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11|回复: 1

[都市·异能] 五色异空 BY 小仓借说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55

好友

8万

积分

梦野特殊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6-4-30 00:14
  • 签到天数: 52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梦币
    256100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618 颗
    清露
    50976 滴
    最后登录
    2016-10-10
    阅读权限
    15
    帖子
    82033

    白羊座 财富勋章 我最财迷 特殊贡献勋章 亲密爱人勋章 杰出元老勋章

    鲜花(61) 鸡蛋(0)
    发表于 2013-11-9 14:33:1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起点2013-10-25完结

      简介

      传说得五色者,王八之气一震

      便能遨游神虚,接近天空之道

      见闻色,武装色,霸王色,道空色,若水色

      还有太虚之色天空龙.....色萝莉,色校花,色玉女..种种冲突

      ......

      背负死亡传说,看主角如何踏上巅峰之路纵横都市。

      纯情妹纸纷至沓来....无奈之下,只好照单全收,逍遥于巅峰!

      第一章 破碎的始梦

      人生有时候并不是像想象中那样艰辛的,就如飘泊在狂风巨浪中的一叶扁舟,当它习惯了风雨的无情时,那风雨将不再重要。所以,当一个人习惯于艰辛时,那他的人生就不再艰辛。一句话,如果自己不想被伤口所伤,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习惯受伤。而我就是属于这一类的人。

      我的名字叫艺空,没有姓,我不知道自己姓什么?我之所以知道自己叫艺空,是因为老头在战场中找到我时,天空飞翔着血红色的天鸟。所以老头叫我艺空。至于姓,他没说,我也不想问。所以我就一直叫艺空而没有姓。老头没有钱,甚至于什么都没有,唯一拥有的可能就是一本破书,又或者还有我吧!

      我与他靠在森林中打猎为生,他教了我许多东西,但是不包括打猎。所以打猎时我总是受伤。如果想让一个五岁的男孩去打野狼而不受伤的话,至少我做不到,没事时总喜欢看着天空发呆。

      我六岁时,有一次一个人斩杀了一个拥有一百多只狼的狼群。见到我那样,老头很不高兴,他对我说让我去死,而我则想也没想将那生锈的军刀插入身体。还好,老头的医术很好,把我从死神的怀中抢了回来。当我苏醒时,他抱着我哭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哭。然后他对我说,这一切不是我的错,错就错在没有一种实质性能突破一切的力量的存在。我不明白他的话,但我没有问为什么?因为,从我懂事以来就没有问过为什么?也许我还不曾期待写什么。

      再过了一年,老头死了。死的时候表情很平静。没有一丝的对生命的留恋。他将那本发黄的小书交到我的手里,并告诉我,这本书记载了一个古老的传说,血的秘密,除非有一天,我变成一个真正的悟道者,否则不要打开它。我还是不懂,对于一个七岁的小孩子来说,想懂得一些东西是很难的。然后他交给我一条用丝编成的链子,让我到森林外的M市找他的一个远亲,似乎是他的一个表亲,名叫段落。说在他那里我可以学习一些在外面城市中求生的手段。

      我将他埋葬后就到了M市,初次看到这么多的高楼大厦,我没有一丝的惊讶,不知道为了什么,似乎这个世界没有让我惊讶的东西。

      我在M市找了三天,问了不下一千人,才在一个堆满垃圾的破小房子内找到段落。给他看了信物后就开始了我的捡垃圾生涯。捡垃圾比打猎要容易的多,一天到晚也能捡个十几二十块钱的垃圾。当我第一次看到段落递到我手中的一张五元钱,我的心很激动,把它小心奕奕地放入我那捡来的衣服的口袋中。

      段落所住不远的地方住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单身男人,他不是捡垃圾的,他是一个做面食的小买卖人。他有一个小孙女,经常与我一起捡垃圾。她叫黄敏,穿的一件衣服,我想按我一天挣二十块钱来算,要半年才能挣过来。我就不明白为什么黄敏的爷爷不去与他的儿子在一起,我没有问过,不过从每一次他儿子儿媳来这里的表情可以知道,绝对不是因为他们对他不好,至于为什么他不愿意走,我就不知道了。

      黄敏很漂亮,就像一个天使,叫她天使不只是因为她漂亮,还因为她愿意与我这么一个捡垃圾的人在一起捡垃圾。她每天都有说不完的开心事,她自己讲的时候都笑的前俯后仰,但是我没有笑过一次,仍旧捡我的垃圾,不过我却跟黄敏的爷爷学了一些做面食的手艺。

      一年后,段落因为得病死了,而黄敏的爷爷也经不住孙女与儿子儿媳的请求离开了M市,到一个大城市享清福去了。临走时,黄敏用她的小牙齿在我的耳朵上咬了一个小小的伤口,我没有问原因,也没有叫痛,因为这样的痛对我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城市中没有安葬的所在地,因为我没有钱,所以我只好用了三个装垃圾的袋子,将段落的尸体给分成三份,扛着扔到一个垃圾站。然后我回去将所有积存的垃圾一起卖掉,得到的钱,加上我存的钱也有五百多块,本想继续捡垃圾的,可是,我所住的地方因为城市化进程而将要变成高级住宅区,而我则被赶了出来。

      我不想走,所以便与那五个二十多岁的要赶我走的人打了一架。其中,两个重伤不治,死在医院里,三个重伤,只能永远地躺在床上了。可是就因为这样,我被警察抓住,说要等我十六岁后再执行死刑。但是,M市最大的黑帮青龙会的会主看上了我的打架功夫,将我无罪开释,因此,我加入了青龙会,在六年的时间内我打了不下六百场战仗,将青龙会发展成了一个北方十二省较有影响力的地下组织。而我也成为青龙会鹰飞堂的堂主。以一个十四岁的男孩子坐上北十二省最有影响力的地下组织的一堂之主,这也是一种异样的荣耀了。

      可是当一种势力的发展很难被控制时,政治的力量就会突显出来了。一次我们去HB市拿一批军火,这批军火的价值超过三千万,所以我们青龙会除了几个必要的留守人员外,全部骨干都前往HB市,包括会主。可是我们遭到了军队的围攻,只有我与五个鹰飞堂的手下逃了出去,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能够逃也去,按道理说我们应该全部都死在那里的。

      逃出后,我们六人没有回总堂,因为我知道,即然军方采取如此大的动作,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青龙会永远从地球上消失了。其他的五个手下说要报仇,而我则摇了摇头说现在不是时候。所以这五个对我忠心耿耿的手下就点了点头没有再提报仇的事,我知道他们心中想报仇,但是因为对我的服从,所以他们没有说别的什么。说来也怪,我不明白为什么整个鹰飞堂甚至于整个青龙会的人都对我又敬又畏,可能是我的双手沾有太多的鲜血的原因吧?

      在四处逃避了三个月后,风声渐渐地松了下来,而我们则各自离去,因为,我们要从新走我们自己各自的路。他们五个说他们会重新开始,聚集力量报仇。我没有阻挡他们,只是说,我想静静地呆几年,也许我想起了老头子,确切来时想到了那本泛黄的书,我想体会各种秘密。就这样在我十四岁快结束的时候,我的**生涯告一段落了。

      步入十五岁,我拿着仅有的一千多块钱到达SH市。SH市是整个Z国最大的都市。靠近海洋,有比较优良的港口。我是在晚上到达SH市的,在推拒了几十个拉客的旅馆服务人员之后,我来到了距火车站不是很远的一个天桥下。因为是晚上近十二点所以没有什么人。只有两个裹着纸箱的乞丐间或翻身,打破了周围寂静的空气。时已冬日,寒风刺骨,我缩了缩身子靠在一张破纸板上打算将就一夜。

      我不是没有钱,也不是没有花过钱,但是那是以前现在我身上不过不过一千多块钱。如果不想饿死,又或重操旧业,那我有必要用这一千多块钱支持至少三个月,不然、、、、、恐怕我真的要去做强盗了。虽然自己不吝惜杀人,但是,现在我只想安安静静地渡过几年,没有必要做这一行了,至少现在没有这个必要了。

      可是就因为我的省钱行为,让我多了个女孩为伴,当时她正被三个流氓欺负,而我在冻醒之际,听到了那细弱的呼救声,然后我寻声而去,三两下将那三个流氓处理掉。不要误会,我没有杀了他们又或将他们打成残废,只是教训了他们一下。不过恐怕他们也要在医院躺上三两个月了,嘿嘿、、、、不要怪我心狠,没有办法啊,已经习惯了。

      女孩名字叫刘青儿,那年十四岁。因为父母双亡,被人带出来打工,然而工厂老板却对她动手动脚,她在害怕之下跑了出来。身上没有钱,却又碰到几个流氓,如果不是我,恐怕、、、、、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由我双手的血腥味可以闻出来,只是我不想让这么清纯可人的女孩子被那几个人渣糟蹋,要糟蹋也要我来糟蹋,呵呵,是不是这样说的啊诸位?

      刘青儿当时上身穿着破旧的手衣,下身穿了一条长牛仔裤,一看就知道不是她的尺码,有可能是别人给她的,上身手衣被推到腋下,那双白玉小兔子在冰寒的空气中轻颤着,下身牛仔裤被褪到膝下,粉红色的小内裤兀自轻裹着那诱人的所在。这么冷的天,她只穿了一条牛仔裤,由此可知,她的境况还不如我呢!

      看着那诱人犯罪的娇小玉体,我没有上前占便宜,只是将自已的西装给她披上,同时将她的牛仔裤给她提上。

      她似乎吓呆了,等我一切都做她之后方红着脸向我道谢。我重申一次,我不是正人君子,可是我对这种青涩的小女孩是没有兴趣的。我虽然是没有过女人,但我有自己的道要走,其他的我没有去管。

      虽然我不是正人君子,但是我依然没有碰刘青儿,只是硬着头皮花了一百块住了个最低级的旅馆。然后我又花了几十块给她买了一些必需品,再然后就在椅子上睡着了。

      当我第二日醒来时,刘青儿已经换上了我给她买的旧衣服,虽然是旧衣服但是依然不能掩盖她那青涩的美丽。我算是见过美女的人了,可是我也呆了呆。

      而后我就找了一间处于郊区的房子,月租两百,就这样住了下去。刚开始做三个月的建筑小工,拿了两千多块钱,去掉我们两个花销还剩下七百多。后来我又换了个送货的活,做了两个半月,拿了近两千块钱。再后来我就用剩下不多的钱买了一些面粉及餐具,用跟黄敏爷爷学的手艺开了一家小店,因为周围多是打工的人所以生意还过得去。就这样熬到了今天,我十八岁的生日,农历六月十九,而刘青儿则是十七岁生日,我们是同一天生日,呵呵,也算是有缘了。

      这几年刘青儿没有找工作,是我不要她找。因为我有一次看到,她看着同龄人背着书包有说有笑地上学去时,那双美丽的大眼楮中含了满满的泪水,所以我就打算让她读书去。可是自己又没有钱,公立学校要各种证件而我们又没有。私人学校的收费又太高,因此我就将初高中各年级的书本买了回来让她读。至于读不读得好,那只有看她的造化了。我只是认识字,别的什么也不懂,一年学都没有上过。

      不过她真的很聪明,现在已经开始读高三的课程了。我有意让她参加明年的大考,但是前提是我必须有很多钱。这几年我也存了一万多块钱,可是我知道这点钱是远远不够的。不知道青儿上大学要多少,但我会坚持到她读完大学,但我现在的能力还是不够,我发现自己还差的很远,我的心里渴望变强,能让青儿走到更高处,更深蓝的天空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2#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18 19:58 , Processed in 0.103899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