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780|回复: 2

[完结] 殘愛·藏愛套書之暗色漩涡by沙奇

 关闭 [复制链接]

1459

主题

0

好友

1527

积分

禁止访问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梦币
8891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0 颗
清露
175 滴
最后登录
2015-12-5
阅读权限
0
帖子
1527

爱心会员

鲜花(5) 鸡蛋(1)
发表于 2007-6-28 21:52:0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生命之重 于 2009-11-10 18:32 编辑

【内容介绍】

  当桂木文也以为自己被全世界抛弃的时候,

  天川光宪对他伸出援手,把他从绝望的尽头拉起。

  那个完美的男人赐予他一辈子都不敢奢想的幸福和理想,还翻动他沉寂已久的灵魂。

  然而,文也却不知道,在光宪完美的糖衣下有邪恶的黑影,

  一边体贴地照顾他,一边以不着痕迹的方式污辱他……

  天川光宪明明讨厌他,为何还要对他好?

  在付出关心之余为何还要对他残忍?

  「既然你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空间,就让我为你创造一个空间。」

  如果这又是另一场游戏,他大概会支离破碎吧……

  五点整,村上百合子完成手上的工作,忍不住伸展身体,活动四肢。

  “做好了?”坐在旁边的矢野看到她的动作便问。

  “恩。你呢 ?”

  “我手上是今天的最后一份了。”她出示一份不厚的资料夹苦笑。“希望明天不要又一堆。我已经看怕这些数字统计了。”

  两人这一星期以来都在查看各旅店寄来的业务报告。在新世纪集团会计部工作的二人要面对的不只是一家旅店的会计工作,而是集团旗下所有旅馆呈上来的报告。

  在日本全国拥有数十间旅店的新世纪集团位于东京都内。虽然年代不比其他集团久远,但因股东们有独到经验而得以成功打进竞争性强的旅游业;除了主要的旅馆业,最近几年还开办旅行社,可说是旅游业的霸者。外面甚至谣传新世纪集团的员工数量如包括各旅馆工作人员有五万以上,可见他们的势力强盛程度。

  十一月到四月是日本旅游业的顶峰时期。这段期间,国内外的度假旅客从四面八方涌来。十二月的圣诞节、一月的新年更是人满为患,这种忙碌一直到四月的赏花季节过后才稍微安静下来。百合子等人的任务便是查阅这些旅店以及旅行社寄给总公司的业务报告,把所有的资料收集在一起做份统计,交给上司。

  “需要帮忙吗?”百合子不禁问。在同事还没下班以前自己先行离去,怎么也说不过去。百合子自认为自己的脸皮还没厚到那种程度。

  “没关系,这些再一个小时应该就可以做完了,你不是要去找你亲爱的吗?再不去小心他被其他人勾走了。”

  “不好意思,那我先走了。”百合子做出抱歉的手势。

  “去吧去吧,”矢野挥动着手作势要赶她走,然后继续埋首工作。

  百合子走出会计部,在走廊上和不少需要加班的同事擦身而过,搭电梯到楼上的行销部。看到再熟悉不过的背影,她不自觉的露出甜美的微笑。

  “还没结束吗?”

  对方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百合子后随即回笑。

  “就快好了。”天川光宪顺手把桌上的文件盖器,不让百合子看到内容。

  光宪在行销部的工作除了行销方面还包括营业分析等较机密的工作,不能轻易让外人看到。就连身为同事兼光宪女朋友的百合子只知道他最近正在协助旅馆的扩充计划,寻找并分析有利的建筑地点、和小组合力完成一份呈现给新实际集团的企划书,具体细节一概不知。

  “你已经下班了?”

  “恩。”

  “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啊……”他看看墙上的时钟,没想到自己对着同一份数据资料已将近两个小时,“如果你还要继续我就不打扰你了。”百合子细心地说,“没事,我也是时候该走了。”

  “要一起吃饭吗?”

  “啊,抱歉,今天不行。我答应我妈要回家吃饭的。”光宪一边穿上外套一边抱歉地说。

  “这样啊,那只好下次了。”虽然心里有些失望,却必须维持笑容,只怕光宪一有任何不满意便会立刻把她从女友位置上刷西来。她好不容易才从上一个女人手中赢得“天川光宪的女朋友”这个位置,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开。

  光宪是个自我中心又难服侍的男人没错,但是他 也是个前途一片光明又好看的男人,而且在他心情好的时候是非常懂得讨女人欢心,绝对够资格名列全公司最有价值单身汉名单前十名。

  “我们一起下去吧。”光宪收了收桌子,把文件全往公事包里塞。“上原,我先回去了。如果课长问到的话就说我星期一会把东西交给他。”

  坐在隔壁的上原只是含糊地应了一声,连头也没抬。

  “因为是星期五,所以大家都赶着做完好在周末休息。”光宪笑着说。

  “邪你呢?”

  “我把该交的都交上去了,现在手中的工作短期内不可能交上去,所以没加班的必要。”

  ——电梯抵达底楼,所有人一拥而出,就连光宪和百合子都不例外。用尽的精力仿佛在这一刻重新涌现,只想尽快离开公司好松一口气。

  “我回公寓后会打电话给你,大概过一两天吧。”在大门前分手时,光宪不忘对百合子说。

  “我等你电话。”

  百合子看着光宪别过身,往不同的方向走去。一直到她看不到人影为止,光宪一次也不曾回过头来看她。

  “我回来了!”光宪一踏入玄关便大声打招呼。

  围着围裙的母亲从厨房探出头来,对他微笑。“你终于回来了。快一个月没看到你了啊,不过你今天下班得真快。”

  “主要的事都做完了,所以早回来。”光宪一边除下领带一边走进厨房,经过客厅的时候看到里面空无一人。“爸爸呢?”

  “他带二郎去散步了,大概半个小时后就会回来吧。”

  这答案让光宪呆楞了一会。

  二郎不是猫吗?光宪想起自己三个月前来时家里没预告地出现一只黑白色的猫,听说是跟在爸爸身后回来,结果就顺理成章成为家里的新成员了。

  狗要散步,难道连猫要吗?“应该说是你爸爸自己要散步,所以把二郎也带出去吧。二郎那孩子特别喜欢跟着你爸爸,每天都会陪着他呢。”最后还加了一句“和某人就是不一样”。

  被影射的光宪无可反驳地挑起右眉,决定保持沉默。母亲并不是不知道他有多忙,可是还是爱念。父亲曾苦笑着说母亲空闲的时间太多了,觉得寂寞,除非光宪或晶生个孙子让她看,不然只能多忍耐了。

  妹妹晶子刚结婚一年,不可能这么快怀孕;光宪连婚都还没结,更不可能有小孩——难道要他去抱一个吗?在无计可施之下,唯有忍耐一下继续被念,反正也不会少一块肉。

  光宪到二楼的房间去换件衣服下来,正坐在厨房帮忙的母亲切菜做沙拉的时候,走廊的电话响起。他起身去接,听到晶子充满朝气的声音。

  “怎么会这么孝顺的打电话回来了?”光宪笑着调侃道。他已经好久没听到晶子的声音了。

  (什么话了,我每星期都会打电话回家啊!哪象你久久才出现一次。)“因为我是大忙人啊。”“光宪,是晶子打来的吗?”母亲走出厨房问。可见她预料到晶子今天会打电话回来。

  “是晶子没错。”光宪把话筒传给母亲,父亲此时正好回来,脚边跟着一只背上有一大块黑色,脚上象穿着四只小黑鞋的猫。最特别的是他白色的脸上有两撮象眉毛一样的黑色毛。猫注视光宪一阵子才上前在他的脚边“喵”一声。

  “小家伙还记得我?”光宪露出微笑,,低身去摸它的“眉毛”。记得上一次看到它还只是个小不点,现在已经是只成猫了。

  “二郎很聪明,我教它不可以动后面盆栽的脑筋,它就真的只看不碰。”父亲有些骄傲地说。猫舒服地闭上眼,但很快便跟在父亲后面走进客厅,跳上沙发躺在父亲旁边。

  “晶子说他明天没办法过来,也许星期天可以。”母亲讲好电话走来说道。“再过不久就可以吃饭罗。”

  “知道了。”

  “我去把沙拉弄完。”光宪跟在母亲后面进入厨房。

  看到父亲有了二郎后开心的模样,光宪开始考虑是否要找只宠物来腻着母亲。

  第二天是周末,光宪睡到九点起床,下楼 吃过早餐后到外面去散散步。二郎坐在玄关看着光宪穿鞋。

  “你要跟我一起去吗?”光宪要请它一起来,可是二郎只大了个瞌睡,转身走进客厅。光宪笑着摇头,穿着便服运动鞋出门,十一月的风冷的让人忍不住打颤。光宪缩起脖子,把双手插入外套,沿着附近的空地走,不知不觉绕到大路,,看到巷口的破旧公寓,他停下来看了一会,刚好看到管理员的门打开,走出一位瘦巴巴的男人,随后便是管理员。

  男人手上拿着破旧的袋子,看到光宪时立刻别过头,快速离开在转角处。

  “是光宪吗?你回来啦?”目送男子离开的年迈管理员看到不远处的光宪,抬高声音打招呼道。已经六十岁的山野先生从光宪有记忆以来就是这儿的管理员,多少有些认识。

  “好久不见了。你好吗?”

  “老样子。”山野先生眯起眼睛笑,眼角的鱼尾纹特别明显。

  “刚才那位是来租房子的吗?”光宪往刚才那个人离开的方向望去,随口发问。

  “哎……不就是那个几年前报纸上很轰动的高中老师嘛。对自己学生出手的那个。他刚出狱回到这儿,可是,怎么可能让他继续住下来呢?就算我同意,其他住户也会反对的。”

  “就是他?”光宪惊讶的张口结舌。

  “对啊。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存在呢?真是变了。”山野先生摇头叹气。

  光宪看着刚才那个男人消失的方向,不可置信的张大了眼睛。

  ——他已经出狱了?这么快就五年了吗?

  告别了山野先生,光宪无法克制地往那个人消失的方向走去。明知事不关己,他却象个好事者想看清楚那个人的容貌,想知道他接下来得情况。

  依他缓慢的脚步看来,应该走不远,然而光宪几乎快走到河边依然不见他的踪影。光宪放弃地走到河边,却在那儿看见自己寻找的目标,连忙停下脚步。

  坐在河边的男子完全没有察觉到光宪的存在,对着河流发愣。他的背脊单薄,原本就瘦弱的身子因为肩膀往前缩而显得更薄弱,配上不合身的宽大毛衣和长裤让人忍不住怀疑他是否身患绝症。光宪站在距离男人数公尺后,沉默地看着他坐在斜坡上,动也不动地看着河川。

  现在是冬天,即使没有风吹来,气温也冷得让人无法呆坐或站在原地不动。光宪站了一会便忍受不住而转身离去。走了一段距离再回头,男人依旧保持同样的姿态,犹如石像般坐在那儿。他身边的墨绿色袋子很有可能就是他所有的财产,而这如果是真的话……他现在的心境可想而知。

  ——无论如何,这些都与我无关。

  光宪在心底暗恂,不愿再多想地走回家。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4026

主题

0

好友

5940

积分

YD-8 绮梦幻春

魔教暗影堂副堂主&三剑客二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5-22 22:08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梦币
    58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72 颗
    清露
    125 滴
    最后登录
    2015-5-22
    阅读权限
    10
    帖子
    5940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07-6-28 22:27:55 |显示全部楼层
    泥鳅我豪迈地游走,不带走一片土壤~

    2

    主题

    0

    好友

    904

    积分

    YD-5 春情化梦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梦币
    1467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0 颗
    清露
    25 滴
    最后登录
    2018-3-14
    阅读权限
    10
    帖子
    904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4-1-10 23:18: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uzeqing 于 2014-1-11 23:02 编辑

    可能是这个作者的文风的关系,这篇文真的是很日系,同时模仿木原的痕迹很明显,使得这篇文感觉上有很浓重的木原风格
    但是,怎么说呢………………再怎么模仿,也毕竟不是真正的木原吧,与其一味的模仿他人,不如创造属于自己的文风,不是更好??

    而且,光宪和文也之间感情的心理描写虽说很多,但是却不清晰,也就更谈不上细致了
    光宪明明一开始是抱着报复的心理,把文也收留下来的,抱着把在自己幼年时期曾经性骚扰他的那个TB男人的形象投射在了文也身上
    可是,他做的事情,却明显不是在报复,那时候他的心理又是什么呢??
    然后,明明光宪一开始是很鄙视文也的,那他是什么时候起,不再鄙视文也了呢??他心理是怎么转变的呢???
    而光宪又是什么时候,爱上文也的呢??
    这些,作者都没有给予我答案…………导致我始终不明白,也无法理解光宪和文也之间的关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4-23 13:36 , Processed in 0.123490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