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56|回复: 0

[灵异&怪谈] 黄河鬼龙棺 BY 冬雪晚晴

[复制链接]

4800

主题

2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5Rank: 5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3-19 23:32
  • 签到天数: 75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梦币
    1785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233 颗
    清露
    12531 滴
    最后登录
    2015-3-20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11118

    天蝎座 爱心会员

    鲜花(105) 鸡蛋(8)
    发表于 2013-9-18 14:49:5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内容简介:

      他传承于神秘的盗墓世家,身负秘术和诡异的使命:他顶着考古者的身份,闯入了黄河水下未知的古墓之中,沉寂无数年的谜团也终将浮出水面……

      盗墓者和守灵人之间的短兵相接,谁技高一筹?浑浊的黄河水下,埋着一段颠覆的历史,透过满目尘埃,尘封的岁月之轮再次启动,展现诡异离奇的上古文明。黄泉路上,他引鬼撑船。弱水三千,葬者无数,传说中,只要将得道飞升者的棺木打开,就能长生不死。但当打开层层包裹的金帛素锦时,里面却是一个凡人难以想象的妖物……

      第一章 风墙鬼影

      “轰隆——”一声巨大的轰响,伴随着火光冲天,有碎石乱飞,黄土村中极少的几户人家,大部分的人都把脑袋蒙在了破旧的棉被中,甚至一些胆小的,还开始瑟瑟发抖。

      民国,兵荒马乱,军阀割据,加上日本人的侵略,今天你开上几枪,明天他丢一两个炸药包,弄得民不聊生,所以,大凡有人听到爆炸声,绝对不会有人出门看个热闹的,大都数人,都是把脑袋蒙进被窝,免得招惹祸事上身,白白的丢了性命。

      但是,今晚这爆炸声,却有些稀奇,仅仅只有一声响,随即就沉寂下去了,甚至,黄土村中,连着狗都不叫一声儿。

      天乌黑乌黑的,深秋的季节,这等兵荒马乱的,还碰到了大旱的天气,偏生还冷得慌。就连隔着黄土村不远处的黄河鬼滩,水位都下降了很多,裸露出水下腐烂的淤泥,偶然可见森森白骨。

      相传,黄河鬼滩原本是乱葬岗,由于黄河改道,这地方被河水掩埋,原本葬于此地的无数阴魂,永远的埋在了冰冷的水下,永世不得超生。

      因此,这地方别说是晚上了,就连大白天的,也是阴气森森的,胆子小一点的人,根本不敢靠近。

      老人说,常常在半夜三更,看到有黑漆漆的鬼影,在鬼滩上徘徊,甚至还有铁链拉扯的声音,有人哀嚎和恐怕的嘶吼声,不像是人间的声音,因此,就算是炎天暑热的,这地方也是一片阴森刺骨。

      但是,就在今夜,这样的一个晚上,居然有着三条人影,徘徊在黄河鬼滩上。

      “老大,成了!”牛大身材魁梧,体格健壮,一人能够顶上数条好汉,如今,黄河鬼滩表面的一层红褐色的封土已经被挖开,露出里面厚重的青砖,而这青砖,却被炸出了一个老大的黑漆漆破洞,阴气深深。

      徐老汉用力的抽了一口旱烟筒,烟头陡然红彤彤的,随即熄灭在黑暗中,徐老汉吐出烟雾,然后站起来,就在千层底鞋子下面,磕掉了烟灰,然后,把旱烟筒别在腰边,说道:“走吧!”

      牛大和猴子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听了这么一句,急冲冲的就想要下去,但偏生就在这是时候,一个黑影,向是一只野猫,嗖的一声,就窜入了洞中。

      徐老汉一见,顿时就皱了一下眉头,这野猫素来邪气得紧,而做他们这一行的,从来就最怕这等时候,陡然有生灵闯入墓穴——没错,他们三个,实在是走投无路,不得不重操旧业,干那分金定穴、摸金盗墓的勾当,说白了就是发死人财的。

      更让徐老汉郁闷的是,虽然是匆匆一瞬,但那野猫拖着长长的尾巴,没看清楚,到底是野猫,还是一只狐狸?

      要是野猫还好一些,要是胡大仙,可真够麻烦的,这畜生通灵,一旦让下面那东西沾染了生气,他们可就……一瞬间,三人都呆了一下子,就连牛大都暗中吐了一口口水,暗道:“晦气!”

      猴子眼见徐老汉站着不动,当即凑近徐老汉,低声问道:“大哥,你给一句话,咋办?”

      “还能够咋办?干吧!”徐老汉心中恨极了那只野猫,但既然已经打开了入口,没有不进去的道理。

      一阵冷风,伴着黄河水打了一个漩涡,徐老汉首先拧亮了手电筒,对着黑洞口找了找,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

      猴子从旁边捡起一块碎砖,对着洞口丢了下去,这一下子,大有讲究,叫做投石问路,不管他们用,据说,那些高来高去,飞檐走壁的江湖中人,也常常用这么一手,别小瞧这么一下子,下面有没有机关陷阱,可都是清清楚楚的。

      “老大,没事,我们下吧!”猴子说道。

      徐老汉点点头,猴子已经麻利的跳了下去,紧跟着,徐老汉也下去了,最后才是身材魁梧的牛大,洞口并不算深,高约两米有余,但却很长,黑漆漆的向下倾斜,扒过很多大墓的徐老汉很有经验,这是一条甬道。

      从墓室甬道的规模,经验丰富的倒霉贼能够辨别得出,这个古墓到底有多大,甚至,从甬道的砌砖,也能够初步的分辨出来,这古墓到底属于哪一个朝代?里面有没有上好货色?

      徐老汉手中捏着手电筒,这手电筒还是他早些年花钱从一个军人手中买来的,属于军用手电筒,原本明亮得紧,只是在这漆黑的墓室中,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徐老汉老是感觉,这手电筒似乎有些昏暗不明。

      他和猴子、牛大三个,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等摸金盗墓的勾当,当初手头也着实有些钱,只是后来,三人无意中闯入火龙坟,那个看似乎不起眼的土包子,差点要了他们三个的性命,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却不慎染了上尸毒,散尽手中金银,终于求得回天鬼方,才算保住了三人小命。

      从此,三人算是开看了,发誓永不在做这等摸金倒斗的勾当,从此就在黄河边的一个小村庄安顿了下来。

      但是,三人都没有一技之长,坐吃山空,加上兵荒马乱,今年又碰上了黄河大旱,三人手中就更加拮据了,原本,三个大男人,还可以将就着就这么过了,但是,偏生徐老汉讨了一房媳妇,今年又添了一个女娃儿,想要养活这一大一小,让徐老汉头发都愁白了。

      最后,三人一商议,除此以外,再无它途——既然要做,徐老汉就说了,也不用远去,这黄河鬼滩上,就有现成的古墓,只是不知道年月,更不知道,有没有被人沾过先。

      猴子和牛大打探了一番,两人惊喜的发现,这古墓居然是原封不动的,证明没有人动过,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年月的,但从鬼滩下面的封土和青砖可以证实,这个古墓,规模一定不小,大概是古时候那些有钱的王公贵族的。

      凑了一点钱,买来雷管和炸药,这年头完全是三不管,别说是深夜,就算是大白天,弄点爆破,普通人也不会问津。

      “老大,你看这甬道的规模可不小!”猴子缩着脖子,低声说道。

      “嗯!”徐老汉不置可否的答应了一声,心中有些忐忑不安,总隐约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劲。

      “老大,你瞧着这砖,是什么年代的?”牛大也忙着问道。

      “像是汉代的东西,但不敢确定!”徐老汉也不隐瞒,低声道,“这甬道规模浩大,看着——”说到这里,他陡然打住了。

      “看着怎么了?”三人一路走,一边小声的说话,猴子缩着脑袋,低声问道。

      “只怕不是普通人的墓室,而且——而且——”徐老汉连说了两个“而且”,心中迟疑着,要不要告诉这两个搭档实情?

      “而且什么啊?”牛大最是急躁脾气,闻言嗡声问道。

      “这是阴阳双坟!”徐老汉一咬牙,低声说道,“我们未必走了正途!”

      牛大嗡声问道:“啥叫阴阳双坟,老大,你说话别掉书袋子,咱是粗人,不懂!”

      “就是这地方有着两座坟,一阴一阳,不知道何处才是墓主真正的埋骨之地,所以,如果我们一旦走错,只怕后果难料!”徐老汉低声道。

      他也勘察过阳坟的周边环境,最后,他毅然决定走一趟阴坟,就是他几乎有着七成的把握,这阴坟才是墓主的埋骨之所,但是,他却没有绝对的把握。

      修建阴阳双坟,耗资巨大,也从侧面反映了这个墓室主人的不简单,同时也给他们的摸金增添了很大的难度。

      “老大——”走在最前面的猴子陡然站住脚步,低声叫道。

      “怎么了?”徐老汉忙着问道。

      “有人……”猴子低声说道。

      徐老汉闻言,早就举着手电筒照了过去,果然,就在距离他们大约十步之遥,隐约似乎站着一个黑黢黢的人影,就这么立在古墓甬道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让人寒气直冒。

      徐老汉在心中咯噔了一下子,心中暗道:“难道遇到了同行?”但想想,这古墓根本就没有人动过,怎么会有同行?不对劲,莫非是遇到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

      很明显的,猴子和牛大心中也直打鼓,三人相互看了看,最后,还是徐老汉道:“走进瞧瞧!”

      既然来了,没有白空手就回去的道理,当即三人小心的向前走去,猴子手中捏着一把柴刀,而牛大腰间别着长柄斧子,徐老汉一只手举着手电筒,另外一只手,却是摸在腰间鼓鼓的枪把子上。

      这枪和手电筒一样,都是徐老汉早些年吃饭的家伙,如今别的东西大部分都典卖了,也就剩下这么一点了。

      三人壮着胆子,又向前走了几步,在手电筒昏暗的光线下,越发看的明白,前面不远处,果然黑黢黢的站着一个人,背对着他们。

      “同根本源,分金问官!”徐老汉站住脚步,低声喝道,这是做他们这行的黑话,若是在古墓中,碰到了同行,相互之间打招呼试探的。

      同根本源,就是说大家是不是同行,如果是,那么,就一起联手,分金问官,官——同棺!

      对方要是愿意合作,自然就会答话,江湖素来有规矩,见面是要分一半的,所以,大凡碰到这样的情况,很少有不愿意合作的。

      以前徐老汉等人也不是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只是这一次,那人并不答话,只是站着一动不动。

      徐老汉皱眉不已,心中狐疑,这人该不会是黑吃黑的吧?

      三人又走了一步,陡然,猴子一个趔趄,差点就摔倒在地上,徐老汉忙着从后面扶了他一把,几乎是出于本能的,三人向脚下看去,只见在青砖甬道上,一截白森森的人骨,赫然在目,刚才猴子不小心,正好踩在了这人骨上,于是就有些立足不稳了。

      “这是哪里来的?”牛大低声问道。

      在古墓中发现骸骨,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三人也不怕这个,可这是甬道,还没有进入墓室,哪里来的骸骨?而且,居然就这么一截,横在地上?怎么看,怎么个诡异。

      “你们看——”这个时候,徐老汉陡然想起刚才站在不远处的人,心中知道不妙,忙着举着手电筒照了一下子,但前面黑漆漆的一片,那人早就踪影全无。

      三人相互看了看,心中都是一凛,今儿这事情,兆头实在不好,先是碰到了黑猫闯入,借着又发现了不明物,天知道刚才那黑影,是人——或者是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

      但既然来了,没得就这么打退堂鼓的道理,三人有向前走了数步,甬道陡然一个转折,随即竟然是一处空旷的墓穴。

      只是这墓穴,也有平常他们所见不同,一般来说,甬道的尽头,应该就是墓室的入口,这是没错,可这甬道的尽头,竟然一下子空旷起来,一道白石砌成的风墙,横在了三人面前。

      白石风墙上,有着鲜红的大字,宛如是鲜血写成,透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寒气。那白石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光滑如镜,镶嵌着一个个鲜红的字体,分外醒目。

      “老大,这上面写的什么?”牛大看着那些繁杂的鸟篆,一个也不认识,他是急性子,心里藏不住一点事情,忍不住就问身边的徐老汉。

      徐老汉拿着手电筒对着那些鸟篆照着,半晌摇头道:“我也不认识!”他说的是实话,那不是普通的篆文,让他心惊不已的是,那面白石风墙上,除了鲜红的大字外,在末端居然向是有着鲜血泼了上去,有着一大块鲜血淋漓。

      猴子手脚麻利,忍不住伸手上前摸了一把,但随即,他不仅低低的惊呼出声。

      “怎么了?”徐老汉忙问道。

      猴子颤抖的伸出手来,在手电筒昏暗的光柱下,徐老汉一看之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猴子粗糙的手掌上,竟然遍是血污……

      那鲜红的一块,竟然不是染料,而是真正的人血?

      徐老汉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突然,牛大轻轻的扯了一下他的衣角,徐老汉一呆,忙着顺着牛大的目光看了过去,由于手电筒的光柱,如今,他们三个人影子,全部映在那面白石风墙上,但是——对面的风墙上,居然有着四道黑漆漆的影子。

      他们只有三个人,自然只有三个影子,可如今,白石风墙上,明显就有四个人影……这多出来的一个人,是谁?

      一瞬间,三人心中都是寒气直冒。

      徐老汉陡然一个转身,举着手电筒向着身后照去,但是,他们三人的身后,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别说是人了,连着鬼都不见一个。

      鬼?徐老汉心中陡然“咯噔”一下子,难道真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今天这个古墓,还真是邪门得紧。

      徐老汉这么想着,再次转过身来,盯着那白石风墙上的影子,心中想着,会不会是光和影之间,造成的错觉?根本就是他们三个人,自己吓唬自己了?可是,那白石风墙的血污,却又作何解释?那可是真正的血污,并非是染料故布疑阵。

      刚才猴子用手摸过,而且,就算真是人血,这应该也就是前后脚的事情,除非是有人比他们先一步,被人斩杀在这地方,然后,鲜血溅在了白石风墙上,否则,实在没法子解释这等诡异的现象。

      那人会不会就像他们现在这样,站在风墙前观看这些鸟篆,然后被人从背后偷袭,砍下来头颅?

      徐老汉心中更是不安,招呼牛大道:“我们进去。”

      “好咧!”牛大嗡着鼻子,答应了一声。

      而猴子缩着脑袋,一言不发,静静的跟在徐老汉的身后,突然,猴子感觉似乎脚下被谁重重的绊了一下子,身子不由自主的前倾,撞在了牛大的身上。

    [梦野制作]黄河鬼龙棺 BY 冬雪晚晴.rar

    166.94 KB, 下载次数: 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19 05:57 , Processed in 0.125951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