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018|回复: 1

[耽美Drama广播剧 翻译] 【ZerOne小酒吧出品】大型民国耽美广播剧《媚生》第四期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55

好友

8万

积分

梦野特殊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6-4-30 00:14
  • 签到天数: 52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梦币
    256100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618 颗
    清露
    50976 滴
    最后登录
    2016-10-10
    阅读权限
    15
    帖子
    82033

    白羊座 财富勋章 我最财迷 特殊贡献勋章 亲密爱人勋章 杰出元老勋章

    鲜花(61) 鸡蛋(0)
    发表于 2013-3-13 14:37:4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STAFF=
    出品:ZerOne小酒吧
    策划:妖木
    导演:妖木
    编剧:豆豆
    后期:梦飞卿[灯火阑珊阑珊工作室]
    美工:吉吉(海报手绘)
    小涵(壁纸手绘P S)
    3WDPS(漫画手绘)
    花花(海报PS)
    宣传:挽雪 [卿色]



    =CAST=
    报幕:斑 马[决意同人]
    媚生:马桶盖[御]
    沈少白:乘风归去[水岸聆音]
    程玉:英杰[英杰班]
    余广之:无良龙贵[水岸聆音]
    顾子良:南悠[音喑成韵]
    李逍遥:[声声melody]
    报童:库拉
    卫兵:Asdv[昆仑班]
    伪军头子:神之刺客[天籁之星]
    梨花:妖木
    龙套甲:十月
    龙套乙:冰小雨





    ED-花君【第四期片尾曲】
    作曲:小笛[小笛音 乐室室]
    涵佑莹[特邀 ]
    编曲:小笛[小笛音乐室]
    作词:帅小天
    演唱:清响
    后期:小笛[小笛工作室]

    剧本:媚生 第四期
    第一场:
    人物:卫兵,余广之

    【上海火车站,人声鼎沸,卫兵在人群中看到余广之,便挤过去】
    卫兵:四少!四少!(喊)哎,麻烦您让让。(费劲)四少!
    余广之:找着你家九爷了?(悠闲)
    卫兵:整个租界我都派人找遍了,车站码头也都查了,难不成九爷还真能飞天遁地了?(羞愧,着急)
    余广之:呵,说不好啊,你们九爷都成精了,也就咱们俩二傻子还等着救他,我看,还是咱俩自己跑吧!(玩笑,悠闲)
    卫兵:四少,现在真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各方的军队都撤出了上海租界,最迟今晚,日军舰队就能入港,到时候交通线被控制,谁也出不去,这是最后一趟火车了。(着急)
    余广之:急什么,谁敢最后一个走,谁就能第一个回来。(狡黠的笑)
    【火车入站的声音,火车停下】
    余广之:呵,你们九爷家的小戏子是挺有两下子的啊,就上海这烫脚的底儿,有人为了他舍不得走,有人为了他走了还舍得回来,真是能耐。(觉得有意思)
    卫兵:您说谁?(惊讶)
    余广之:说你呢!要不你呆在这?(玩笑)
    卫兵:四少……车快开了……(心虚)
    【余广之走在前面】
    余广之:呵呵,你怕什么啊,用不了几年咱们还得回来呢!

    报幕:ZerOne小酒吧出品 民国大型原创耽美广播剧《媚生》第四期
    第二场:
    人物:梨花,伪军头子,媚生

    【梨花穿着高跟鞋走到留声机跟前,放了一段霸王别姬的开头,霸王别姬bgm前奏,00:00~00:17】
    梨花:师兄,您怎么不唱呢,是不是就我一个听戏的,您嫌我给您的面子不够大啊!(讽刺,魅笑)
    媚生:我的面子,什么时候你都能给得起了。(好笑,不在乎)
    【梨花边说边走到桌前,拿起茶杯,荡着茶盖】
    梨花:呵,师兄,你不通人情世故瞎胡闹,我也不是瞧见一回两回了。(假装和善的笑着说)也就九爷能容得下你那脾气,他可真是纵容你啊,敢在戏台上拿枪给你撑腰。(嫉妒)可惜,九爷现在都自身难保了啊。(惋惜)【突然一个茶杯砸在媚生头上】我看你今天凭什么还能跟我嚣张!(恨恨的)
    媚生:啊!(被砸中,闷哼)
    伪军头子:夫人!【门外喊得】
    【突然门被打开,伪军头子边骂边冲进来,一脚踹到媚生,媚生扑在满地的瓷片上】
    媚生:呵,你终于忍不住了?(讽刺)……啊!(嘲讽,刚说完就被踹趴下了)
    伪军头子:你个下贱胚子,你想谋害司令夫人!
    媚生:啊……(轻声,被瓷片扎到,倒吸气,因为疼痛艰难的呼吸)呵,你们是找我唱戏,还是做戏给我看呢!这戏,可真够俗的。(嘲讽,虚弱)
    梨花:秦队长,您这一脚我师兄可受不住啊!(不悦,暗示伪军头子教训媚生轻了)
    【伪军头子又踢了媚生很多脚,边踢边骂】
    伪军头子:这贱命什么受不住!下作的戏子,不好好唱你戏学人家革命,你配么你,坏我的事儿,找死!(恨恨的)
    媚生:呃……(疼得闷哼,多哼几下)啊!(喘粗气,呼吸困难)
    梨花:呵呵,我这师兄倒是真绝色,脸上沾了血是不是比上了胭脂更美了。不如这左边脸也沾点……(温柔欣赏美的语气)
    【梨花在媚生左脸又狠狠划了一道】
    媚生:呃……(脸被划了一道,闷哼)呵呵(嘲讽,不屑),不就是想整我么,你们俩还用的着一唱一和的演这么一出,怎么,笑脸杀人手上就不沾血了?你是真不知道自己现在这幅样子多恶心吧!(讽刺,傲慢,说话隐忍着疼痛,气力不足)
    【梨花扇了媚生一巴掌,媚生扑在茶杯碎片上】
    媚生:呃……嗯……(被打,被碎片划伤倒吸气)
    梨花:不男不女的下作东西,谁会比你更恶心!(气极)
    媚生:(吐口气)呵,比你当汉奸的女人总要干净些。(嘲讽)
    【伪军头子使劲踹了几脚,边踢边骂,媚生痛苦的呻吟,吐了一大口血】
    媚生:呃……呃……(吃痛,喘粗气)咳咳……(咳血)【这里不行就加音效吧,吐血神马的】
    媚生:咳咳……你现在心里可舒服了?(吃力的笑)
    梨花:说什么呢师兄(妖孽的笑)!那么多年,你给我的,我回敬您这点,怎么能够!(怨恨)
    媚生:这些年……倒是我小瞧你了,若我知道你有……(吃力)今天的本事……咳咳……我肯定会让你学戏的,师傅说的没错,我比不上你是真的。(自嘲,好笑,虚弱,喘粗气)
    梨花:呵呵呵,虞媚生,你也不过如此,你一个下三烂的戏子,你凭什么那么硬气,现在还不是一样跟我服软。看在师傅的份上,我给条活路,从前你不让我看你的戏,我不计较,今天只要你把这戏唱完,我就放你走。(快意,讽刺,施舍的语气,愉悦)
    【梨花踩着高跟,走回去,坐下】
    媚生:呵,爱唱你就自己唱吧,我不给汉奸唱戏。(淡定,傲气,虚弱)
    梨花:汉奸?呵呵(怒极反笑),汉奸?你忘记你自个儿是什么德行了,伏低做小的给陈公博唱戏,仗着有他撑腰骂沈家四少不如汉奸,还上了报纸呢,你这会儿装什么清高!(气极)
    媚生:(轻笑)我不装清高,我就是下三滥,可下三滥给你唱你都配不上!(虚弱,轻蔑,傲气)
    梨花:我不配?(气极,顿一下)你说我不配?你凭什么!你唱不唱!我让你给我唱!(愤恨)
    【梨花边说边用鞋跟跺媚生的腿】
    媚生:啊……啊……呃……(疼痛)嘴长在小爷身上,我不爱唱你又能怎么样!(说话困难,喘粗气轻蔑,嘲笑)
    梨花:好,呵呵,真是一把贱骨头,我让你这辈子都唱不了!(发狠)
    【梨花使劲一跺,用鞋跟踩断了媚生的腿骨】
    媚生:啊——(惨叫晕过去了)
    【梨花慌忙往后退了一步】
    梨花:呃,他……死了?(冷静下来,有点害怕犹豫)
    【伪军头子踢了踢媚生】
    伪军头子:夫人,哪那么容易死啊,只是腿断了,疼得晕过去了。(报复的快意)
    梨花:(松口气)我就说这贱人命硬,把他扔到乱葬岗去!(气话)
    【梨花踩着高跟出去了】
    伪军头子:是,夫人。(笑着,报复)

    第三场:
    人物:程玉,媚生

    【乱葬岗,乌鸦嘶鸣,风声,媚生趴在乱尸中间的一块空地上,用手挖身下泥土,石头滚落的声音,挖出一个坑,拖着残腿摔进去,躺在里面沉重的呼吸最后的空气】
    媚生:(媚生挖土时用力的哼声,疼痛的哼声,想想便秘的时候吧……挖完舒口气的声音,摔进坑里疼痛的闷哼,然后使劲的呼吸,后面媚生的讲话都很虚弱吃力,轻轻的自言自语)媚生(轻声呢喃)……还是你顺口些(温柔)……可惜你就要跟我一起葬在这土里了……【媚生把土盖在自己身上,一点一点的盖,动作吃力】……别怨我没把你刻在碑上,我的坟都是自己挖的,谁又会为我立碑呢(自嘲)……就是立了又如何,他也不会看见(颤抖)……可惜他看不见……【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声音开始很小,越来越近】这世上……有几个人能亲手葬了自己……弄得可心称意……比起这些人横尸荒野……该知足了……
    【程玉跑过来抱住媚生】
    程玉:六儿!(激动)你还活着!还活着!(惊喜的颤抖)让师傅看看……
    媚生:师……师傅你怎么……(恍惚,被打断)
    程玉:你……你这是要干什么!(心疼愤怒,哭音)
    【程玉疯了一样扫开媚生身上的土】
    程玉:你这是做什么孽啊,九死还求一生,你怎么能自掘坟墓啊!(怒其不争,哭音)
    媚生:师傅,我不想……跟这些尸体烂在一起(哽咽)……我只是想死的干净点……(虚弱,流泪)
    【程玉踉踉跄跄的把媚生从坑里拖出来】
    程玉:胡说什么你!快起来,起来!(拖媚生使劲的哼声)你腿怎么了?怎么……(颤抖)
    媚生:师傅你别哭……(虚弱,被打断)
    程玉:没关系,没关系,你别怕,师傅背你走……(哭音,逃避,慌乱)……(哽咽住)师傅背你……(哭)
    【程玉把媚生背起来,往回走】
    媚生:疼……
    程玉:你身上这是有多少伤……(心疼的说不下去了,哭音)
    媚生:师傅我不疼,我这是跟你撒娇呢……(有点着急)以前您打的我屁股烂了,我也是这么跟您喊疼……您那时候都没哭……是不是以为我要死了……(虚弱的)
    程玉:别说话,省点气力,咱们进城就能找到大夫了。
    媚生:师傅,我刚才躺在那些尸体旁边,很冷,我想不出谁会来找我,我想我就要死了……(缓和的语调,虚弱)那些恨,扎在我心上那么多年,突然之间就不重要了,我只想身上能盖上一层黄土,死的干净些……(伤感,虚弱)
    程玉:六儿……师傅对不住你……早知道……当初就是看着你饿死也不该带你回来……
    媚生:师傅,你该带我回来……(认真)我现在还能活着……还有气力挖那么大的一个坑呢……(玩笑)我得活着,我还想等他回来……(期待,呢喃,虚弱)
    程玉:六儿……(欲言又止)
    媚生:师傅,你带我回沈公馆吧,我突然特别想他……(叹息)
    【树叶沙沙的响声】

    第四场:
    人物:媚生,媚生(内心独白),程玉

    【清晨,鸟语花香,程玉端着药打开门,走进来,看见媚生醒了,正艰难的想要从床上下来,急忙跑过来把媚生按回去】
    媚生:(吃力的从床上起来的哼声)
    程玉:你怎么起来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大夫不是说让你卧床好好养着么!
    媚生:什么一百天啊,我就是躺一辈子,腿也还是不好使。(急躁)
    程玉:你……说什么呢!养养就好了,在等等,养养就好了。(慌张)
    【程玉把托盘放在桌上,药端过来】
    程玉:你说他们把你都折腾成这副样子了,还派人在门口看着!药店都不敢买药给我!(愁,愤)
    媚生:(叹气)师傅,这世道这么乱,多少要留点钱压身,咱俩现在又没什么正经营生,你就别浪费钱了。
    程玉:吃药治病,什么叫浪费钱!(不悦)
    媚生:这就是平常的补药吧!我身子又不弱,吃他做什么!(无奈)
    【程玉把药碗放到桌子上】
    媚生:那天大夫说的我都听见了。
    程玉:呵,说……说什么了啊?(强笑)
    媚生:我知道您怕我想不开,天天买药哄我,可也瞒不住我一辈子啊。(无奈)
    程玉:(叹气)我知道瞒不住……(泄气)可咱们唱戏的一副身板儿一张脸,那是台面,你现在脸毁了不说,戏台都站不住……我……(为难,愁苦)
    媚生:我只要嗓子不倒就还能唱戏,没人听也不打紧,我本来就不爱给他们唱,只要师傅能容得下我这个登不了台面的徒弟,我就没什么可怕的。(倔强)
    程玉:只要你心里舒坦,师傅就什么都不求了。
    媚生:呵,这下可算是能让您扶我到院子里见见光儿了……
    【程玉的脚步声,和媚生单腿一跳一跳的脚步声,程玉打开门,风吹动一树桃花的声音】
    程玉:慢点……(媚生一个忽闪)怎么了……
    媚生:都已经三月了么……(失神)
    【远处传来敲门声,很远,大概隔了一个院子】
    程玉:这时候谁敢来?你先在这坐一会儿,我去开门。
    【程玉离开,媚生望着桃花喃喃自语】
    媚生:都已经走了这么久了……你还……活着么……(低声呢喃)
    【回忆】
    沈少白:我没骗你……(心疼)一辈子那么长,你总看着我得多糟心啊,我先去收拾小日本,你想我了我就回来了。(勉强开玩笑,哽咽)
    媚生:我想你了……【树叶沙沙的响声,远处音乐传来上海老童谣】还是骗我的……(自嘲)
    【程玉从门口回来】
    程玉:小六,是玲珑坊的人把你之前做的衣服送来了。(小心,温和)
    媚生:衣服……(失神)
    【回忆】
    沈少白:你看咱们院子里那几棵桃树,是我买这院子的时候种的,今年头一次开花,等他们开满了,戏服就做好了,到时候你穿上它,我陪你在院子里唱戏,还唱霸王别姬。(诱哄)
    【媚生打开盒子】
    媚生:呵,他这次没骗我。(颤抖……喜极而泣)师傅,这戏服真漂亮是不是?(笑着流泪)可我现在脸花了,腿瘸了,我是不是……配不上它了。
    程玉:谁说的,有什么样的衣服是小六儿衬不住的,我们小六儿从小就俊俏!(心酸)
    媚生:(停顿一会)……师傅,帮我穿上他吧,我想在桃树底下唱戏,我想让它沾沾桃花的颜色,不能蒙了灰尘……(心疼)
    【媚生一瘸一拐的往回走】
    程玉:小六儿……(不忍心)
    【媚生停下】
    媚生:师傅,你还记得师公临死说的那句话么,用一辈子的骨气去唱戏,用一辈子的倔劲儿去等一个人。我也敢,我敢用一辈子守着这件戏服,师公唱不完的戏我能唱完,师公等不来的人我能等来……(倔强)
    【程玉把唱片放进留声机里,霸王别姬响起】
    媚生(内心独白):沈少白,你不能回来,我便不去想你,可你大约能听见吧……桃花……都开了……

    第五场:
    人物:媚生,程玉,顾子良,报童
    【街上熙熙攘攘,歌女招揽客人,汽车川流不息】
    报童:号外!号外!国军收复广西!日军败退东南!先生,来份报纸吧!【报童逐渐接近弄堂,京戏乐声隐约传来,节奏快,可以没有唱腔】号外!号外!国军收复广西,日军败退东南!
    【乐声逐渐清晰,场景转到沈公馆的院子里,媚生在挽剑花,练着虞姬的台步,一个失神,摔倒了,剑掉在地上】
    媚生:啊!(摔倒了)
    【程玉紧忙从里屋跑出来】
    程玉:这是怎么了!(着急)【把媚生扶起来】跟你说了多少回别逞强,别逞强!你腿伤这几年才刚养好些,你是想一辈子躺床上么!(气极)
    【媚生弯腰把剑捡起来】
    媚生:不过用剑耍两个把式,哪有那么娇气(好笑)。我到觉的这戏是练着越来越顺当,刚刚只是走神儿了……(失神)
    【媚生走到石桌边坐下倒茶】
    程玉:不是说不回戏院唱戏了,还把这唱唱打打的捡起来做什么,【媚生喝了口茶,放下杯子开始擦剑(擦剑就不用声效了)】你师傅好歹是个角儿,还养不活你一个!(生气)
    【程玉走到井边,把水摇上来】
    媚生:师傅,上辈子您定是欠我的了,这辈子才让我这么拖累(好笑),收了个徒弟不能给你养老,反倒让你养了小半辈子。(愧疚)
    【砰!程玉水桶放在地上】
    程玉:我才三十出头,伸手能翻十几个跟头,养什么老!(生气)
    媚生:是啊,才三十出头,您才比我大十年,怎么就有白头发了……(愧疚,郁闷)
    【程玉把水倒在盆里】
    程玉:我这是随你师公,少白头!(不耐烦)
    【程玉开始洗脸,擦脸】
    媚生:我怎么不知道师公是少白头。(怀疑)
    【程玉把桶放回井里,走到媚生跟前】
    程玉:你来的时候,你师公头发都全白了,当然不知道。(好笑)行了,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做什么,我要去戏院了,饭温在火上,你别光顾着擦剑忘了吃饭,这一天说过去可就过去了。
    媚生:过得快还不好?我也就靠晒晒戏服,擦擦行头打发时间(孤单)。【媚生把剑放在桌子上】对了师傅,这些日子你都是和谁搭戏?上海是又新来了唱京戏的角儿?(强颜欢笑)
    程玉:这世道谁安定的下来,还不是今儿个遇上了明个儿就散了。(慌忙敷衍)【程玉拍拍身上的浮灰】时候不早了,我先走了。
    【程玉往院外走】
    媚生:师傅!
    程玉:什么事?(紧张)
    媚生:难怪您喜欢穿长褂,远看果真是有名角儿的作派!(玩笑)
    程玉:呵呵,你觉着有名角儿的作派便好。(温和)
    【程玉走出了别院】
    【安静下来,霸王别姬响起(张国荣版,这个一定不能用别的替代)04:17~04:31虞姬念白】
    媚生:适才妾妃正在营外闲步,忽听敌人寨内竟是楚过歌声,不知……
    【此时敲门声响起,媚生站起来走了很远去开门,一边开门一边说】
    媚生:师傅你忘记带……(突然愣住)
    顾子良:先生要不要买盒烟?(含笑,狡黠,低声)
    媚生:我很久……都没抽烟了(有点颤抖)。进来吧,我自己挑挑。
    【顾子良进了沈公馆,媚生关上了大门,媚生走在前面,顾子良跟在后面】
    媚生:他……还活着么……(紧张)
    顾子良:你这脸……(错愕,叹气)我还记得你上海大戏院时的模样,这才两三年怎么就……
    【媚生忽然停下来】
    媚生:是四年!(急切)过了今天,刚好是四年零两个月。(伤感,字句清晰,倔强)
    顾子良:(叹气)我算是明白了……你放心,他在北面活蹦乱跳的,日本人过的就不怎么好了。
    媚生:(舒了口气)我听说北面总是打胜仗,这日子是不是有盼头了!(期待)
    顾子良:我回来也是为了这事儿,能不能有盼头,说不定还要看你。(故弄玄虚)
    媚生:(皱眉)看我?
    【顾子良走到是桌前坐下,倒了杯水,喝了一口】
    顾子良:我也只能想到你了。(无奈)
    媚生:这弯弯绕绕的日子我是过够了,你有话就直说,说不明白就快滚!小爷我养了几年性子也不是没脾气了!(烦躁)
    顾子良:呵,是了,忘了你这脾气了。你应该也知道,北边沦陷区都光复了,日军主力被逼到了上海,他们天皇《终战诏书》都下了,可佐藤大将还是占着上海不挪窝儿,他不挪窝,只能我们来帮他挪。国共关系现在也很微妙,我只能跟你说,共军现在分身乏术,大部队不能南下,也不能跟那些黄狗子耗着不管上海,所以,只能暗杀。(所以开始,声音突然降低,气氛严肃)
    媚生:你让我暗杀佐藤?(冷静)
    顾子良:我让你去你能杀得了么?(嘲讽)唱戏的就该干些唱念做打的事儿。佐藤在北平呆过很多年,他喜欢京戏。(狡黠)
    媚生:你这一说,我倒是有印象了,前些年在北平,是有个日本高官常来听戏,从来也不用清场,就楼上捡个雅间儿,门口倒是站了几排兵呢!(认真)
    顾子良:门口有多少我管不着,只要戏院里没有,佐藤就别想活着出去,所以,你得去给他唱戏,你得告诉我,戏院里有没有排兵!(低声)
    媚生:你倒是真会给我找事儿。(无奈)
    顾子良:(叹气)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这杀人放火的事儿找你这唱文词儿的掺和也的确是为难你了。
    媚生:买烟的你少说没味儿话!我虞媚生是个戏子没错,可我也是个男人!刀尖儿枪口哪个我没走过,死人堆儿里爬出来还是照样活着,我有什么豁不出去!
    顾子良:呵呵,是我瞎了狗眼没看出你是个人物!可你怎么就能保证佐藤会听你的戏?(好笑)
    媚生:知道佐藤在北平回回去给谁捧场么?别说这上海,就是五年前的北平,唱虞姬能唱过我的,都死绝了!(傲气)
    顾子良:哈哈哈,那我可就等你的信儿了。
    【顾子良提起箱子往外走】
    媚生:不送。
    【顾子良突然停住脚步】
    顾子良:我想,还是让你知道比较好,这次行动,我们都是掩护,真正刺杀佐藤的,是沈少白。
    媚生:他回来了……(怔住,百感交集)
    顾子良:他过几天才会到上海,我们落脚在卢湾东巷,但是,行动之前你不能去找他,也许别人的死活你不在乎,但你肯定不希望沈少白死吧。(认真)
    媚生:呵,你不用拿沈少白牵着我,他都能跟日本人拼命,我要是还贪生怕死,我虞媚生就配不起他送的这名字!(嘲讽)
    顾子良:如果日军退出上海,你们应该能见上一面……可你该知道,局势混乱,沈少白得跟我走,我希望到时你不要动摇他。
    媚生:能不能见着还两说,我上哪动摇他去(气愤,嘲讽),卖烟的,我到底是跟你结了什么怨,总在生离死别的时候,你告诉我他就在我附近,可去看他一眼都不能……(落寞,怨怼,自嘲)
    顾子良:我们没仇,相反,我顾子良打心眼里敬佩你!沈少白这辈子就作对了两件事儿,抗日算一个,再就是遇上了你,这辈子,他不亏。
    【顾子良关上门,离开,媚生往回走,边走边唱,霸王别姬,05:34~06:02】
    媚生:此时逐鹿中原,群雄并起;偶遭不利,也是常情。稍俟时日,等候江东救兵到来,再与敌人交战,正不知鹿死谁手!

    第六场:
    人物:程玉,刘经理,梨花,媚生,沈少白

    【上海大戏院,工人在搭戏台,敲敲打打钉钉锤锤,程玉从看台底下钻出来,跟身旁钉架子的人说话】
    程玉:照你说的,几根儿实木都抽出来了,四角木桩都是空的。(低声,掩饰)你要的东西我都放在看台下边儿了。(叹气)我不知道你这是要做什么,可我也听说这场戏是给一个日本高官筹备的,你自己小心……有人过来了,这人多眼杂的,你快走吧……
    【刘经理跟着梨花往搭架子的程玉这边走】
    梨花:架子都钉的结实点,四楼那两个回廊得用上好的木料接,我可是要在这搭个悬空的戏台。(憧憬,傲慢)
    【梨花停住脚步】
    刘经理:这都是按您说的,大堂的四层都给您倒出来了,佐藤大将的雅间就在四楼东边,正对着戏台,下边儿的看座在二楼、三楼,这几百号人一叫好,即热闹又不打扰佐藤大将听您的戏。(谄媚)
    梨花:刘经理,这都说日本人要倒了呢,你就不怕以后被打成汉奸?(戏谑)
    刘经理:我的姑奶奶啊,您这是说什么呢!(紧张,害怕)外边还有日本兵呢!
    梨花:呵呵呵(娇笑),瞅你那窝囊劲儿!(讽刺)这辈子能让你风光一次,死了也不冤了!(意有所指,骄傲,其实是对自己说的)
    【梨花踩着高跟鞋往外走】
    刘经理:呸!(小声)德行!(讽刺)
    【梨花脚步突然顿住】
    梨花:师傅……(失神)您怎么在这!(惊讶)
    【刘经理赶紧凑上来】
    刘经理:老程,不是你让你去收拾仓库么,你跑大堂来凑什么热闹!(慌张)
    程玉:干活的工人内急,我过来顶他一会儿。(淡然,不卑不亢)
    梨花:派去沈公馆的人明明说您还在戏院,我以为您是不爱见我……(错愕,茫然)
    程玉:您是司令夫人,是在雅间给军爷们唱戏的角儿,我就是前堂一添茶倒水的,原该遇不上。(淡然的笑,疏远的温和)
    梨花:师傅……(颤抖难过,随后深吸一口气忍住泪水,打起精神)呵,什么司令夫人,不过是个逗乐子的妾罢了(满不在乎),说我现在是个角儿到不假,虽然比不上您当年,可这上海的贵人都给我捧过场(得意),师傅,我说过,我会有出息的!(倔强)
    程玉:您别喊我师傅了,一戏院打杂的,没的让您掉份儿。(疏远的客气)
    【媚生走进来】
    媚生:打杂的怎样,挑粪的又怎样,穿着长褂儿的是师傅,穿着粗布短衫儿的怎么就不是了!(颤抖,心疼,怨气)
    程玉:小六……你怎么来了!(吃惊)
    梨花:虞媚生(咬字清楚,松口气的笑)我让人在沈公馆守了四年你都不出来,我还真怕你死在里面了!(讽刺,娇媚)
    媚生:托你的福,在里面当了四年废人,才大好些。我也知道,这几年你的春风得意没叫我见着,你心里不大痛快!这不,我就来给你捧场了。(悠闲,笑的泰然自若,略带讽刺)不过,这规矩还是有的,只要我在一天,这戏的头一场就得我来唱!(骄傲,气势)这是佐藤大将送给我的请帖,初八戏台建成那天,我来唱全场!(并没有得意的语气,但是很坚定)
    程玉:是佐藤!?
    梨花:佐藤大将!(惊讶)这勾人的功夫我是比不过你(讽刺)。不过这样最好,我自觉唱的不比你差,可是不真正见识过我不甘心!(倔强)为了听你的戏,我吃尽了苦头,你也被我踩断了腿,纠缠了这么多年,你最后还是得给我唱!(得意)
    媚生:你听了又怎样?(好笑)这一场我原本就是打算给汉奸和日本人唱的。(得意)
    梨花:呵,只要你肯唱,怎样我都认了!(发狠,气愤)
    【梨花气呼呼的踩着高跟鞋出去了】
    刘经理:这时候您回来不是找事儿么!(愁苦,小声)哎呦,姑奶奶您等等我!
    【刘经理追出去,媚生走到程玉跟前】
    媚生:师傅,您穿这身儿粗布短衫儿倒是更显英气了。(勉强微笑)
    程玉:你……(叹气)师傅就是怕你心里不好受。咱们得罪了日本人,别人心里有顾忌也是对的,刘经理肯让我在这干活已经很不错了……
    媚生:师傅,咱们回家好不好,我都做好饭了,都是您爱吃的。(微笑,哭腔)
    程玉:好好,等我把这些余料搬回仓库,这太脏了,你先到外边等我。
    【程玉把木头都捡到一起】
    媚生:什么脏不脏的,说的我多金贵似的,您歇着,我来搬!(忍着哭腔笑)
    【媚生搬着木头走了】
    【程玉身后传来缓慢的脚步声】
    程玉:你怎么还没走,上海认识你的人可不少。(焦急)
    沈少白:本来是要走了,看见他来了,就怎么都舍不得。(苦笑,哽咽)
    程玉:原来九爷您也是会哭的。(感慨)
    沈少白:哭?呵,哭顶什么用!这些年他受的罪,我会替他一笔笔找回来!谁他妈的也跑不了!(咬牙切齿)
    程玉:他还不知道你回上海了。(叹气)
    沈少白:你敢让他知道试试(威胁)!就在眼巴前还得装作不认得(咬牙),(叹气)这滋味,我自己知道就够了。(愁苦)

    第七场:
    人物:程玉,媚生

    【媚生和程玉回到家,打开门,走进去】
    程玉:你快进屋把衣服换了,你也不会干活,非要逞什么强,这满身都是白灰。(心疼)
    媚生:师傅。(哭腔)
    【媚生转身给程玉跪下】
    程玉:你……你这是又跟谁较劲儿呢,在戏院不是说的挺好,快起来!
    媚生:师傅,你就让我跪着!这是我该您的!(倔强,执着,喊)要是到现在我还不知好歹,我就不配活在这世上,就是活着受这些罪也不配!我……我是亲眼见着您的风光的,当年戏台上唱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霸王,等着看您的,戏院的前街都站不下,现在却为了我点头哈腰在戏台下边儿打杂……(泣不成声)是我毁了您……我毁了您……
    程玉:给我闭嘴!(发怒)小六,你给我记住,你就是唱虞姬你还是个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
    媚生:(忍住泪水)师傅……
    程玉:小六,人活这一辈子,有些事情能忍,有些事情不是豁出命就能忍下来的,给佐藤唱戏的事儿,你不能去掺和,得想办法把请帖退了!(苦口婆心)
    媚生:师傅,这哪像串场子退戏票那么简单,退票不过是抵钱,这可是抵命的事儿。这帖子退不了,我也不能退!(坚定)
    程玉:那这霸王,我来唱!(坚定)

    第八场:
    人物:伪军头子,媚生,龙套甲乙

    【前台几个吹拉弹唱的在排戏,工人在布置戏台,媚生在后台逛游,探查有没有伏兵】
    伪军头子:里里外外都给我查好了,待会儿留一小队守在四楼,剩下的都到门口待命。
    媚生:呵,这不是秦队长么?多少年没见您了,可还记得我?
    伪军头子:怎么能不记得,虞老板,您要是早说跟佐藤先生是旧识,我肯定不会怀疑您通匪啊。(打哈哈)
    媚生:呵,这也算不打不相识了。不过,您这一出现,不是抓人就是杀人的,这周围要是有什么乱党暴徒,你可得提前知会我一声,别让我又扯上什么不相干的麻烦了。
    伪军头子:杀不杀人还说不好,今天就是来给佐藤大将保驾的。
    媚生:好歹是个大将,就只带了两队人?(怀疑)
    伪军头子:人多了下边听戏的放不开,佐藤嫌不热闹。你问这么多干什么?(怀疑)
    媚生:我也担心不是?佐藤可是我的护身符呢!这妆还没上完,我先回了!
    伪军头子:呵,您慢走!(笑的别有深意)
    龙套甲:(帮人看着挂戏台上的东西)唉唉,歪了歪了,再往左一点,对,就这!
    【媚生拐进回廊,回忆起顾子良的话】
    顾子良:如果戏院里没有埋伏,你就把彩色的绸子挂在大堂屋顶,要是情况有变,就换成红色的。
    【媚生拐进前台,谁拉弹唱的声音拉近】
    媚生:你过来,告诉你们经理,把大堂的绸子换成彩色的,这弄得黑乎乎的像什么样子,我唱的是霸王别姬又不是大破天门阵!
    龙套乙:(媚生让他把绸子换了,他顺从地回答说)哦,好。
    第九场:
    人物:顾子良,沈少白,程玉,媚生

    【戏院里人山人海等待开场】
    顾子良:卖香烟,卖香烟,大前门,哈德门,公鸡牌香烟!
    沈少白:卖烟的,过来!
    【顾子良从人群中挤过去】
    沈少白:我真是让你愁死了,都多少年了还这一套,人正经卖烟的都改行了就你还卖!(不耐烦,低声)
    顾子良:少说废话,我不是让你扮作打杂的么,怎么还穿西装进来了,就怕别人认不出你是不是!(气愤,低声)
    沈少白:上哪认啊,我一张脸都画成这样了,亲爹都认不出来了。(咬牙,低声)
    顾子良:人都齐了,就等开场了。(孤注一掷)
    【霸王别姬响起开始场景转换到后台,背景音乐一直持续00:00~00:14接上03:52~05:26 接上06:32~07:10,】
    刘经理:虞老板,您赶紧上场吧!(焦急)
    媚生:急什么。
    【媚生从里间走出来】
    【几队兵突然从后门跑进来,军靴踏在地板上,响声不是很大】
    伪军头子:都小点声,把大堂给我围起来,一个死角都别留!(发狠)
    媚生:秦队长,不是说怕妨碍佐藤听戏么,您带这么多兵进来做什么!(惊恐,愤恨,强作镇定)
    伪军头子:虞老板,多问多错,该您上场了。(阴险,笑)
    媚生:不劳你提醒!(愤恨)
    【媚生走上前台,开始唱:虞姬:大王醒来,大王醒来! 项羽:妃子,何事惊慌?】
    【场景转道看台,戏声变远,虞姬:适才妾妃正在营外闲步,忽听敌人寨内,竟是楚国歌声,不知是何缘故?】
    沈少白:一会儿你去把楼上的兵引开,从后门出去就别回来了,剩下的我来!(低声,胸有成竹,自负)
    顾子良:你自己小心!【顾子良往楼上走】
    【场景转回台上,戏声拉近,项羽:噢,待孤听来。 众兵:家中撇得双亲在,朝朝暮暮盼儿回。】
    媚生:来不及了。(低声,发狠)
    【回忆,背景戏曲音渐出】
    沈少白:一笑百媚生,好一个虞美人!(惊艳,调笑)
    沈少白:又不是没杀过(小声嘟囔),哎呀,总之啊,你们跟个唱戏的过不去,还不如回家多养几个有能耐的儿子上战场(不屑),抗日,指望不上你们那些个白菜鸡蛋!(严厉)
    沈少白:媚生(轻声),我是说(犹豫)……如果我做不到我承诺的,一直守着你,你会不会恨我。(忐忑)
    顾子良:也许别人的死活你不在乎,但你肯定不希望沈少白死吧。
    媚生:呵,你不用拿沈少白牵着我,他都能跟日本人拼命,我要是还贪生怕死,我虞媚生就配不起他送的这名字!(嘲讽)
    【回到现实,戏声响起从04:58开始,媚生突然疾步向台前,被程玉拉了回来 项羽:哇呀呀!……】
    媚生:师傅,你放手,就要来不及了!(哭腔,焦急,低声)
    【场景转道台下,顾子良一步一步榻上楼梯的声音,沈少白把手枪上膛的声音】
    伪军头子:只要有人上了四楼,一个活口都别留!(狠戾,低声)
    媚生:师傅,今天这里必须得有人死,可不能是他!我和他这辈子早就算不清了,您别拦我!(绝决,哭腔)
    【场景转道戏台上,如果前面背景音不够,后面这句可以往上补,项羽:妃子,四面俱是楚国歌声,定是刘邦得了楚地!(这里是把原来的给剪去,截了另一句加进来,上一句是结尾是05:26,后一句开始是06:32)孤日后有何颜面去见江东父老,哎呀!依孤看来,今日是你我分别之日了。】
    【程玉纵身跳下戏台,砰的摔地上,四周混乱】
    媚生:师傅……(茫然)师傅!(凄厉的喊)

    土豆在线
    飞速下载
    微盘
    应声虫
    ED
    已有 1 人评分梦币 收起 理由
    宝宝1423 + 3 很给力!

    总评分: 梦币 + 3   查看全部评分

    2万

    主题

    55

    好友

    8万

    积分

    梦野特殊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6-4-30 00:14
  • 签到天数: 52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梦币
    256100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618 颗
    清露
    50976 滴
    最后登录
    2016-10-10
    阅读权限
    15
    帖子
    82033

    白羊座 财富勋章 我最财迷 特殊贡献勋章 亲密爱人勋章 杰出元老勋章

    鲜花(61) 鸡蛋(0)
    发表于 2013-3-13 14:40:11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18 17:53 , Processed in 0.110896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