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243|回复: 1

[灵异&怪谈] 诡魅湘西:赶尸日记(出书版) BY 一度苍穹

[复制链接]

4800

主题

2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5Rank: 5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3-19 23:32
  • 签到天数: 75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梦币
    1785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233 颗
    清露
    12531 滴
    最后登录
    2015-3-20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11118

    天蝎座 爱心会员

    鲜花(105) 鸡蛋(8)
    发表于 2013-9-18 14:44:0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简介:

      早些年,如果您在湘西山村投宿,极有可能您会见到惊悚的一幕:三五只黑色布袋在夜幕下跳动向前,或许您永远也想象不到那袋子下面是一具具死尸,也想象不到这是一种驱动尸体行走的秘术——赶尸。

      数千年来,因为赶尸人没有后代和他们对于自身经历几乎变态地守口如瓶,使赶尸成为湘西大地上最后的未解之谜……

      第一章 为学赶尸术,独闯乱葬岗 第一节 赶尸高人许秋原

      民国初年,中华大地狼烟四起,兵荒马乱,百姓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为求一口饭,青壮年多赴异乡谋生。然而,许多人生不逢时,在这个年代,人命如草芥,客死他乡之人数不胜数。

      乱世之中,传统七十二正行迅速衰落,外三十六行却兴盛起来。许多走投无路之人,为求一财,投身其中。其中赶尸一行,尤为神秘莫测。

      中国人向来有落叶归根、狐死首丘这一深刻思想,他乡再怎么好,死后都希望返乡入葬。赶尸一行,在湘西最为多见,百姓对其所称,亦千奇百怪,名堂甚多。其中又以领尸匠、吆死人与赶尸公的叫法最为普遍。

      赶尸,一个古老而神秘的行业,在湘西境内,它与放蛊、落花洞女并称为湘西三邪。其中,赶尸为三邪之首。纵观千百年来的民间传说,赶尸无论在其中性质如何,却总是免不了被定格为不祥或是邪门。

      赶尸起源甚早,相传几千年以前,苗族的祖先阿普(苗语:公公)蚩尤率兵在黄河边与敌对阵厮杀,直至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打完仗要往后方撤退,传说阿普蚩尤不忍抛下战死士兵的尸体,便命令阿普军师用法术把战死的弟兄送回故里。

      于是阿普军师装扮成阿普蚩尤的模样,站在战死的弟兄们的尸首中间,在一阵默念咒语、祷告神灵后,原本躺在地上的尸体一下子全都站了起来,跟在阿普蚩尤高擎的“符节”后面规规矩矩地向南走。后此法传承下来,经历几千年,从而逐渐发展为后来的赶尸一行。

      赶尸一行也有许多门派支流,各门派各行其道,且各有许多奇怪的规矩和作法,门流杂乱繁多,抢生意的事情经常发生。

      赶尸因诡异不祥而让人忌畏,一些心怀不轨之徒便利用其道,瞒天过海,做些不法勾当。

      正统赶尸行中有三帮六派十八门之分,其门人子弟遍布湘西、云南和贵州三境,人数过万,实力非凡。其中更有不少高人声名显赫,成就不俗。在这些高人当中,最为赶尸界所熟知的,当数天官门的掌门人——许秋原!

      许秋原年过半百,身高六尺有余,两鬓斑白,前额高满,容颜慈光红润,身板硬直,一副世外高人之样。他就是指路天官一门的第十代掌门人。他道术精湛,功力高深,认识他的同行都称他为草仙道人。

      许秋原十六岁学艺,三十岁时接任掌门之位,一生赶尸无数,却无半个传人弟子。指路天官一门名虽叫得好听,但许秋原入门时门下不过十多人。几十年过去了,这些人死的死、老的老,如今整个天官门就只剩他一人在撑门面。

      二十多年前他曾收了五个弟子,这五个弟子个个资质非凡,各有神通,可惜老天爷跟他过不去。大弟子与三弟子赶尸时遇到俗称“烂地黄”的深山老虎,没折腾几下就交待在虎口之中。二弟子和四弟子心术不正,利用赶尸之便为非作歹,后被许秋原逐出师门,从此下落不明。剩下的五弟子资质最高,尽得许秋原真传,可惜此人视财如命,多赚不义之财,结果阴福丧尽,英年早逝。许秋原为此心灰意冷,虽然几年间上门拜师者无数,却都被他冷冷地拒绝了。直到六弟子张小洛的出现,他才重新振作起来。

      张小洛是许秋原五年前在猫子村遇到的,她自幼父母双亡,靠乞讨为生,遇到许秋原那年她才十一岁。那时张小洛骨瘦如柴,身上、脸上尽是淤青未愈之伤。许秋原看小姑娘身世悲惨,便收下了她。

      张小洛生性善良乖巧,又能做一手好菜,常惹得许秋原开怀大笑,欣喜之下,他便将其收入门下。只是赶尸一行甚少女子从事,许秋原在几年间虽把一身本事教给了张小洛,内心却渴求收个好料子做传人,也不至于让天官门灭派。

      许秋原生性孤傲,好友甚少,他不喜欢热闹,一生好接权富人家的生意,几十年来积累了丰厚的财产,六年前他搬到万山镇,在郊外修建了一座庄园,称之为绿叶庄,从此师徒二人便在这里住了下来。

      这天,许秋原坐在院子里,望着天空,不时把小茶杯往口中一送,嘴里哼着小调,显得格外悠闲、安逸。

      张小洛一身绿色紧衣装,正提着水桶往水缸里倒水。每天挑水三担,这是许秋原吩咐下来的。庄园离水源地有十里路左右,刚开始张小洛力小单薄,没挑两天就病倒了,许秋原看着倒也心疼,不过张小洛病一好,许秋原却立刻要她继续挑水,小丫头虽然心里委屈,但也不敢埋怨,这一挑就挑了五年。

      此时,离绿叶庄不远的羊肠小道上,一个衣着破烂、面容脏污的少年摇摇晃晃地走着,少年的头发长而粗糙,一口黄色的牙齿时不时地随着他的喘气显露出来。这少年脚步摇晃,似风一吹即倒,显得很是虚弱。少年突然停了下来,目光停留在前方,干涩的嘴唇微微上翘,接着又摇摇晃晃向前方走去。

      许秋原又喝了一口茶,发现茶已经喝光了,刚想起身进屋倒茶,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接着是一个沙哑的声音:“有人在吗?”声音有气无力,却透着难掩的喜悦。

      许秋原开门一瞧,原来是个小乞丐。

      他仔细打量眼前的小乞丐,心里诧异不已:“好一副天生仙骨。”

      “小兄弟,你有什么事?”许秋原收起目光问道。

      “我找秋叔,是我爹叫我来找他的。”少年也打量着许秋原。

      许秋原心中一震,敢称他为秋叔的只有一个人:“我就是,你是……”

      少年乞丐闻言一愣,随后哇的一声大叫便扑入许秋原怀里。少年乞丐非常欣喜,双手抓着许秋原的手臂,激动道:“秋叔,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啊……”话音刚落,少年乞丐一阵摇晃,栽倒在地。

      许秋原好一会儿才透出一口气,看着地上的少年乞丐喃喃道:“这小家伙不知吃了什么,口臭如粪,差点要了我老命,他跟农志刚有什么关系?”

      把过少年乞丐的脉后,许秋原回头高呼:“丫头,快过来。”

      张小洛从厨房里走出来,快步来到许秋原身旁,一眼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她好奇地问道:“师父,他是谁呀?你怎么把人家打昏了?”

      许秋原瞪眼怒道:“胡扯,你师父有那么粗鲁吗?他是饿晕了,快去熬些米粥。”

      张小洛嘻嘻一笑,转身入屋。

      深夜里,少年乞丐悠悠醒转过来,他张眼一看,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旁边坐着一位年轻姑娘。少年乞丐心中一荡,这姑娘长得清秀动人,温润的嘴唇散发着诱人的气息,乌黑秀发传来隐约幽香,白里透红的肌肤仿若白玉。张小洛正在打瞌睡,全然不知少年乞丐已醒了过来。少年乞丐心中一阵迷幻,只觉眼前的女子就像仙女下凡一般。他伸手轻轻碰了一下张小洛的脸。张小洛突然惊醒,看到少年乞丐正在注视着她,不由得对少年乞丐淡淡一笑,起身离去。少年乞丐心中激荡不已,少女那一笑让他如幻如梦,仿佛置身于仙境之中。

      良久,许秋原走了进来,后面跟着的张小洛,手中端着饭菜,诱人的香味扑鼻而来,少年乞丐肚子一阵吵闹,惹得张小洛轻声娇笑。

      许秋原搬了把椅子坐下,只是远离少年乞丐。张小洛看到许秋原奇怪的行为,心中好奇,但也没太在意。她把饭菜端到少年乞丐面前,说道:“你吃点东西吧。”话音刚落,许秋原突然“扑哧”一声,似乎在偷笑。张小洛回头看看许秋原,眉毛一皱,越发觉得奇怪。

      少年乞丐接过饭菜,说道:“谢谢你。”张小洛离少年乞丐只有一个身位之距,在听到少年乞丐道谢的同时,一股强烈的臭气扑鼻而至。张小洛鼻子一皱,连连后退,口中疾呼:“好臭,好臭呀!”

      许秋原哈哈大笑,少年乞丐则是满脸通红。张小洛退到许秋原身旁,娇喝道:“哼,师父,你耍坏。”许秋原依然大笑,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这少年乞丐当真是饿坏了,也不再理会自己是不是难堪,拿起饭碗来猛扒,吃得是狼吞虎咽,喝得是稀里哗啦。那样子比饿鬼也差不了多少,看得师徒二人是目瞪口呆。

      风卷残云后,少年乞丐才满意地吁出一口气,这一顿,他吃了两碗米粥、五碗白饭、两斤牛肉、五个大馒头、一大碗面条,再加几个小菜。

      许秋原看着又是惊讶又是心疼,这可是他们师徒二人一天的伙食啊!他收起笑脸,问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与农志刚有什么关系?找我有何事?”

      少年乞丐从床上下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激动地说道:“秋叔,您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农凡啊,我的名字还是您取的,农志刚是我爹啊!”

      许秋原闻言一震:“什么?你就是小凡?”

      少年乞丐连连点头,满脸欣喜。

      许秋原起身扶起少年乞丐,仔细打量他,高兴异常:“不错不错,是小凡,你的左耳有三点红色胎记,想不到已经长这般高了。好,好啊!”

      张小洛跟许秋原也有五年时间了,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许秋原这么兴奋,不由得好奇地问道:“师父,你认识他呀?”

      许秋原点头说道:“小凡的父亲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这辈子最好的知己。说起来我们已经有六年不见了。”

      二十年前许秋原赶尸经过高野林时遇到熊罴袭击,那时许秋原道行尚浅,加之负伤在身,熊罴又凶猛异常,许秋原差点就陷入熊口之中,幸亏遇到上山砍柴的农志刚相救,才得以保命。农志刚身强力壮,他虽不会武功,但勇猛无比。许秋原与他合力血拼,最终侥幸斗赢了熊罴。

      事后,他与农志刚交谈之下,觉得农志刚不但心地善良,而且很多想法跟他很合得来,从此许秋原便把农志刚当做知己,有空时就到其住处,一谈就是一天一夜。后来,许秋原搬到万山镇,两人就甚少见面。六年前许秋原拜访农志刚,并住了一个多月。那时农凡还小,许秋原很是疼他,并看出农凡天生仙骨,是个难得的人才,所以有意收他为传人,农志刚也同意了,他根本不在乎许秋原是干死人活的,只知道许秋原是个本事高强的高人。可惜农志刚的妻子并不同意,在她看来,那就是邪门歪道,夫妻为此还闹翻了。许秋原得知后悄然离开,这一离开就是六年。

      说起这段往事,许秋原心中很不是滋味,这六年来他几次经过农志刚所住的寨子都想去拜访他,却担心农志刚夫妻又闹起来,所以每每望而却步。

      许秋原定了定心绪,问道:“小凡,你的父亲还好吧?”

      农凡闻言直摇头:“他上个月去世了。”

      “什么?农兄弟去世了,他怎么会去世的?”听到农志刚去世,许秋原犹如暴怒猛虎,一声怒喝把张小洛和农凡吓得不知所措。

      “快说!”

      “他……我……我父亲是被一伙占山强盗给杀害的。”

      “你说什么?说清楚点。”

      “两个月前,我爹在高野林遇到山贼在抢一个商队的货物,我爹出手相助,打跑了那伙山贼。可是,那伙山贼竟找上门报仇,我爹一人打不过他们,就带我先逃走,我爷爷和母亲都被杀死了。后来我爹吩咐我来找你,他一人去找山贼报仇,几天后我在高野林看到他的尸体被吊在树上,已经有些腐烂了。我把父亲安葬之后,也没了主意,只好来投靠您了。”农凡说着,全身颤抖不停。

      许秋原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沉声问道:“小凡,你想不想报仇?”

      农凡一时语塞,他见过那伙山贼和他父亲交过手,深知对方势力强大,要报仇谈何容易。

      “我问你呢,想不想报仇?”看到农凡露出胆怯之色,许秋原脸色更阴沉。

      “我……我恨不得报仇雪恨,可是……他们人多势众,还有枪火弹药,而且有高手相助,我……”看到许秋原脸色越来越阴沉,农凡话都不敢说下去了。

      许秋原盯着农凡半天一语不发,连张小洛也不敢出声,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许秋原如此愤怒。

      良久,许秋原才吐出一句:“农志刚勇猛无比,胆气盖世,他没你这样懦弱的儿子,你走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许秋原这么不顾情面,居然下了逐客令,让农凡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张小洛在许秋原身后对他连连暗使眼色,农凡倒也机灵,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秋叔,我想报仇,但我没本事,请您教我本事。”

      “教你?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这……我不知道。”农凡曾听过父亲说许秋原本领高强,是个世外高人,却未听说过许秋原是干什么的。

      “我告诉你,我干的是走长脚,吃的是生死饭,你还想跟我学本事吗?”许秋原从来不忌讳在外人面前说自己是干什么的,即使有人请他赴喜宴,在喜宴上他也照说不讳。

      “啊,那不就是赶……赶尸的。”农凡从小受母亲影响,对这一行也是忌讳畏惧。

      “不错,你还想跟我吗?”许秋原看到农凡露出畏惧之色,心中对他的评价又下降了几分。

      农凡低头不语。小时候母亲跟他说过赶尸人不但邪恶,而且经常带着死人走,日子长了,人就会变得不人不鬼。只是眼前的许秋原虽然也是干这行,可是他不但有点仙风道骨,还气势不凡,这多少与母亲所说的有些差异。

      思绪良久,农凡刚一抬起头就看到张小洛在许秋原身后不断比划着手势,那意思是叫他留下来。农凡微微一笑,心中有所决定。

      “弟子愿拜秋叔为师,勤奋学艺,替父报仇雪恨。”说完,他连磕了三个响头。

      许秋原听到农凡肯学艺替父报仇,冷漠的面色一下子消失,脸上顿时挂起了笑容,扶起农凡道:“好孩子,这才是农志刚的儿子。秋叔日后一定倾囊相授。”

      农凡心惊许秋原变脸之快,唯唯诺诺地道声:“是。”未等站好,却被许秋原推倒在床,又见许秋原急忙转身离去。好一会儿,外面才传来许秋原的喊声。

      “小凡,你去澡房好好洗漱一番,现在时候也不早了,今晚就好好休息,明早来大厅见我。”

      农凡半天摸不着头脑,张小洛嘻嘻一笑,用手指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农凡恍然大悟,嘿嘿傻笑:“半路没钱了,靠吃大蒜熬到这里的。”

      那天夜里,农凡哼着小调雀跃地洗了一个多小时。

    [梦野制作]诡魅湘西:赶尸日记(出书版) BY 一度苍穹.rar

    160.97 KB, 下载次数: 22

    4800

    主题

    2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5Rank: 5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3-19 23:32
  • 签到天数: 75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梦币
    1785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233 颗
    清露
    12531 滴
    最后登录
    2015-3-20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11118

    天蝎座 爱心会员

    鲜花(105) 鸡蛋(8)
    发表于 2013-9-18 14:45:03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21 16:40 , Processed in 0.116840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