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2025|回复: 3

[连载] 溺爱(岳父攻X女婿受 怅然若失 强取豪夺) BY 坐北朝南(2013.10.14更新至10)

[复制链接]

2229

主题

1

好友

2609

积分

YD-7 依梦思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7-8-2 22:56
  • 签到天数: 12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梦币
    7043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60 颗
    清露
    970 滴
    最后登录
    2017-11-14
    阅读权限
    10
    帖子
    2609

    爱心会员

    鲜花(44) 鸡蛋(1)
    发表于 2013-10-17 09:38:5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你有没有想象过

      当你的人生路线被改的面目全非时

      你该怎么样走下去?

      又该怎么样去面对?

      宋哲很迷茫的看着不知道该怎么走的路

      因为自从那个强势的男人走进自己的视线后

      所有的一切

      都已经迷失掉了……

      ◆如果情感和岁月也能轻轻撕碎,扔到海中,那么,我愿意从此在海底沉默一生◆

      作者这篇文三观不正,岳父攻女婿受【或者说军人攻学生受?=3=其实作者君在走哀伤风】女儿会炮灰掉,不适应的可以点右上角

      另:此文受很弱!

      内容标签: 怅然若失 强取豪夺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哲,贺延州 ┃ 配角:…… ┃ 其它:HE,一见钟情,宠爱,岳父攻女婿受

      ==================

      ☆、第一次见面

      宽敞明亮的客厅里,贺延州皱着眉,冷眼看着对面沙发上专注于锉刀的贺琳,淡淡的开口:“贺琳,你想干什么?”

      贺琳蜷着腿窝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修着指甲:“什么我想干什么,我不是跟您说过了吗?还是您耳朵不好使了?那我再跟您说一遍,您可听清楚了。我说,我怀孕了,等下孩子的爸爸会上门提亲,您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我只是来跟您报备一下而已。”

      对于贺琳回话时不曾抬头看自己一眼,贺延州已经习以为常,但贺琳的话,还是让他的眉头拧成深深的川字,不禁冷喝一声:“贺琳!你这是什么态度!”

      贺琳撇撇嘴,不甘心的坐正了身体,满不在乎的说:“当然是敬爱您的态度,您和我妈都可以十七岁生我的,我凭什么不能现在结婚?而且我可是比你们还晚了一年,您应该夸我的。”

      贺延州眯着眼,想探寻出贺琳这番话是想激怒自己,还是真的要带个男人来气死自己。

      贺琳不为所动,直到叮咚的门铃声传来,贺琳才起身,赤着脚跑去开门,还不忘挑衅的看了贺延州一眼。

      贺延州按住太阳穴,烦躁的在沙发上坐下,妻子死得早,女儿一直是寄养在她二姨家,自己出任务又忙,根本没多少时间管教她,导致她现在看到自己一点都没有看到父亲的那种尊敬。

      冷着脸,贺延州看着贺琳红光满面的搂着一个白净男生的胳膊,娇声细语的说着话,白净男生低头,手指不住的抠着自己的指甲,脸色都有些微红。贺延州在心里冷笑,有能耐搞大女人的肚子,现在装什么羞涩。

      贺琳接过宋哲手中的东西,把东西拎到一边。短短的十几秒,宋哲却觉得像人的一辈子那么长,沙发上健硕的男人眼神阴郁的看着自己,宋哲手足无措的迎着男人的目光,那视线就像针一样,扎的他浑身疼。

      幸好贺琳很快就站在了他身边,宋哲的胆子才稍微大了点,偷偷抬起头看对面的男人,肤色有点黑,看起来像是经过长期日晒造成的,穿的衣服稍微有些紧了,身上块状的肌肉很明显的显现在衣服上,给人一种威慑感。脸色更是阴沉的可怕,宋哲不知道为什么,打第一眼起,就从心里面怕自己这个未来的老丈人,可能是那阴翳的目光,也可能是宋哲心中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贺琳拉着宋哲走到贺延州面前,笑嘻嘻的看着贺延州:“爸,这是我男朋友,宋哲。”

      宋哲抬头,正好迎上贺延州的目光,心里一颤,说了声伯父好,又慌忙地低下了头。

      贺延州眯眼看着这个贺琳执意要嫁的男人,或者应该说,男孩?单薄的躯体,有种自己轻轻一推就会倒的感觉,肤色比一般女孩子家还要白,配上清秀的五官倒也是现下女孩子喜欢的美少年类型。

      看着对面冷着脸不说话的贺延州,宋哲怎么站都觉得不舒服,那种感觉,比蚂蚁咬在身上还有难受,宋哲忍不住想着,自己这个丈人是不是对自己不满意,宋哲有些难过,他知道自己是农村孩子,家里条件不富裕,能够娶到贺琳这样的女孩已经算是上天恩赐了,长得不差,家庭又好,可是宋哲不高兴,他甚至觉得自己吃亏了,自己付出的远比得到的要多,就像现在,自己的学业是进行不下去了。宋哲还记得,自己打电话告诉农村的母亲贺琳有孕的事后,母亲抽噎着告诉自己一定要负责,纵使辍学,也不能让宋家的后代名不正言不顺。宋哲很迷茫,他已经失去了自己费劲千辛万苦考上的市高中,他觉得,自己以后将要失去的,怕是要更多。

      实话来说,宋哲对贺琳的印象不算深,甚至可以说宋哲对班里每一个人印象都不深,高二下学期分班了好久,宋哲才知道班里面有贺琳这一号人物,这还得益于贺琳不好的名头:高傲,叛逆,自私,野蛮,说白了,这已经是跟小混混差不多的性质了。可就是这么一号人物,在宋哲被强拉去聚会,灌醉了之后,和自己躺在了一个床上,身上未着寸缕。两个月之后,被贺琳告知了她怀孕的事,然后到众人皆知,宋哲和贺琳一时间成了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最后,就演变成自己站在贺琳的父亲面前,将要提出成为他女婿的事。

      男子汉的担当撑着宋哲在这个时常皱眉、不苟言笑的男人面前腿脚不发软的站好,男人说的什么话宋哲根本没听仔细,他之前真的已经做好了和贺琳结婚的打算,可是等他真正站在了这片屋檐下,内心却恍惚起来,自己真的要这样吗?未来光明的前途黑暗了,以后自己将会和贺琳生活一辈子,忍受着贺琳的一切坏习惯,和小孩子不停地吵闹,然后一直到老——宋哲认为,他和贺琳一定会走不到老的。

      耳边嘈杂的声音终于唤回了宋哲的飘远的心,眼前却已经变为了火药厂,男人高大的身躯站了起来,双手紧握着,手上的青筋突起,一副暴怒的样子。而对面贺琳没有一点惧怕的样子,仍嚷嚷着你有本事打我啊,反正我打小没妈,打死了我你也干脆,省得我在你眼前烦你,打扰你娶汪芸那个臭婊/子!

      贺延州的脾气本就不好,虽然在军队里磨练的好了一些,但在军队中,贺延州一直是被人服从的角色,从来没有一个人像贺琳这样挑战过自己的权威。

      呆立在一边的宋哲只看到男人高高扬起的手,脑袋空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胳膊已经肿了老高,而贺琳在一边哭着骂男人不是人,为了个婊/子就要打死自己的女儿,一边扶着宋哲就要出门去医院。

      贺延州有些愣的收回手,自己被气糊涂了,不过这个宋哲总算有让自己瞧得起的地方了,至少懂得站在自己女人面前。

      披上外套,贺延州快步跟上前面的二人,说了声我去开车,就往地下车库走去。

      贺琳恨恨的看着贺延州的背影,刻薄的红唇尖利的吐出猫哭耗子假慈悲几个字,刺激的宋哲不仅胳膊疼,连脑仁都疼了起来,自己以后,怕是安生不了了。

      一辆黑色的轿车驶入眼帘,宋哲不懂车,但是也知道,能买得起车的,必然是有钱人,03年的时候,车子还很稀少,宋哲不敢乱碰,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车划出一道印子或者弄坏了其他的。

      前面的车门打开,贺延州从驾驶座走了出来,走到宋哲前面,伸手拉开了车门。这是宋哲第一次这么接近男人,淡淡的烟草气息,混合着带着强烈雄性荷尔蒙的男人味,让宋哲晕眩了几秒,他是单亲家庭,家里自从自己记事后,再也没有其他男人入住过,而自己也因为略微的自卑没怎么接触过其他人,虽然班里有很多男生,但是一群毛都没长全的男孩子,身上是绝不会那种雄厚的男人味的。

      车门被打开,贺琳扶着宋哲伤了的胳膊小心翼翼的坐了上去,贺延州这才关上车门去前面开车。车子里的气氛很沉闷,贺琳扭着头看窗户外面的景色,咬着嘴唇不说话,男人也在前面专注的开着车,宋哲在这种氛围下怎么坐都不舒坦,手臂还在一个劲的痛着,眼神只好四处游荡者,一瞥眼,看到了前方后视镜里男人坚韧的眉眼,透着一股刚硬,宋哲叹息,这才是铁铮铮的汉子,哪里像自己,没有一点男子汉的味道。前方男人像是感觉到了宋哲的视线,抬眼看了下后视镜,宋哲慌忙收回了眼神,装作正在欣赏外面的风景,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砰砰的跳个不停,就像偷偷拿糖被抓包的小孩,有种既甜蜜又难过的感觉。

      一路上,三个人都在沉默,幸亏这里离医院不算远,没多大会儿的功夫就到了。下了车,贺延州去停车,贺琳直接带着宋哲去挂号,压根没有等贺延州回来,宋哲张张嘴,看到贺琳怒气冲冲的脸色之后,话语又咽了下去,默默的跟着贺琳。这时候正赶上春天,医院里小孩子的哭闹声吵的人静不下心,宋哲坐在医院的走廊里挂着点滴,贺琳在旁边不耐烦地坐着,宋哲顾及着贺琳的肚子,让贺琳先回去,贺琳看了宋哲两眼,没有推脱,她在这里呆的是在不耐烦了,小孩子哭的声音一直不停,她想到自己以后也要听着这种声音过活,就急躁的不行。直接跟宋哲说了两句让他自己注意的话,就快步离开了。

      贺琳走之后,就剩宋哲自己在医院里坐着,心里突然发凉,这就是自己选择的路,自己以后将要忍受着一切,再辛酸再难熬,也都是自己的事,都是要吞进自己肚子里的,是不能向外人道的。宋哲想到这,突然感觉眼睛有些湿润了,他还只是一个刚成年的孩子,对未来充满希望,他所想象到的未来,绝不是现在这样,自己孤零零的在医院里,身边没有一个会心疼的人在。都说生病时人是最虚弱的,宋哲这个时候才体验到这句话最深刻的含义。

      恍惚间,一个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宋哲面前的光,宋哲抬头看去,是自己未来的老丈人,额头上出着一些细汗。

      宋哲有些心慌,低下头结巴的说:“伯、伯父,你怎么还没回去?”

      贺延州皱眉:“你还在挂点滴,我怎么回去?”

      宋哲被堵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所幸闭口不言,贺延州看着低着头不说话的宋哲,看着他忽闪忽闪的不同于其他男孩子的长睫毛,在眼帘下留下一片阴影,贺延州还记得他当时的想法,他想,宋哲如果是个女人,眼睛一定会很妩媚。在宋哲身边坐下,两个人静默着没说话,宋哲却很安心,他觉得,两人就这样静静坐着,就已经很好了,虽然周围的吵闹声还在继续,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略微尴尬,不过宋哲还是很满意,至少看到有家属陪伴的病人,不会再感觉这个世界上自己是最孤单的了。

      或许是贺延州受不了这样的气氛,看了眼宋哲上方的点滴瓶,贺延州起身离开。

      宋哲不发一语的看着贺延州离去的背影,低下头看着自己插着针头的手,微微凸起的青筋,像是连接着心脏,带点冷意的药液顺着筋脉直接流进了心里,湿润了一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0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YD-1 梦雨沾衣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梦币
    1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0 颗
    清露
    0 滴
    最后登录
    2017-11-18
    阅读权限
    2
    帖子
    1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7-3-13 10:07:18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抱走看看!

    0

    主题

    0

    好友

    5

    积分

    YD-1 梦雨沾衣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梦币
    5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0 颗
    清露
    0 滴
    最后登录
    2017-7-23
    阅读权限
    2
    帖子
    5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7-5-8 13:08:36 |显示全部楼层
    看起来挺不错的。

    0

    主题

    0

    好友

    10

    积分

    YD-1 梦雨沾衣

    Rank: 1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9-3 11:12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梦币
    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0 颗
    清露
    12 滴
    最后登录
    2017-9-10
    阅读权限
    2
    帖子
    1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7-9-10 02:09:42 |显示全部楼层
    很新鲜的题材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21 22:15 , Processed in 0.111267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