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004|回复: 1

[原创完结] 【霹雳同人】【金银】彼时年少

[复制链接]

2

主题

0

好友

12

积分

YD-1 梦雨沾衣

Rank: 1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12-14 11:06
  • 签到天数: 9 天

    [LV.3]偶尔看看II

    梦币
    8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0 颗
    清露
    56 滴
    最后登录
    2015-9-17
    阅读权限
    2
    帖子
    12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4-11-16 09:14:1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hollysunny 于 2014-12-14 11:13 编辑

             余家奶奶眯着眼睛看天,满头的银发浅麻色的衣衫坐在街边的藤椅上,外人见了都像一团雪堆在那里,即便年纪很大也可爱非常,邻里周围的小孩常围着他看来看去,缠着她讲故事。她讲的故事常常与那书中写的,先生教的不同,因为听说是他自己有关的事,街坊邻里都是淳朴之人,多觉得上了年纪难免会有记错事的时候,那如天外境界怎会是凡人可以经历的?这种时候,余家大哥就会拿着一袋香喷喷的烧饼分发给孩子们,并带着些许埋怨的说着,娘,天气凉,怎么又出来了,满满的关心,溢于言表。邻里们都说余奶奶好福气,子孙满堂个个孝顺。家里开着一个烧饼铺,每天来买的人络绎不绝。与她同一辈的大多已经过时,只听说这奶奶本不是村中的人,也许那些光怪陆离的故事曾是他来此之前的所经历的事情吧。
            而每当小孩子各回各家,余奶奶也提着藤椅回到屋子,开始翻阅一些书籍,多是一些文字记载。这个家里,他学问最好,可以指点私塾先生都不会的问题,也通医理,周围谁有个伤病他开些药草也渐渐好了,最重要的是,她做得一手好烧饼,余家大哥在被人夸说手艺好时,常常红着脸说着,跟娘比起来,还差得远啊,一时之间很多人都想幻想余奶奶的收益,只觉得如果能早生几年,就可以吃到那人间一绝的美味了。
           是啊,若早生几年,是不是可以多吃些祖父的烧饼呢?余奶奶想着,这个时候应该称为水灵,每当她想起祖父,她就穿越岁月风霜回到当初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女孩,是不是可以多看一些书籍,增长见闻。是不是可以再多看几眼那时朝阳银雪的绝代风华?
            那时候,好像也是这个季节,春分草长。这个时候,旭日初升,她跟着爷爷往前面那座屋檐四角缀着护花铃的楼阁走去。
            在她年幼的记忆中,她时常看着爷爷晨起劳作煮上热腾腾的粥,回身在灶台上和面,那么大的一团面,被爷爷均匀的分成几份,撒上面碱,放入蒸笼,一会就有带着涩味的面香传来,勾人食欲。年幼不懂事的小女孩,趁着被人忙碌之际,想偷偷拿一个出来吃,就在即将成功的一刻,突然被人从高高的灶台抱起,本要惊呼出声,却被那人身上的味道所安抚,那是什么味道呢,在她小小的脑袋里,是水的味道吧,现在想来很是可笑,水怎么会有味道,但那清清凉凉的气息就这让然她呆在那人怀里“吓傻了么”那人侧过头来看她,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她想,白色的头发却那么年轻,“小妹妹,灶台很高,摔下来会很疼,给,这是酥饼”那个人将他放在一旁的座位上,塞了两块酥饼,就听到“快点啦,大家都饿着肚子呢”
             “这就来”少年端着一旁爷爷放好的食盒随着门外的人一起走远。
           后来才知道,这个时常带刀弄剑的地方叫道真,而道真人口流动最多的地方却是此地的烧火房。每到早中晚饭点,就有人带饭回去,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伙房老翁家有个小姑娘。这似乎为常年枯燥的问道生涯带来些许的乐趣。有时候会被那些刚入门的哥哥姐姐抱着看那些师兄师姐的论剑比武,她曾看过一团金色的光耀,一身光华让周围一切黯然失色,剑势如风未有敌手。那人就连眼眸都是金色的,也许旭日东升时的光耀大气也不过如此。再后来沧海云平决出五位出色的道门之秀。她端着托盘上的雨前龙井,走到南北宗真人的桌前放好,回神看见此间屋子中的5位少年英才,顿时愣住了。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那个雪白少年也侧头看向她,对她微笑了一下。一旁的金色人影似乎觉得不妥,手掌隔着层层衣袖轻轻触碰银白身影的手臂,提醒他不可太随性。这细小的动作,没逃过她的眼睛。直到南宗真人摸摸她的头说着水灵辛苦了,她才离开那座大殿。之后很久,她都没见到这五位才俊,他们去哪了呢?
             “砰”书本滑落在地,“婆婆,地上凉,看书回屋里吧”儿媳妇拾起书本,搀起她。她在门口的台阶上睡着了,还做了个梦,已经很久没有再梦到过那么久远的事了,可能是白天总说起那些故事的原因吧。最近,有些嗜睡呢。
            
            又是一天清晨,她照例坐在街边的躺椅上,任那些孩子们围着他撑着要听故事,这群孩子,什么时候上学也这般积极,是不是私塾的老师就要省心不少了。她笑着抚摸着其中一个孩子的头,在可以读书的时候多念些书是好事,不出所料,孩子们气哼哼的反驳她,起早贪黑念功课的人又不是奶奶你,正说着,私塾那边钟响起了,孩子们纷纷跑远,直到孩子们都没了影,她才将视线收回从新看着天际的云彩。这么语重心长的话怎么从她嘴里说出来的呢,说来奇怪,年轻时候即便为人父母她都不曾开口教导儿子女儿任何事情,做当做之事,为当为之人,各有各的路要走切莫强求,这是当年那绝尘出世的银白男子曾对她说过的话,因为铭心刻骨,所以不曾忘却。然而今时今日又是怎么回事呢,果然是离当时的岁月太久了吗?
            再次相遇,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躲在门后看着那抹银白虚心向爷爷讨教烙烧饼的方法,认真的模样就像在练习那些晦涩难懂的剑法一样,不,应该说这个人练剑都没有那么认真。她记得就在前不久,南宗的香榭林外,金华身影剑指一封,稳准的力度让银发少年无从反击只能被安在参天古木的树干上,一时间气氛僵持没来由的让人觉得紧张,她以为自己被发现了,不敢出声手中拿着的生字绘本都要被冷汗打湿了。却见那金发人影颓然放下按在那人胸口上的手,南宗事物如此繁杂,不如来北宗可以安心剑道。她后来才知道,可以让大名鼎鼎的北方秀说出这样直白邀请的人,唯有那与之并肩的原无乡了。他就叫原无乡,仙风如月,原本无乡。他来学烧饼的时间不多,但每次来一定会带些简单的诗词图本教她研习。他似乎很喜欢叫他读书写字有的时候会叫些拳法,并毫不吝惜夸她聪敏颖悟,并且说要是再过些年就可以进道真修习。爷爷也很喜欢他,虽然爷爷不止一次跟他说过曾经多么讨厌那一个个舞枪弄棒的道子,背地里不知道偷了他多少烧饼。并且功夫越好的越能吃!尤其是那个曙光小子!,当时听了她咯咯地笑,怎么也想象不到那群不食人间烟火的道者会做出偷吃东西那幼稚的事,怎么忽然让她想起与原无乡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她要偷吃被逮个正着的时候么,些许的红晕爬上脸颊。远处的钟鸣响起,她睁开眼睛,晌午的阳光明媚异常,她起身去准备烧饼送给学堂中的小孙子,明天,就给那群孩子讲一个烧饼的故事好了。
            那几日,烧火房格外的忙碌,她年纪小能做的事不多,爷爷逮着原无乡不让他走,还让他多带几个人来帮忙准备道典的食材。难得见到向来潇洒的人一脸吃瘪,还是硬着头皮答应帮忙的样子她就不禁好笑。然后名震宇的整个北方秀与南修真都被带来了。那个极为美丽的南修真姐姐很是爽快的帮着她洗菜,淘米,干净利落不在话下。而剩下的除了原无乡,都杵在那里一脸的茫然,一边忙着扫地的李大叔拿着扫帚,那边去点,你挡着我扫地了,你往前点,屋子那么大,非往垃圾上站。看着被嫌弃的其他道之巅峰,原无乡笑着让他们也帮着小师妹洗菜去。那个名叫抱朴子的少年一栏不情愿,君子远庖厨。你是君子吗?罪负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蓝衣少年几欲喷火,名为罪负的冷峻少年并不理他,帮着李大叔和葛仙川劈柴去了。一阵锅碗瓢盆碎落一地的声响让在场的人停下手中的活看向声源地,倦收天满脸水渍,一脸扭捏站在水池旁边,抱歉我以为初阳之气可以加速水分蒸发,碗筷可以干得快一点。周围的人听了都愣住了,随即一声暴笑,原无乡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一个劲的拍他的肩膀,好友你,噗!存在感爆表的人,到了那里存在感都爆表,不论是战场还是厨房。
            正笑着,就听见爷爷的怒吼,不好好干活以后没烧饼吃,顿时让这群人没了声响。她该说什么,一句话定乾坤,让这群叱咤风云的人物乖乖听话,爷爷果然霸道!
           当晚夏夜蝉鸣声响,她被吵得睡不着,悄悄出了院门,气候潮湿的树丛萤火虫纷飞,点点星辉迎着皎洁明月格外妩媚。追着虫儿飞的方向,她跑到了香榭林似乎是冥冥中的机缘巧合让她在相同的地点看到了相同的两个人。许是白天忙的累了,原无乡轻靠着树干,打着盹儿。倦收天在他旁边坐着,一边还放着盘烧饼。看样子他并没有吃。那双金眸眨也不眨的盯着原无乡的面颊看,她都要怀疑,是那月华,还是那金耀让他镀上一层如水梦幻。倦收天伸出手臂轻轻揽上如水伊人的肩膀,缓缓的低下了头。
           之后她被摇醒了,她的孙儿捧着书本趴在她的腿上问着奶奶这诗说的是什么啊,她拿起来看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
           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
           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她笑的满脸通红,像个孩子一样,小孙子不明所以,只等她笑完,余奶奶抚摸着蹲在她身前少不更事的孩子,如果有一天,你也见到一位月下谪仙你就知道了。孩子显然不满意他的解释,说了句奶奶又在编故事了就跑出去找邻居家朋友玩去了。将书本合上,那份悸动在多年以后被点破,该说幸还是不幸?而那与她同样被蛊惑的道真顶峰呢?他明白么,何谓咫尺天涯的落寞。风起了,她拢了拢身上的披肩,看来明天要下雨了。
           余家奶奶病了,不能受凉整日呆在屋子里。附近的小孩子这几日没了故事听,很扫兴,却都从家里带了糕点送到她家门口作为慰问。余家大哥挑了母亲最爱吃的酥糕,放在桌前,见她睡着了没有再打扰。剩下的就又分发给孩子们。
             原无乡有好一阵子没来了,包括其他南北修真。每天都有许多道者离开,他们整装待发,眼底的肃杀与平日里的云淡风轻大相径庭。爷爷还是每天都做好食材,都会有人按时按点来取,只是再没有人会在这个烧火房停留一步。她翻着书本一坐就是一天。偶尔会练练拳法,被李大叔看到,小小年纪就会这套益气养生的拳法,是要做个老妖精吗?她佯装着生气,唬的李大叔忙拿着一盒糕点给她吃,她吃着甜甜的糕点,觉得这样安静的日子其实也过得去吧,岁月静好,无喜无怒。直到,她端着茶壶路过南宗总坛,混乱的人群杀伐的气息让她不禁停下脚步,看到却是自眼前一闪而过的金色身影以及自他背上之人缓缓滴落的一地血痕。双手骤然无力,一切尽碎。
             她趁乱进到了殿内从窗外看着屋内的情况,南北修真巅峰全都围着那个昏迷不醒的人,不停的有血从那银华身影身上流出,染红了一块又一块纱布。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原无乡,毫无生气,一触即碎。她也没见过那样的倦收天,不停地将毕生内力大量输到对方心口,满脸的汗水,苍白的随时会倒下,然而眼神的炽热让那金眸都染上了血色。抱朴子上前阻止却被他一掌挥开。倦收天,你再这样,原无乡就要真气冲体身形尽碎,道魁的一席话,让他骤然停止了输送,却来不及调息一口血喷了出来,那么狼狈的,那么憔悴。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烧火房的,他只知道等到她再有意识,应经是三天之后。爷爷说她发了烧,还不停地说胡话。原无乡怎么样了,她急切的问着,在静养。她下床就要走,你要去哪,病刚好,不能再受风啊,她急急地走到院里,却停下了脚步,因为她看到倦收天站在灶台前将烧饼一个一个的拿出来,跟我来吧。他没有看向她,她却知道这句话是对着她说的。
             一路无话,她有些许的尴尬,如果不是在这样惨淡的氛围下,她或许会有些许的少女情怀,永远认真平淡的表情配上如斯俊美的脸孔,任谁都要心跳快那么几分。然而,这世上没有如果。原无乡如何了,她问。还好,他答。你为什么不守着他,她问。到饭点,我来取餐,他答。你可以让别人来啊,她有点生气觉得他太草率。其他人都有事要忙,他波澜不惊并没有在意她的情绪反应。她想起来了,这场残酷的战争还没结束。到了屋内,原无乡安静的睡在床上,听见有动静,缓缓睁开双眼。看到来人之后闪过一丝惊讶,随即恢复平静。这些细微变化,逃不过她的眼睛。倦收天上前扶他坐起,让他靠在怀中,拿着一块烧饼放在他唇边。她被这一系列动作惊得哑口无言,原无乡显然也是,他抬起手推开烧饼。尴尬的咳了一下,那是一双机关假手。
               这假手很是好用,好友不必劳心。
               是你,不劳。倦收天并不勉强。放下烧饼坐到一边。原无乡抬头正要对一边的她说什么,她却抢先说这要告辞。原无乡顿了一下,劳烦好友送水灵回去。
                这短短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又踏上了会烧火房的路。
                这次,却是倦收天主动说话,他说,你知道他要跟你说什么
                她侧头看他一眼,淡定面庞,丝毫看不出情绪。你不是也知道么
               她把问题踢给对方,这回换他侧过头定定注视她,你这样的心性若是男子,未来势必不可限量。
              她笑着,豆蔻年华,一笑似春风拂柳。最不伤人的做法,就是不要对方说出口时再拒绝。
               倦收天转过头,他就不会说动我收你为徒?
               这要问你啊
               半晌无话,慧极必伤。水灵你好自为之。
              她想非是她聪慧,而是她总在该知道的时候,就会得到答案。那晚的香榭林什么都未发生。应该是说一切都停止的恰到好处,就在树下二人彼此的气息交织之际,她听到,好友,你觉得让水灵入道门可好。蔚蓝眼眸如水,看着近在咫尺的面颊,他安然的躺在倦收天怀里问着。
               你,想收徒?
               恩。
               聪敏外露,慧极必伤。
              原无乡微微睁大了双眼看着倦收天,随即无奈的点点头。一会却又有些不甘的说,这样不是更适合入我道门修行,精明练达,说不定会是第二个练峨眉。
              可是又有几人担得起先天高人的重担,返璞归真才为上乘之选。不过若她愿意,你当为之。
              恩。两人不再多话。月色如水,洗尽铅华。
               半夜,她是咳醒的,鲜红的血液染红了手帕,家里一时慌乱,余家大哥连夜去镇上请了大夫。压制住了病情。可她自己知道,时候到了。

             
             南北道真打得最凶的时候,她正要离开,回到家乡嫁人生子。家里来人,给她说了门亲事,她曾对家里要求只要偏远嫁谁都行。这离经叛道的女儿让家里一时反对,却被年迈的爷爷挡了下来,他永远站在孙女这边。爷爷送她下山,往常这条山路行人颇多,此时空空荡荡空余秋风。后来听避难的道士说了才知道,那天,抱朴子身亡葛仙川自尽。那天南宗分家九指骄雄带着师弟师妹自创拳域,那天,倦收天只杀向南创不败神话却再也没有回北宗。偌大的道真,只留下一个原无乡,守着先辈们的基业,默然孤立。
            他用婚前为数不多的时间向家里说要再去帮爷爷的忙,习惯了她的乖张,家里人认为只要他能按时婚礼别的都由着她。她去了永旭之巅,因为她想知道那抹银白是否安好,而他不知道一向低调的他在那里,她只好去找倦收天。其实她一点把握也没有,那么高的山峰,非是寻常人都能上去。她就想碰碰运气,用这最后的时间断了念想,然后安安心心的嫁人过日子。事实证明,她果然是个有福气的女子,总在想得到答案的时候就会有答案。那是个刚下过雨的傍晚,这时她第三次走这条山路,老远就见一抹银白遗世独立。站在路口,表清有些许纠结。她有些想哭,躲在远远地大树底下,感谢上苍给她这个机会。正当她想上前再说几句话是,金华璀璨的地界主人站在那人身后,未等原无乡回身,就被从后面抱得紧紧的,
               倦收天  。。。 放手,我要被你勒死了。
               好友,是你空门大开,这是武者大忌啊。
                。。。。我很怀疑你是不是还在为我成为银票当家而耿耿于怀,想杀人灭口?  
              呵
              呵什么,不都说了非公事不见面的。
              恩。倦收天不再说话,渐渐西下的阳光让他的脸陷在阴影里。然后他转过脸,此时的他并没有放开环在原无乡身上的手。
               我要听你的真心话。躲在很远的她看不清那人的表情,却可以听得出那问句的急切。之后的事,她没再继续执着的看下去,人要懂得放下,才可以走的更远。
             
             余家奶奶今日出殡,余家大哥一直都明白母亲很想回到曾经的家乡,孝顺的他,一大早就起程,拉着母亲的棺木送她回到中原地界。这片养育母亲的土地果然非同凡响,他很好奇为什么她会放下这里的优渥环境选择相对偏远的余家村呢?可能是跟总有战乱的关系吧。赶着马车,路过一座极高的山峰,吸引人的不是这明峰,而是不知何时出现在遥远山坡上的两个人,一金一银,犹如天外飞仙,俊美不似凡人。整个丧礼对都停了下来,大家都向那比阳光还要惹眼的二人望去,却发现那山坡空无一物,丝毫没有任何痕迹。
             正当大家纳闷之际,有人发现那棺木上竟有一枚手掌大小的金银太极图。那图案渗到棺材里,一时间整个棺材凭空消失,这一下吓坏了众人,余家大哥却意外地舒了一口气,说着,母亲回到该回的地方去了。
             一切根本,生死轮回,道真一株灵精花随即开放。迎风摇曳,生机盎然。

    577

    主题

    53

    好友

    3万

    积分

    版主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他就是他,是两块钱一捆儿的呲花

    Rank: 5Rank: 5

  • TA的每日心情

    2017-11-8 09:55
  • 签到天数: 1588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梦币
    18589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388 颗
    清露
    29085 滴
    最后登录
    2017-11-8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32943

    水瓶座 国色天香勋章 我最超级强攻 亲密爱人勋章 杰出元老勋章 鼎立支持勋章 爱心会员

    鲜花(41) 鸡蛋(8)
    发表于 2014-12-5 21:08:04 |显示全部楼层
    亲,麻烦将字体调成3号字、段落间距加大哦,不然会给读者不太舒服的阅读体验呢~顺便虎摸一把小可爱,欢迎多多来写文哟!


    以及请注意版规,原创区要求每楼字数满15且要跟文文内容相关哟,麻烦亲编辑下2L谢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17 05:11 , Processed in 0.107060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