露
    397 滴
    最后登录
    2018-1-16
    阅读权限
    10
    帖子
    453
    鲜花(3) 鸡蛋(0)
    发表于 2014-12-23 14:36:38 |显示全部楼层
    花昨非 发表于 2014-12-23 14:21
    哇色,你这是有多热情。
    包子,我跟你商量个事吧、
    我给你说故事大纲,你帮我动笔好不好

    不要啊= =自己写哦- -不是自己的灵感写不出来的亲。~这个文本来我是一直在写的,只是没发到论坛- -今天是为了刷贡献来的~~~~

    43

    主题

    1

    好友

    453

    积分

    YD-4 春风入梦

    Rank: 1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7-3-6 21:53
  • 签到天数: 140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梦币
    16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0 颗
    清露
    397 滴
    最后登录
    2018-1-16
    阅读权限
    10
    帖子
    453
    鲜花(3) 鸡蛋(0)
    发表于 2014-12-24 14:53:10 |显示全部楼层
    桥头歌 下卷  

           斜睨一眼眼睛不老实的宗时,哼道:“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

      宗时怪叫着猛地站起,把一脚压住他衣服的七嶷都给掀翻了:“你真是妖怪啊!”

      “满嘴胡话!”七嶷冷不丁给摔了,气不打一处来,爬起来照着他腿上就是一脚,实打实地力道,疼得宗时呲牙咧嘴。

      “七公子,七公子,莫打了,莫打了。”

      里正赶紧做和事佬,生怕七嶷一气,这事儿就黄了。

      七嶷当然也看得出里正的意思,轻声道:“不是我不管,是我管不了,何况,你们这些人,没一个说实话。”

      里正大惊失色:“天地良心,我说的俱是实话!”

      “天地良心,你们的良心呢?”

      里正给七嶷这句呛得不行,张嘴半天蹦不出一个字,一张老脸愣是比猪肝还难看。

      “以前我不感兴趣也就没上心,”七嶷掰着手指数数,“当年你们就没跟我说实话,今日又拿这样的话来哄我,还指望我还管么?”

      宗时看看七嶷笃定地神色,又把里正一闪而逝地慌乱看在眼里,虽然似懂非懂,还是明白里正不老实。

      “我怎敢哄七公子您啊……”

      “你这不还是在哄我么?”

      七嶷不屑地起身,伸手抓住宗时:“把我的小黄牛牵来,走了!”

      “哎!”宗时巴不得赶紧离开这地方,这里正奇怪得很!早走早好!

      “恐怕七公子你走不成!”

      “臭老头!我看你不是为了这家的人吧!”七嶷呼啦啦倒豆子不给里正反驳的机会,“我怎么看那家人缠绕地也不是妖气!你当年一口一个妖怪倒是喊得顺口,要不是因为那口子几个人蠢,怎么就会把这等好事推出去?”

      “……不错,”里正对七嶷知晓得如此清楚还是有些惊讶,“当年烧死他是我一手促成。”

      “自己种下的因,尝下自己种的果,有何不妥?”他眼波流转,噗嗤笑道:“难不成里正改邪归正,于心不安了?”

      哑口无言的里正拦又拦不住,打又打不过,只能眼睁睁看着七嶷跟宗时翻身上了牛车,慢悠悠过了河。

      “……吴侬软语美在怀……不记桃花待良人……”

      宗时闻得歌声,回头望去,哪里有人,狠狠打个寒噤,屁股不由自主往七嶷身边挪:“你听到歌声了么?”

      七嶷心不在焉地应了,随手扯下腰上挂的玉佩扔进河里,“噗通”一声,歌声也就断了。

      “七儿!浪费!”站在牛车上的小黄鹂尖声叫道,扑头盖脸就被七嶷用袖子轰下牛车。

      “七公子,你怎知这里正做的事?”

      “也算巧合。”七嶷横躺下去,脑袋枕在宗时腿上,“他说的妖怪其实是一个蠢货神仙。”

      “……神……神仙啊……”

      “别打断我!那蠢货没事儿就爱唱两个小曲,就你刚才听见的那个,不晓得怎么就被人给发现了,还给囚禁了!真是蠢货,这家人依赖着他的气运,自然是财源滚滚。旁人妒忌,里正当年也是其中之一,不知道中间出了什么差错,这个蠢货居然还喜欢上了那家人的长子,好歹那家人顾忌着财运,看长子也没拒绝的意思也就顺水推舟答应了。”

      “是男子吧?”

      “让你别打断我!”一巴掌正中他左脸,宗时顿时不吭声了。

      “不知道里正他们给那家人灌了什么迷魂汤,居然信了里正他们的所谓那蠢货是个妖人的话,那家长子也是个不长进的,对旁门左道鬼迷心窍,更是坐实那蠢货的妖人之名。什么怀孕,其实是放出去的谣言,可怜就给活活烧死。里正没说实话的是,这火烧的可不是那家的,烧的可是他这个当年主谋的家人。”

      “难怪他那么焦急呢!”

      斜睨了一眼,七嶷就不明白,这人都挨几巴掌了怎么就是不上道:“以前他糊弄我,指着他家的族人说是那家的。以前我就看出不对了,只是懒得计较,现在还给我扯皮,欺我蠢么?”

      “你怎么对这些这样清楚?”

      “喏,往后看。”

      定睛看去,不晓得是不是因了七嶷的缘故,他竟然看见一个影影绰绰地男子扬着七嶷的玉佩向他们招手。

      “看见了?”

      “他什么时候在的?”

      “一直都在啊!”

      “那我怎么一直没看见他呢?”

      “现在不是看见了么?”

      “之前不是还看不见么!”

      “多话。”

      软绵绵一巴掌又打上去,七嶷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眼养神。

      “那这事我们不管啦?”没等到七嶷回答宗时接着又问:“死人了啊!”

      “那是他活该。”七嶷迟疑了会儿才说,“宗时你记住,我不是什么事儿都站在你们这边。”

      “什么意思?”

      七嶷再不说话,任宗时磨破了嘴皮也不再开口,反而在他的絮絮叨叨里安稳睡去。

    577

    主题

    53

    好友

    3万

    积分

    版主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他就是他,是两块钱一捆儿的呲花

    Rank: 5Rank: 5

  • TA的每日心情

    2017-11-8 09:55
  • 签到天数: 1588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梦币
    18589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388 颗
    清露
    29085 滴
    最后登录
    2017-11-8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32943

    水瓶座 国色天香勋章 我最超级强攻 亲密爱人勋章 杰出元老勋章 鼎立支持勋章 爱心会员

    鲜花(41) 鸡蛋(8)
    发表于 2015-1-11 21:20:20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赞~古风的文不是每个人都能写好的啊~~~加油,看好你!

    43

    主题

    1

    好友

    453

    积分

    YD-4 春风入梦

    Rank: 1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7-3-6 21:53
  • 签到天数: 140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梦币
    16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0 颗
    清露
    397 滴
    最后登录
    2018-1-16
    阅读权限
    10
    帖子
    453
    鲜花(3) 鸡蛋(0)
    发表于 2015-1-28 15:26:14 |显示全部楼层
    掌灯使  上卷  

            斜斜的日光映在湖面,折射出粼粼亮色,半截牛腿悠然陷在柔软的青草里,速度却是愈发缓慢。

      “走快点!”

      七嶷一巴掌伸过去,狠狠拍着小黄牛侧腰,力道凶狠得宗时都觉着疼。七嶷三天两头就殴打这头牛,再结实也能把隔夜草给打吐出来。

      “它也就贪吃这两口草,你便随它去罢。”宗时忍不住求情,他又不知七嶷究竟要去哪里。

      七嶷不依不饶:“它倒吃好喝好,我们又要分餐露宿了。”

      “我们每天都在风……哎哟!”

      宗时话还没说完就被七嶷一脚踹开,骨碌滚下牛车,还好小黄牛是个知恩图报的,硬生生顶着七嶷的目光停下等宗时爬上来才接着走,步伐比起初倒是快了不少。

      “它哪里就需要吃草了!”七嶷气哼哼地说道。

      小黄牛头也不回的在心里腹诽:您老人家不也不用吃东西么!

      宗时喏喏应了声,揉着半边屁股,这七嶷脾性着实太急躁,分明是他自个儿选荒郊野岭的路走,走这些天,除了一个村落外,竟是了无人烟!

      “宗时,你对妖如何看待?”七嶷偏过头,一脸认真,那模样分外动人,一双大眼好似诉说着隐秘的故事,却又未揭开最后的谜底,让人捉摸不定,好奇不已。

      “挺死心眼的。”宗时本来想说挺傻的,跟你差不多,话在肚子里转了一圈,说出的却是另一番话。

      七嶷也不追问,只是笑,笑容晃得宗时眼花。

      大约傍晚时分,七嶷才又和宗时搭了话,“今夜,住在她们那里可好?”

      “她们?”鹦鹉学舌地跟了一句,宗时是在想不起自家有什么亲戚朋友在如此偏僻之所。

      “你怕么?”七嶷朝前努嘴,示意他往前看。

      宗时呆愣愣看过去,先前明明是空地,现在居然有了一所庞大的宅邸,顿时便明白七嶷话中所指。

      “七公子!”

      彩蝶一般光鲜亮丽的女子扑身抱住七嶷,话语里饱含浓浓的讨好意味。

      “蝶姐姐赖皮!”

      “癞皮狗!”

      只听接二连三的娇叱后,小黄牛身侧多了几个女子,各个打扮妖艳美丽,端丽华贵的姿容直接让宗时晕头转向。

      “别闹。”七嶷一一拍开女子们乱摸的手,迅速抓住宗时:“今日借住一晚。”

      冷不丁给抓住,宗时一个踉跄栽倒,直接撞上其中一位女子,一张俊脸刹时红得不行。

      “呀!这位俊小哥是谁?”女子满脸惊讶,“莫不是七公子的小情郎?”

      “莫胡说,莫胡说……”宗时哪里见过此等放浪女子,根本提不起绮想,骇得连一句辩解都说不完整。

      ”放屁!“七嶷伸手挥开团团围在身边的女子,迁怒又一脚踹向小黄牛,惊得小黄牛四蹄直刨。

      闹了好一阵,女子们才将二人迎入府中。

      仙府楼阁也不过如此了!

      推开厚重的朱漆大门便是宽敞的庭园,庭园正中是一株快枯死的梨树,梨树四周随意摆放着些许名贵花草,长势颇不错,左右皆是九曲长廊,一眼只见尽头的玉石拱门,瞧不见里面。雕梁画栋均十分考究,所绘图案皆是一位掌灯的女人,长相不同,服饰也各异,被人细心贴以金箔,显得楚楚动人,有光照处,更显流光溢彩,好似话中女子在不经意间便翩然跃下。

      “我饿了。”七嶷摊手,摆出一个极无辜的表情,眼波流转,在光亮下格外惑人。一股子比女人还妖媚的风情显露无疑。

      本欲引二人去后院的女子们微愣,一副了然的暧昧眼神在二人身上转来转去,吃吃笑道:“是我们姐妹思虑不周,请正厅上座。”

      通过左边长廊,宗时眼前一亮,静止到完美的宫灯整齐排成两列,细密青竹静静侧立,偶有轻风拂过,便起悉索之音。

      “梨白呢?”七嶷迟疑了会儿,问道。

      “梨姐姐的大限就这几日了,怕是不成了。”唤作蝶眉的女子掩面而泣,目光隐隐不善地看着宗时,好似两人有大仇,又好像是在透过宗时看谁……

    577

    主题

    53

    好友

    3万

    积分

    版主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他就是他,是两块钱一捆儿的呲花

    Rank: 5Rank: 5

  • TA的每日心情

    2017-11-8 09:55
  • 签到天数: 1588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梦币
    18589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388 颗
    清露
    29085 滴
    最后登录
    2017-11-8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32943

    水瓶座 国色天香勋章 我最超级强攻 亲密爱人勋章 杰出元老勋章 鼎立支持勋章 爱心会员

    鲜花(41) 鸡蛋(8)
    发表于 2015-2-15 14:15:03 |显示全部楼层
    古风还是很赞哒,每次看你的文字都觉得很暖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17 05:20 , Processed in 0.135031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