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83|回复: 3

[原创完结] 灵犬(微神异背景的现代耽美故事)

[复制链接]

4

主题

0

好友

466

积分

YD-4 春风入梦

Rank: 1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4-12-19 16:35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梦币
    225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41 颗
    清露
    95 滴
    最后登录
    2015-3-18
    阅读权限
    10
    帖子
    466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4-12-19 17:10:0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温室里的花,是被大棚挡着风尘和烈日长大的。

    荀绅虚弱地抬头望了眼毒毒的炎日,他从来没把'温室花'这样的字眼套在自己身上过。今天却不得不承认在四季如春的城市里成长的他很不习惯毫无遮挡的农村。甩了把额头的汗,低低地咒骂了声。目光在沙石路上放长,也不知道是不是快虚脱的原因,荀绅放佛看见曾经牵着他的手带领他回乡的妈妈。

    这是他在妈妈去世后第一次独自回到老家。

    妈妈……

    妈妈说,她喜欢老家的小河。曾经她从河东游到河西,从水里看到了两个世界的美妙景观。所以她要她的骨灰埋在河岸边。

    前面的红砖墙上用白粉画着“一家只生一个好”的宣传语,荀绅微微一笑,就像外婆在电话里形容的一样。写着宣传语的墙角种着一颗矮树,到这他转了个弯就行了。下面的路没有曲折,只要跟着眼睛所看见的路,弯弯曲曲地走下去就行。

    继续往前走,看着两旁的房屋发现越走中间道儿越窄,蝉叫声也变得越响。

    等他到了河床上的泥桥,远远地看见一个银发老人,仔细一看正是外婆。外婆正在往竹竿上取衣物。两人的视线对上后,他看到外婆亲热地向他招手。他低下了头。

    心里默念道:妈妈,我来看你了。

    还没过泥桥,一个少年跳着笑着叫着扑了上来。

    “是荀绅吧!”

    这个陌生的少年热情地拥抱着他,并且将全身的重量压在荀绅身上。荀绅顾着手里的行李箱,而底下的泥桥又窄又滑,不小心又理所当然地栽进到小河里——两人一齐。他们落水的动静吓得靠着河岸人家圈养的鸭鹅全部上岸了去。隔岸的老人看见这边出事连忙进屋,急切地唤着:“老头子!老头子!”

    荀绅和少年在外公外婆的帮助下爬上岸来,他看见外婆一副忍着笑的模样,刚要说什么,忽然闻到身上一股臭味。

    外公仰天一笑,他拍拍荀绅的胳膊:“快回家洗把澡吧!”

    荀绅什么也没说,皱着眉头刚要拿行李箱,有一个人抢先去拿了。

    这个人就是害得他掉入村里圈养鸭鹅河里的陌生人。

    陌生的男孩兴奋地说:“我帮你!”

    荀绅看见那个人的手上满是泥,眉头就皱得更紧了。


    跟着外公走到厨房,一边是灶台一边是放着各式杂物的木桌。荀绅愣了下,前面直通圈养鸭鹅的小院子,不是要带他洗澡吗?

    “好了,水就在灶里,你和小池一块洗吧!洗快点,我和你婆还要给你做好吃的啊!”

    “啊,不是啊!”荀绅连忙抓住外公的胳膊:“公公,浴室在哪?”

    外公愣愣地看着荀绅:“浴室?又不是大冬天,你要去浴堂做什么?”

    外婆从外走进来,手里抓着两条大裤衩,她放在一旁蛇皮袋上回头笑着:“我把衣服给你们放在这儿了啊!”

    荀绅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小池开心地笑着:“谢谢阿婆!”

    荀绅迅速瞪了小池一眼,又连忙对外公外婆说:“怎么洗澡啊?”

    外公哈哈笑着,他拍了拍荀绅:“这么大了还不会自己洗澡啊!你都有二十了吧!”

    外婆微微笑着,她拽了下外公的胳膊:“哎呀,老头子,小绅儿是城里人,他哪会用这边的东西洗澡?”她转脸看着小池,笑盈盈说着:“小池啊,你好好教教荀绅啊!”

    “嗯!”小池又快又重地答应着。

    打从他出现,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荀绅很怀疑有什么事能让人一直保持着这样高兴的状态,所以总觉得这种笑容很虚伪,可这人似乎又开心得很真实。然而这种没心没肺的人他身边倒是不怎么有。
    “小绅儿阿,慢慢洗啊,不急。”外婆的话还没落音,外公连忙插嘴:“快点洗啊,我给你搓饭团子吃,你小时候不是最喜欢吃饭团子的吗!”

    “哎呀,你急什么急啊,你把小绅儿好好的洗啊!”外婆拽着外公走了,临走之前把门带上了。

    荀绅望着因风吹日晒而出现裂缝的大门,再看门后古式的栓门眼,身体里升起了无力感。他本来是想藉着年假来给妈妈上坟,跟妈妈说几句话的。现在觉得这个决定错误透顶。

    “我记得你喔!”

    荀绅这才想起屋子里还有另一个人,这个害得他一身臭味难掩的陌生人。他斜睨着这个叫小池的男孩。

    男孩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眼睛水汪汪的,好像小狗。最主要是他那兴奋的笑容。好像他前女友养的小狗。可他并不认识他!

    荀绅深吸一口气:“我不认识你!”

    小池水汪汪的大眼睛睁得圆圆的,惊诧毫无掩饰地摆在脸上,随即就是失望。一下子兴奋的劲道就萎靡下去,整个人就好像是风干下的萝卜,一下子就缩成了一团。

    荀绅不由得有些罪恶感,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你姓池?”

    小池慢慢地抬起头,他眼睛里流着眼泪。

    一看见眼泪,荀绅吓了一跳。他伸手来想帮小池擦眼泪,才发现自己的手中也满是泥,而且都已经有干裂的地方,看起来很恶心。

    “小池,我们先洗澡吧,洗过澡后再好好地聊!”

    被叫了名字的小池脸上又慢慢地浮现出那种兴奋地笑容。他很热情地那起洗脸架上的脸盆,掀开灶台上其中一只大锅的木盖,用水缸里的葫芦瓢舀了热水又去水龙头下接了点冷水。最后他将兑好的脸盆放在目瞪口呆的荀绅面前。

    “你先洗!”

    荀绅将视线从水盆上转移到挂着羞煞三伏天太阳般笑容的小池脸上。

    在这样的情景下,荀绅不得不认命脱下了衣服。

    脱下T恤,荀绅忽然有种砧板上的鱼肉的感觉,他邀请小池跟他一块洗。小池很爽快地答应了,他三下五去二地就脱光了。

    荀绅望见小池肚子上有一道像是动物的齿印,微微一愣。

    小池顺着荀绅的视线望着肚子,他傻笑着:“这个是老鼠咬的!”

    “老鼠!”

    小池抿嘴重重地点了下头:“嗯,在我之前刚出生的时候,我的兄弟都被老鼠咬死了,我的肚子被它们咬了一口,后来是你救了我!”他忙捂住嘴,水汪汪的大眼睛地慌张地望着荀绅。

    荀绅皱着眉头:“我救了你?你应该也就比我小七八岁吧?十四岁之前我没有来过这儿啊。”

    小池慌张地忙舀了一舀水朝着荀绅的脸就是一泼。

    荀绅连忙闭上眼睛,还是迟了,头顶上的脏水留进了眼睛里。他忙低头来,泼水洗脸。

    好容易洗干净眼睛,荀绅抬头来,刚要训斥对面的小池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小池站在他旁边:“你干什么啊!”

    小池用无辜又惶恐地眼神看着荀绅,荀绅顿了顿,他想了想:“我不怪你了。”

    一句话,小池又恢复了那开朗地笑容。

    “我给你洗澡啊!”

    小池舀水小心地泼在荀绅身上,荀绅连忙制止他:“我裤子还没脱!”

    小池连忙又舀了一舀水,拽开荀绅的裤子往里倒水。

    下身被温水冲了一遍,心里升起一种比被人扑到落水更复杂感觉,荀绅哭笑不得地望着小池。他拽住小池又要舀水的手,重重地点了下头:“你稍等一下。”

    说完,又拍了下小池的手。

    他脱完裤子之后发现小池的脸都红了。

    “你……”荀绅想起一个词,同性恋。

    小池的眼睛满屋子乱飞,偏偏他还舀水给荀绅洗澡,结果泼了个空。

    望着小池的动作,荀绅忍不住笑了声。

    听到荀绅的笑声,小池才敢将眼神放在荀绅身上,只是脸颊上还是红红的。

    荀绅笑着接过葫芦瓢,舀水泼向小池:“你忘了给自己舀水了。”

    小池结巴着应着。



    这一把澡洗得荀绅终生难忘。

    他是第一次在非浴室以外的地方洗澡,也是第一次用这样的方式洗澡。

    穿着裤衩,看着跟外公一比特别白净的上身,荀绅苦笑了下。或许这里的生活习惯也是爸爸不愿意回来的原因。

    外公外婆都很热情,从他们脸上一点悲伤也见不着。虽然荀绅知道妈妈去世五六年了该悲伤的早悲伤过了,可是他还是忍不住有点失落。

    这一夜里他基本上没怎么睡着。

    第二天很早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很用力的敲木板门的声音。他出房间门,看见天发着青色只有一点蒙蒙亮。虽然是夏季,却意外地感受到秋风般的凉意,很是爽快。

    荀绅看见外婆站在屋内,而屋外站着一人。只听声音,荀绅立即分辨出是谁。也是在这个乡里除了亲人的外公外婆唯一认识的人——小池。

    外婆看见荀绅,关切地上前来问着:“睡得怎么样?”

    小池探着脑袋看着荀绅,那眼睛就像和了水一样水汪汪的。

    荀绅发现小池只穿了一条裤衩,而且还是昨天外婆给他们的。

    他对外婆微笑着:“我就是听到声音出来看看,马上还要睡会儿。”

    外婆和蔼地笑着点头。笑归笑,她一把拽过小池来,将小池推给荀绅:“你让小池穿件衣服,这傻子穿着裤衩就过来了。”

    说着她就要往外走。

    荀绅关心地问一句,你去哪儿的话。问完发现外婆微微有些迟疑,就在他思索时,听到外婆略显平淡的说着:“我出去散散步。”

    荀绅并没有在意,他看见用水汪汪的眼睛满是期待地看着他的小池,轻吐一口气回了房。

    小池愣愣地看着荀绅的背影,直到荀绅回头唤他,他才屁颠屁颠地跟上。



    荀绅扔了件T恤盖在小池脑袋上,打了个呵欠:“赶紧穿上。”

    说着他坐在床上,忽然意识到自己这是扛了一夜不睡觉现在才知觉到困的表现。

    他抬头看了要穿好了T恤傻笑看着他的小池:“我……睡会儿,你别吵我喔。”

    小池紧闭着嘴巴点了下头。

    倒头的瞬间荀绅就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个很小的小孩,他双手捧着一只小白狗,眼泪鼻涕一大把的向一个中年妇女跑去。小孩抱着的那条小白狗背脊上的毛被血染红,肚子上被咬了一块肉,血肉模糊的样子看起来很惨很快就要死的样子。

    大人带着小孩上了一辆有男人驾驶的车上,到了城里找了兽医给小白狗看病。

    去兽医医院的途中,小白狗在小孩的眼泪中失去了生命……

    “荀绅!荀绅!”

    荀绅睁开婆娑地泪眼,看清眼前的人,吓了一跳。

    这人与他几乎就是鼻尖对鼻尖。

    这人就是小池。

    他凑上前来,舔吮着荀绅脸上的泪珠。

    荀绅吓得忙推开小池。

    小池傻笑着,指头点着荀绅布满泪痕的脸:“你掉泪珠子了,咸咸的!”

    荀绅慌张地咽了口水:“眼泪会排出体内的盐分,当然是咸的!”

    小池将指头含在嘴里,吮吸了两口满是羡艳地说:“我还是头一回吃眼泪珠子,所以不懂啊!”

    荀绅吞咽了下,他端正坐着很严肃地问小池:“你是同性恋吗?”

    小池愣愣地看着荀绅,反问道:“什么是同性恋?”

    荀绅想了想:“就是两个同性别的人互相喜欢。”

    小池的脸一下子红了,他有些羞涩地低下头:“你……也喜欢我吗?”

    荀绅愣了一下,他花了点时间才将小池话里的话分析出来。

    第一,就是小池喜欢他;第二,小池不知道为什么会以为他也喜欢他,第三,小池实在是不聪明。

    “小池,我不是歧视你,但我不是同性恋……”话还没全说完,荀绅就看见小池那水汪汪的眼泪当即就开了闸。

    “你……不喜欢我了吗?……”小池是真的很伤心,哭得一抽一抽的。

    荀绅心里的罪恶感又浮了上来,他连忙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真的!”小池立马笑得很开心,就像雨后彩虹般绚丽。

    荀绅总觉得从小池身上看到很浓重的犬科动物的感觉,他苦笑着脱口而出:“你还真像个小狗。”

    “我就是啊!”

    荀绅听了,连声笑着摇头:“你还真是……那你变个狗给我看看啊!”

    “好啊!”

    就小池爽快应声后,他把刚穿上的衣服又脱了下来,并且是像洗澡一样脱了个精光。就在荀绅诧异的时候,小池傻笑了下:“你不要害怕啊!”

    他说话的同时光雾笼罩着他,荀绅眼睁睁地看见一个十七八岁的人类变成了一只狗。当狗对他吠叫时,他眼睛一翻倒在了床上。



    等到荀绅醒过来看见外婆关切的眼神,再看见缩在她身后萎靡不振地的小池,惊叫了声坐起身来。

    听到叫声的小池立马看向荀绅。

    外婆也连忙上前来安慰荀绅,从她安慰的言词里,荀绅渐渐镇定下来。也明白外婆担心的是什么,外婆以为他是在梦里梦到了去世的妈妈才伤心。他直直地看着胆怯的小池,嘴里发出呆呆的声音:“婆婆……我小时候来过这边吗?”

    外婆感伤地抹了下满是皱纹的眼角,像是被荀绅问出了眼泪:“来过,你小时候身体不好……”

    荀绅不知道外公是什么时候会离开的,外婆又是什么时候出去的,到了最后只有他和小池两个人。

    他望着小池,小池却不敢看荀绅。

    小池抿着嘴唇,低着头。

    荀绅有一种自己在做梦的感觉,他伸手掐了下脸颊。

    只有一种麻麻木木的感觉,麻麻木木之后才觉得一阵疼痛。

    荀绅吓了一跳。

    他低着头看着手面。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

    荀绅看着小池,小池还在那边低着头靠着墙。

    “你……”

    小池惊惶未定地抬头来。

    荀绅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离我远点。”

    小池慌张地直摇头。

    荀绅掀被下床,夺门而出。他听到外婆的唤声,可他顾不上,看见路就进,一直跑一直跑,跑到一片空地被地上横躺的枝干绊倒。

    可当他听到身后人急切的唤声,忙爬起来继续跑。不管他怎么跑,他都能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跟着。跑到日当正午,跑到精疲力尽,跑到口干舌燥,跑到再也跑不动。他扶住膝盖往回看,看见满头大汗,T恤贴在身上,张嘴大口大口换气的小池。忽然他噗嗤一笑,顺势就坐了下来。

    小池舌头挂在嘴边,眼珠子惶惶不安地盯着荀绅。

    躺了好一会儿,小池才敢慢慢地靠近。

    虽然荀绅闭着眼睛,但他是能够感受到小池的小心翼翼的。

    他轻轻地笑了下。

    “哎,小池。你是人还是狗啊?”

    “……你不害怕了吗?”

    荀绅挣开眼,看见小池的眼睛。他笑了笑,点了下头:“嗯。之前也不是害怕,只是有些突然。”

    小池慢慢地笑了,他转过来跟荀绅并肩躺着:“我也不知道我是狗还是人。”

    “哦,为什么这样说?”

    小池转脸来看着荀绅的眼睛,弱弱地笑了下:“我以前是你养的狗……在我被车轧死之后我飘到了一个女人的肚子里,后来我就被人生了下来。”

    荀绅眼睛睁得大大的。

    小池扑哧一笑:“你的样子!”

    荀绅慢慢才找到语言:“你是说,你原来是我养的狗?我没有养过宠物的记忆,你会不会认错人乐。”

    小池急了,他伸手将荀绅的裤脚翻上来。荀绅吓了一跳也坐起来,他看见自己的脚裸上有颗黑痣。

    小池得意地哼了声:“呐!我还记得你脚上不干净呢!”

    荀绅愣了愣,他看着小池,忽然想起自己做的那个梦。

    “小白狗?你不是在我去宠物店的路上就死了吗?”

    小池兴奋地直点头:“你记起来了!”

    荀绅呆呆地看着兴奋不已的小池,他觉得自己所在的空间正在扭曲。二十多年来所接受的唯物主义已然崩溃。

    小池兴奋中扑过来,在荀绅的脸上一个劲地舔着。

    荀绅感到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情愫被小池的舌头一点点的舔出来。

    突然小池停了下来,他低头看着荀绅的裤裆,好奇地抬头问荀绅:“下面是什么鼓起来了,硬邦邦的!”

    荀绅的脸忍不住红了。

    4

    主题

    0

    好友

    466

    积分

    YD-4 春风入梦

    Rank: 1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4-12-19 16:35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梦币
    225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41 颗
    清露
    95 滴
    最后登录
    2015-3-18
    阅读权限
    10
    帖子
    466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4-12-19 17:10: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花子城 于 2015-1-27 21:41 编辑

    中午吃饭的时候,荀绅故意当着小池的面(外公外婆留小池吃午饭,他毫不客气地就答应了)问外婆小池家在哪儿,现在多少岁,上的什么学。

    外婆说话前看了小池一眼,并叹了一口气:“小池的妈妈是未婚妈妈,他外公将他妈撵出了门,是你妈收留了他妈。后来你们家给你去上海看病了,小池他妈也不好意思住下来就偷偷地带着小池走了。前几年他妈让拖拉车给撞死了,小池就常来我们家。忙的时候他就帮帮忙,闲的时候就满山跑。”

    荀绅也没法再说什么。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看了眼恋恋不舍不愿离开他房间的小池,又想起洗澡后外婆说的话。

    ……小池的妈死的时候小池十三岁,那之后小池有一年多没说话。直到看到你的毕业照片,他哭着喊着要见你。我想可能是平时我们想你在他面前说多了。所以他可能就把你当哥哥了……

    “小池。”

    小池回头来拿水汪汪的眼睛锁住荀绅。

    荀绅向他招了下手,对外婆说:“婆,小池就跟我睡吧,反正床大。”

    小池连忙又用水汪汪的眼睛锁住外婆,无声地恳求外婆答应。

    外婆轻笑着点头答应。

    小池连忙跑到荀绅的房间里,进到房间后往外探脑袋。

    临进房间前,外婆又叮嘱荀绅:“电风扇一定要摇头,还要定个时,一夜吹到亮容易感冒啊!”

    荀绅连声答应。


    睡觉的时候小池紧紧地抱着荀绅。自打中午回来后,小池就表现出黏人的姿态,非常的黏荀绅。而荀绅自从发觉身体对小池有反应后便心情很复杂。

    ——他想亲近亲近小池便不由自主地想对小池好点,可一想到走上同性恋这条不归路又害怕。

    荀绅感觉到因小池的贴近而某个部位起了自然反应。

    小池的腿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往上抬了一点,正好蹭上鼓起的那个部位。

    荀绅暗暗骂自己贱,怕吧却又控制不住身体反应。

    小池低头看了下,荀绅忙将他紧紧地搂在怀里,不让小池看清楚具体发生什么情况。

    小池想动却因为荀绅卡得紧而动弹不得。虽然荀绅把小池卡得动不了,可因忽然意识到小池与他的贴近而身体反应更为显著。小池也不用低头看,他的腿能明显感觉到有个像树根一样的东西顶着自己的腿。而那个方位他并不陌生。

    “荀绅,你是不是发情了?”

    荀绅吓了一跳,他忙推开小池,翻了个身坐起来:“你说什么呢!靠这么近热不热阿?!我,我开个三档风!”他慌慌张张地来到电风扇这边,整个人现在风扇前霸着风扇。一边吹一边想着自己怎么回事。

    小池走了过来,先是吃了口风后才吃吃地笑着:“今天我才知道原来人也会发情!像我当狗的时候,好歹也骑过母狗,知道不交配的疼。就是不知道你们人都怎么交配!”

    听了小池的话,荀绅的脸都黑了。他转脸冷冷地望着小池:“你还交配过?”

    小池点点头:“当时这边母狗比公狗多,所以我才有机会的——我看这四周都没什么年轻女人,要不我们明天去集市看看!”

    荀绅一把漏住小池的脖子,眨眼间两人上了床。

    荀绅抱住小池的腹部:“你已经不是狗了!人的交配形式跟狗可不一样,狗是为了下一代而人却并不完全是为了下一代才交配的!”他贴着小池的耳朵说着,“你不想知道我是因为谁才发情的吗?”
    小池回头的时候脸跟荀绅的嘴蹭了下,他情不自禁地扭了几下屁股。

    荀绅低声咒骂了句后紧紧地抱住小池:“你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做什么?”

    小池回头来露出他无辜的眼神。

    荀绅紧皱着眉头,一把推开小池随即出了房间。


    在院子里喂饱了几个蚊子,荀绅自觉自己没那么冲动了才转身回屋。刚转身,看见屋子黑黢黢地门口站着一人。吓了一跳,待走近一看,是小池。

    小池可怜兮兮地抬眼看荀绅,怯弱地说:“我又吓到你了?……”

    荀绅没说话,揽住小池回了房。当他们躺在床上,小池又攀过来时荀绅训了一声。

    睡到天亮时荀绅发现小池半个身子都压在他身上。

    小池感应到荀绅清醒也醒了。他半撑着身子揉着眼睛跟荀绅打招呼:“早,荀绅!”

    荀绅看见这两天在小池脸上常见的傻笑,不由愣了下。一开始他觉得小池傻呼呼的,现在却觉得小池这傻笑怎么这么惹人怜爱,尤其是现在特别的想让他亲一口。

    荀绅灵机一动,拉下小池对着小池的脸亲一口,笑着说:“早,小池。”

    小池愣愣地看着荀绅下了床。

    随即他也跳下床,抓住荀绅的衣服:“刚刚是什么?”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堂屋里,外婆进来取竹篮子看见他们俩一大早就一块玩笑了笑,冷不防荀绅走上前来抱住她:“婆,早阿!”

    “还早呢!”外婆哭笑不得的打开荀绅的拥抱:“都九点钟了!”

    荀绅笑笑:“婆,我妈墓在哪?”

    外婆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她越过荀绅喊小池:“小池,你带荀绅去包叔的池塘去!”

    荀绅想问为什么去池塘,但看到外婆黑压压的脸便问不出口了。他跟着小池走出了屋子,听到身后关门的声音情不禁地回头,看见外婆垂手抓着竹篮子,驼背慢慢地往河岸边另一路口走去。
    荀绅叹了一口气回头来看着兴奋的连走带跳的小池,不由得一笑。

    笑过他又紧抿着嘴唇。

    就这样两个人,一个暗自兴奋一个暗自严肃地走了一段路,由窄小的土路转上小山坡,一回头就看见昨天他慌不择路进的那条通往墓林的道。

    心里有着说不来的怪异。

    没走多远停了下来,小池傻呵呵地回头来:“我们到了!”

    荀绅看到一个临水而建的小屋子,稍微进几步刚看见撒向河面的大网便听见犬吠声接近。回头一看,吓的魂飞魄散。一条藏獒正“凶残”地向他飞奔而来。

    荀绅差点就要往河里扑,一个及时的唤声拉住了他动作。

    “豹子,站住!”

    藏獒刹住腿,在离荀绅半步的地方肆虐地淌着口水。

    望着那满满地白牙齿的大嘴,荀绅很有种和死神擦肩而过的劫后余生感。

    唤“豹子”的男人这会儿才从杉树林里走出来,露出庐山真面目——消瘦又透着黝黑的面庞,他看到荀绅时绽放出向日葵般灿烂的笑容。

    “哎呀,是小不猜啊!”

    这里的乡话把白菜说成不猜,这个“小白菜”是荀绅小名。荀绅也因此判断婆婆没骗他,他小时候确实来过这里,不然包叔对着他喊“小不猜”。

    小池胆怯地在荀绅身后向来人打招呼:“包,包叔……”

    荀绅忙问候包叔。

    包叔哈哈一笑:“我说怪不得呢,原来是小池来了!” 他揉了揉蹲坐在出口淌着哈喇子的藏獒头顶,“豹子,去大池塘去!”

    藏獒低低地哼了哼,在包叔再三的吩咐下才不甘不愿地往另一个方向走。

    它在去大池塘的必经之路半路上停下。在小屋子里看不到,小池看到荀绅跟包叔去屋子里取东西就出去转转。刚出木屋看见虎视眈眈的“豹子”,到抽一口气忙退回来。回了身来等了会儿探出脑袋往外瞧,一看“豹子”还在小路上纹丝未动。

    背后一只手拍上来吓得小池像壁虎似的扒着墙,随即传来带着笑意的声音。

    “你这是干什么呢?”

    包叔笑着说:“‘豹子’特别喜欢小池,就是小池特别怕它。”

    荀绅笑着:“难道‘豹子’是女孩子?”

    “是阿。”

    荀绅一愣,他往外探头,发现“豹子”撅着屁股,慢条斯理地往羊肠小道深处走去。他低头来看缩成一团的小池,轻笑一声:“怪不得了……”话音未落想起了昨天小池说的话。

    ……好歹骑过母狗……

    突然想到小池的话,荀绅的脸瞬间黑了。他一把揪起小池的衣领,将另一只手上拎着的鱼网丢给他,冷冷地说:“拿去给婆!”

    小池呆呆地应声,他胆怯地站起来,拿着东西嘟着嘴慢慢地往回走。

    荀绅瞅了眼小池的背影,微拧着眉头。回头对包叔说:“包叔,婆让我来您这,我想知道我妈的骨灰埋在哪儿了。”

    包叔淡淡一笑,指着杉树林的去向:“这条路一直往前,在路口上有一个地界碑,那下面埋的就是你妈。”

    荀绅愣了愣,匆匆道了个谢就往路上走。

    他走了没多久,小池连跑带跳的来到包叔的木屋。他高声喊荀绅,包叔在房子里答了一句。

    “小不猜去路口了!——”

    小池连忙又朝着路口飞奔而去,他这阵风看见蹲坐在地界碑前的荀绅立马停了下来。

    荀绅轻描淡写地问他来这边做什么。

    小池挠挠头:“奶奶让我来找你。”

    荀绅惨淡一笑:“你没问为什么吗。”

    小池摇摇头,看到荀绅一直没动才说:“奶奶说了我就来了,没想的起来问。”

    荀绅伸手来抚摸着地界碑。他虽然不信外婆和外公会这样草率地埋葬妈妈,但如果妈妈最后的心愿是要埋在这条河的岸边,那在这个地界碑下面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又不会惹来偷窃,也不会轻易地换地方。

    “…小池,这里埋着我妈。”

    小池走过来靠着荀绅蹲坐着,他看着地界碑想了想:“奶奶怎么会把你妈埋在这里,这边不是路口吗?你妈在地里边不觉得吵吗?而且……”他嗅了嗅鼻子,“这边有别的公狗的记号。”

    荀绅的脸一下子黑了几分。

    “要不我在这重新做个记号,把别的狗的味道给盖住!”说着小池就动手解裤带,被黑着脸的荀绅一把拉住。

    小池望着很不高兴的荀绅,恍然大悟:“也对,你自己来,你的尿一定比我的臊!”

    荀绅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你别打扰我祭拜我妈。”

    小池一脸无辜地望着荀绅:“我也是为阿姨好阿!”

    荀绅吐了长长的一口气,站了起来:“走吧。”

    小池看见荀绅站起来就走,走得还快,忙解开裤子撒了点尿才跟着跑。

    荀绅不放心回头看小池。不回头还好,一回头看见小池裤裆的拉链开着,那话儿冒了个尖儿。荀绅还看到那头上带着水滴,忙走回来,看到地界碑上有部位被淋湿,不用说就是小池的尿。
    小池看荀绅回头,连忙说:“早知道你撒尿,我就不撒了。”

    荀绅差点要气晕过去:“都说不要撒尿了,你还忙中偷闲的非尿一下!”

    小池无辜地眨着眼睛:“不是说了嘛,你不把味道种下去会被其他狗占了的!”

    荀绅长叹一口气,缅怀的哀伤被小池搅和的一干二净。

    “小池,你不是狗了。”

    小池还想辩说什么,想想便闭上嘴。

    荀绅象征性地拜了几下,他站起来往回头,走着回头唤了声:“小池!”

    小池忙不迭地学荀绅拜了几下便跟上。


    回到外婆家,发现外婆外公都在,还发现外婆在抹眼泪。

    外公先发现了荀绅忙捣了下外婆,外婆一抬头看见荀绅忙站起来背过身去:“回,回来了……”

    荀绅应了声,他当然知道外婆是因为什么才掉眼泪的,刚刚他只是提到拜墓外婆就已经表现出伤怀的前兆。

    冷不防听到小池惊慌地问着:“奶奶,你怎么掉眼泪了!”

    外婆慌慌张张地看了一眼荀绅,深怕他发觉什么。

    荀绅长叹一声,走到外婆身边,抓住外婆的手:“婆,我拜过妈妈了,也顺便看了下妈妈日记里写的那条河。”

    外婆哽咽的说不上话,老泪纵横。

    外公被外婆的哽咽声动了感情,他站起来往外走。


    晚上吃饭时,外婆给荀绅夹菜,脸上的慈祥比先前更浓。

    一顿饭吃的算不上很愉快,却能感受到一种情意的传达。快吃完的时候,小池抢着收拾,外婆也随他。等到小池高兴地把东西搬到厨房的时候外婆滚热的手抓住荀绅:“荀绅阿,婆婆请你一件事。”

    荀绅吓得站起来:“您讲!”

    外公似乎知道外婆要讲什么,他走到门口看着门。

    他们俩搞出一副要对荀绅讲什么了不得的话题的阵势,令荀绅心里紧张起来。

    外婆慈祥地望着荀绅:“我看这几天你跟小池处得还不错,你能不能答应婆婆一个无理的要求?等将来婆婆公公死了,你帮忙照顾他!”

    荀绅愣了愣,他看到婆婆眼里那份恳求,点点头。

    外公回头了下又看着门外。

    外婆看了看外公的背影,回头来摁着荀绅的手,眼眶带着湿润:“小池是个好孩子,他不会给你惹麻烦的,婆也不会让你为难的!”

    荀绅摇摇头,他反抓住外婆的手:“小池在婆婆公公身旁替我尽孝,我为他做点也是应该的。”

    外婆激动的又不能自已,就连背过去的外公似乎也有感触,背弯了点。


    没说到尽孝前,荀绅也没在意。说出这个话才觉得确实是那么回事,再说荀绅有私心,当然也愿意小池去找他。

    只是小池那个狗心不改的,会不会坐车打电话还是个问题。

    真要是外婆外公不在了,小池还能活几天?

    荀绅低眼来看了眼靠着他蜷缩着睡的小池。

    这家伙!

    居然能睡的这么踏实!

    还真是狼心狗肺!


    吃吃喝喝,走走看看的五天假就结束了。

    穿着带的衣服,拖着来的时候掉进河里的那只行李箱,荀绅站在了城市的土地上。

    之后工作的忙碌和季节的交替,眨眼功夫,一个多月过去了。

    突然在一个秋高气爽的午后,荀绅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陌生电话的那头发出陌生的声音。

    “请问是荀绅,荀先生吗?”

    起初荀绅以为是保险公司什么的,口吻上表露出不耐烦的味道。然而两句话一问,得知对方是地方派出所,荀绅下意识地想到是不是他住的地方失窃或者更严重的是他父亲在哪个犄角旮旯里被哪个女人给情杀了。口气一下子凝重起来,再问了两三句才松了一口气。

    挂了电话后,荀绅去向老板请了半天假,老板问了他去哪儿。他说去派出所,老板担心地追问发生了什么事。

    荀绅笑笑:“老家有一个弟弟来这边,但迷路了所以跑去派出所。”

    老板哈哈大笑,安心的放他走了。


    到了派出所院子门口,就感受到一阵风,随着一个黑影扑进怀里荀绅笑了。

    里面有个警员跟着出来,看见抱成一团的两人,惊奇的笑着说:“他说人来了,还是真来了!”

    黑影抬起头,露出荀绅熟悉的傻笑。

    荀绅轻笑了笑:“等害怕了吧!”

    577

    主题

    53

    好友

    3万

    积分

    版主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他就是他,是两块钱一捆儿的呲花

    Rank: 5Rank: 5

  • TA的每日心情

    2017-11-8 09:55
  • 签到天数: 1588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梦币
    18589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388 颗
    清露
    29085 滴
    最后登录
    2017-11-8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32943

    水瓶座 国色天香勋章 我最超级强攻 亲密爱人勋章 杰出元老勋章 鼎立支持勋章 爱心会员

    鲜花(41) 鸡蛋(8)
    发表于 2015-1-11 21:17:58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是荀绅荀先生吗


    上面那句断句出现了问题(也可能是劳资脑子里某根弦出现了短路)。。。我还在想荀绅荀这名字也太奇怪了吧果然是我想的太奇怪了吧2333

    1

    主题

    0

    好友

    147

    积分

    YD-3 梦晓初春

    Rank: 1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2-23 13:44
  • 签到天数: 102 天

    [LV.6]常住居民II

    梦币
    3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0 颗
    清露
    733 滴
    最后登录
    2018-1-5
    阅读权限
    10
    帖子
    147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7-6-21 20:45:34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挺好的,结局圆满,楼主加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17 05:10 , Processed in 0.127434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