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60|回复: 1

[耽美Drama广播剧 翻译] 【ZerOne小酒吧出品】大型民国耽美广播剧《媚生》第二期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55

好友

8万

积分

梦野特殊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6-4-30 00:14
  • 签到天数: 52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梦币
    256100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618 颗
    清露
    50976 滴
    最后登录
    2016-10-10
    阅读权限
    15
    帖子
    82033

    白羊座 财富勋章 我最财迷 特殊贡献勋章 亲密爱人勋章 杰出元老勋章

    鲜花(61) 鸡蛋(0)
    发表于 2013-3-13 14:23:4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STAFF
    出品:ZerOne小酒吧
    策划:妖 木
    导演:妖 木
    编剧:豆 豆
    后期:烟织楼の织织(场景铺设) 
       2 呱   (人声处理)
    美工:三 三(原画)
       么 么(壁纸原画、PS、分割线、四格)
       宋飞墨(海报PS)
       倾城平方(Q版)
    宣传:血痕浅笑

    CAST
    媚  生:马桶盖  [御]
    沈 少 白:乘风归去 [水岸聆音]
    程  玉:英 杰  [英杰班]
    顾 子 良:南 悠  [音喑成韵]
    刘 经 理:李逍遥  [声声melody]
    报  童:我就人来疯
    卫  兵:Asdv   [昆仑班]
    梨  花:妖 木
    小 媚 生:妖 木
    报  幕:心外無物 [自由人]

    ED-媚声
    作词:帅小天【FREE音家族】
    作曲:小笛 【小笛工作室】诺【ZerOne小酒吧】
    编曲:小笛 【小笛工作室】
    演唱:东篱 【鸾凤鸣】
    和声:小笛 【小笛工作室】
    念白:妖木 【ZerOne小酒吧】
    后期:小笛 【小笛工作室】
    美工:么么 【ZerOne小酒吧】



    剧本:
    开场:陈公博被暗杀

    报幕:ZerOne小酒吧出品,原创大型民国耽美广播剧《媚生》第二期。

    第一场:上海繁华的街道

    【各种人声,车马声】
    报童:号外!号外!上海市长陈公博昨日再遇刺,不治身亡,凶手不明。号外!号外!上海市长陈公博昨日再遇刺,不治身亡,凶手不明。
    【沈少白开车经过,停在吆喝的报童身边,探出车窗,从报童背包里抽走一份报纸】
    沈少白:给我一份!……上海市长陈公博遭暗杀,入院疗养。名伶虞姬夜上海为其辩护,大骂国人。昨日又生变故,市长医院遭枪杀,名伶失势、受唾骂。【收起报纸】哼!写的跟戏词似的,陈公博一死,这帮人胆到都是肥了。
    【发车欲离开,报童追上去】
    报童:哎!先生,您还没给钱呢!先生!(焦急)
    【卫兵牵着沈少白的马从沈少白对面过来,骁青看见沈少白打了个响鼻儿,扑腾了两下,沈少白急急刹车,下车】
    卫兵:九爷,我把骁青带来了!(带些欣喜)
    沈少白:你有病吧,谁让你把他牵街上吃汽车尾气啊!(火气很大)
    卫兵:这……您说……
    【报童追过来】
    报童:先生!您没给钱!(委屈,着急)
    沈少白:还废话,没听见人家问你要钱么!
    卫兵:啊?(莫名其妙)
    沈少白:马牵到上海大戏院,我先走了……小孩儿,钱跟这叔叔要啊!
    【沈少白上车发动汽车,一溜烟开走了】
    卫兵:九爷您等等我!
    报童:先生!报纸的钱您还没给!(执拗)
    卫兵:你烦不烦啊!(崩溃)

    第二场:上海大戏院后台

    【沈少白进来时,经理站在戏院后台门口拿小罗罗撒气】
    经理:他脑子里塞得的都是驴毛么,喝了点马尿什么浑话都敢嚷嚷,真当自己耍的那破剑是青龙偃月刀啊!什么狗屁角儿,竟给老子添堵!
    沈少白:刘经理最近过的挺糟心啊!哪个角儿敢不给您面子啊!(讽刺)
    刘经理:呀!九爷您快里面坐着,我这给您找个雅间,我知道您就爱家乡的京戏嘛,待会儿您想听哪出,挑哪个角儿,我亲自给您办。(讨好,谄媚)
    沈少白:您这哪个角儿入的了我的眼还用说么?虞姬他也就是孩子气,偶尔耍耍小性子,您还真跟他置上气了?(斜眼瞟过去,威胁的笑)
    刘经理:哎呀,我哪敢啊!(谦卑)只是外面那些看戏的闹得太厉害,咱们角儿还没开始唱呢就被烂白菜臭鸡蛋给砸下台了,这会儿……哎,九爷!您这会儿进去不方便,虞姬还在梳洗呢!
    【沈少白头也不回的进了隔间,大大方方打开门,走进去,关上门,屋内水汽缭绕,媚生在屏风后面梳洗】
    媚生:待会儿就是往台上扔刀子我也唱,赶快给小爷滚出去!(憋屈)【媚生从从屏风后面扔出一个杯子来,摔的粉粹】
    沈少白:整天摔摔打打的,什么穷毛病啊!(恼火)不是阎王喊你都不下台么,怎么几个白菜叶子就给你扔下来了!(嘲讽)【沈少白一脚把屏风踹倒了】你……(突然看见媚生满身的疤痕愣住)
    【媚生慌忙做回水里,掩住满身伤疤】
    媚生:你抽什么风,赶快把我屏风扶起来,滚出去!(恼羞成怒)愣着干什么,别跟我说,九爷您是被我这一身伤疤给吓着了!(讽刺)
    【沈少白开始窸窸窣窣的脱衣服】
    媚生:你……你脱衣服干什么!(震惊)滚出去!滚出去!
    【媚生在在水里乱拍,水花四溅】
    沈少白:哎呦喂,你轻点扑腾,弄我一身水,【把衣服扔在地上】,来来,咱俩看看谁身上的伤疤多,啧啧,爷我这枪林弹雨里来来去去的,能囫囵个出来都不容易,就你身上那点疤矫情什么啊!
    【媚生从水里站起来,跨出浴盆,开始穿衣服】
    媚生:我能不矫情么,您身上那些疤个个都是勋章,外面的人都恨不得拍成照片回家供着。再瞧我这一身是什么,呵,都是我下贱不要脸的证据呢!
    沈少白:完了完了,洗个澡你也干柴烈火的,我这裤子都湿了,你让九爷我怎么出门啊,九爷我二十几年都没尿裤子了!(埋怨)
    【媚生坐在妆台前,打开装盒开始上装】
    媚生:切,九爷您是什么人物?我以为您足够嚣张,嚣张到直言快语百无禁忌呢,没想到您在这儿跟我玩起委婉了。不敢接我的茬?怎么,怕我没脸?(轻笑,嘲弄,魅惑)
    【沈少白搬过凳子,坐在媚生身后,看他上装】
    沈少白:你嘴巴怎么比我还毒呢(无奈),呵,越毒的东西越是美,这话不假。来来,这眉毛我来帮你画,跟你说,爷这么一画,包你一双大眼勾魂夺魄,迷得外边看戏的鸡蛋白菜全掉地上……
    媚生:呵呵(欢愉),你也不用跟我说好听的,我怎么从北边过来的,外边谁不知道啊!日本人占了北平,凡是有点家底儿的都往南边逃,舍不得古玩玉器,鼻烟壶鸟笼子,都得带着。我跟这些物件有什么区别,还不就是他们带过来取乐的。你还别说,要较真儿还真有区别,那物件都是人家仔细运过来的,我还得自掏路费,自个儿管自个儿。(自嘲)
    沈少白:别皱眉!都画歪了!(抱怨)
    媚生:算了吧,我哪值得您废心思,不是我拿乔,我14岁就去给人家唱堂会了,唱堂会……多风光的名头啊,可谁不知道底下那些龌龊事儿(哽咽)。
    沈少白:唉唉,你别哭啊,好不容易上的妆,你这两滴眼泪下来就白忙乎了。
    媚生:谁哭了!不用你帮倒忙!(恼羞成怒)
    【媚生站起来,带倒了凳子,开门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沈少白:一会儿笑,一会哭的,这我给他惯还是他自己惯的啊!(好笑)

    第三场:媚生站在台后,听着外面的戏声和叫好声踌躇不前

    【远处传来霸王别姬的戏声】
    【刘经理先从里面出来】
    经理:小虞老板,您怎么出来啦,外边有您家师傅和小师妹顶着呢?(亲热)
    媚生:小师妹?!你说是……梨花(愤恨,委屈)
    经理:呵呵,是啊,梨花姑娘虽然年级不大,这嗓子到真是不错!
    【沈少白再从里间出来】
    沈少白:你怎么还站在这啊,赶快上台,唱完了咱还有事儿呢!
    媚生:你要干嘛!(惊讶)哎!你到底要干嘛!
    【沈少白说完了就拖着媚生往前台上走,撩开布帘,直接把媚生带到台前,音乐止!此段再适当穿插人群议论等声】
    程玉:九爷,您(惊讶)……您怎么来了。(强笑)
    梨花:梨花……见过九爷。(小心翼翼)
    沈少白:呦,这么多人啊!九爷我今天第一次登台献唱,这么多给捧场的,倒也值了!(玩世不恭)
    媚生:你说什么!(吃惊)
    程玉:虞姬!你这……你这又是在瞎折腾什么!
    媚生:我……(气愤委屈)呵,我能折腾什么,九爷肯帮我,师傅你不也少些麻烦,有心力多调教调教我这前途无量的小师妹。你说,没人正经教过她戏就能登台了,这要师傅您倾囊相授,啧啧,咱梨园行就指望她了。
    程玉:你还胡言乱语!(隐忍怒气)
    沈少白:程老板差不多就得了,您不愿意跟虞姬唱那就让九爷我来呗,九爷我最是怜香惜玉了,是吧!(调笑)
    程玉:梨花,跟我走!
    【程玉带着梨花气冲冲的掀帘子进了后台】
    沈少白:别怕,谁干乱来我让谁横着出去。(在媚生耳边轻喃)
    媚生:切……
    【音乐再起,沈少白唱《霸王别姬》,用楚霸王选段,人群叫好声】
    【音乐减弱,转入后台】
    梨花:(畏畏缩缩、害怕的)师傅,师兄他。。。他会不会生你的气呀?(支吾)我。。。我。。。(程玉没有回应快步在前面走,梨花在后面跟着唤)师傅!师傅!。。。
    【对白淡出,再转回前台】
    沈少白:行啦,今天就到这吧,九爷也挺忙的,不过今天大家都肯给我捧场,我总得说点什么是吧!日本人呢,眼看着就要打进租界了,我知道大家心里都挺憋屈,但是你们光扔鸡蛋白菜没用啊!(懒散,玩世不恭)
    【沈少白掏出手枪,台下传来阵阵低呼声,议论声】
    沈少白:哝,这玩意儿才管用!(玩笑)九爷我的枪呢,是用来杀日本人的。喂,别看了,对对,就你们几个,怕什么啊,日本人还没杀进来呢,别说九爷敢在这吆喝,就是出去我也敢!(猖狂)
    媚生:你疯了!租界多少日本人!你就不怕他们暗杀你!(焦急,低声)
    沈少白:又不是没杀过(小声嘟囔),哎呀,总之啊,你们跟个唱戏的过不去,还不如回家多养几个有能耐的儿子上战场(不屑),抗日,指望不上你们那些个白菜鸡蛋!(严厉)咱们走!
    【沈少白拽着媚生退出戏台】
    【沈少白和媚生从戏院出来,街道上卫兵牵着骁青等在那,见到两人迎上去】
    卫兵:九爷!
    【沈少白先上马,然后将媚生也拉了上去,扯住缰绳飞奔起来】
    沈少白:过来!上马!
    媚生:你要带我去哪!(惊讶)
    沈少白:驾!没你的事儿了,滚吧!(大喊)
    卫兵:啊?(着急)将军让我跟着你啊九爷!(喊)

    第四场:沈少白带着媚生在树林里骑马

    【沈少白带着媚生奔驰在树林里】
    媚生:啊——(大喊转哽咽)
    【沈少白勒住缰绳,停住马】
    沈少白:我就想让你发泄发泄,你这怎么喊着喊着还喊哭了啊!(莫名其妙)
    媚生:没有,第一次看见玩戏子玩到陪着上台唱戏,丢人现眼的。你就这么想要我?(认真)
    沈少白:我都做到这份上了你还钻什么牛角尖呢!(气恼)行,您先在马背上钻着,等您钻出来了再喊我!
    【沈少白从马上跳下来,转身就走】
    媚生:喂!你去哪!(焦急)
    【媚生强行从马背上跳下来,摔在地上,骁青打了个响鼻儿,赶忙往另一边边踏了几步】
    媚生:啊——(疼得喊)
    【少白跑回来扶他】
    沈少白:你活腻歪了是不是!你骑过马么就敢自己往下跳,小青那蹄子走两步就够你死四个来回的了!(吼)
    媚生:不会!这马通人性的,他刚才闪开了,怕踩到我。(委屈)
    沈少白:是,马是好马,可惜遇着你这样不靠谱的人!你到底想干嘛你说,就是杀人放火也就一句话的事儿,你这别别扭扭的爷闹心啊闹心!(抓狂)
    【沈少白牵着马走到河边的树下,系好马后席地而坐】
    媚生:我不是生下来就是戏子。我有名字,叫小六儿,我娘的第六个孩子。(安静的,平和的,带些忧伤)
    【媚生走过来,坐在他边上】
    沈少白:你……(犹豫,诧异)
    媚生:八岁那年,家里闹饥荒,我娘只把小六儿送人了。灾年,谁能多养一个大活人啊!我饿的整天在街上逛,就遇见了师傅。
    【回忆】
    程玉:孩子,你叫什么?(温柔)
    媚生(幼年):小六儿。
    程玉:在家排第六?(顿一会儿)怎么不说话?
    媚生(幼年):家里闹饥荒,娘说养不起六个孩子,就把我送人了,可没人要我,我再蹲一会儿看看,也许有人要呢!
    媚生:那时他才19岁,可他出名早,13岁登台就有人捧他,15岁就开始收徒弟,我是第六个。
    沈少白:这我知道,我小时候还崇拜了他一阵儿,那身手可比现在利索多了,你师傅最近又发福了!(嫉妒吃醋)
    媚生:你们都只看见他的风光,我那时也是,所以为了学戏我什么都忍得住,师傅用鞭子抽人特别疼,可他要是不使劲儿,师公会加倍打回来。师公是戏疯子,死的时候脸上还跟上了妆一样紧绷绷的。我也是13岁登台,唱虞姬,唱着唱着就连我自己都以为我叫虞姬了。有些事情我也开始明白,所以,有人请我去唱堂会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天都塌下来了。(哽咽)师傅跪下求那个管事换人,可没用,那家老爷点名要我去,我们谁也得罪不起他。那天是师傅亲自送我去的,我知道他比我还难过,可我还是恨他,进去的时候恨,给那老头子唱戏的时候恨,被人半死不活抬回来的时候更恨!(悲戚愤恨,哭)
    【沈少白搂过媚生用力抱住】
    沈少白:我知道,我知道你受委屈了,那些混蛋欺负你,我也不会让他们有好日子过,你别哭,我听着心里绞着疼,你摸摸,我都以为我这挨着枪子儿了。(疼惜,难过)
    媚生:沈少白!我心里不能不恨,他们都用那种眼光看着我,可怜我,嘲笑我,我师傅也不相信,我抵死不从差点被打死,我是清白的!没人相信,一个戏子唱了四年的戏还从头到脚干干净净,没人相信我!你让我怎么不恨!(痛哭、嘶喊)
    沈少白:你冷静点,我相信你!(吼)你多骄傲,多倔强一人啊,从来都直着脊背像个孔雀一样,你看人一眼能把他逼到脚下的尘土里,这样的人怎么会不干净呢!(哄着,宠溺)跟你比,那些道貌岸然的人才脏的让我恶心。不管你是谁,我就是喜欢你,就是喜欢你身上这股倔劲儿,喜欢的要命!(强势,深情,温柔)
    【安静片刻,沉思】
    媚生:沈少白,你听着,我是一身坦坦荡荡,我没有配不上你,我值得你爱,如果你觉得你有钱有权比我高贵,那现在就离我远远的,别来招惹小爷。
    沈少白:哈哈……怎么办,我就喜欢你这嚣张跋扈的样子,对,就这样仰着脖子瞪我,乖,真配合我!(嬉皮笑脸)
    媚生:(笑喷)沈少白,你不颦会死么!会死么!
    沈少白:一笑百媚生啊!我第一次见你就觉着,天下不会再有笑的比你好看的人了(调笑)。因为你生来就是颠倒众,生媚惑人心的!忘记小六儿,忘记虞姬,以后只做我的媚生好不好,换上这个名字,我会小心照顾你,珍惜你,保护你,给你一个没有饥寒疼痛,没有恐惧忧愁的人生。
    媚生:媚生……(喃喃自语)沈少白,我这辈子只再相信这最后一次,输了,我连做回虞姬、做会小六儿的力气都没有了,输了,我就什么都不是了。(绝决,坚定)
    沈少白:你这一辈子,不管是从前还是以后的十年、二十年,一直到死,都只能有一个名字,媚生!(坚定,强势)

    第五场:沈少白走进上海大戏院,媚生正在台上唱戏。

    【台下叫好声】
    沈少白:好!
    顾子良:买香烟!买香烟!大前门,哈德门,公鸡牌香烟——
    【沈少白看见顾子良,便又站起来出了戏院,拐进戏院后面的小巷】
    沈少白:我说,你腻不腻外啊,回回见你都买香烟,买香烟,大前门哈德门的,你在上海大戏院买这种便宜烟这不存心跟钱过不去么!(懒散)
    顾子良:你还有时间关心我生意?你可真是不爱江山爱美人啊,日本人都盯上你了,还敢天天在戏院捧你那小美人。
    沈少白:切,你是我领导么你就管我。(不屑)
    顾子良:不用跟我使激将法,我顾子良说话一口唾沫一个钉,陈公博躺下了,该给你什么我心里有数!
    【顾子良从怀里掏出一个本子,扔给沈少白】
    沈少白:呦,你们共产党办事儿很靠谱嘛,这么快入党申请就下来了!
    顾子良:给我站直了,我现在是你的直系领导,看见我得敬礼!(严厉)
    沈少白:少跟我摆谱,从来都是九爷我指挥别人,现如今竟然得眼巴巴等人指挥了(无奈)。我们家老爷子老了老了,胆子也小了,日本人都打到门口了还想往后缩,还不如到你们那,敞开了打,多痛快!
    顾子良:我真不相信你是从法国军校毕业回来的高级学员……你真像刚下山的土匪头子……
    沈少白:土匪头子怎么了,你们那个根据地还不如那土匪窝子呢!
    顾子良:嗯,你准备准备吧,在日本人打进来之前,我会派人把你送到土匪窝子去,拜见一下我们大当家。
    沈少白:多容我两天,我家老爷子知道我想跑,排了一个护卫队看着我呢。(抱怨)还有,有些人我要妥当安置……(严肃认真)
    顾子良:命是你自己的,自己看着办去。
    沈少白:多谢了!
    【沈少白拐出小巷离开】

    第六场:媚生在后台卸妆,沈少白到后台找媚生

    【沈少白从前台往后台走,听见媚生的叫骂声和梨花的哭声,就停在门口】
    媚生:你以为你是谁啊,一个使唤丫头你凭什么唱戏!你还敢偷穿我的戏服,还弄破了!我打死你都嫌弄脏了我的手!(气的颤抖)
    梨花:我不敢了…不敢了…下次……(哭)
    媚生:下次?没有下次!你现在就滚!滚!【拿起手边的杯子就往地上摔】
    梨花:师傅说那套戏服你很久都不穿了,我……我一直很仔细,你进来拽我才破了的……(哭)
    媚生:我拽你!(吃惊)我……
    【梨花看见程玉,急急奔过去,拽住他求助】
    程玉:虞姬,你这又是怎么了!(无奈)
    梨花:师傅!师傅!您总算回来了,您帮我求求师兄好不好!我不想走!(激动,可怜)
    程玉:虞姬......
    媚生:您又忘了,我名字早就该做媚生了!
    程玉:你名字改了师傅也改了么!不声不响的就搬到九爷那去,回来不是骂人就是摔东西!【耳光】你摔给谁看!(愤怒)
    媚生:师傅,你不记得那件戏服了么?(伤心)我跟你学霸王别姬的时候,你用一件下摆破了的戏服给我改的,你说祖师爷留下的行头每一件都是有戏的,你珍惜他,他就衬得住你。(伤感)
    程玉:我以为……你……你不会想再穿了……(伤感)
    媚生:以后是不会穿了,这次他破的太厉害,怎么改都能再完整了。(哭腔)
    【媚生哭着走出门,看见沈少白扑过去】
    媚生:(哭声从压抑隐忍到啜泣出声,然后愣住)沈少白……(委屈)
    沈少白:别哭,别哭,我知道他们冤枉你了,他们没一个是好东西!也是,这天底下没人会比我对你还好了,我回去给你做一套最漂亮的行头,管他们社么祖师爷祖师奶的。(不屑)
    【两人走出后台】
    媚生:你会不会觉得我对梨花太刻薄。(别扭)
    沈少白:你这个人刀子嘴豆腐心,心软的不行,刻薄俩字跟你不沾边!(好笑)
    【出戏院,上车】
    媚生:你错了!我就是刻薄!(赌气)我受罪的时候谁管过我,那些王八蛋不让小爷我舒坦我也不能给他们好脸色,小爷我怕什么,身无长物就贱命一条,同归于尽小爷也赚了!
    沈少白:又开始抽风了你!(恶狠狠的戳媚生脑袋)
    媚生:啊!你别戳我脑袋!疼!
    沈少白:你不还要同归于尽么,还怕疼!(生气)
    媚生:我就一时气话!你都看出来我对梨花没恶意,可师傅怎么就觉得我欺负她!(委屈)我只是不想让她步我的后尘,学戏这条路子太苦,我一个男人都熬不住,她一个小姑娘要怎么办?(担忧)
    沈少白:谁让你不跟人家好好说,她要是知道你为她着想,也会记得你的好不是。
    媚生:我不需要她记我的好,这辈子我就不是当好人的料!怎么着!
    沈少白:不怎么着,回家吧!我都饿了!【发车】
    媚生:饿了找你妈去,我没奶喂你!

    【雨声。。。ED起】
    【第二期 完】

    土豆在线
    飞速
    QQ中转
    已有 1 人评分梦币 收起 理由
    宝宝1423 + 3 很给力!

    总评分: 梦币 + 3   查看全部评分

    2万

    主题

    55

    好友

    8万

    积分

    梦野特殊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6-4-30 00:14
  • 签到天数: 52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梦币
    256100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618 颗
    清露
    50976 滴
    最后登录
    2016-10-10
    阅读权限
    15
    帖子
    82033

    白羊座 财富勋章 我最财迷 特殊贡献勋章 亲密爱人勋章 杰出元老勋章

    鲜花(61) 鸡蛋(0)
    发表于 2013-3-13 14:40:35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18 17:46 , Processed in 0.112571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