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280|回复: 0

[侦探&推理] 秘密背后(出书版) BY 贯越

[复制链接]

4800

主题

2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5Rank: 5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3-19 23:32
  • 签到天数: 75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梦币
    1785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233 颗
    清露
    12531 滴
    最后登录
    2015-3-20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11118

    天蝎座 爱心会员

    鲜花(105) 鸡蛋(8)
    发表于 2014-1-30 22:06:2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205110bf6ttydrnu6qquo5.jpg

             内容简介  · · · · · ·

      《密室之不可告人》原著作者贯越最新力作,《秘密背后》到底有什么?一个年轻职员毫无征兆地死在完全封闭的房间内,从此后宿舍楼便怪事连连,当主人公通过调查逐渐接近真相时,一切却变得扑朔迷离,而他越来越感到自己处于崩溃的边缘。

      作者简介  · · · · · ·

      贯越,北京人,七十年代生。作者以悬疑推理为创作方向,有别于传统推理风格,在解谜的过程中融入惊悚元素,注重诡异氛围的营造和悬念设置。作品以暴风雪山庄和叙事性诡计两种模式为主,寻求高度不可能性和结局意外性,达到多重解答的效果。其作品《密室之别墅疑案》改编为电影《密室之不可告人》,系国内第一部密室推理影片,由苏有朋与吴佩慈联袂主演,成功打造2010年万圣节全新档期,获大学生电影节最受喜爱电影奖。另一部悬疑推理小说《谜局》的电视剧改编权亦已售出。

      序幕

      冬至,夜长昼短。

      灿烂的阳光将统治地位拱手让给了无情的黑夜,从此,狂风和暴雪逐渐成了这里的常客,统治着这座浮躁的城市。

      黑夜里,这座没有生气的城市更像是一座空城,只有一些丑陋的大树孤零零地站在路边,偶尔扭动一下光秃秃的粗糙身躯,如同一个个巨大的怪物。

      风,在鳞次栉比的建筑物间自由穿行,夹杂着零星的雨雪,发出骇人的尖叫,一声接一声,让人胆战心惊。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像钟表一样准时。铅灰色的天空笼罩着大地,仿佛是一个密不透风的口袋扣在城市上空。

      建筑工地的沙石被风卷起来,在空中剧烈地翻滚着,如惊涛骇浪般朝一栋老旧的楼房猛烈冲了过去。

      楼体在痛苦地呻吟着,关节处吱嘎乱响。

      这栋深灰色的小楼像一艘装备落后的古船,在漆黑的孤海中奋勇航行,任凭风浪残忍地拍打。可没过多久,它就败下阵来,玻璃纷纷破碎,哗啦哗啦坠到地上,空荡的木窗框只好疯狂地撞击墙面。

      这栋前苏联建筑风格的老楼坐落在城北的三七四工厂旁,周边没有建筑物,只有一片密密麻麻的树林将它团团围住。

      整栋楼没有一丝灯光,仿佛是一栋被人世间遗忘的废墟。

      风似乎更大了,枯树狰狞的影子映在墙面上,摇摇晃晃、张牙舞爪,老旧的宿舍楼看上去有些摇摇欲坠。

      终于,三楼亮起了一盏灯,淡黄色的光线在风暴中显得孤独无助,仿佛是荒漠中最后的一片水源。

      曾文书打开窗头灯,眯起眼看着墙面上的挂表,刺眼的灯光如尖锥一样扎向他的眼睛,他只好用手挡在额头,微微撑起身体,才勉强看清时间。

      刚刚坐起,他就立刻感受到了身体的不适,胃中仿佛藏着一只小兽,在狭窄的空间里横冲直撞,五脏六腑纠缠在一起,让人崩溃。

      他试着调匀呼吸,然后端起床头柜那杯不甚清澈的水,仰头灌入火辣辣、酒气浓重的口腔中。

      水润滑了体内的各个器官,如同干燥的土地得到雨水的滋润,曾文书感觉好了一些,尽管冷水使他全身发抖。

      他僵硬地坐起来,迅速套上外衣,室内的温度很低,恐怕只有十二三度,暖气管道像是患了流感似的时常歇工,搞得房间里阴冷潮湿,如同生活在墓穴般,这温度简直让他无法忍受。

      曾文书靠在床边坐了许久,他在努力回忆昨天的情景,自己究竟和谁喝的酒?酒精损坏了他的记忆链条,他只能回想起某些只言片语,紊乱的记忆中浮现出一张熟悉的面孔,他只能想起这么多了。

      树枝与窗户尖锐的敲击声使他逐渐清醒过来,他茫然地望着窗外,怒吼的狂风似乎正在积蓄力量要将整栋楼吞没。

      在如此糟糕的天气下大概没有人愿意离开房间,走到室外,可曾文书不同,他属于黑夜,所以,他必须离开。

      他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沉甸甸的脑袋似乎破坏了身体的平衡系统,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木门旁,拿起塑料水盆和洗漱用品走出房间。

      这栋被称之为“筒子”楼的老旧建筑是三七四工厂的职工宿舍,由于工厂效益不佳缺乏必要的维护,导致职工宿舍名存实亡,更多的人自寻住处,剩下少量的住户索性租给了外地客,尽管租金低廉,但住者寥寥,尤其是在缺乏足够供暖的冬季。

      曾文书走在昏暗的走廊里,为数不多的顶灯发出吱吱的电流声,今天又坏了一盏灯,楼道里更暗了。

      水房和厕所都是公用的,在走廊的另一端,虽然不甚方便,但这种人人平等的建筑格局在上个世纪曾经风靡一时。

      四周围静得可怕,昨天又有一家邻居搬走了,偌大的三楼大概只剩下几户人家,漫长的黑夜伴随他的只有那些死气沉沉的空气,想到这里他总是汗毛倒立,恨不得马上离开这栋鬼楼。

      鬼楼里所发生的恐怖故事被三七四厂的工人口口相传,无非就是前不久一名女工在房间里上吊自杀,据目击者说死者的那张脸依然红润,仿佛还挂着似是而非的笑容,她的双眼凸出,脖子被绳索生生抻长了几尺,当时她只穿着一只红皮鞋,几天后在楼边的小树林里才找到了另一只鞋。

      这名女工为什么要自杀?

      她的红皮鞋为什么会跑到树林里?

      没有人能回答这些问题,大家纷纷猜测是死者的鬼魂在四处游荡,宿舍楼是她的家,所以她即便是变成鬼也绝不会离开这里。

      这个故事是真是假?无法考证。

      总之这个离奇的故事吓走了许多住户,他们说在夜深人静时经常能听到楼道里有人走动,那声音很独特,与正常人有很大的区别。

      因为女鬼只穿着一只鞋。

      有人甚至亲眼见过女鬼,他说一次他下夜班,在水房洗脸,总感觉背后站着一个人,起初他没在意,以为是同一个班次的同事,于是他继续洗漱,慢慢地,他觉得有些不对劲,背后这个人似乎向前迈了一步。

      声音很轻,但绝非刻意为之。

      “谁?”这个人壮着胆子问了一声。

      没有回答。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放下心,开始刷牙。

      忽然,他的手僵住了,他觉得不对劲。

      他又听到向前迈步的声音,这一次已经到了他的脚后跟。

      后面的人就贴在他的脊背!

      他觉得后背开始发麻,仿佛有只毒蛇伸着信子顺着他的背部缓慢地蠕动,随时会将毒牙刺进他的肌肤。

      这个工人胆子大得出奇,但那天晚上却被吓个半死。

      “谁在那?别开玩笑。”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吐字不清,因为口腔里充满了辛辣的牙膏泡沫。

      依然没有回答。

      他确定身后有人,他闻到一股独特的味道。

      这种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他睁大眼睛盯着身前的镜子,慢慢弯下腰。

      水房里很暗,只能看个大概,但他还是看到了一生难以忘记的东西——

      一缕乱蓬蓬的头发浮在半空。

      当时他完全可以转过身看清后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可他没有这样做,这个夜班工人显然被吓破了胆,他扔下手中的漱口杯子鬼哭狼嚎般跑回到房间,那凄厉的惨叫声把全楼的人都唤醒了。

      从此以后他好像变了另外一个人,逢人便绘声绘色地讲述他那段恐怖经历,直到他在车间被机械碾碎了三根手指头为止。

      这件事成为当时轰动一时的事件,资格老一些的工人信誓旦旦地说那三个手指头是被女鬼吃掉的,是在惩罚他那张不安生的嘴。

      还有人推断这个人隐瞒了部分情节,为什么女鬼偏偏找上了他?

      总之,无论如何解释这一现象,住在楼里的职工还是纷纷选择搬出去,以避开这个凶险之地。为此,厂里的保卫科还派专人做过调查,经过近一个星期的明察暗访,最终也就不了了之。

      这很正常,世间的事经常是有头无尾的。

      那个被碾碎了三根手指的人从此不知去向,这栋宿舍楼也被当地人称之为鬼楼。

      自那以后,宿舍楼里的住户越来越少,鬼气却越来越浓。

      曾文书端着脸盆慢慢走向水房,楼道两侧堆着落满灰尘的老式箱柜,四下寂静无声,三楼还有没有其他住户,他不是很清楚。

      水房里亮着灯,那是一个四十瓦的灯泡,一闪一闪的,像恐怖电影中的某个片断,估计它的寿命就在这一两天了。

      有人说那个添油加醋的鬼故事多半是工人们在闲暇时无聊的想象,而且就故事本身而言毫无新意,每个城市边缘都会出现类似的黑段子。

      吓唬别人远比看一部恐怖片更加刺激,也更有成就感。

      以别人取乐,这是人类的悲哀。

      或许那个人当晚碰到的是一只无家可归的野猫,最后却演变成了一段恐怖故事,这大概是人们的潜意识在作怪。

      或许是那个人精神方面出了问题,谁知道呢?

      世界上是否有鬼?恐怕大部分人无法给出答案。

      曾文书并不在乎这个鬼故事。

      他心里有一个秘密,他要找到打开秘密之门的那把钥匙。

      其实他心里也有些忌惮,但毕竟他有更加重要的事,其他杂念也只能先放到一边了。

      现在,他正走向那间忽明忽暗的水房。

      他走得很慢,很小心,时不时回头看看,楼道里尽是不值一文的废弃物,如果藏个人或者其他东西是很难被发现的。

      据说那个女工是化完浓妆才自缢的,也许是为了保持最后的尊严吧。

      死者也是有尊严的。

      水房近在眼前,他的双腿有些发紧,因为他听到里面哗哗的流水声。

      深更半夜,谁会在里面呢?

      他贴着墙根慢慢探出半个脑袋,水房里没有人,地面上湿漉漉的,一排锈迹斑斑的老式水龙头架在水槽上,其中一个没有关严,水顺着槽道急速流入管道。

      曾文书走过去将水龙头拧紧,然后若无其事地开始洗漱。松动的水龙头至少说明三楼还有其他住户,这件意外的事情让他稍稍松了一口气。

      只是有一个疑问,这个人为什么不把水龙头关紧?

      或许是夜班工人的恶作剧吧。

      顶灯还在不停地闪烁,水房里俨然变成了魔术师的魔幻舞台。

      曾文书的余光一直瞄着门口,防备着某人突然从黑暗中窜进来,让自己出丑。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除了头顶那个病恹恹的灯泡,一切正常。

      曾文书洗漱完毕,端起盆转身准备离开水房,当他走到门口时,他的脚不由自主地停下来,一瞬间,心脏剧烈地撞击他的胸口,他听到里间的厕所里有动静。

      似有似无的声音。

      厕所有人并不足奇,奇怪的是里面根本没有开灯!

      黑糊糊的厕所居然有响声传出,一件令人发毛的事情。

      曾文书呆呆地朝厕所内张望,他隐约看到一个移动的人形,离自己越来越近。

      是人是鬼?

      咣的一声,脸盆掉在水泥地上,声音极其刺耳。

      曾文书看到一张脸从黑暗中慢慢逐渐浮现出来。

      一点一点出现在曾文书面前。

      那是一张表情诡异的脸。

      脸的主人不紧不慢地走出来,他穿着一件绿色的睡衣,双手插兜,上下打量曾文书,眼睛中流露出冷漠的神情。

      两个人默默对视了一会儿,水房里静极了。

      “你是谁?”曾文书开口问。

      “楼里的住户。”陌生人答。他的嗓音很低,不知是否在装神弄鬼。

      “为什么不开灯?”曾文书问。

      “灯坏了。”陌生人盯着他说。

      “这楼里闹鬼。”曾文书说。

      “是吗?”陌生人满不在乎地说。

      “我可没跟你开玩笑。”曾文书说。

      “我知道。”陌生人咧开嘴笑了笑,笑声仿佛被闷在喉咙里,听着有些像哭。

      顶灯忽然灭了一下,对面的人没有动,几秒钟的沉默后,灯亮了,陌生人脸上还挂着僵硬的笑容。

      “你又是谁?”对方问。

      “我叫曾文书。”曾文书友善地伸出手。

      “我叫彭斌,后会有期。”彭斌忽然收起笑容,转身离开了。

      当曾文书弯腰拾起散落在地上的牙具时,听到一声重重的关门声,彭斌回屋了。

      曾文书将脸盆放在水槽内,然后从兜里取出打火机走进厕所,按了按墙壁上的开关,没有反应,看来彭斌没有说谎,厕所灯果然坏了。

      厕所的地面很干燥,头顶上的水管子不时传来哗啦哗啦的流水声,他熄灭打火机,走到便池前,便池上方横着一根管子,几股水缓缓地流下来,冲刷着潮湿的墙壁,发出一种奇特的声音。

      不知因为什么,他此刻有些害怕,也许是身处阴冷的水房,也许是遇见阴阳怪气的彭斌,总之,他微微颤抖的双腿已经说明了一切。

      无论是谁站在黑糊糊的厕所里都会害怕。

      他自然而然地屏住呼吸,他觉得厕所里有些异样。

      黑暗中好像潜伏着一个东西,在慢慢地蠕动着。

      外面的灯又灭了一下,里外间顿时漆黑一片。

      他不敢动,僵直地站在原地。

      足足过了几秒钟,灯还没有亮起来,该不会是灯泡就此报废了吧?

      啪的一声,声音来自他的正后方。

      曾文书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后背窜上来,他猛然想起了那个恐怖的鬼故事,浓妆艳抹的女鬼就在他身后?

      可这又怎么可能?

      他一寸一寸地扭过头,对着黑色的空间说:“谁在那儿?”

      他的声音很飘忽,像是溺水者微弱的呼叫。

      当然,没有人回答他。

      曾文书竖起耳朵,再没听到那个怪声音,大概是听错了,他转过头,长舒一口气。

      他忽然想笑,如果厕所里有鬼,那彭斌根本不可能活着走出来。

      他果真笑了出来,一个二十五岁的壮小伙险些在厕所里被活活吓死,不知该属于悲剧还是喜剧。

      他的笑声就像是插上翅膀似的在水房和厕所间飘荡,奄奄一息的电灯泡有气无力地闪了几下,好像是被曾文书幽默的举止逗笑了。

      他扶着墙笑得很痛快,在笑声的间隙他听到嘎吱一声,是厕所木门的合页声,由于缺乏维护保养,几乎所有的门都会发出难听的声音。

      现在的问题是:在漆黑的厕所里,木门为什么会自己响起来?

      或者说,有人推开了木门。

      厕所里不止他一个人!

      这个人一声不吭地蹲在里面,连彭斌都没有发现!

      刚才这个人为什么不回答,是故作玄虚还是根本不会说话?

      接下来,曾文书听到皮鞋与地面接触的声音,只有一声,随后是什么东西与水泥地面发生摩擦。

      曾文书还在笑,眼泪都笑出来了。

      不是愉快的笑声,而是绝望的笑声。

      他显然控制不住自己了,笑声变成了抽泣,长一声短一声。

      畸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觉得后背凉飕飕的,一股凉风从颈部灌进去。

      跑已经来不及了,他只想回头看看后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打开火机,橘黄色的火苗一跳一跳的,使幽暗的厕所显得更加迷离。

      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抖起来,火苗跳跃得更剧烈了,他咬紧牙,鼓足勇气,慢慢地转过身去……

    [梦野制作]秘密背后(出书版) BY 贯越.rar

    247.01 KB, 下载次数: 2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21 16:30 , Processed in 1.020210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