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164|回复: 1

[灵异&怪谈] 诡魅湘西2:辰州尸王会(出书版) BY 一度苍穹

[复制链接]

4800

主题

2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5Rank: 5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3-19 23:32
  • 签到天数: 75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梦币
    1785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233 颗
    清露
    12531 滴
    最后登录
    2015-3-20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11118

    天蝎座 爱心会员

    鲜花(105) 鸡蛋(8)
    发表于 2013-9-18 14:43:0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简介:

      在前往辰州的途中,农凡遇到了一位神秘的女子,她以血算命,道出农凡身世异常,然而他并未在意。

      在比赛期间,农凡奋力拼斗,过关斩将,终于进入最后一轮决赛。对手是赶尸界三大长老之一苗问的得意弟子,农凡稍逊一筹,可凭着惊人的毅力,他最后与对手战平,双双昏死过去。

      在没有结果的情况下,赶尸界三位长老决定两人另作比斗,而比斗的内容便是赶尸一趟……在凶险难测的赶尸路上,农凡又将有何诡异遭遇?他能否成为新一代的赶尸之王?

      第一章 奇异的算命先生 第一节 以血算命

      民国三年,湖南废除府、厅、州建制,辰州即是沅陵县,虽然民间对其称呼改了,不过在赶尸界中,还是有不少人惯称其辰州。

      其时神州时局动荡,天下大乱。沅陵镇作为辰州最大的一个城镇,自是免不了遭受波及。不过沅陵镇附着沅江,水上商运必经此地,四周又依山而卧,因此天然资源十分丰富,居住在这里的居民还算得上衣食无忧。

      师徒三人一路走走停停,这次他们是抱着游玩之心上路的,见山就登,见河就观,这日子过得倒是自在逍遥,等他们来到沅陵县时,已是一个月后。

      师徒三人刚到沅陵镇,农凡和张小洛立刻被眼前一派繁华景象所吸引,这里行人络绎不绝,街道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商品,小贩们的叫卖声更是此起彼伏,一声高过一声。街道的两旁,开着许多门面颇华的大商铺,商铺里摆满了各式各样斑斓夺目的商品,比起万山镇,沅陵镇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城镇。第一次来到这种繁华城镇的农凡与张小洛都看呆了,一会儿瞧瞧这,一会儿瞅瞅那,看得是不亦乐乎。

      来到一家客栈前,许秋原停住说道:“咱们就住在这里吧,师父先去打听打听消息,你们先进去订几间客房。”

      农凡和张小洛点着头,正要回话,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喧嚣声。

      二人初来乍到,对什么都好奇,什么新奇的事他们都想看上一看。

      农凡问许秋原道:“师父,那里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弟子能否过去瞧瞧?”

      许秋原明白这两个徒儿没见过大世面,对一切都充满着好奇,即使要阻止也阻止不了,他点头说道:“你们想去就自个去吧,不过要记住,不许惹是生非。”

      许秋原一走,张小洛和农凡相视一笑,两人兴冲冲地跑到人群中一看,原来是个算命的女子摆着一张四方桌子在给人家算命。

      这算命女子穿着一身金色素服,系缠红色腰带,戴着一黑色斗笠,面门遮着淡蓝色的面纱,显得神秘兮兮。农凡二人赶来时,算命女子正为一个满脸油光的胖子算命。

      二人好奇,挤到前面细观。只见算命女子拿着一把小刀,抓着胖子的手指就是一刺,胖子也喊疼,他将手指朝下,把血滴到桌子上的一个空碗里,接着用嘴吮吮手指,问道:“仙姑,如何?”

      农凡瞧着奇怪,问身旁一中年人道:“这位大叔,他们这是在干吗?”

      中年人瞅瞅农凡,反问:“小伙子,你是刚到此地吧?”

      农凡点点头:“是啊,刚到贵地的。”

      那中年人一笑:“难怪你不知道,告诉你,这位就是我们这儿大名鼎鼎的莫仙姑,她的算命之法与众不同,是以血算命,准得神乎其神。你看,这坐着的那位是我们沅陵镇的一个老爷,咱们看看仙姑会怎么说?”

      中年人的解释更是让农凡好奇,以血算命,这还真没听说过,会是怎么个算法呢?

      只见那算命女子端起碗凑到蓝色纱布下,闻了一下后道:“血气浓烈温热,你最近是否常喝烈酒?”

      她不说不要紧,一说农凡和张小洛不由得直皱眉,原来算命女子声音沙哑深沉,乍听之下仿佛垂暮老人一般,听起来令人十分难受。

      “是,因为最近诸事不顺,心情不好,酒就喝高了。”胖子回道。

      “你这血中尽显燥热之象,浓稠而色淡,味主身,气主寿,色主运。你所说的诸事不顺,该是寿康二事之一吧。”

      “是,是,仙姑说得对,我正是为儿子的身体安康担忧,我儿子一年前害了一场怪病,怎么治也不见好转,求仙姑给个指点。”胖子心事被算命女子一语道破,不禁喜出望外,看来这仙姑果真名副其实。

      那算命女子闻言从怀中拿出一张黄符,她将黄符盖在碗中血迹上,接着往碗里倒满了水,观看了半天才说道:“你儿子之事我亦无能为力,七天之内,你儿子必死无疑,你准备后事吧。”

      胖子闻言就是一愣,他本是满心期待这仙姑能解救他的儿子,没想这仙姑一出口就说自己的儿子必死无疑。

      “你放屁,我儿子怎么会死?我看你就一神棍,看我不砸了你的档子。”胖子好半天才回过神,一想到算命女子的话,他不由得勃然大怒,站起身来就想动手。

      “上梁不正下梁歪,花丛三问柳下树。病入膏肓仙难解,莫步后尘自我修。”算命女子也不惊慌,她好整以暇,淡淡地说出四句让人不明的话来。

      说来也怪,那胖子本来已经掂起了椅子,听到算命女子的话,他反而停住了手,也不知他想起了什么,忽然从怀中掏出一个银圆丢给算命女子,怅然离去。

      农凡与张小洛相视一眼,皆看出对方眼中的惊讶,算命女子虽然说得隐晦,但他们二人却听出词句中的意思。那算命女子说的四句话,意思是指上一辈作风不正下一辈也跟着歪,花丛三问指的应该是逛窑子这档事,估计是那胖子的儿子风流无分寸,害了花柳病。这种病又有谁能治?难怪她直接叫胖子为他儿子准备后事。最后一句应该是劝胖子不可再好这档事,免得步他儿子后尘。

      农凡对张小洛说道:“师姐,这人竟能以血推测出这么多事情来,咱们也试试如何?”

      张小洛早有此意,她点头道:“让我先试试吧。”

      说着,她坐到算命女子面前,笑嘻嘻道:“仙姑,小女子也来算算命。”

      算命女子瞅了张小洛一眼,拿出另一只空碗摆在张小洛面前说道:“若想算命,献血三滴。”

      张小洛也不用算命女子动手,拿过刀子对准手指刺了一下,接着往空碗中滴了三滴鲜血。

      算命女子端碗凑近一闻,说:“血气淡而后浓,色淡而后深,味烈而腥淡。姑娘不久前受过重伤吧?”

      张小洛正吮着手指,听算命女子一语道出她不久前受重伤之事,“咦”了一声说道:“没错,还真准,是受过重伤。不过,你能算出我想问什么事情吗?”

      算命女子放下碗,拿出一张黄符放在血迹上,倒满了水细观一会儿,说道:“血遇水而化,透符而起,姑娘血脉不受灵符影响,想必也是道家门人。嗯,遇水即化,柔情蜜意。姑娘问的是‘情’字吧?”

      张小洛实在料想不到这算命女子这般厉害,她不但说出张小洛的身份,更是说出她内心不为人知的秘事,一想到这儿,张小洛脸色不由得一红,凑近算命女子压低声音道:“小点声音,别让旁人知道,我确是想问感情的将来,你看得出结果吗?”

      算命女子一笑:“问君何源处,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你小声点。”张小洛的脸色更添加几分嫣红。

      “实话告诉你,你血中气足色不足,色主运,即权、财、缘、分、福、禄这六字运上,人的血色主六运分层次,而你这血色淡而稀薄,六运中偏偏分在分字运上,恐怕有缘却无分啊。”

      “什么?这么说我跟他不可能了?”算命女子的话令张小洛不禁脸色大变。

      “呵呵,你命中注定必经大风大雨,喜忧参半,即是情字口,也注定磕磕绊绊。”

      张小洛顿时泄气,如果这算命女子说得不假,那自己的感情之路岂不是前途一片黑暗?想到这儿,她回头看了农凡一眼,见农凡也正看着她,不禁脸色一红,心道:“唉,自己何时才能向他表达心意呢?”

      回过头,张小洛给了算命女子一个银圆,说道:“你算得的确很准,不知有没有解救之法?”

      算命女子接过银圆,说:“姑娘的未来,我只赠四句话:风风雨雨生死命,朝朝暮暮爱恨心。悠悠扬扬红尘笑,日日夜夜随君思。”

      张小洛一愣,这四句话是什么意思?听着似懂非懂,却又不能完全摸透。

      “该我了,师姐,你快起来吧,发什么愣呢?”农凡见张小洛付了钱,知道她已经算完了命,不由得催促道。

      听到农凡催促,张小洛收回心神,起身让位,说道:“她算得很准,你也试试吧。”

      农凡坐定之后,算命女子随即说道:“这位小伙子,请献血三滴。”

      学着张小洛,农凡用小刀刺破手指头,在一只空碗里滴了三滴血。

      算命女子端起一闻,却意外地没有言语,接着再闻,她还是没有侃侃道来,再一闻,她这才放下碗,问道:“年轻人,你的血还真是特别啊,说吧,你想问什么?”

      张小洛奇道:“你不是以血算命吗?怎么还问他?”

      算命女子脸上一阵难堪,好半天她才说道:“我一生闻血无数,今天还是第一次闻到这么奇怪的血,他想问什么,我无法推测。”

      “他的血奇怪?怎么个奇怪法?”听算命女子说得玄乎,张小洛更是好奇。

      算命女子把盛着农凡鲜血的碗放到农凡面前,说:“你们看。”

      农凡、张小洛凑近一看,不由得惊呼:“怎么干了?”

      原来适才农凡滴下的几滴鲜血,已经完全干枯了。

      算命女子说道:“用手指压压看。”

      未等农凡动手,张小洛抢先用手指压了下去,原本干涸的血被张小洛这么一压,竟奇迹似的破裂溅开,在碗底留下开花状的痕迹。张小洛一惊,抽回手指一瞧,在自己的手指头上竟留着一小片红色薄膜。

      “你你,师弟,你是……你这是……你……”不但张小洛惊讶得语不成句,就连围观的民众也是响起一片惊呼:“这家伙不是人。”

      叩“什么?我的血怎么了?大家不也这样吗?”农凡见众人一脸惊恐地看着他,直感众人莫名其妙。打小他就认为天底下所有人的血都这般模样,今儿被众人指为异数,他有点蒙了。

      “什么一样,谁告诉你大家的血都跟你的一样?你难道不知道你的血与众不同?”张小洛眼露异色地看着农凡,她实在难以想象,怎么会有这么迟钝愚蠢的人?

      “大家快来看,有个怪人啊。”人群中,议论纷纷,好事者已经高声呼喊,欲想招来更多人观看。

      随着围观的人逐渐增加,场面也开始混乱起来,许多人指着农凡,一副看异物模样,有的对着旁人说:“这小子的血有膜,真是奇怪啊。”

      随着人群急速扩大,对农凡指指点点的人越来越多,就这种气势,差点没把农凡吓趴下,这倒好,刚来沅陵县还不到半天,自己就被千夫所指,成了怪人。

      算命女子一瞧场面有点失控,不由得一喝:“你们这般吵闹,是想不让我做生意了,是也不是?”

      众人这下子终于不敢再说话了,虽然心里犯嘀咕的仍有不少,但谁也不敢再出声,看情形,算命女子在众人心中的地位实在不低。

      场面静下来后,算命女子这才问农凡道:“年轻人,我自幼学修以血算命,这人身上的血虽然简单,但血乃人之精华,气之所化。一个人的血,包含着六运三星之意。比观星问卦更能直接地勘测人的命运之道。但我自出道以来,还从未见过像你这般奇异的血脉,敢问阁下的亲人是否也是和你一样?”

      回想了一下,农凡说道:“家里除了我,父亲、母亲和爷爷都跟我不一样,今儿要不是你提起,我还从未去想过自己的血会与众不同,不知仙姑以为我这血是凶是吉?”

      算命女子沉默了一阵,半天才说道:“我曾听家师说过,天下血脉中,唯三种最为特别:红黑色的黑血,其者权势滔天;铁锈味的铁血,其者霸王无敌;腥重的赤红血,其者富可敌国。这三种血万中无一,本是百年难遇。想不到你的血更为特别,以我的本事,只能堪算你的运势,其他皆无法勘测。”

      听算命女子无法推算自己的命运,农凡也觉得无所谓,本来他只是玩玩,并不较真。算命女子既然说只能勘测运势,那就问运势吧,想到这儿,他问道:“我想问这几天运势如何?”

      张小洛一听就明白农凡这小子问运势是因为尸王会之事,一路上自己和师父游山玩水的,就他一人每到一歇脚处都苦练不休,看来他这次是动了真格的。

      算命女子闻言从怀里掏出三张灵符,她先捏了一张,抖手一晃,黄符即刻自燃起来,接着她将燃烧起来的黄符丢到碗里去。不等灵符烧完,又捏着另一符一抖,黄符顷刻而燃。等两符烧成灰,她把剩下的一张符盖在碗面上,口中念念有词,一念就是好半天。

      张小洛和农凡听着,心说:“这都是些什么咒语啊?像鬼话一般,自己就从未听说过这种咒语,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等了多时,算命女子突然运指成剑,一指碗面对着黄符一喝,黄符应声而浮,停在碗面一尺之处旋转不停。农凡和张小洛往碗底一瞧,此时碗底的灰烬和血迹已是搅成一团,在碗里旋转不停,煞是神奇。

      算命女子不理会盘旋的黄符,拿起水壶往碗里加水,待水一加,盘旋的黄符突然停势落下,盖在旋转的水面上,算命女子见势急忙从怀中掏出一张无字黄纸,接着往碗面上盖了下去,转眼间,干燥无字的黄纸犹如盖在水印上一般,一个字符模样的痕迹凸显出来。

      众人好奇,大家和农凡、张小洛凑近一看,原来黄纸上多了个“叩”字样的水迹。

      “这是什么意思?”农凡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什么名堂。这字指的是什么?难道是要叩拜谁吗?

      算命女子一叹:“这是我请用天机问术,天机所表乃深奥无比,我也无法参透,但于天机所道,必是未来所展。年轻人,天机所道还须你自己参悟,旁人是帮不了你的。”

      农凡一脸困惑地看着算命女子,心里琢磨:“真有这般神奇?只是替我算命,竟然扯到天机上去,我说这该不是唬人的吧?”

      虽然他的心里是这么想着,可表面上他也不好说什么,毕竟经过算命女子才知道自己的血与众不同。

      想到这儿,农凡掏出十个铜板,递到算命女子面前,有些羞涩:“谢谢仙姑替小子算命,不知这些钱够不够?”

      围观的人一看,立即嚷嚷起来:“小子,你看不起仙姑吗?仙姑替人算命一向收一个银圆作酬劳,就你这几个钱也敢来算命!”

      农凡一听脸色不由得一红,没办法啊,他没有钱啊,这十个铜板还是上次赶尸时收的红包,自己身上就只有这么多钱了。他拉了一下身旁张小洛的衣袖,示意替他挡挡账。张小洛见状一笑,真亏他没有钱还敢来凑热闹。

      张小洛刚想从腰包里掏钱,却被算命女子摆手制止:“小姑娘不必了,这次我不收钱。”

      农凡一愣:“你不收钱?”

      算命女子点点头道:“我算不出来的命,一向不收钱。”

      农凡心中一喜,能免费算命自己是求之不得,他也不客气,把十个铜板收起来,笑道:“既然如此,那小子多谢仙姑了。”

      说着,他站起身来,冲着张小洛使了个眼色后就想离开。

      “等一下。”两人刚迈出一步,算命女子突然叫住他们。

      “什么?不是不要钱吗?”农凡一听就不乐意了,以为算命女子反悔想收钱。

      算命女子也站起身来,她从怀里拿出一小空竹罐,走到农凡身前,鞠躬一礼说道:“虽然我算不出你的命运,但这皆是因你血脉特别所致,所以……我有个请求,还请阁下答应。”

      农凡看了算命女子手中的空竹罐一眼,心中一悟,明白算命女子的意思。他也不答话,一把抢过算命女子手中的空竹罐,接着走到桌子旁,拿起小尖刀,往手指一刺,将鲜血滴进空竹罐里。滴了好几滴鲜血后,他吮着手指,把空竹罐递给算命女子。

      算命女子没想到农凡这么轻易地就肯献出鲜血,心中不由得对农凡产生几分好感。把竹罐小心翼翼收好后,她问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家居何地?”

      听到算命女子问话,农凡和张小洛相视一眼,都不知道算命女子问这个想做什么。算命女子见两人脸露疑惑,急忙解释道:“我对阁下血脉好奇,回去后自会翻书查阅,一旦查到阁下血脉的来龙去脉,定当登门相告。”

      了解了算命女子意向之后,农凡回道:“免尊姓农,我叫农凡,小子与师父住在万山镇郊外绿叶庄里。不过因事时常不在庄上。”

      算命女子倒也干脆,回道:“不碍事,若是拜访时你们不在家,我自会等到你们回来而止。”

      说罢,她向两人行了别礼,自个儿走到桌子旁,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对围观人群说:“今儿到此为止,我有急事,大家散了去吧。”

      围观的人群一听,立刻从中走出几个人来,哀求道:“仙姑,您替我们算了命再走吧。求您了。”

      “以后再算。”算命女子根本不理会这几人的恳求,收拾好东西,走出人群扬长而去。看着算命女子离去的身影,这几个人好一阵呆愣,自己可是等了好半天时间啊。都是那个奇怪的人才让仙姑走的。想到这些,这几人纷纷回头怒视农凡,心里头咒骂不停。

      农凡被这几人瞪得一阵发寒,他明白这几人是将算命女子离开的账算在自己的头上了,眼下还是离开为妙,免得惹是生非,想到这儿,他碰了碰张小洛的肩膀,低声说道:“师姐,咱们快离开这里吧,师父也该回来了。”

      张小洛一笑:“犯众怒了吧你,好吧,咱们回去。”

      本来张小洛还想再溜达一下,不过以农凡现在的情况,怕是走到哪儿都会被人指指点点,虽然可惜,不过张小洛还是顺了农凡的意思。

      两人挤出人群,疾步朝客栈走去,刚走进客栈大门,两人一眼就看到许秋原一个人坐在大厅靠窗的一张饭桌旁,正在悠闲地喝着茶。

      客栈的店小二见有客人进来,吆喝了一声,上前打招呼:“两位客官里面请,是住宿还是吃饭?”

      农凡指指许秋原,说道:“我们和那位是一伙的。”

      店小二回头看看许秋原,笑道:“原来道长要等的人是你们,两位请,道长等了许久。”

      张小洛好奇,听店小二语气他似乎认识许秋原啊,她问道:“你认识那位道长吗?”

      店小二神色得意,抬头挺胸道:“在这里谁不认识草仙道人,道长神通广大,道法高深,专降妖除魔。帮我们掌柜的解决过不少问题,每一次他来到沅陵县都是在我们这儿住的。”

      “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农凡一听就是一愣,自己的师父就是一个赶尸人,没想到竟会受到如此崇敬,莫非对方不知他的真正身份?

      那店小二一听脸色一沉,仔细地打量农凡二人,疑惑道:“你们不是和道长一伙的吗?难道不知道长是干什么的?”

      农凡刚想解释,那边许秋原已经看见他和张小洛了,他招招手,高呼道:“你们去做什么了?还不过来。”

      店小二见许秋原对眼前两位年轻人似是十分熟悉,不再怀疑,赶紧请农凡二人入座。替二人倒了茶后,店小二问道:“三位想吃些什么尽管说,掌柜说了,一切由他请客。”

    [梦野制作]诡魅湘西2:辰州尸王会(出书版) BY 一度苍穹.rar

    161.42 KB, 下载次数: 18

    4800

    主题

    23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5Rank: 5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3-19 23:32
  • 签到天数: 75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梦币
    17852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233 颗
    清露
    12531 滴
    最后登录
    2015-3-20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11118

    天蝎座 爱心会员

    鲜花(105) 鸡蛋(8)
    发表于 2013-9-18 14:45:16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19 06:02 , Processed in 0.107642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