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586|回复: 0

[完结] 流氓上大学+番外 BY 榴莲飘飘

 关闭 [复制链接]

261

主题

0

好友

1056

积分

YD-6 羞梦养春

无人知晓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梦币
24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45 颗
清露
3 滴
最后登录
2014-1-13
阅读权限
10
帖子
1056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07-6-29 17:18:0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eve6532 于 2014-1-17 10:35 编辑

俗话说得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赵家的少爷叫晓乐,名字倒是斯文,不过打小就在流氓堆里摸爬滚打,不用想也猜得出是什麽样的人,小时候是小流氓,长大了是大流氓,等再过几年继承家业了便是流氓头头了。不过赵老爹倒也是个跟上时代发展的老大,知识经济时代想要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自己没文化不要紧,儿子有就好了嘛。儿子被逼去高考考的那点可怜的分数换作是其他人哪个学校也不敢收,可赵家的家训是“有钱能使磨推鬼”,於是老子连钱带人一同甩了过去。

  尧月礼是尧家的继承人,与赵晓乐的流氓不同,他习惯用鼻孔看人(=_=),天皇老子也从不放在眼里。相貌英俊,常被误认为是明星,却因为性格太恶劣,也是让人咬牙切齿的死小孩一个。唯一让人有点安慰的是他的成绩,不过这也更加助长了他嚣张的气焰,使他常常有高手寂寞的错觉。经过了黑色七月後非常轻松的考上了本市里的一所重点大学,至於为什麽考本市的大学,照他的话说,是想让自己成为这里的一个神话并流芳百世。

  然後,在开学第一天的早上……

  -----------------------------------------------------------------

  赵家

  “儿子,你可是咱家的第一个大学生啊,啧啧,大学生啊光想就很他妈爽了。”

  “老子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读书,我先声明啊,要是被学校扔回来了我可不管啊。”赵晓乐翘著二郎腿,嘴里叼著烟倚在沙发上抱怨。

  “你他妈敢,老子今天先把话给摆明了,钱老子是砸了,校长那边也找人交待了,校方也说了,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拿你怎麽样。到了学校你只要给我老实点读书就好,别他妈一天到晚整出些屁事来。”

  “你那麽热爱大学你不知道自己去读啊,扯我趟这滩混水干嘛,啊~~”赵晓乐话还没说完就被他老爸使劲敲了俩板栗。

  “什麽叫混水,这叫‘知识就是力量’,省得那尧家整天他妈的狗眼看人低。哎哟,磨蹭磨蹭已经这麽晚了,起来”,赵老爹拍拍儿子的背,“老子送你去学校报到去。”

  “站住,”赵晓乐从沙发上跳起来,“你不是吧,赵老大,送我去学校?你当你儿子我这些年白混的啊,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还要老爹陪去报到?这也太有损我的气势了,你要去的话那顺便帮我把书一起读了好了,不然就别跟来。”

  …………

  “唉,那好吧,你自己去”,赵老爹不甘心的说道,“车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上个月新买的加长林肯,不能第一天就被尧家那帮人给比了下去。”

  赵晓乐就著样心不甘情不愿的被他老爸塞进了车里。现在只要一向他提起尧家,赵晓乐的脸就犹如深宫怨妇一样满脸恨意,要不是尧家自己也不会被逼上大学这条路。

  ----------------------------------------------------------------

  几乎在同一时间的尧家

  “月礼啊,准备得怎麽样了啊,时间到了。”尧太太敲著她的儿子房门,“噢,我的家实在是太~~~完美了,老公事业有成,儿子又帅又聪明,我昨天还被一个帅哥搭讪(事实上是帅哥迷路了在问路),天哪,我太~~~幸福了!”

  正当尧太太沈醉在自己美妙的人生中时,“吱~”,房门开了,她立刻将自己拉回到现实中来。从房间里走出来的人挂著那万年不变的拽得想让人打一拳的臭脸无视她的存在,绕过她径直走下楼梯,并对著此时坐在沙发看早报的尧天说了一句:“爸,我走了。”

  尧天放下手中的报纸,“恩,等等,我听说赵家的儿子也跟你一个学校,你完全可以不必理会,跟他家的人说话完全是自降了身份。”

  “切”,尧月礼冷笑了一声,“以他赵晓乐的那点智商还没到跟我对话的程度。”

  尧月礼上了车。尧氏夫妇目送著这辆凯迪拉克离去。

  两辆豪华轿车几乎同时停在了学校门口,吸引了过往人群的目光,人们纷纷好奇地驻足观望。

  其中一辆林肯的车门先打开了,车上的人刚一下车人就矮了一大截,周围发出一阵暴笑。

  “你他妈白吃饭的啊,谁教你停车要停到沟旁边的!”赵晓乐站在沟里破口大骂,“当心老子炒了你。”

  司机反应过来後马上从车上下来,忍住笑将赵晓乐从沟里拉了上来。

  “老子这才第一天上学,出场搞成这样以後还怎麽混啊。”赵晓乐气得满脸通红。

  这时另一辆车的车门开了,车里的人刚才目击了“事件”的全过程。

  “其实你非常适合待在那种地方,你家的司机可真了解你。”尧月礼站在了赵晓乐的眼前。

  “老子今天起得晚,还没来得及活动筋骨,既然你主动要求,那我就成全你。”赵晓乐气得咬牙切齿。

  “哼”,尧月礼依旧用不屑的眼神看著眼前人,“你是不是很久没上过称了,连自己有多少斤两都不知道。”

  “下面这个才配得上和你动手。”尧月礼用手指了指赵晓乐的脚下便头也不回一个人进学校了。

  “啊~啊啊~啊啊啊”,听见身後的人连声大叫。

  “真是蠢得够可以。”尧月礼心想著。

  “今天是什麽日子,黄历是不是明确的写著不适合老子出门啊!为什麽连一条狗都敢在我脚上撒尿!”

  “少爷,”司机想说可能是刚刚掉进了沟里,脚上有味道的缘故。

  “你给我闭嘴!”

  赵晓乐突然想起了什麽,揪起了司机的衣领,用阴森森的眼神盯著司机心里直犯怵。

  “说,这条狗是不是你养的,你好大的胆子啊!”

  “不……不是啊……”司机大惊,连忙想解释,他家的少爷是什麽脑子,居然能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

  “那为什麽你跟它合谋来找老子的晦气。”赵晓乐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真恐怖。

  “少爷,我……”司机现在的脸比哭还难看。

  “你这就给我回去乖乖等著,等著你的解雇通知。”赵晓乐拍拍司机的脸也走进了学校。

  走在路上赵晓乐越想越气,被老爸逼著来上大学,连校门都还没进就出了一连串的糗事,最可气的是还被那该死的尧月礼嘲笑了一番。

  “尧月礼你给我等著,今天的仇老子一定要报,不仅要报,还要你加倍奉还。哼哼~,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 Kitty!”

  “阿泣~~”尧月礼搓了搓鼻子,“感冒了?不会吧,今天好像不冷啊。”

  整个校园里充满了赵晓乐的怒气,赵晓乐边走边掰著自己的手指“哢哢”作响,一副要找人打架的脸使得行人见了他就纷纷让道。

  现已是秋天了,这个学校栽了许多的梧桐树在道路两旁,树上落下的叶子踩在脚底发出非常好听的“沙沙”声,像在打著拍子一样,可是在赵晓乐听起来却觉得异常的烦躁,这声音打乱了他的思路,打乱了他找路的思路。

  “妈的,什麽破学校,没事建那麽大干嘛,找栋房子都费劲。”在赵晓乐问了第十三个人之後,他终於承认了一个事实,他的方向感有点弱,他迷路了。

  时间来到了下午五点四十五分,太阳西下,阳光改变了校园的景色,到处都泛著金黄,不远处一幢红色屋顶的房子异常和谐的融在暮色中。赵晓乐拖著行李的步伐越来越沈重,爽朗的秋风吹过带走了他燥火,只剩下无可奈何,他在这个学校里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已经走了整整六小时十五分。

  “关公开开眼,指给我一条明路吧,告诉我老子的宿舍在哪里。”赵晓乐的心中在呐喊著。(知道你是流氓,但这好像不归关公管吧>_<)

  没过多久赵晓乐走到了那幢红屋顶房子前,“有没有搞错啊,怎麽又走回到这地方来了,没十次也有八次了吧,这房子是不是会走路啊!!为什麽今天全都跟我过不去,狗也就算了,连房子也来触老子霉头。既然你那麽想让我进去,那老子就不客气了。”

  说著他便朝里面走去,随便挑了个宿舍一进门把行李一扔,以“大”字形状躺在床上。

  …………

  “别来烦老子,脚都快断了。”赵晓乐对著床边站著的人不耐烦的说。

  “同学,你叫什麽名字啊?以後我们就是室友了,我会照顾你的~~”床边的人似乎没有听见他刚才说的话,边说边抚摸著赵晓乐那满是汗水的脸。

  赵晓乐“噌”的坐了起来:微微卷翘的头发、细长的眼睛、高挺的鼻梁,还有那零星的汗水洒在健康小麦色的皮肤上,俊秀的脸庞并不失男子气慨,再配合著一具没有丁点儿赘肉的身体,全身散发著男性的魅力。

  床边人两眼放光,流著哈喇子,满脸的春色眼看著又要向赵晓乐身上摸去,赵晓乐二话不说便对那人暴打一顿。

  奇怪的是那人被人打得似乎相当的享受,嘴里还不停的发出“噢~~噢~~用力啊~~”的声音,脸上的春色不减。

  光看那脸就已经全身起鸡皮疙瘩,现在加上听觉污染,双管齐下,赵晓乐胃里翻腾恶心得只想吐,使劲踹了那人一脚便拖著行李冲了出去。

  “靠!这是什麽鬼地方房子会跑不说,人也全是些变态,老子今天可算是开眼了。”

  刚一拐弯,“咚”的一声。

  “啊!”两个人同时叫了出来。

  “尧月礼”

  “赵晓乐”

  两人同时开口。

  “你怎麽还提著行李?”

  赵晓乐原是打算要好好教训尧月礼一顿,可是经过这一天的折腾完全没了早上的气势,捂著额头往外走,“要打架明天再说。”

  “怎麽,是吞了灭火器还是被抓去了消防队啊,我看不见你的小宇宙了,燃烧不了了呢。”

  他在挑衅,不理他。赵晓乐低著头往外走。

  “噢~~,我知道了,你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赵晓乐身体一僵,迈出去的脚悬在空中,身体定在那,样子十分滑稽。

  “被我说中了?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尧月礼伏在楼梯的栏杆上,肩膀抖个不停。杀气离他越来越近了。

  “咳咳,那这位赵同学,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宿舍是几栋啊?”

  “七栋。”

  ………一阵安静,空气中仿佛有什麽在变化。

  然後:

  “哈哈哈哈哈哈哈…………”更加嚣张的一轮笑声袭来,在尧月礼的记忆中好像是他头一次这麽开心过,十分没有形象的坐在楼梯上笑得东倒西歪。

  历经百转千回,赵晓乐如愿以偿地摊在了自己宿舍的床上。这一天过得实在太憋屈,特别是在被自己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尧月礼的一番狂笑後,从他嘴里了解到自己一直站在七栋宿舍楼里简直羞愤得想自杀,当时的表情活象踩中了地雷。

  “一定要一雪前耻。”这是赵晓乐睡著前一直念叨的一句话。

  夜色沈沈,人也沈沈。躺在床上的赵晓乐眉头紧锁,在梦里他看见盖著红色屋顶的第七宿舍楼长出了四条腿,不停地追赶著他。

  好累啊,这一天好累啊,连做的梦也不例外。

  尧月礼躺在床上回味著赵晓乐下午做的蠢事。太有趣了,有趣极了,这是正常人所能做出的事情吗?不,他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尧月礼已经找不出形容词来形容那个笨蛋了,彪焊的人生果然不需要解释,彪焊的笨蛋更无需多费唇舌。

  尧月礼的室友惊恐地望著一直在床上痴痴笑的人,迷惑了,难道白天的冷淡都是装的?自己对他表现出的友好他全都不理会,害自己以为热脸贴了别人的冷屁股也是假相?他也许只是不好意思?也许这才是真正的他?

  第二天早上,赵晓乐和舍友一起坐在学校食堂里对著桌上的一盘物体迟迟没有动手,据食堂卖早点的师傅说,那根黑糊糊的东西叫油条,碗里像白开水的液体叫豆浆!

  赵晓乐的嘴角一阵抽搐,有砸食堂的冲动。

  室友看出了他的不对劲,连忙安慰道:“那个,我们怎麽也算是知识分子了,应该遵纪守法,能忍就忍了吧,你看食堂里其他人不也都在吃麽,也许吃起来没有想象的那麽难吃呢。”

  赵晓乐睁大了眼睛望著他,不可置信地说:“你刚才说什麽?吃了它?这玩意能吃?”

  “可你总不能不吃东西吧,上午还要军训,不吃东西的话可能撑不下去啊。”

  赵晓乐想了想,皱著眉头勉强把桌上的东西咽了下去。

  大小吃惯了山珍海味,金枝玉叶般的肚子哪能容下早上的食物,上午军训的时候赵晓乐的肚子一直在“咕噜咕噜”的抗议著。实在憋不住了,跟教官请了假便直冲进厕所。

  厕所的第一间门没有锁,赵晓乐一脚踢开门正准备进去却被里面的景象惊呆了。呆掉的原因不是因为里面有人在上大号,而是因为那人手里还拿著面包在啃。

  那位边上大号边啃面包的仁兄听见有人踹门,只是抬起头轻轻地看了一眼门口的人,便又低头继续自己未完成的事业了。

  “啪嗒”厕所里传来赵晓乐下巴掉地的声音。

  从厕所出来,赵晓乐少有的陷入了沈思。活了十八年,没少见识,跟自己家里打交道的人什麽样的没有,自认为已经没有什麽事能镇住自己了,可为何如今混匿在知识分子群中倒像是没见过世面一样大惊小怪。难道当今社会流氓才是最正常的人群?

  第六次走进厕所已是中午了,上午的军训已经结束。解决完後,赵晓乐深深地洗了一口气--总算舒坦了,不过这也差不多去了他半条命。

  操场上传来兴奋的叫声:“快看,快看,他会灌篮,同学快点过来再给大家表演一次,你刚才的灌篮好多人都没看见。”原来是教官。

  尧月礼皱了皱眉头,自己一米八多的个头,超过一般人的运动神经,灌个篮而已有什麽稀奇的。可他错就错在拿自己的条件去衡量普通民众。看著周围一张张满怀期待的脸,心中叹了口气,这年头傻X特别多。

  轻轻松松又灌了一次篮,场下的男生全都又羡慕又嫉妒的握著拳头,女生们都在尖叫,好像发现了宝似的。

  “让开让开,就这点本事也值得这麽多人围观。”赵晓乐穿过人群站到的尧月礼的面前。

  尧月礼眯著眼睛,轻蔑地看著这个笨蛋。

  操场内的温度不断地上升,两人之间火光四溅,彼此的眼神凶猛凌厉,仿佛在比看谁先能用眼神杀死对方。场外群众都捏著一把汗,不知道这两个人下一步会做什麽。谁也不愿刚开学就发生流血事件。

  尧月礼看著眼前的这张脸又想起昨天的事,绷不住“噗”地笑出声来。

  赵晓乐如同遭受了奇耻大辱,愤怒地从尧月礼手上强过篮球,“笑屁啊,有本事跟老子单挑!”

  尧月礼挑了挑眉毛,“好啊,如果你不怕丢人的话。”

  比赛是一球定胜负,赵晓乐进攻,尧月礼防守。拉了六次肚子的赵晓乐在运球的时候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快要虚脱了,後悔刚才说出的话。稍微一个不留神球险些被对手抢了去,“呼~~好险好险。”立刻调整姿势。双方对峙了好久,好不容易看见尧月礼的左边有空档赵晓乐马上突破,没有注意到对手脸上闪过的一丝笑意。

  正当赵晓乐举手投篮以为自己要赢了的时候,“啪!”尧月礼不知什麽时候已经来到自己面前,起身跳跃,非常漂亮地盖了赵晓乐的帽。

  “哗~~~”场下沸腾了,同学们同时惊呼,“太漂亮了,好精彩的一次盖帽。”赞美之声不绝於耳。

  尧月礼捡起篮球从赵晓乐身边走过,“哼,这可是你自找的。”再次被羞辱了。

  人群散去,赵晓乐一个人站在操场上半天回不过神来。

  山鸡即使升了仙也成不了凤凰,赵晓乐就算读了大学也当不了知识分子。他明白自己的身体里流的是流氓的血。

  没放过暗箭的不叫流氓,既然明的不行就来暗的,赵晓乐当下决定夜袭尧月礼宿舍。

  尧月礼的宿舍就在赵晓乐的楼上,赵晓乐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心头又落下一个疙瘩,“为什麽是我住楼下,这不是明摆著被那死人踩吗。”今天就新仇旧恨来个一次性了断。

  赵晓乐在楼下阿姨处埋伏了半天,总算等到阿姨离开了一会儿,机不可失,立刻逮著空子钻进了房间里,偷出了尧月礼宿舍的备份钥匙。

  今晚我为刀俎,他为鱼肉。

  “我是个人才~~尧死人洗好脖子等死吧~~”赵晓乐边走边唱歌。

  一个人在宿舍里挥著棒球棒,并且想象尧死人毫无反抗能力的站在自己面前,使出全身力气用力一挥,“哈!”再想象尧死人被自己一棒打飞出去!“嘿嘿~~嘻嘻~~”顿时心情大好。

  室友打饭回来,一进宿舍就看见赵晓乐笑得跟朵花似的,差点跌倒。

  “你……你……出什麽事了?”说著就要去摸赵晓乐的额头。

  赵晓乐把手一挥,说道:“我没事,就是觉得读这大学也不是一无是处,嘿嘿~~”

  被这人弄得二丈摸不著头脑,摇摇头,坐在椅子上准备吃饭。赵晓乐也拖了张椅子坐在旁边,看著他。室友只觉得被看得浑身发毛,饭也吃不下了,可又不敢开口说话。

  “程橙,你怎麽不吃了?”赵晓乐对他的室友说。

  “你这样子我害怕。”

  赵晓乐看见程橙颤巍巍端著碗坐著,瘦弱的身子骨显得更可怜。流氓体内潜在的“父性”被激发出来,捏著程橙的手臂说:“你看你这麽瘦,应该多吃点,不然跟人打架都没力气。”

  “我不跟人打架的。”

  “那你有可能被人打啊。”

  “…………”

  “那你慢慢吃,多吃点啊,我出去一下。”

  程橙看见赵晓乐出去了才算舒了口气。

  楼上尧月礼的宿舍就显得比楼下的清静了许多。尧月礼对他的室友一直不理不睬。 室友叫林翔,人送外号“祥林嫂”,绝对是个耐不住寂寞的男人,最大的爱好是把MM,宿舍里冷淡的气氛快让他抓狂,刚开学第二天就跑到学校附近的酒吧里排解愁闷去了,留下尧月礼一个人在宿舍。尧月礼巴不得这只整天在人耳边“嗡嗡”叫的苍蝇早点消失。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今晚天公作美:多云,北风四级,是杀人放火的大好时间。赵晓乐悄悄地从床上爬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到程橙床前,把手指放到程橙的鼻子前面看他睡著了没有(= =这是看人死了没有),满意的点点头,又走到阳台,拿起棒球棒蹑手蹑脚地开门出去了。程橙没睡著,赵晓乐这一系列的举动他都看在眼里,还以为他在梦游,生怕他回来的时候把自己的脑袋当西瓜给切了,睁著眼睛在床上挺尸。

  赵晓乐身著一袭白色睡衣,摸到尧月礼的宿舍门前,从口袋里掏出钥匙顺利地进去了,还对自己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其实尧月礼也没睡著,听见有人开门还以为祥林嫂回来了,当看见门口的“东西”时顿时傻了眼。赵晓乐的脑袋隐藏在漆黑的夜里,在尧月礼看来只剩一套白色衣服在空中飘。尧月礼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鬼”,自己的这一死穴至今还没被人发现。

  看见“幽灵”缓缓的飘进宿舍,飘到了祥林嫂的床前,“咚~”一声闷响,尧月礼大气不敢出,开始冒冷汗。

  “?”赵晓乐心生奇怪,怎麽是空的。

  尧月礼又看见“幽灵”转向飘到了自己的床前,心提到了嗓子眼,心想自己可能活不过今晚了。平时拽得跟二五八万的尧月礼此时像换了个人,冷汗已经浸透睡衣。怎麽办,怎麽办,自己印象里好像没有杀过人,为什麽“幽灵”会找到自己头上,顿时觉得冤枉,後转念又想横竖都是死干脆眼一闭牙一咬英勇的向“幽灵”冲了过去。

  抱住“幽灵”的一瞬间惊奇的发现“幽灵”居然是实心的。

  赵晓乐吓了一跳,没有想到尧月礼是醒著的,更没想到还冲过来抱住自己,於是脚底一滑,两人向祥林嫂床上倒下去,“啊~~”赵晓乐的头还撞到了墙上。

  尧月礼心头一紧,这声音怎麽那麽熟悉,脑子一转马上反应过来原来是楼下的笨蛋流氓,怒火中烧,骑到赵晓乐身上,双手卡住对方的脖子。

  赵晓乐哪能就这麽束手就擒,开始扭打起来。床太小,两人都掉到了地上,但还保持著床上的姿势。赵晓乐黑暗中抓住对方的衣领,往下一拽。这一拽可不得了,不偏不倚把尧月礼的嘴拽到了自己的嘴上。两人同时石化。这时祥林嫂也回来了,一开灯就看到了这限制级的一幕。“啪嗒”,下巴掉到地上。

  房间亮堂了,地上的两人依然瞪大了眼睛往著对方,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又像触电一样弹开。

  “咳咳~~,那个”祥林嫂刚一开口,赵晓乐低著头冲了出去。

  一口气跑回了宿舍,心跳得好快,“镇定,镇定!”赵晓乐对自己说。脸上烫得跟火烧一样,现在是晚上,不然肯定能看到红得跟猴屁股似的脸。一头钻进了被窝里,“睡觉睡觉,睡起来就没事了。”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4-23 13:39 , Processed in 0.115662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