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193|回复: 1

[古装言情] 江湖不挨刀(江湖恩怨 欢喜冤家) BY 耳雅

 关闭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55

好友

8万

积分

梦野特殊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6-4-30 00:14
  • 签到天数: 52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梦币
    256100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618 颗
    清露
    50976 滴
    最后登录
    2016-10-10
    阅读权限
    15
    帖子
    82033

    白羊座 财富勋章 我最财迷 特殊贡献勋章 亲密爱人勋章 杰出元老勋章

    鲜花(61) 鸡蛋(0)
    发表于 2013-3-31 21:40:1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文案】

      颜小刀暴走江湖,薛北凡大刀追小刀……江湖一团糟。

      都说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但总挨刀就是自己有问题。

      都说人在情场晃哪能不被诓,但总被诓也是自己有问题。

      都说人在大路走哪能不栽坑,但总栽坑还是自己有问题。

      江湖凶险,明刀暗刀防不胜防。

      情场凶险,大骗小骗漫山遍野。

      哪儿都凶险,世界和平还很遥远……于是,要做到江湖不挨刀,可得有些真本事!= =+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小刀,薛北凡 ┃ 配角:重华,楼晓月,沈星海,王碧波,薛北海等 ┃ 其它:江湖不挨刀

      【都在江湖飘,只有你挨刀】

      “小哥!”

      正拿笤帚扫着墙根落叶的薛福,听到一声极好听的召唤。想想自己也不过二十出头,倒是合得上这一声悦耳的“小哥”,就带些局促地抬了个头。

      眼前只有光溜溜的墙壁,枯黄的爬山虎蔫头耷脑堆在上边,枝叶都焦枯了。薛福正杵着愣神,肩膀上叫人轻轻戳了一记,不痛不痒的。

      他赶忙回头看。

      不知何时,身背后站了个笑颜如花的姑娘,有个十八九岁了吧?个头不高不矮,俏丽得招人喜爱。穿了身鹅黄色的裙子,外头那件梅花堆锦的小坎肩忒别致,应该价格不菲。头发盘得也精细,垂下来的一绺还微微打着卷。

      好看。

      薛福面皮红了红,眼观鼻鼻观心,尽量摆出稳当劲儿来,“小姐有事?”

      姑娘伸出手,粉润的手心板儿里托着一锭银子,拿眼睛一打量,得有个二两。薛福估摸她是有事情想差使自个儿办,出手那样大方,必定有些来头。

      薛福赶紧说了句,“小姐吩咐就成,不用赏银子。”

      姑娘见他礼数全,人又不粗,嘴角翘起了几分,跟他打商量,“小哥,给疏通疏通。”

      薛福愣了愣,“疏通?”心里却琢磨,那声“小哥”真好听。

      小姑娘没说话,只是回头,指了指远处长长的队伍。

      离开墙根挺远的地方,有高宅阔院,气派的山门上一块匾额,写着“北海派”三个大字。

      大门前边两个守卫横眉立目、不怒自威的样子,比两边的石头麒麟看着还狰狞些。

      左边的角门前摆着两张长桌,拼在一起成一趟,后头三个老头正襟危坐,正给排着队的男男女女相面。

      看一眼,老头若说个“过”字,就给块木牌,写上名字由丫鬟领进角门去。若老先生一挥手,连“不过”都懒得说的,就从另一边撵走了。

      这阵仗可不是宫里选秀女,而是北海派在选丫鬟小厮。

      北海派是江湖第一大门派,庄主薛北海名动天下,家大业大,选下人有这样的阵仗也正常。

      薛福搔了搔头,“小姐,那是招打散工的下人呢。”

      “你们北海派掌门薛北海要成亲,所以人手不够找人做散活儿,是吧?”这姑娘的性子应该是俏皮大方的,说话的时候盯着人眼看,眼睛还有神儿,看的薛福更局促了,结结巴巴说,“是……是啊,招下人的,干粗活。”

      “我想进宅做下人,怕排队,又怕他们不要我,所以来跟你走后门哩。”

      姑娘说得自若,薛福可傻眼了,仗着胆子上下打量她,怎么看都是个娇贵的小姐,哪里像是干粗活的人?

      “小姐,快别说笑了。”薛福咧了咧嘴,为难状,“你哪里做得粗活!”

      “做得做得!”小姑娘将银子又往薛福眼前凑了凑,“小哥,帮帮忙!”

      薛福寻思了下,指指不远处的角门里边,那里站着个背着手,趾高气昂的中年男子,告诉姑娘“那个是管家薛忠,他管事儿的。我就是个扫地的小厮,做不得主,你不妨去求求他?”

      小姑娘却不为所动,摇头,“北海派的下人里头,你比他们都大些,你定做得了主!”

      “你……怎么看出来?”

      “我若说准了,你就收了我这银子帮我疏通个,怎样?”

      薛福点了点头。

      “那些管家下人各个颐指气使的,就你老实巴交却没人欺负你。”姑娘边说边瞄了眼薛福的手,“这么多下人里,数你的手最嫩,皮肤最白,穿的料子也最好,所以你平日一定不干粗活,是伺候庄主的吧?”

      “姑娘好精细个人。”薛福服气了,愿赌服输,就收了银子带她从后门进大宅。

      边走,薛福边问,“你一看就是好人家的姑娘,干嘛要来做丫鬟呢?”

      “想看红纸宝伞。”

      薛福就明白了。

      这红纸宝伞是北海派的传世宝之一,这几天掌门要大婚了,准备拿出来图个吉利。据传说,红纸宝伞有招福禄、牵姻缘的妙处,哪家姑娘若是能打着这伞走几步,必定有大好姻缘,从天而降。

      “对了,你叫啥名儿?”薛福问,“我叫薛福。”

      “颜小刀。”

      “像个男娃名字。”薛福去管事房中给她登记了一下名姓,取了套丫鬟衣服交给她,“就帮着打扫院子吧,你长得好看,内宅和大院都不会要你的。”

      颜小刀见薛福说完就走了,禁不住“啧啧”两声,北海派的下人就是大气啊,都不怕自己是坏人,还能拿着笤帚随处走。

      之后,颜小刀开始挨个院子扫地,顺便寻找红纸宝伞,想要开开眼界。

      刚走到第一趟院子门口,就听两个下人躲在角落窃窃私语。

      “今晚动手?”

      “就今晚!”

      “到时咱们装睡啥都别管!”

      “好嘞。”

      小刀觉得还是别进去了,就到了第二趟院子。这里似乎是灶房,刚走到窗边想看看天下第一大派的伙食怎么样,就瞧见有人鬼鬼祟祟。

      只见厨子正从一个武生打扮的年轻人手里,接过一包药粉。

      “下到掌门的汤里?”

      “对。”

      “会不会被发现?”

      “夫人亲自喂他喝,他不会防备!”

      乖乖蹲在窗台下边,决定还是去第三趟院子接着扫。这回,小刀脚步更轻了,跟个猫儿似的,贴着墙根悄悄摸摸扫。

      扫到屋门口,就见窗户虚掩着,好奇瞄一眼,只见一个年轻贵妇大大方方坐在一个武生大腿上,正说私房话呢。

      “你看你还没正没经,我都快成你师娘了!”

      “可今晚过后你就是寡妇。”

      “那你坏死了,害人家守寡!”

      “所以我会替师父好好照顾你……”

      小刀哆嗦了一记,捂住耳朵从墙根溜走了——非礼勿听!

      到了第四趟院子,发现院里静悄悄关门闭户,小刀喘口气,可算能安心扫地了。无奈她有些功夫底子,耳力又好,因此屋里人压低声音谈话又被听了个清清楚楚。

      “今晚就要薛北海人头落地!”

      “到时我就是北海派的新掌门。”

      “记得逼他说出龙骨五图的下落,找到月海金舟和圣武皇谱。”

      “他不说,就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小刀提起扫把,走到院子门口,伸手揪住自己两个耳朵,嘴里念叨,“叫你听话!你就不能不听话?”

      路过的丫头们都捂着嘴笑她。

      终于走到第五趟,也就是最后一趟院子门前,小刀被人拦住了,一个凶巴巴的门卫告诉她,“这是掌门休息的院子,不准随便进。”

      颜小刀站在丫鬟们休息的通铺房外头,开始考虑是留下来等着看红纸宝伞呢?还是赶紧走别趟这浑水?

      可惜还没等他考虑明白,天就黑了,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一个劈雷下来,天跟塌了一半似的。就在这时候,从北海派的第五趟院子里传来了一声惨叫,前边四趟院子却是鸦雀无声,静得跟死了一样。

      颜小刀站在屋檐下,望着眼前豆大的雨珠从房檐滚落,盘算着,要不要多管闲事呢?

      此时,薛北海身中剧毒还被捅了几刀,他忍着伤痛跑出来,慌不择路,踩空从后山的山崖滚了下去。他始终不敢相信暗害自己的,竟是平日最信任的人。就在他迷迷糊糊昏过去之前,看到有人走向自己。鹅黄色的碎花裙摆,一双好看的绣花鞋……

      再醒过来的时候,薛北海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洞穴中,伤口已经处理过了,但还是浑身无力。眼前火光跃动,篝火旁边,一个娇俏的姑娘正在摆弄着自己滚落山崖时,紧紧搂着的红纸宝伞。

      “你醒啦?”

      “你是谁?”

      “救你的人啊。”

      薛北海听闻此言,忽然痴笑起来,“没想到,我认识的人都害我,我不认识的人却救我。”

      颜小刀走到他跟前,“所以你要反省一下。”

      “我反省?”薛北海似乎不能接受,“别人害我为什么要我反省?”

      颜小刀用伞尖指着他的鼻子,认真说,“我娘常常教导我,人在江湖飘怎能不挨刀,但总挨刀就是你的不对!你不反省谁反省?”

      薛北海目瞪口呆,“我……”

      “北海派里头至少有十个人知道今晚有人要害你,怎么就没人给你提个醒呢?”颜小刀还往他伤口上撒盐巴,“你平日究竟有多讨人嫌啊?”

      薛北海本就伤重失血,被她这样一说,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正这时候,就听到外头有人喊,“庄主!庄主!”

      “是薛福!”薛北海刚想答应一声,被颜小刀捂住了嘴巴,顺便一拂袖熄灭篝火。索性外头雨很大,再加上她们身在离开地面两丈高的一个洞穴里,并未被发现。

      “薛福是我最信任的人,他不会害我的!”

      “拉倒吧,那小哥也背叛你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0

    主题

    0

    好友

    266

    积分

    禁止访问

    Rank: 1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5-11-23 09:21
  • 签到天数: 12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梦币
    60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5 颗
    清露
    645 滴
    最后登录
    2017-11-3
    阅读权限
    0
    帖子
    266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4-2-19 22:55:32 |显示全部楼层
    很爱耳雅的作品哦!挺……啦!这篇还没有看过的,抱走罗……
    时刻开心,时而抓狂,这是我要的人生状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18 20:04 , Processed in 0.112816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