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442|回复: 0

[灵异&怪谈] 阴阳鬼手妇科男护士 BY 云九霄

[复制链接]

4800

主题

2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5Rank: 5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3-19 23:32
  • 签到天数: 75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梦币
    1785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233 颗
    清露
    12531 滴
    最后登录
    2015-3-20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11118

    天蝎座 爱心会员

    鲜花(105) 鸡蛋(8)
    发表于 2014-1-29 23:00:3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134954lq93zllnx9q3huql.jpg

            创世中文网VIP13-09-16完结

      一个妇科男护士,无意中获得阴阳手,从而隆胸顺产、捉鬼杀妖、逆袭女神的故事。

      作品标签: 轻小说、暧昧、搞笑

      第1章 第001章 一死了之

      信陵市中心医院最里面是『妇』产科大楼,护士站旁边是护士长办公室,戴着遮阳帽的关华低着头走了进去。

      护士长是一个中年女人,她侧对着门口坐在电脑前,紧张地点动着鼠标,入神地玩着植物大战僵尸,并没有注意到关华的到来。

      等了一分钟,关华才递上了自己的资料开口道:“您好,我是来报道的实习生,关华……”

      “唉呀妈呀!你要吓死我啊!”啪的一声,挥舞着手臂的护士长从板凳上重重地跌落到地上。在她看到关华的一瞬间,她以为僵尸出现在了现实生活里。

      “对不起,对不起,我……您没事吧!”关华将资料放在一旁的桌上,想上前去扶起护士长。

      “别碰我!出去!我叫你出去,谁叫你不敲门进来的!”毕竟是医院见过大场面的护士长,蹲坐在地上的几秒钟里,她便分析出眼前的是个人,而不是僵尸。

      “对不起……”关华自觉有些不对,低下头,快步退出了房间,站在了护士站外的走廊里。多年来被蔑视和侮辱的经验,让他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忍耐,是对的。

      但是很快,关华又遇到了新的麻烦。这里是『妇』产科,这里有很多大肚子的产『妇』。她们被丈夫或家人搀扶在走廊里走来走去,这样做有助于催产。但是这些人在看到关华的时候,全都被吓得迈不动步子,甚至有一个孕『妇』直接被吓昏过去了。

      “这个人脸上是什么?疮?”“是疮,还有成片的疙瘩。”“呕,好恶心,怎么这么难看!”……

      不想制造『骚』『乱』的关华,再一次硬着头皮走进了护士站。

      “当当。”关华敲响了房门。

      “进来!”护士长孙艳有些不耐烦地说,显然她知道进来的人是谁。

      关华贴着门走进来,害怕再次吓着孙艳便老实地贴着门站着。“孙护士长,我……”

      “我说你长这么丑学什么不好,学医!你就不怕吓着病人吗?”孙艳随手将资料扔在桌子上。“还学的是助产接生?有哪个产『妇』要个男的接生?真不要脸!”

      关华再次低下了头,他知道刚才吓到了护士长,对方肯定要发泄发泄。等她说完了,自己就能留下来实习了。每当面对这样的场景,关华都是沉默应对。

      但是,关华终究还是太天真。孙艳一开骂,足足骂了一个小时。

      “……你妈生你的时候就应该狠狠地夹一下,夹扁了你也比你现在好看。你妈生你就是用你来吓人的吗?你看看你从头到尾哪一点像个人,啧啧,怪不得没人要没人养,你活着都是个错误!”孙艳深谙骂人揭短的诀窍,看过了关华的资料,知道他是孤儿,便开始发动猛烈攻势,字字见血刺入关华心中。

      “你!!!”关华双眼通红,十几年不堪的回忆加在一起也没有这一个小时受到的伤害大。本以为满是伤痕的心不会再痛了,可是此刻所有伤疤全都爆裂,灵魂都快被这些恶毒的话撕碎了。关华攥紧了拳头向前一步,他愤怒了,真的愤怒了!

      啪的一声!

      孙艳一拍桌子瞪着眼站了起来。“你想干什么?!还想不想在这实习了?!”孙艳知道对于一个孤儿来说,他最需要什么?什么是他珍惜的!

      “我……我想实习!”关华终究还是强忍下了怒火。那股怨恨让他的胸口火辣辣的疼,胸膛就像要炸开一般。

      孙艳看到嘴角微微渗出血丝的关华,得意地一笑。她喜欢看人硬吞下怒火的表情,关华脸上那种隐忍的剧痛,差点让她『迷』失自我得到快感。

      “去换一件护工的衣服,带上口罩遮住脸,把『妇』产科的楼道全部打扫一遍!”孙艳心满意足地慢慢坐回椅子上。

      “我是来做护士的……”关华松开拳头,压低声音小声说道。他没有看孙艳一眼,他怕自己忍不住冲过去掐死她。

      “怎么?不服领导安排?你以为你能做什么?你知道这栋楼的构造吗?产房、手术室、病房,你知道在哪吗?不知道就去给我打扫楼道!走走走!”孙艳再次拿出护士长威仪,挥舞着蒲扇大小的手不耐烦地说。

      关华深吸一口气,走出了办公室。如果在医院外面能找到一个像样的活儿,关华也不会来医院受这份鸟气。他本以为不能给人接生,给病人扎扎针换换『药』也不错啊。可是,命运似乎很爱捉弄他。

      在关华走出房门后,孙艳拨通了一个电话。“根叔,把你找的那个扫地的辞了吧,『妇』产科新来了一个护工。你就跟她说,她扫得不干净!你个老不死的,怎么那么墨迹!”说完,啪的一声挂了电话,扭着屁股面朝电脑,继续玩起植物大战僵尸。

      从关华走进医院开始,仅仅过了三个小时,整个医院的护士都得知了『妇』产科来了一个脸上长疮的男人。在传播信息方面,女人在这一领域的天赋,绝对是独领风『骚』。再加上孙艳护士长的推波助澜,整个医院都响起了骂声,骂一个学助产接生的男孩,丑八怪、变态狂。

      而当事人关华,在被人议论纷纷的同时,正拎着桶一遍又一遍地冲刷着肮脏的厕所,冲刷着那一坨一坨被当成护士长的排泄物。

      本以为干一周就可以转到护士站,去当实习的护士。可以,关华足足做了一个月的护工,扫了整整一个月的地。这一切都拜孙艳所赐。

      但是最不能让关华忍受的是,这一个月里,孙护士长每天都要变着法地教训教训关华,面对这个一直隐忍不发的年轻人,她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而相反的,那些字字刺入心脏的恶毒咒骂,已经超越了关华的承受极限。他恨不得杀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恨不得一寸一寸地割下她的肉。

      最要命的是,整个医院对关华都有一种排斥感,他好像是这所医院内唯一不和谐的存在。这种被救命稻草排斥的感觉,时刻摧残着关华的神经。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他也不会走进医院,来接受这份助产男护士的身份。但是真正让他崩溃的并不是谩骂和嘲讽,而是绝望。

      这一天,像往常一样打扫病房的关华,遇到了一个突发事件,病房里的产『妇』出现了很严重的产后痉挛症状,她的丈夫抱着孩子去找大夫迟迟未回来。产『妇』已经昏『迷』生命垂危,关键时刻关华扔掉拖把,紧急抢救了疼昏过去的产『妇』。

      抢救很有效,产『妇』很快清醒过来。但是就在产『妇』低声道谢之际,她看到了关华的脸,随即被又吓昏了过去。善良人的无心之举,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巧的是这一幕正好被产『妇』的丈夫看到,他大吼一声:“你干了什么?你个变态!”

      “我是在救她!”关华为自己解释。

      “得了吧!你那是要吓死她!”若不是怀中抱着孩子,这人恨不得冲上去和关华拼个死活。

      心灰意冷的关华,一步三摇地跑出病房,迎头正巧碰到赶过来的孙艳。

      “你想死啊?吓死人了还不戴口罩!”孙艳猛然看到关华,仍旧被吓了一跳。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关华一把撕起孙艳的领子,歇斯底里地吼道,“草!你!妈!闭上你的鸟嘴!”

      随即他扯掉身上的护工绿衫,冲出了『妇』产科,冲向了医院后院的太平间。

      反锁了门,关华抱着头哭了起来,十八年的人生经历怎么就那么悲剧!

      父母给了自己名字却将自己遗弃,三岁被人贩子发现捡走,当了一个沿街乞讨要饭的小乞丐,从而染了一生的怪病,七岁时被收容所救了却没有人敢领养,好不容易长大挣钱考上了医专,却被分到『妇』产科学助产接生,忍气吞声上完学,也找不到一份像样的工作,想要救人却把人吓晕过去……

      “失败,我活着就是失败。不,是天要我亡!”关华用头撞着背后的门,否定着自己的人生。

      “只有你们,不嘲笑我,你们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最善良的死人。哈哈哈哈……”关华头上流着血,癫狂地游走在一具具尸体之间。

      “这里好安静,这里没有人嘲笑我,没有人排斥我。对不对,你们很喜欢这里的安静对不对?哈哈哈哈,我一死就能结束这一切,所有一切就都能结束了,都结束吧……”关华欣喜地躺在了空出的冰床上,感受着太平间的安静和寒冷。

      心跳在变慢,体温在降低,关华心里却拥有从未有过的踏实。“原来死是这么舒服……”

      不知道躺了多久,关华感觉到自己越来越轻,身体慢慢飞了起来。就在他动一动手指便能『摸』到天花板时,雪白的墙旋转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快。

      一阵眩晕之后,关华出现在了一个神秘黑衣男人身旁,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站在了自己面前。

      “尘归尘,土归土,各位,已死不能复生,该上路了。”黑衣人摘掉了墨镜,用沙哑的嗓音说道。

      幻觉一般,关华看到那些躺在病床上的人纷纷站了起来,不对,不是那些人站了起来,而是一道浅蓝『色』的跟他们一模一样的人影站了起来。灵魂出鞘!关华脑海中闪现出了这个词汇。

      “帮帮我,我还有未完成的心愿。求求你,帮帮我吧。”一个『妇』人走到黑衣人面前跪了下来,空洞的眼里流着更透明的泪水。

      “中转站里有专门的人帮你们完成心愿,不要再留恋人间,上路吧。”黑衣人说完一挥手,天花板随即消失了,『露』出头顶三尺上一股湛蓝『色』的光柱,丝丝缕缕的蓝光牵连到这些透明的人影身上,嗖的一声,这些人影便消失在原地进入了空中的蓝『色』通道里。随着缓缓流动的光晕,消失在光柱中。随即天花板再次出现,遮住了那神奇的湛蓝『色』光柱。

      关华的嘴都张成了一个大字,他忍不住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此刻的关华四肢都已变成蓝『色』,只有胸膛还保留着一丝红『色』闪烁着,不出五分钟也会慢慢被蓝『色』覆盖。

      “就差一点了,抗木昂!”关华用双手扇着风,想加快蓝『色』取代红『色』的速度。

      “生死就在你的一念之中,你确定要死了吗?年轻人。”黑衣人戴上了墨镜,微笑看着关华。

      关华抬头看向清瘦的中年男人,笑了笑:“死神大人,你不要急,我很快就死,马上就死。”

      第2章 第002章 强悍的右手

      关华抬头看向清瘦的中年男人,笑了笑:“死神大人,你不要急,我很快就死,马上就死。”

      “这么急着死,你知道死后会变成什么样吗?”黑衣人笑着摇了摇头,开口问道。

      “不就是变得跟刚才那些人影一样,坐着蓝光去投胎吗?”关华双手继续扇着风,不解地反问道。

      “谁告诉你,他们是去投胎了?”黑衣人索『性』坐在了一具尸体上,笑着看着关华。

      关华『迷』『惑』了,一屁股坐在自己身上,不解地问:“人死了不投胎,去干什么?”说完指了指头顶,好像那湛蓝『色』的光柱还在一般。

      “他们当中,有些是阳寿已尽,有些是枉死。阳寿尽的发往阴间接受审判,要么直接转生,要么受罚之后再转生。而那些枉死的人,则要打入十八层地狱去接受五百年的酷刑,然后再拉回阴司接受审判……”神秘人说完看向关华挑了挑眉『毛』。

      关华停止了双手的扇动,弱弱地问道:“我这样死掉,算不算枉死?”

      “『自杀』当然算枉死。”黑衣人笑出了声。“试想一下,你现在虽然丑了点,但是丑个几十年,正常死后就能去投胎,说不定下辈子就是个帅哥。但是,你要是『自杀』的话,就要在十八层地狱里丑五百年!嘿嘿,年轻人,你要明确一点,鬼是死后的人,下面的鬼妹妹可不会喜欢长得丑的鬼哥哥,一死就能了之了吗?”

      关华突然感觉有人在他头顶浇了一桶冰水,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全都冻成了一块冰。“再丑五百年,再受五百年的白眼,还有比这更惨的吗?”关华不寒而栗。

      “死神先生,我该怎么办?我能不死吗?”关华看着眼前的神秘黑衣人,尴尬地问道。

      “可以。但是……”黑衣人从一具尸体上跳了下来,慢慢走到关华面前,摘掉眼镜面对面地盯着关华的脸。

      关华看到一双充满灵『性』的眼睛,闪烁着让灵魂臣服的光芒。

      “您说,我要是能办到,就算死——就算活,我都在所不惜。”关华咽了咽唾沫,拍着胸膛保证道。

      “拜入我门下,当一名实习转生员。”黑衣人嘴角扬起一个诡异的弧度,一字一顿地说道。

      关华用一秒钟时间,考虑了一下,弱弱地问道:“我有什么好处?我需要做什么?”

      关华的反问让黑衣人稍稍有些诧异,随即他赞许地点了点头。“你谨慎的『性』格很好,这对你以后的修行很有帮助。答应我,你能继续活下去,这是第一。第二,你将收获不一样的人生,成为凡人眼中死神一般的人物。”

      关华陷入了沉思,灵魂状态的关华抱着膀子,斟酌着眼前神秘黑衣人说的话。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就算掉馅饼,也不可能砸在他头上。

      “你能治好我脸上和身上的怪疮吗?”上医专的三年里,关华找了很多医生,都没能治好他身上的怪疮。这些跟着他十几年的怪疮,是关华悲剧人生的根源。如果黑衣人能治好它,那才是真的给了关华不一样的人生。

      黑衣人戴上墨镜,大声笑了起来。“我以为会是什么理由,哈哈哈哈,年轻人,你过来。”黑衣人冲关华招了招手,随即解释道:“万物有灵,皆可修炼。有一种没有意识的灵,细如尘埃,漂浮于天地间,机缘巧合聚在一起便开始吸收灵力成长,沾染过阴邪之气又在成长的灵尘,我们称之为废灵。你身上的毒疮都是废灵所化,我传你的功法,三日内帮你化去你一身阴毒。”

      说完,黑衣人左手右手分别凌空虚点一下,一黑一白两点灵光嗖的一下飞入关华双手手心。灵魂状态的关华,只觉两股电流直达心脏内,胸口的红光猛然跳了两下,随即,关华像煮熟的螃蟹一般红的发光。

      “师父,请受徒儿一拜。”关华捂着胸口,跪在了地上。直觉告诉他,眼前的黑衣人真的是自己生命中的贵人。

      “关华徒儿,记好本尊法号,李a。回到你的身体内,去改变你的人生吧。”李a随手一挥,关华便高高飞了起来,擦着天花板落向他自己的肉身。

      “法号,李a?师父,我以后怎么找你啊?”关华在落入身体之际,大声喊道。

      李a转身走入身后的蓝光中,回答关华的声音是从那湛蓝『色』的光芒中发出的,听起来很是遥远。“找到看门的根叔,报上我的名号,他自会安排你的一切。我传你功法之事不要『乱』讲,此功法妙用无穷,好好去『摸』索吧……”

      关华的灵魂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感觉自己困的难受,眼皮都抬不起来。“师父,师父,李a……”

      就在关华刚要沉睡的一瞬间,一股恶寒透过他的身体传入他的灵魂,大大地打了三个喷嚏,快冻成冰棍的关华坐了起来,哆哆嗦嗦地跳下病床,挪向太平间的大铁门。

      “我不是做梦,我不是做梦……”颤抖着的关华,看着依旧反锁着的铁门,高兴地抓了抓头发。这一抓不要紧,冻上的伤口,再次撕裂开来,疼得呲牙咧嘴的关华,捂着脑袋打开门冲出了太平间。

      简单给自己的脑袋包扎了一下,关华便好奇地躺在了十几平米的廉租房内,仔细看着自己的手掌。李a说,传给自己的功法可以治愈阴毒,但是怎么就没看到自己的手有什么不同呢?

      关华突然起身,面朝镜子开始『摸』索起来。先是左手放在脸上,十分钟后,除了感觉干巴巴的其他什么感觉都没有。不甘心的关华,又将右手放在自己的脸上,等了十分钟后,拿开。依然是什么感觉都没有,怪疮仍旧在脸上不增不减。

      “没道理啊,李a说能够治好自己的病,没必要骗我啊。”关华不解,就在他想要双手同时按在自己脸上的时候,隔壁房间的门被砰地一声打开了,然后又被砰地一声紧紧关上,这种一个月租金两百左右的格子间,隔音效果等同于扩音效果。所以……

      随即翻箱倒柜的声音,透过破旧的红砖墙传入了关华耳中。“嘘,小点声……”一个女人说道。

      “我擦!青天白日偷东西?”关华果断暂停『摸』索,趴在了墙上认真听隔壁的动静,心里还忍不住嘀咕:“现在的小偷胆子真是大啊,大白天的偷,真是世风日下……”

      “呀……别那么大劲!哦……!”

      傻子也知道,这动静绝对不是偷东西。关华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小关华童鞋瞬间膨胀了起来,一跳一跳地点着头。关华恨不得钻出个小洞,去对面看一看对面的风光。

      “我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摸』过,要是之前真死了,那得多亏啊。你有爱妻,我有右手,走起!”关华暗恨自己没出息,今天差点轻生,忍不住锤了一下墙。随即落下了拉链,右手开始忙碌起来。

      “有人,有人在隔壁……”隔壁的男人好像发现了什么。

      “管他娘的有没有人!我要飞的更高!飞得更高……”随即便是天塌地陷般的咯吱声,床都快要散架了。

      关华转身扶着墙,安抚着小关华。“我也让你飞,我让你使劲飞!!”

      “呀————”一声满意的呼喊之后,床不叫了,只剩下粗重的喘气声……

      “谢谢!”关华收拾着残局,情不自禁地说道。

      “不客气……”隔壁的男女鬼使神差地答道。

      然后,两间屋子瞬间静了下来,连卫生纸掉落的声音都能听得到。

      “嗯?!”关华发现新大陆一般,端详着小关华。印象中,此刻应该软下来的小东西,竟然向前稍微顶了一下然后才软下来。“纳尼?”

      有些怀疑的关华闻了闻空气中的味道,这一次的味儿比记忆中的要难闻很多,似乎有些发臭,是的,非常腥臭!

      不自觉地抬头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关华愣住了。左眼角的一处怪疮结痂了,十分钟之前,它还在流着脓『液』。

      关华手忙脚『乱』地打开国产手机小电影,找来了直尺、卫生纸,摘下墙上的镜子,然后坐在了床上,强行安抚起小关华。半个小时之后,连续飞了三次的关华跳下了床!

      “爽!爽!爽!哈哈哈哈哈哈……”看着自己的右手,关华忍不住狠狠亲了一口,虽然上面有很多『液』体,但是高兴的快疯掉的关华哪管得了这些。

      经过反复『摸』索,关华发现每一次的满意之后,都会带来一处怪疮的结痂,而且,满意之后的小关华确实前进了一下才低头。通过直尺的测量,这前进并不是短暂的一顶,而是永恒的增长。换句话说,每一次满意之后,小关华就会以1毫米的长度变长。卖狗的,这是多么逆天的妙用啊。一次1毫米,十次就是1厘米啊!!小家伙增加一厘米长度那是什么概念?

      “……我传你功法之事不要『乱』讲,此功法妙用无穷,好好去『摸』索吧……”关华耳边再次响起李a留下的话语。

      擦了擦手,双手合十,关华朝窗户拜了拜。“徒儿谨遵师父教诲!我要变帅,我要变长!我要变得又帅又长!阿门!”

      关华继续用他强悍的右手疯狂地忙碌起来……直到连续满意十几次后,才心满意足地昏了过去……

      傍晚的时候,关华才醒过来,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关华『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十八年来,从未感觉到自己的怪病能治好,从未感受到希望的滋味。洗了把脸,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关华离开了廉租房。

      他要去见一个人,李a临走时让关华去找的看门人,根叔。

      “如果我没记错,医院看大门的大叔也叫根叔,那个身材龌蹉、长相猥琐的老头就是我要找的根叔吗?”关华走在路上,忍不住揣测起来。

      一公里外,一个龅牙、谢顶、贼眉鼠目的老头,坐在保安室内的藤椅上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随即他『揉』了『揉』鼻子弹出一团鼻屎,在裤子上蹭了蹭,继续流着哈喇子看起手中的岛国杂志。

    [梦野制作]阴阳鬼手妇科男护士 BY 云九霄.rar

    986.92 KB, 下载次数: 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19 06:00 , Processed in 0.128553 second(s), 4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