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01|回复: 1

[修真·仙侠] 天才修真启示录 BY 妖精小鱼v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55

好友

8万

积分

梦野特殊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6-4-30 00:14
  • 签到天数: 52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梦币
    256100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618 颗
    清露
    50976 滴
    最后登录
    2016-10-10
    阅读权限
    15
    帖子
    82033

    白羊座 财富勋章 我最财迷 特殊贡献勋章 亲密爱人勋章 杰出元老勋章

    鲜花(61) 鸡蛋(0)
    发表于 2013-11-9 12:22:3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简介

      姬星辰,仙帝转生,以星辰为名。从小有贵人相助。木姓高人教他兵法。神秘组织教他《五行天意诀》。城主大人教他法术运用。灵界阵法宗师教他阵法心得。

      他是神剑宗的记名弟子,是神秘人黑斗篷的最看重的人,是城主的兄弟,是仙皇的结义兄弟,还是一国的永镇国师。

      他到底要何去何从,且看他在仙侠世界中游刃有余……

      地元大陆修真境界问题

      一日月照四天下,覆六欲天、初禅天,为一“小世界”;一千个小世界覆一二禅天,为一“小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覆一三禅天,为一“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覆一四禅天,为一“大千世界”。一大千世界有小、中、大三种“千世界”,故称三千大千世界。

      每一个大世界都有着自己的法则。其中,每一个小世界的法则,也有着自己的独到之处。

      地元大陆,无数小世界中的一个。曾经辉煌过的地元大陆,如今正在越过顶峰,走向低谷。

      因为一场名为“天地之战”的惊天动地的大战之后,由于天地灵气变化等一系列原因,导致地元大陆的法则发生了变化。而一些局部地区的变化更大,这就导致了地元大陆的修真境界也出现了一些独到之处。

      其中最为独特的是地元大陆有些门派出现了以煅体期为开端的新的修真境界。和传统的修真境界并存。优点自然是修士的身体得到了强化,为以后的修炼奠定了基础。缺点也是很明显,修炼锻体期不仅浪费丹药,而且浪费时间,对于修士的资质也有一定的要求。

      地元大陆的新修真境界为:锻体期,炼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分神期,六大境界。

      传统的修真境界为:炼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分神期,合体期,渡劫期,大乘期,八大境界。

      新境界从表面上看,仅仅是前面多了一个锻体期,后面少了合体期,渡劫期,大乘期。但实际上影响的是整个修真之路的问题。以前地元大陆的修士可以直接飞升至仙界,现在到达分神期就要考虑飞升至灵界了。

      现在的法则虽然能包容合体期,渡劫期,大乘期的修士,但是对他们的限制很多,并不是存在这里就可以轻易出手。

      序章

      地元大陆,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房子里,一对夫妻相拥而眠。男子叫姬天行,女子叫赵雪娇。

      “对不起,天哥,我们在一起两年了,我还是没能给你生个孩子。我真是没用,但是我真的舍不得离开你。如果……”赵雪娇伏在男子宽厚的胸膛上说道。

      “不要再说了,雪娇。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娶别人的,我这一辈子只爱你一个人。”姬天行用力搂了一下怀中的赵雪娇,坚定地说着,不容置疑。

      不只是他们,大概所有人没有注意到,外面本来是看不到星星的夜晚,他们的房屋之上那黑色天空中缓缓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空洞中虽然能看到和往常一样的星空,但是那空洞本身像是有着无穷的引力,好像要吞噬一切似的。

      忽然,一个拖着长长尾巴的星辰从空洞中飞出,朝着地面飞来,那个小小的星辰顿时成了整个天空的焦点,转眼降落到了这对夫妻的房中,整个房间猛地白光一闪,接着就恢复了正常。

      “天哥――刚才――”赵雪娇惊慌地说道。

      “不怕,不怕。没什么大不了的。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刚才,估计就是个闪电吧?”姬天行把赵雪娇紧紧地搂在怀里。

      “不是的,天哥,我――”赵雪娇羞涩地说。

      “怎么了?”姬天行惊讶起来,“难道说刚才的白光,有什么不对?”

      “那倒不是。不过,我的肚子,好像――有点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赵雪娇变得更加扭捏。

      “是什么?”姬天行急切地问。

      “不说了吧。”赵雪娇赶忙转移话题,“对了天哥,今年我们雪峰村会很安全吗?你们最近要组织什么行动吗?”

      “绝对安全。我们青云寨多少年来一直都是组织行动的。放心吧。”姬天行自豪地说道,“青云寨高手众多,组织有方,一定会保护好周边的乡亲们的。”

      ……三年之后

      “天哥,我不会怀上了妖怪吧,整整三年了,怎么还是没动静啊?”赵雪娇揉着肚子问旁边高大的姬天行。

      “你这话都说了多少遍了啊?赵长老说过了,古时候有这样的先例。再说了,他不是经常踢你肚子吗,有什么可担心的。放心吧,咱们的孩子一定是最好的。”姬天行揉了揉赵雪娇的头发,爱怜地说。

      “那倒是,这小家伙可有劲儿了。哎呦,好像有感觉了。这小家伙又踢我。哎呀,哎呦,快喊王婆婆,我感觉,要生了,快,天哥……”

      又是六年之后

      一个有着一头乌黑色的披肩长发的俊俏男孩,手持一柄木剑,疯狂地从山坡上冲了下来。一边奔跑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木剑,口中还咿咿呀呀地喊着:“呜――冲――啊!”

      忽然,男孩脚步一乱,顿时跌倒在了地上,但是他却没能停下,而是继续向前,男孩身体一蜷,顺势一滚,没多久就停了下来。

      男孩手脚伸开,仰面朝天,左手摸了摸右手握住的木剑,脸上洋溢着无邪的笑容。

      原来,在跌倒之时,他并未松开手中的剑,因为在他幼小的心灵中,一直深深地记住了父亲说过的一句话:“青云勇士,剑不离手。”

      “等会给木大叔看看我的宝剑,让他知道,我也是有宝剑的人了,嘿嘿。”男孩站起身来,将木剑插在腰带上,拍了拍身上的土心中道:“现在就去找木大叔。”

      “辰儿,你来了。”木大叔怜爱地看着男孩道。

      “木――,剑――!阿爸。”男孩兴高采烈地将木剑递给了木大叔,拍拍自己的胸口自豪地说,“我――”。

      “嗯,好剑!”木大叔看了看木剑道,“把剑收好,现在开始上课了。”

      “木――,阿爸――,学――?”男孩好奇地看着木大叔,手指着自己家的方向。

      “想问我为什么不让你阿爸知道你在我这学习?那好,我问你三个问题,你觉得有一个会说不,那么你就可以去告诉你父亲了。”木大叔看着男孩平淡地说,“第一,木大叔和你父亲是好朋友,对吗?第二,木大叔教你本领是对你好,不是害你,对吗?第三,你想成为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对吗?”

      “嗯――”男孩使劲地点头。

      “既然如此,你就不要多问了。如果你还有疑问,那――以后你就可以不用来了,想和我学本事不是那么简单随便的事,明白了吗?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这么问。”木大叔正色道。

      “学――”男孩不好意思地说。

      “不是不能告诉你父母,而是这件事情只能我们两个人知道,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等你长大了,也行就知道其中的原因了。”木大叔抬头看着窗外,口中喃喃道,“也许,你长大了,就知道了吧。”

      “木――”男孩好奇地看着眼前的木大叔那脸上奇怪的表情。

      “哦,现在开始学习。今天我们正式开始学习《三十六计》。之前我所教你的东西都学会了吗?”木大叔赶忙问男孩。

      “嗯。”男孩道。

      “真是聪明的好孩子。”木大叔继续说道,“学好《三十六计》,可让男儿安身立命,保家卫国,封妻荫子,成为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学啊。《三十六计》全部共有六套,即胜战计、敌战计、攻战计、混战计、并战计、败战计。前三套为处于优势所用之计,后三套是处于劣势所用之计。每套各包含六计,总共三十六计。”

      “蝉是一种昆虫,就是你们小孩子喜欢玩的那种知了。雄蝉腹部有发音器,能连续不断发出尖锐的声音;雌蝉不发声,但在腹部有听器。它们以吸食树木汁液为食。”木大叔继续说道,“蝉的卵常产在木质组织内,幼虫一孵出即钻入地下,吸食多年生植物根中的汁液。一般经5次蜕皮,需几年才能成熟。”

      “辰儿,你见过蝉蜕的壳吗?”木大叔问道。

      “嗯。”男孩使劲点头,手也使劲比划着。

      “不错。那叫蝉蜕。它也是一种药材。它全形似蝉而中空,稍弯曲。表面黄棕色,半透明,有光泽。头部有丝状触角一对,多已断落,复眼突出,颈部先端突出,口吻发达,上唇宽短,下唇伸长成管状。胸部背面呈十字形裂片,裂口向内卷曲,脊背两旁具有小翅两对;腹面有足三对,被黄棕色细毛。腹部钝圆,共九节。体轻,中空,易碎。无臭,味淡。功能:宣散风热、透疹利咽、退翳明目、祛风止痉。”木大叔继续道,“今天我们要学的就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一计――金蝉脱壳。”

      “金蝉脱壳,指蝉变为成虫时要脱去幼早的壳。比喻用计脱逃使对方不能及时发觉。辰儿你想,蝉已经逃跑了,留下的空壳在外形上看,像不像蝉呢?”木大叔问道。

      “嗯。”男孩道。

      “嗯。不错。等下咱们讨论这个问题。”木大叔继续道,“在行军打仗时,此计的意思是保存阵地的原形,造成还在原地防守的气势,使友军不怀疑,敌人也不敢贸然进犯。在敌人迷惑不解时,隐蔽地转移主力。”

      ……

      夜晚的山村一片漆黑,极少会有点灯的家庭。

      “辰儿都六岁了,才会说几个字,我可真有点着急啊。”天哥缓缓说道。

      “我怀他时你那份淡定的心态哪里去了?再说,辰儿虽然会说的不多,可是啊,他比谁都聪明着呢。”赵雪娇自豪地说。

      “唔――额――”外屋传来几声梦呓。

      “咕咚。”

      “辰儿又做梦了,真没见过做梦有他这么大动静的孩子啊。怕是又跌到地上了吧。”姬天行起身走到外屋,把儿子抱到床上,又回到了内屋。

      “辰儿的床已经加大了还不行。不如,加上栏杆呢?”赵雪娇道。

      “只怕栏杆也挡不住啊,还是把床腿锯短些吧。这样跌下来也摔不出啥问题。”姬天行道。

      “嗯,也好。还是天哥聪明。呵呵。”赵雪娇自豪地说。

      外屋的床上,辰儿又做了同样的梦。梦是那么清晰,却又是有些模糊。说起来很是矛盾,但又确实是那么个情况。

      梦中在一个清晨的时候,有一个十分明亮的地方。万物都充满了生机,那色彩看起来十分浓郁。放眼望去,那氤氲仙气缭绕,却无法阻挡视线。

      那里还有一片大海。那茫无边际的大海远非草原可比,就连那令人望而却步的万仞高山也不如它带来的震撼。那湛蓝的海水说不上迷人,也说不上秀丽。不管你是不是在关注着它,它始终在那里,一浪一浪地舔着海岸,那浪潮好像是呼吸,这让人觉得云蓝海不仅孕育生命,它本身也具有生命似的,那海面上的粼粼波光正好似它的鳞甲。

      此时,海岸边,一名黄脸男子被四个男子和一个女子围在中间。只见黄脸男子头戴紫翼黄金冠,脚踏虎头云履靴,穿着黄金明光铠,身披及地血红大氅,右手中托着一尊巴掌大的青色小鼎,平静地对着面前的五人淡淡一笑。六个人所造成的气势之大,不仅使得海面上出现一圈圈波浪,地面上也是如此。就连天空似乎也受到了影响。

      “曾义,我自认待你不薄。青岚会对付我,还说的过去,可是你呢?”黄脸男子说道。

      “天王,什么都不要说了,我这么做,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你孤身一人,了无牵挂,是无法理解我的。就当我曾义欠你的,如果――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还你。你安心去吧。”曾义眼中闪着一丝晶莹,缓缓抬起右手,将金鞭对准了天王。

      “呵呵,几位,都别闲着了,来吧。我一个仙帝也未必就怕了你们几个仙皇。”天王说罢将右手中的小鼎对准了那名女子。

      女子身上青光一闪,一团青色的光点缓缓向小鼎飘去。女子费力地抵抗着吸力,然而那光点却是一去不回。

      其他四人此时不仅不敢趁机偷袭,反而后退了几步。女子看向四人的眼光变得颇为不善,此时却也无可奈何。

      “看来,你们都知道转生鼎的厉害啊。”天王看着手中的小鼎笑道,“到你们了,留下点纪念,放你们一条生路。”

      “你――你不要太过分!”四人咬牙切齿地说。

      “少废话。你们都来要老子的命了,老子还跟你们客气什么。不要脸的话,就一去上吧。”天王右手一动,将小鼎对准了另一个人。

      “布阵!”青岚吼道。

      “姓方的,我们早知道你要用转生鼎。此鼎一旦开启,不吸收一定的本源是不会停的。你就等着被我们困住吧。哈哈哈!”一名身穿棕褐色铠甲手持土黄色香炉的壮汉说道。

      说话间,五人形成了一个五边形。他们每人手持一件仙宝。仔细一看,每个人的仙宝都不一样,但是表面都是流光溢彩,分别流转着金、青、蓝、红、褐,五种颜色。五色之间隐约有着某种联系,渐渐地有一些光丝流向中间的天王。

      天王仿若未见,继续将小鼎对准最后一人。面色缓和地说:“嗯。终于到你了。”

      不消片刻,天王被那无色光丝裹得像个蚕茧,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借助这难得的五行本源,我也可以转生了。希望来生能够真正修长正果,踏出最后一步。呵呵,便宜你们这些小人物了,就让你们先猖狂一阵子,虽然是借你们的手达成了我的希望。不过,这个仇,我还是会加倍奉还的。”

      天王缩着的左手伸出,手里握着一颗鸽子蛋大的珠子,右手一抖,转生鼎缓缓落下,他一纵身跳入鼎中,双手向上托起圆珠。

      “五行本源,来吧。”只见鼎中的圆珠迅速吸收了鼎中的五色光点。继而一边疯狂吸收着鼎外的五色光丝,一边好像要把天王自己也吸进去似的。

      “再见了,仙界。我会回来的!”天王敞开怀抱,念动咒语,“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刚刚念完,他的身体迅速失去了生机,整个生命逐渐凝成一个白色的字符钻进了圆珠中。圆珠迅速甩着转生鼎飞速撞向五色光茧,牢不可破的光茧猛然变形。

      转生鼎一声哀鸣,将鼎内天王的身体吐出,正好撞在五色光茧之上,被那光茧撕扯成了碎片,而光茧也也是猛然变形。布阵的五人急速向后退去,然后像约好了似的同时“噗”的一声狂吐了些血液出来。转生鼎像有生命似的,溜得消失无踪了。

      而那圆珠也像是有生命似的向着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在光茧崩溃的掩护下,圆珠转眼就不见了。

      就在这时,光茧瞬间爆炸,整个世界仿佛都在颤抖。

      “啊!”辰儿一骨碌坐起来。双手扯着胸前的衣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18 19:58 , Processed in 0.095715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