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40|回复: 1

[古典·武侠] 剑归途 BY 来过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55

好友

8万

积分

梦野特殊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6-4-30 00:14
  • 签到天数: 52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梦币
    256100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618 颗
    清露
    50976 滴
    最后登录
    2016-10-10
    阅读权限
    15
    帖子
    82033

    白羊座 财富勋章 我最财迷 特殊贡献勋章 亲密爱人勋章 杰出元老勋章

    鲜花(61) 鸡蛋(0)
    发表于 2013-11-9 16:11:4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起点2013-11-05完结

      简介

      这是一个关于剑和回家的故事。

      有剑的地方就会有杀戮,有杀戮就会有死亡。仗剑江湖、浪迹天涯看似潇洒,“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看似冷酷,可直面死亡的恐惧,深陷杀戮的苦疚有谁才能真正体会?也许只有真正经历过这些的人才会懂得生命的重要,才会珍惜生活的美好。

      这故事没有曲折离奇的情节,故事里也没有光怪陆离的世界,这里有的只是活生生的人,各种各样的人。有的人狡诈,有的人淳朴,有的人阴险,有的人善良,有的人虚伪,有的人真诚。但无论怎样,这些都是最真实的人,最真实的人性。

      也许在看这故事的时候,你并不会觉得愉快,但看过这故事,你一定不会后悔,一定会对生活和生命有更多更深的认识。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足够了。

      第一章 惊鸿一剑

      腊月初三,天寒地冻,风雪交加。

      贾大庄主的卧房里已经生起了一盆炉火,炉火烧的又红又旺,火焰中的木炭不断发出细微的“吱吱”声。

      炉火上还烫着一壶酒,酒是陈年的绍兴花雕。酒壶咕噜噜的冒着热气,酒香已飘满整间卧房。

      在这种天气,还有什么能比待在温暖的屋子里,享用一壶刚刚烫好的美酒更令人享受?更让人销魂?

      有的!也许世间就只有一样——美人。比美酒更加销魂的岂非只有美人?

      美人已推开卧房的门,悄悄走了进来。她的脚步很轻,轻到绝不会惊动卧房里的人。

      卧房并不是空的,就在炉火边的紫檀木躺椅上,正躺着一个人。

      美人故意踮起脚,小心地从背后走过去,她走到躺椅的后面,调皮的把盖在躺椅上的狐皮毯,一下子就掀了起来。

      她吃吃地笑着,一边为自己的恶作剧得意,一边期待着躺椅上的人立刻把她揽入怀中,可躺椅上的人却纹丝未动,好像睡着了,而且睡得很死。

      “睡得真像头死猪!”她的眉头皱了皱,一边小声地抱怨,一边俯下身子,去摇躺椅上的人。

      可当她一看到这个人的脸,身体却像被马蜂蜇到一样猛然一抖,然后她就用这辈子从未用过的力气,颤抖而又惊恐地吼叫出来:

      “啊——”

      北风呼呼地吹着,吹起漫天的飞雪,吹到人脸上的感觉就像刀割一样,甚至比真正的刀割还要痛苦。

      贾大庄主艰难地在走在积雪中,在他身后刚刚留下一串深深的脚印,脚印很快就又被风雪掩埋。

      他本该待在温暖的卧房里,本该躺在舒适的躺椅上,可他却走在这能够杀人的风雪中。

      他的眼睛和眉毛都已被飞雪遮盖,表情也痛苦到极点,看得出他要去做的事情绝非心甘情愿。

      人是不是总要被迫去做一些自己并不情愿的事?

      好在他要去的地方不算太远,在风雪把他的衣服完全浸湿之前,他终于艰难地走到了那里——荒野中一桩早已荒废的老宅。

      可现在老宅已看不出半点荒废的样子,因为走进去,他就立刻从冰天雪地中,来到了一个温暖如春的世界。

      老宅正中,几大盆炭火正熊熊燃烧,炭火的周围早已聚集起了很多的人:得月楼的郑大老板,芙蓉坊的李大掌柜,镇南镖局的杨总镖头,万通钱庄的万老爷子……

      这些人全都是精通享受的人,可今天这些人到这里来,却绝不是来享受的。

      他们可以在一年中的任何一天去享受,却唯独不能选在今天!

      今天,无论刮再大的风,下再大的雪,吃再大的苦,受再多的累,他们都必须到这里来。

      他们每个人都是富甲一方的人物,每个人都拥有令人羡慕的财富和地位,但他们每个人也都付出了比常人高的多的代价!

      人们往往只看的到别人拥有的东西,但却看不见他们为之付出的代价。越是高高在上的人,他们付出的代价也越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这屋里的每一个人都曾付出过不菲的代价,而且在以后的日子里,仍将持续不断的付出。

      他们到这里来,是真正的有备而来,他们备着的,就是他们正要付出的代价。

      这老宅里所有的人都站着,只有一个白衣人坐着,所有的人都低着头,只有这个白衣人抬着头。

      所有人都显露出毕恭毕敬的神情,他们毕恭毕敬的对象,正是这个白衣人。

      如果说白衣人在这满屋的人里,犹如鹤立鸡群,这句话就只说对了一半。即使其他所有的人都是鸡,白衣人也绝不是一只鹤,而是一只虎,一只不择不扣的下山猛虎。

      因为他的腰间正挂着一块令牌,令牌的材质是白金镶玉,令牌的外形是一只猛虎,这块令牌就是可以随时随地调动中原最大的帮派——“白虎堂”数千帮众的“白金玉虎令”!

      只要持有这块令牌的人一声令下,即使面前是刀山火海,白虎堂的弟兄都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他们的命可以随时随地献给这块令牌的主人,谁拥有这块令牌,谁就拥有他们的命。

      铁一般的纪律,无人可以冒犯的权威,这正是白虎堂得以称霸中原的原因。

      白衣人端坐在老宅的中央,他的表情轻松,神色愉快,他对今天到场的人显然十分满意。

      现在,这些大老板们依次来到白衣人面前,恭恭敬敬的从怀里掏出一些东西,递到白衣人的手中,再挤出一脸心甘情愿的表情。

      他们掏出来的通常都是成叠的银票,通常也就是折合他们一年中一成收入的银票。而他们脸上那心甘情愿的表情,却并不完全是装出来的。

      他们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如果不拿出这一成的收入,那剩下的九成也休想保住。反之,若能用这一成的收入换得白虎堂一年的保护,他们的生意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就一定是稳赚不赔的,连官府都要让他们三分。

      所以这一成的收入不仅不是打了水漂,而且是不折不扣的请到了活财神。

      贾大庄主现在也带着一脸媚笑,从他那狐皮大袄里掏出一样东西,可他掏出的却不是银票。

      不是银票?难道是元宝、古董?

      都不是,是一把剑,一把两尺三寸长,闪烁着寒光的剑。

      银票、元宝、古董可以用来送人,剑若也用来送人,那就只会是送人上西天!

      贾大庄主掏出这把剑的时候,人已燕子般飞身而起。此时的他再也不是那个体态臃肿,没走两步就汗流满面的土财主。他的人已化身为一道闪电,他的剑尖已直刺向白衣人的咽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2#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18 19:57 , Processed in 0.128632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