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88|回复: 0

[军事·历史] 丑霸三国 BY 风回

[复制链接]

13

主题

8

好友

916

积分

梦野特殊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 TA的每日心情

    2017-7-28 19:25
  • 签到天数: 81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梦币
    319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2 颗
    清露
    4705 滴
    最后登录
    2017-7-28
    阅读权限
    15
    帖子
    916

    爱心会员

    鲜花(3) 鸡蛋(0)
    发表于 2014-2-16 23:06:4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内容简介

      穿越了,重生了……

      却成了董卓的儿子。不过记得三国中董卓没有儿子,这算是哪门子事?

      对董卓的印象,是和勐将兄争女人。

      虽然上了小貂,却丢了脑袋。

      然后一家老小被勐将兄砍了头,连白发苍苍的奶奶都被那个皇甫嵩砍了头。

      我该怎麽办?

      我不会造纸,不懂火药,更不要说高深的蘸火技术。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护林员,穿越的时候忘记带着

    百度大神一起来,而且还生在了一个奇丑无比的家伙身上。

      老爹视我为妖怪,大家把我当成洪水勐兽,除了奶奶和姐姐……

      我要活下去,为了奶奶不被砍头,我要先杀了皇甫嵩;改变了历史又能如何?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

    了让自己活下去,让爱我的人活下去。

    第一卷 第001章 重生
      董非惊恐地发现,他竟然变成了婴儿。
      身旁还躺着一个女人,一个相貌很清秀的女人,不过已经没了气息。而他身处的环境也非常的陌生,所有的人都穿着古装,并且还说着陌生的言语。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些人应该都是中国人,至少他能明白,那些人在说什么。
      “这孩子可真难看!”
      说话的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女人,看年纪应该有三四十的样子,两个字:彪悍。
      “不仅难看,还是个丧门星……阿娟好不容易熬出来了,好日子是一天都没有过,就被这家伙给害死了。”
      接嘴的人,看上去很像是董非村里的稳婆,可这话说出口,却是带着无尽的怨毒之意。董非不仅打了一个寒蝉,侧耳倾听周围人的窃窃私语,没一个人说他好。
      天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董非还有些莫名其妙,实在想不通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出生在新社会,不过却是一个孤儿。靠着村里人的善良,一天天的长大,后来在村子里当上了护林员。他生活的村子,是位于湖南的武陵山。山里有很多受国家保护的动物,所以在担任护林员的同时,董非的另一个工作就是保护那些动物。十天前,他发现有人偷偷入山,猎杀山中的动物。从小就有着无比强烈责任感的董非立刻让村里人报警,自己带着武器入山寻找那些偷猎者。十天奔波,他找到了偷猎者,可眼看着把偷猎者抓住,自己却被入山的武警当成了偷猎者,一个小小的误会,使得董非被武警的子弹所击中。
      董非无亲无故,无牵无挂。
      在临死的一刹那,竟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解脱。
      这世上难道真的有鬼神,真的有轮回?董非没上过什么学,虽然并不相信鬼神之说,可心里面对这鬼神之事,总是有一分莫名的敬畏。
      原以为死了,可没想到竟然获得了重生!
      不是说,走上奈何桥前要喝一碗孟婆汤吗?为什么还能把前尘往事记得如此清楚?
      “这孩子怎么不哭?”
      一个健妇突然大声地问道,话语间带着浓浓的口音,同时还包含着一种恐惧。
      “这,这孩子不会是妖怪吧!”
      “肯定是妖怪,否则怎么会克死阿娟?说不定,就是他杀死的阿娟!”
      一句话,引起了众多人的恐慌。董非原本正迷茫与身外事,听到这些人的话,不由得吓了一跳。这些人也太能想了吧,怎么好端端的自己就变成了吃人的妖怪?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紧跟着一个体魄魁梧,膀阔腰圆的彪形大汉出现在董非的视线当中。这大汉年纪大约有四十上下,一脸的络腮胡子,脸庞黝黑,全身上下带着一股风尘之气。
      “我儿子呢,我儿子在哪里?”
      彪形大汉大声的叫嚷,声若洪钟,震得董非耳朵根子嗡嗡直响。
      “老爷,这就是小公子……不过阿娟死了!”
      健妇流露出悲伤之色,回答彪形大汉的问题。
      “这是我儿子?”彪形大汉喜出望外,一把抱起了已经变成婴儿的董非,可等他看清楚董非的样子,眉头一皱:“这孩子怎么这么难看?”
      俗话说的好,骨肉相连,血脉相连。
      但凡初为人父的男人抱起自家孩儿的时候,总是会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可是这彪形大汉却没有这样的感受,相反由于董非此时还正在迷茫中,所以那眼神在彪形大汉的眼中,竟变成了一种拒人与千里之外的冷漠,令他心中颇为不喜。
      “老爷,这孩子从生出来就没有哭过!”
      一名健妇轻声地告诉彪形大汉,让彪形大汉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
      “这孩子,是我的儿子?”
      彪形大汉心里面琢磨,对怀中的婴儿更多了几分不喜。可就在这时候,一名健妇的自言自语进入了他的耳朵里:别是个妖怪,阿娟说不定就是被他给害死的。
      妖怪?彪形大汉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激灵打了一个寒蝉,手不由自主的一松。
      董非蓬的一声掉在了床上,好在并不算太高,虽然很疼痛,可还不足以让他放声大哭。婴儿的身体,成年人的思想。董非一时半会儿的还无法适应这种变化,当他掉在床上的时候,本能似的一声不吭。
      这孩子别真的是个妖怪吧。
      殊不知,这样的反应落在周围人的眼里,更增添了大家的疑虑。
      彪形大汉本来这心里面就很不舒服,看到董非不哭不闹,眼神冷漠地看着他,额头竟然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来人啊,把这妖怪扔到荷花池里溺死!”
      “岳父,这不好吧!”
      彪形大汉的身后,站出来了一个青年,年纪大约有十七八岁,长得是孔武有力。
      他轻声说:“说不定只是一个哑巴……您已年近四旬,至今膝下无子,如果……”
      “牛辅,你看他的眼睛,你看他的眼神……你见过有那个刚出生的孩子,会是他这个样子?不能留他,不能留他……他连自己的娘都能杀死,如果等他长大了,一定不会放过我。说不定到时候,整个董家都会成为他腹中的食物,杀死他!”
      彪形大汉惊恐地指着董非,大声地叫喊。
      那叫做牛辅的青年眉头微微一皱,看了看董非,眼中流露出不忍之色。只是,他也不敢再劝说,毕竟董非的表现实在是过于诡异,他弄不清楚这孩子究竟是人是鬼,同时也担心,岳父的话语有朝一日会成为事实,当下闭上嘴巴。
      一名健妇上前,抱起了董非。
      一直到了这个时候,董非才反应过来。
      “我不是妖怪,我不是妖怪!”他大声地叫喊,同时用力的挣扎。只是那叫喊声从口中发出,却是婴儿的啼哭。而那挣扎,更加深了众人的疑虑。这孩子莫非听懂了?若是这样子的话,肯定是妖怪!董非在健妇的手中奋力挣扎,可初生婴儿的力量在大人的眼中,简直不值一提。原以为死于非命,没想到重获新生。可刚获得了新生,就又要死于非命。
      县城里那个算命的瞎子说的还真不错,董非的这个‘非’只怕是死于非命的‘非’啊!
      董非心灰意冷,放弃了抵抗。
      眼看着健妇抱着他就要走出房门,没成想又停下了脚步。
      一个衣着华贵的老妪在几个奴婢的搀扶下拦住了健妇的路,在老妪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子,年纪大约在十三四岁的模样,焦虑地看着健妇怀中的董非。
      健妇看到老妪,连忙跪在地上。
      “媛儿,是个男娃子吗?”
      “奶奶,是个男孩儿。”
      “把孩子给我!”
      老妪的话语中,有一种令人不敢抗拒的力量。身边的奴婢连忙从健妇怀中接过了董非,放在了老妪的手上。
      这老太太怎么能这样子!
      董非勃然大怒,大声的抗议起来。原来,老妪接过了董非之后,竟然用手去触摸他的小jj。虽然是个婴儿身,可好歹也是成年人的思想。董非上辈子是个处男,从没有碰过女人。可没想到这重获新生之后,居然被一个老太太这样子非礼。
      他越是大声抗议,那哭声也就越发响亮。
      老妪的脸色本来并不好看,可摸到了董非的小JJ后,居然露出了喜色。
      当她听到董非的啼哭声之后,脸上的喜色就越发的浓郁,到最后居然是笑逐颜开,甚至连那彪形大汉带着人跪在她的面前都不理睬,只是不停地点头笑个没完。
      “是个男娃子,是个男娃子,董家有后,董家有后了!”
      这家人也姓董吗?还真是巧到没边了。
      “孩儿拜见娘亲!”
      别看那彪形大汉长得凶恶无比,可是对老妪却是毕恭毕敬,丝毫没有半点不快。
      “奶奶,真是个弟弟吗?”
      “是弟弟,是弟弟……媛儿,以后你可要好生的待你这个弟弟。”
      “奶奶,让我抱抱,让我抱抱!”
      “小心一点,可别摔着。”
      这女娃子长得很漂亮,丝毫不像那彪形大汉。她抱着董非,咯咯的笑个没完,嘴巴里还说着:“叫姐姐,快叫姐姐……爹爹,媛儿有弟弟了!嘻嘻,快叫姐姐!”
      女娃子的胆子不小,虽然是红着脸,可竟然把手放在董非的小JJ上面,一下一下的摸弄。
      是可忍孰不可忍!董非简直是无地自容,被老太太非礼也就算了,居然还要被这小丫头非礼。一怒之下,小JJ喷出一道水线,洒的女娃子一脸都是。
      “奶奶,弟弟尿我!”
      女娃子这才发现,老妪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了。
      “是谁跪在哪里?”
      “娘亲,是孩儿!”
      “孩儿?哈,原来是广武令大人!”
      冷淡的一句话,却让彪形大汉冷汗淋漓,以头触地,竟不敢抬头。
      “娘亲,孩儿要是做错了什么,您打也打的,骂也骂的,您可别这么称呼孩儿。”
      老妪冷笑一声:“我一个瞎老婆子,怎么敢打骂堂堂的广武令大人……哼哼,有道是虎毒不食子,这孩子可是你的亲生儿子,你竟然能狠下心让人把他给溺死?”
      “娘亲,这孩子是个妖怪!”
      “胡说八道,这孩子哪里像是妖怪?又是哪个高人告诉你,这孩子是个妖怪?”
      老妪居然是个瞎子,可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周围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牛辅,说,是谁说的他是妖怪!”
      孔武青年咽了口唾沫,颤声回答:“没,没有人……只是大家觉得这孩子不哭不闹,长得又难看,还克死了阿娟,所以大家觉得有点害怕。”
      “不哭不闹就是妖怪?长得难看就是妖怪?”
      老妪的头发灰白,发起怒来却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杀气:“听听这孩子的哭声,多响亮,怎么是不哭不闹?长得难看……仲颍,你刚生下来的时候也挺难看,我没有溺死你,可我现在不活的挺好?至于阿娟,她是怎么死的,你心里不清楚?”
      “孩儿,孩儿知错了!”
      “我不是要责难谁,怪只怪阿娟这丫头的命苦。眼看着就要有好日子了,却……也罢,这孩子你放在身边难受,那就让老婆子我带着。我已经是古稀之年,活的够久了,我不怕死。如果这孩子是个妖怪,那就让他先杀了我,你不用瞎操心。”
      “娘亲……”
      “好了,就这么办,大家都安心。”
      老妪从女娃子的怀里接过董非,在奴婢的搀扶下就要离去。
      走了两步之后,她突然又停下来:“仲颍,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的骨肉,你给他起个名吧。”
      彪形大汉一怔,抬起头看着老妪,嘴巴张了张之后说:“还请娘亲做主。”
      老妪想了想:“你以为他是妖怪,是败坏之人;你以为他杀了他娘,要将他背弃……这孩子天生是个苦命娃子,就叫他俷吧,董俷,我再给你个小名,叫阿丑。”
      董非这时候正在迷茫之中。
      原因很简单,仲颍?牛辅?这两个名字怎么听上去这么耳熟啊!
      这是什么时代,这里又是什么地方?这仲颍是谁,为什么会觉得如此耳熟呢?
      可当他听到老妪给他起的名字,不由得吃了一惊。怎么又是‘非’?上辈子叫‘非’,结果死于非命,难不成这辈子还要死于非命?不,我不要叫董非,我要换名字。董非舞着手脚,大声的抗议。可是那声音传入老妪的耳中,却犹如仙乐一般的悦耳。本是板着的面孔,此时也露出了慈祥的笑意。
      “阿丑,这世上谁都可以背弃,可你要记住,永远也不要背弃家人,那是你的根!”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18 20:03 , Processed in 0.106444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