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140|回复: 1

[耽美Drama广播剧 翻译] 【ZerOne小酒吧出品】大型民国耽美广播剧《媚生》第一期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55

好友

8万

积分

梦野特殊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6-4-30 00:14
  • 签到天数: 52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梦币
    256100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618 颗
    清露
    50976 滴
    最后登录
    2016-10-10
    阅读权限
    15
    帖子
    82033

    白羊座 财富勋章 我最财迷 特殊贡献勋章 亲密爱人勋章 杰出元老勋章

    鲜花(61) 鸡蛋(0)
    发表于 2013-3-13 14:17:1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一场旧戏 倾一生唱尽
    此情可待成追忆


    =STAFF=
    出品:ZerOne小酒吧
    策划:妖木
    导演:妖木
    编剧:豆豆
    后期:烟织楼の织织
    美工:三 三 (海报分割线原画)
    纪笑笑(海报、壁纸PS)
    倾城平方(礼包壁纸原画)
    血痕浅笑(壁纸PS)
    宣传:血痕浅笑

    =CAST=
    媚生:马桶盖[御]
    沈少白:乘风归去[水岸聆音]
    程玉:英杰[英杰班]
    顾子良:南悠[音喑成韵]
    余广之:无良龙贵[水岸聆音]
    刘经理:李逍遥[声声melody]
    少年:我就人来疯
    卫兵:Asdv[昆仑班]
    梨花:妖木
    老年少白:水易冬华[凌霄剧团]
    幼年媚生:妖木
    老年媚生:立志
    报幕:菥翎
    龙套甲乙:小啊石 布悸
    ED——【虞歌】
    原曲:国色天香(栾凯)
    作词:豆豆
    后期:小笛[小笛工作室] 二呱
    演唱:妖木 二呱
    念白:马桶盖[御] 我就人来疯

    剧本:媚生
    【第一场:一条小街上】
    【街上人声,拐进小巷】
    【老年的少白拄着拐杖,敲响了小院的木门】
    少年:来了!来了!(门内人应)
    【少年急促的脚步声,开门】
    少年:谁呀!哟,老先生,您这是……
    少白:你,是住在这的?(怀疑、略有忐忑)
    少年:啊?不是,我家在隔壁那院儿,这会儿是过来送饭的。(少年很善谈,很热情)
    少白:送饭?给谁送?(表示好奇)
    少年:给住在这院儿的一个老先生,哦(想起少白不明白,便解释),他得了疯病,整天就知道咿咿呀呀的唱戏,我娘见他怪可怜的,就让我给他带点吃的。
    少白:疯……疯了?(颤抖,失魂落魄)
    少年:是呀,听说他以前可是唱京戏的名角儿呢,可不知道怎么就疯了。他也没个亲故的,我就常过来看看,要是哪天突然老死了,也有个人帮他料理后事,别让他坏在家里了不是?(故作老成)
    少白:我能进去看看么?(诚恳)
    少年:可以啊(奇怪,挠头),这院子也没别人,我也正好有空。(笑)
    少白:那多谢了!(急切)
    【两个人走进内院,关门】
    少年:您一定是看上这院子了吧,这儿的地角是不错,对面一趟街就是咱上海最繁华的地界,好多人都过来打听了,可惜啊,这屋主疯疯癫癫的,说不定连房契在哪都不知道了。
    少白:这院子打理的真干净(触景生情,回忆起过去时光),辛苦你了。(由衷感激)
    少年:啊,我只是一天送三顿饭而已(不好意思)。这 都是老先生自己收拾的。说也奇怪了,明明是疯的谁也不认得了,这小院子和那些唱戏的行头却还打理的一丝不乱,到真是有名角儿的作派(崇拜)。
    媚生:大王慷慨悲歌,使人泪下。待妾妃歌舞一回……【垫后做背景声】
    少年:这就是虞先生了。(少年回头看去)老先生(错愕,慌了,小声),您……您怎么哭了……
    【直接淡出接淡入的第二场】

    【第二场(倒叙的回忆):上海大戏院】
    【人海如潮,霸王别姬刚开场】
    【场下喧闹的人声】
    【霸王别姬选段,满座叫好】
    【少白突然蹦上戏台,乐曲止,安静下来】
    少白:你叫虞姬?(勾起媚生的下巴,痞痞的问)呵,巧了,爷我正是霸王!(贴在媚生的耳边,语气嚣张暧昧)
    媚生:您是霸王(调子抻的长而缓,语气魅惑),我可不是鸡!(陡然凌厉)
    【媚生扇了少白一耳光,场下惊叫】
    【卫兵上来护主】
    卫兵:放肆,九爷也是你能碰的么!(护卫把少白护在身后,并不谄媚,只是尽职而已)
    少白:滚一边去,你还真是阴魂不散!爷我就爱被美人扇耳刮子,你管得着么你!(任性)
    媚生:(轻笑)
    少白:一笑百媚生,好一个虞美人儿!(惊艳,调笑)
    【程玉从台后出来】
    媚生:师傅。(看见程玉,媚生敬畏的退到程玉身后)
    程玉:早在北平就听过九爷大名,程玉人微言轻,一直没有机会拜访您,没想到您今天竟然亲自来捧场了。(不卑不亢)
    少白:这位是唱霸王的程老板吧!您的名声也不小啊,当年我在北平的时候,可是听着您的戏长大的。(漫不经心)
    程玉:您别笑话程玉了,我这霸王是做戏的,您才是这一方的霸王。(客套)
    少白:哈哈,知道就好,客套话再多,我说的起你也受不起!别怪我没知会你一声,这虞姬我带走了!(痞痞的,嘲笑)
    【欲牵走媚生,被喝止】
    程玉:等一下!(焦急)
    少白:程老板,您可是亲眼见我挨了那一耳刮子,美人赏的,我沈少白甘之若饴,可这天底下敢赏我耳刮子的人不多,我总得留个纪念不是?(威胁)
    程玉:这……呵呵,九爷要咱们角儿去唱堂会这是好事儿,咱们求还求不来呢,可总得让他卸了妆,带上行头吧。(谦和,但不谄媚)
    少白:成啊,怎样心急,都不能唐突了佳人。(戏谑的看向媚生)
    程玉:各位都看见了,今天九爷亲自点了咱们角儿去唱堂会,还望各位成人之美,改日程玉【落,启幕】定尽心竭力的给大家唱一堂出彩的,这回就请多包涵了,大家散了吧!(朗声,诚恳)
    【台下的看客哗然欲散】
    甲:唉!(扫兴的语气)扫兴,真是扫兴!
    乙:九爷在也敢胡说!
    甲:这不走着么,唉,散了,散了……
    媚生:各位且慢!师傅,您说过,咱梨园行有个规矩,这戏没唱完便不能下台,就是阎王来了也得候着!
    程玉:虞姬!(严厉)
    媚生:今天这出霸王别姬,我照唱不误!还愿意给我捧场的,虞姬在这里给您鞠一躬,不为别的,就为您看得起我!
    程玉:你……你别给我丢人,快下去!(小声怒)
    媚生:师傅,这霸王您还唱么?(语气讽刺,故作柔顺)
    程玉:你……(气极)
    少白:(大笑)这出霸王别姬是爷我看过最出彩的,不愧是北平来的名角儿啊!我更得……(目光被买烟的小贩吸引去)
    【戏台下,一个买香烟的小贩从戏院内往外走】
    顾子良:买香烟!买香烟!大前门,哈德门,公鸡牌香烟——
    少白:呵,我更得仔细讨教(少白听见小贩的叫卖声后改了注意,不在打算把媚生带走)。今儿个有些匆忙了,那就改日,九爷,(贴在媚生耳边轻笑)等你收拾妥帖了再来。
    【少白跳下戏台,追出戏院,身后的卫兵跟上】
    卫兵:九爷你去哪!(对门口的卫兵队说)快跟上!{远处}
    程玉:虞姬……(勉强拿出师长的威严)
    媚生:继续唱!(完全不理会程玉)
    【伴奏、唱腔再起后,减弱】
    报幕:ZerOne小酒吧出品,原创民国耽美广播剧《媚生》第一期。

    【第三场:后台】
    【掀帘进后台,外面的戏声起,刘经理迎上来】
    刘经理:我的小祖宗啊,您真是我祖宗,你怎么就敢打九爷的脸啊!(后怕,焦急)
    【媚生梳理补妆】
    媚生: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刘经理啊,刚才外边有人砸场子的时候不见您,原来您在这等着那。(讽刺)
    程玉:跟谁说话这么没规矩!刘经理是这儿的老人儿了,吃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别不知天高地厚!
    媚生:规矩?哼!(冷笑)
    程玉:你……(气极)
    【媚生继续做自己的事,程玉吸着烟】
    经理:程老板程老板,别动气啊。小虞老板说的是,刘某是胆小怕事。这大上海可不是北京城,拎个鸟笼子,拿个鼻烟壶的都是爷,在这能称上爷的,都是一眨眼就见血的主。就看眼下这九爷,一方诸侯沈将军的嫡子,那眨眼间就是战场上伏尸百万的事儿!呵,刘某可不像小虞老板,有这么多大人物撑腰,只能万事小心啊。(讽刺)
    【媚生扯下头上的攒珠花冠摔在地上】
    媚生:想说我是下三滥就直说!
    【程玉气极,放心烟斗,上前扇了媚生一巴掌】
    程玉:你以为祖师爷留下的行头是什么,你怎敢这样糟蹋!戏还没唱完你先把行头给我摔了,你可真是出息了,出息了!【捶桌】梨花,去给我把祖宗的规矩拿来!
    媚生:死丫头你要敢动一下试试!
    梨花:我……(颤抖)
    【一吓砸掉了手上的拖盘】
    程玉:怎么,你还要造反是不是,你要欺师灭祖是不是!(气极,吼)
    媚生:师傅,梨花她是女人,你怎么能让她去请祖师的规矩,您要是让她惊动了祖师爷,那才是欺师灭祖!(愤愤不平)
    程玉:好好好,这成了角儿果然是有角儿的脾气了(讽刺)。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七分扮相,三分唱腔,有几个先生老爷捧着就以为自己了不得是么,你以为你凭什么,你以为他们图的什么,还不是你外边的那身皮子!你就是个耍猴戏的,你心思不在这戏上,你没心!(失控)
    媚生:师傅,您就是这么看我的?那为什么还让我登台?如果我不登台,我就会一直安守本分,我的心丢不了,可是,您能容我一辈子么?【拿衣服,换掉戏服】(哀怨)我得给班子唱出彩头,给班子唱出名声,真对不起,让我这个耍猴的做这些个,委屈您了!(讽刺)
    【转身往门口走,开门,被程玉喝住止步】
    程玉:你给我站住!(慌张)小六儿!(懊悔,喊,勉强拿出师傅的威严)
    媚生:师傅,这猴戏开场的时候,您就给我改名儿叫虞姬不是么,您不说,我都快忘记我原来叫小六儿了。
    【关门离开】
    程玉:六儿……(叹气的说)
    【程玉思绪回到过去】
    程玉:孩子,你叫什么?(温柔)
    媚生(幼年):小六儿。
    程玉:在家排第六?(顿一会儿)怎么不说话?
    媚生(幼年):家里闹饥荒,娘说养不起六个孩子,就把我送人了,可没人要我,我再蹲一会儿看看,也许有人要呢!(单纯,失落,孤独寂寞,自卑)
    程玉:只不要你了?(同情)
    媚生(幼年):五个她都养了,只不要第六个,我要是叫小三小四就好了……(哭腔,可怜)。
    程玉:还是叫小六儿好,我收过五个徒弟,正好还缺个小六儿。


    【第四场:“夜上海”舞厅】
    【舞厅门前热闹的夜市】
    【舞厅热闹的人声,欢快的舞曲】
    媚生:再给我一瓶酒……听见没有!我要酒!(醉醺醺)
    【不小心碰倒酒杯】
    余广之:我当是谁这么大脾气,敢在夜上海逞威风,原来是贵妃醉酒,醉到我这来了。(调笑)
    媚生:呵,这位先生客气了,我哪敢砸夜上海的场子,只不过是喝醉了,不小心碰倒了杯子。(自嘲)
    【拿着酒过来连倒了两杯】
    余广之:你就是真要砸了夜上海,我余广之也没一句怨言啊。陈公博先生在上海大戏院听了你的贵妃醉酒,都赞北方有佳人,这样的娇客,我怎么能怠慢呢!(魅惑)
    【余广之的手扶上媚生的腰】
    媚生:你给我放尊重点!
    【媚生豁的站起来】
    余广之:怎么,伺候惯了陈公博那日本走狗,正当当的中国人你倒看不上了?
    媚生:你管我伺候的是谁?日本人怎样,中国人又怎样,哪个会把我当人看,对我来说又有何分别?你,就是你,在我眼里连陈公博都不如,你不如一个汉奸!
    【余广之“噗”地喷出一口酒,砸掉杯子,扇了媚生一耳光,踢翻了椅子,舞厅里躁动起来,尖叫声连连(歌舞声止)】
    余广之:我听说你今天在上海大戏院给了九爷一巴掌?(余广之气极,反倒平静下来)你一个小戏子,够娇,够横,不知好歹,竟然也能活到现在(嘲笑)。也是,长着这张脸,是人都想把你往身底下压,怎么舍得弄死你!(咬牙切齿)
    【余广之掐住媚生的脖子】
    媚生:啊……你……(发抖,哭腔)
    余广之:呦,发抖了,终于知道害怕了?要说九爷他什么都顶让人佩服,就是对美人心软,这点他比不得我。
    媚生:呃……你……混……蛋……(吐字不清)
    余广之:你想说什么?我比不上陈公博?呵,我是整不死他,可是整死你就太容易了……(笑的温文尔雅)
    【沈少进来,看到余广之掐着媚生,上来一拳把余广之打到】
    余广之:(闷哼一声,倒在地上)
    媚生:(坐在地上,大声的咳嗽)
    沈少白:余广之,你找抽是不是!我才说上海大剧院的虞姬是我的人,你就敢招惹他!
    余广之:九爷,我这可是帮你出气呢!(温文尔雅的笑)
    沈少白:我让我媳妇打一巴掌,你出哪门子气!莫非……(邪笑)你嫉妒他不成?
    余广之:九爷,这话可不能乱说,七七事变,沈将军带着你力阻外敌,我们敬佩你是个有血性的中国人,可这戏子,却是个给汉奸唱戏的孬种!没的污了你的名声!
    【人群响应】
    沈少白:我沈少白做什么还轮不上别人说三道四!听着靡靡之音跟我讲什么民族大义,放屁!【沈少白拎起酒瓶拍在桌子,人群哗然】有本事拿着这酒瓶子到租界外边给我捅两个日本人,【沈少白把手里的酒瓶扔在余广之脚下,人群安静】没胆子就别在这给我掰酸词儿!你们都围在这看什么看!中国人自己打自己热闹么!
    【人群散去,歌舞声再起】
    媚生:手……(惊讶)
    沈少白:你坐地上上瘾啦,还不快起来!(烦躁)
    媚生:你的手流血了。(无奈)
    【卫兵慌张的寻来】
    卫兵:九爷,您下午都去哪了?(焦急)
    沈少白:干嘛?老爷子让你看着我,没让你看押我!我还不能出去了!
    卫兵:属下逾越……属下……(焦急)九爷,租界进来了很多日本兵,到处再抓刺杀陈公博的匪徒,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余广之:陈公博被刺杀了!(惊讶)
    沈少白:哼,真死了才好!跟我走!
    媚生:你带我去哪!
    【沈少白拽起媚生,急匆匆的出了夜上海】

    【第五场:沈少白别院】
    【车从大街拐入巷中别院前】
    【熄火停车,卫兵下车等候】
    少白:帮我个忙,别让他们发现!(小声、虚弱)
    媚生:你……(不解)你怎么……(惊讶)
    少白:别喊!(小声)
    【两人下了车,少白搂着媚生】
    少白:你先回去吧,留两个兵在门外就行,今晚爷我美人在怀,你就别搁这儿给我扫兴了!
    卫兵:九爷,那我明早来别院接你。
    少白:接你脑袋啊,我半身不遂么,我自己不会走啊!滚滚,赶紧的,看你那死人脸我就牙疼。(外强中干)
    卫兵:……属下……属下这就走。(恭敬)回去!
    【卫兵上了汽车,发车离开。少白搂着媚生进了院子,关上门】
    媚生:你怎么样,不是手割破了么,怎么有那么多血啊!(惊慌)
    少白:大补的东西吃多了,呵呵,血多。嘶,你掐我干嘛!
    媚生:我看你伤的也不重,我先回去了。(不高兴)
    少白:不重个脑袋!我这腿都软了,刚才在舞厅要不是扶着桌上那酒瓶,我早就栽地上了,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打那小子一拳,冲冠一怒为红颜,我还真他妈是个情种啊!(虚弱,沾沾自喜)唉,你就行行好把我扶进屋里再走吧!
    媚生:那你就把嘴闭上!(冷哼)
    少白:唉,你慢点(疼得闷哼)
    【媚生扶起少白,走进院子里最近的一间厢房,关上门,打开电灯】
    少白:你怎么知道灯的开关在哪啊,在别人家你还挺自在的。(好笑)
    【少白翻出药箱】
    媚生:总是住别人的地方,这个院子十天,那个院子半月,时间久了哪都一样。只是,自己的家还没有住过。(倒吸一口气)你肩上这是……枪伤!
    少白:嘶……怎么样,这比你可惨多了吧!
    【少白找药,点火】
    媚生:是你!……刺杀陈公博的是你!
    少白:陈公博那贱人子弹打的太不是地方!(自言自语)肩膀后面我够不着,快过来搭把手!(很自然的吩咐媚生)
    【递过去一把刀】
    媚生:就这样用刀把子弹挖出来?(吞口水,害怕)
    少白:这不是有麻药么!再说被刀揦(la 二声)的是我,你抖什么啊!(嘲讽)
    媚生:你可忍住了,到时候别疼得喊娘!(赌气)
    【BGM顺延时间,表示取子弹】
    少白:嗯……(疼得小声闷哼)
    媚生:好了……(深深的喘粗气、虚脱)你……还好吧!
    少白:是不是我刺杀陈公博你心疼了啊,在这报复我呢!(虚脱,小声抱怨)
    媚生:你(愤怒)……他只是在上海大戏院听过一次我的戏(忍住怒气)。
    少白:为什么跟我解释。我印象里,你从来不会为自己辩解,从来就像个刺猬,一着急,得着谁扎谁。
    媚生:没什么,只是你跟余广之说的那些话……我觉得,好像是对的。
    少白:什么好像是对的,我说的话从来就没有不对的。
    【院子外面传来叫卖声】
    顾子良:买香烟!买香烟!大前门,哈德门,公鸡牌香烟——
    少白:我疼的厉害,想抽支烟。你帮我买一盒大前门成么。让门外的士兵送进来就行。
    媚生:你还抽大前门那种便宜货?(讽刺)
    【媚生站起来,开门,往门外走】
    少白:哼,打仗的时候烟灰都抽过。(鄙夷)等下,你……别急着走,满身都是血,回去你师傅还以为你去刺杀的陈公博呢!旁边那屋有热水,你洗洗吧!
    媚生:你想的倒是周详,多谢。(平淡)
    【关门出去】
    【大钟声顺延时间,换场】

    【第六场:戏班】
    【清晨,媚生推开门】
    程玉:我以为咱们角儿捡了高枝儿去了,不回来了。(讽刺)
    【媚生进屋倒水喝】
    媚生:是想捡高枝儿的,可我这样的破烂货没人要。(满不在乎)
    【外面公鸡开始啼鸣,钟声响】
    程玉:我一早就教过你,咱们这行当别人瞧不起不要紧,可要懂得自爱,你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戏还没唱完人就没了,鬼混到天亮才回来,你要气死我是不是!(痛心疾首)
    【挥掉了媚生手上的杯子】
    媚生:师傅,昨个儿退戏票的钱,等清早我会给您补上的。(置气)
    程玉:行啊,行啊,(怒极反笑)我就是个穷酸戏子,您是爷,阔气!
    【程玉甩手离去】
    【媚生慢吞吞站起来,蹲着看着地上的杯子】
    媚生:杯子脏了在换一个就成了,人脏了可怎么办……(自嘲)
    【门外传来弱弱的脚步声,梨花端着一碗面走进来】
    梨花:师兄……
    【媚生把茶杯扔过去,摔碎在梨花脚边】
    梨花:啊!(惊叫)【梨花受到惊吓,端着的盘子跟面一起砸落】师兄我错了……(哭腔)
    媚生:你哪错了?(冷笑,阴郁)
    梨花:我错了……都是我不好……(委屈,慌张,抽噎)
    媚生:一个粗使丫鬟也配喊我师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鬼心思,师傅看你可怜才收留你,给你口饭吃,你还妄想跟他学戏!(怒)
    梨花:我……我没有……我只是喜欢……
    媚生:别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命不好,生成个女儿身子,喜欢又怎样,告诉你,永远别喜欢你配不上的东西,你配不上!
    梨花:师兄……面……面都翻了,我在给你重新盛一碗吧!(哭腔,执拗)
    媚生:说了别叫我师兄!(怒喊)
    梨花:面是师傅昨天给你擀的,等了你一晚上,都凉了,刚才又让我热了一回……(害怕,颤抖)
    媚生:炸酱面么……真香……(失神,感动)
    梨花:师兄,我去给你在盛一碗!(暗喜、慌乱)
    媚生:不用了……你走吧,帮我把门关上……(平淡)
    【蹲下去收拾】
    梨花:师兄(失望)……我把地上的面收拾了就走……
    媚生:搁着吧,不用收拾了……(无力)
    梨花:那我回去了……(委屈)
    【梨花悄悄退出去把门关上,媚生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打翻的炸酱面陷入幼时的回忆】
    程玉:小六儿,师傅昨个儿教你的词都记熟了么?
    媚生(幼年):都记熟了。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音拖得很长)
    程玉:呵呵,(欣慰)对对,一个字都没错,来,把面吃了。
    媚生(幼年):好香啊!白面做的!(惊讶)给我吃的么?(眼馋、渴望)
    程玉:(好笑)是,这叫炸酱面,小六儿戏词背的好,师傅就做炸酱面给小六儿吃。
    媚生:谢谢师傅!(欣喜)
    程玉:小六儿你脑子这么灵,唱戏倒是可惜了。
    媚生(幼年):不可惜,我以后想做跟师傅一样的名角儿。(吃面口齿不清)
    程玉:为什么?
    媚生(幼年):做名角儿就有炸酱面吃(口齿不清),(把嘴里的东西咽进去)师傅,你怎么不吃。
    程玉:你吃吧,吃了,以后就跟这面似的,顺顺当当的,虽然你到底跟师傅走的是同一条路。
    媚生(幼年):师傅,我夹给你吃,以前的都不算,以后师傅都会顺顺当当的。(天真的笑)
    程玉:(轻笑)好,小六儿也吃一口,吃一口师傅的面,再难,都顺顺当当的。
    【媚生的思绪回到现实,渐入ED】
    媚生:师傅,您这碗面,我看着就好,小六儿没福气吃了……(哭腔)

    一期完
    媚生
    【第一场:一条小街上】
    【街上人声,拐进小巷】
    【老年的少白拄着拐杖,敲响了小院的木门】
    少年:来了!来了!(门内人应)
    【少年急促的脚步声,开门】
    少年:谁呀!哟,老先生,您这是……
    少白:你,是住在这的?(怀疑、略有忐忑)
    少年:啊?不是,我家在隔壁那院儿,这会儿是过来送饭的。(少年很善谈,很热情)
    少白:送饭?给谁送?(表示好奇)
    少年:给住在这院儿的一个老先生,哦(想起少白不明白,便解释),他得了疯病,整天就知道咿咿呀呀的唱戏,我娘见他怪可怜的,就让我给他带点吃的。
    少白:疯……疯了?(颤抖,失魂落魄)
    少年:是呀,听说他以前可是唱京戏的名角儿呢,可不知道怎么就疯了。他也没个亲故的,我就常过来看看,要是哪天突然老死了,也有个人帮他料理后事,别让他坏在家里了不是?(故作老成)
    少白:我能进去看看么?(诚恳)
    少年:可以啊(奇怪,挠头),这院子也没别人,我也正好有空。(笑)
    少白:那多谢了!(急切)
    【两个人走进内院,关门】
    少年:您一定是看上这院子了吧,这儿的地角是不错,对面一趟街就是咱上海最繁华的地界,好多人都过来打听了,可惜啊,这屋主疯疯癫癫的,说不定连房契在哪都不知道了。
    少白:这院子打理的真干净(触景生情,回忆起过去时光),辛苦你了。(由衷感激)
    少年:啊,我只是一天送三顿饭而已(不好意思)。这都是老先生自己收拾的。说也奇怪了,明明是疯的谁也不认得了,这小院子和那些唱戏的行头却还打理的一丝不乱,到真是有名角儿的作派(崇拜)。
    媚生:大王慷慨悲歌,使人泪下。待妾妃歌舞一回……【垫后做背景声】
    少年:这就是虞先生了。(少年回头看去)老先生(错愕,慌了,小声),您……您怎么哭了……
    【直接淡出接淡入的第二场】

    【第二场(倒叙的回忆):上海大戏院】
    【人海如潮,霸王别姬刚开场】
    【场下喧闹的人声】
    【霸王别姬选段,满座叫好】
    【少白突然蹦上戏台,乐曲止,安静下来】
    少白:你叫虞姬?(勾起媚生的下巴,痞痞的问)呵,巧了,爷我正是霸王!(贴在媚生的耳边,语气嚣张暧昧)
    媚生:您是霸王(调子抻的长而缓,语气魅惑),我可不是鸡!(陡然凌厉)
    【媚生扇了少白一耳光,场下惊叫】
    【卫兵上来护主】
    卫兵:放肆,九爷也是你能碰的么!(护卫把少白护在身后,并不谄媚,只是尽职而已)
    少白:滚一边去,你还真是阴魂不散!爷我就爱被美人扇耳刮子,你管得着么你!(任性)
    媚生:(轻笑)
    少白:一笑百媚生,好一个虞美人儿!(惊艳,调笑)
    【程玉从台后出来】
    媚生:师傅。(看见程玉,媚生敬畏的退到程玉身后)
    程玉:早在北平就听过九爷大名,程玉人微言轻,一直没有机会拜访您,没想到您今天竟然亲自来捧场了。(不卑不亢)
    少白:这位是唱霸王的程老板吧!您的名声也不小啊,当年我在北平的时候,可是听着您的戏长大的。(漫不经心)
    程玉:您别笑话程玉了,我这霸王是做戏的,您才是这一方的霸王。(客套)
    少白:哈哈,知道就好,客套话再多,我说的起你也受不起!别怪我没知会你一声,这虞姬我带走了!(痞痞的,嘲笑)
    【欲牵走媚生,被喝止】
    程玉:等一下!(焦急)
    少白:程老板,您可是亲眼见我挨了那一耳刮子,美人赏的,我沈少白甘之若饴,可这天底下敢赏我耳刮子的人不多,我总得留个纪念不是?(威胁)
    程玉:这……呵呵,九爷要咱们角儿去唱堂会这是好事儿,咱们求还求不来呢,可总得让他卸了妆,带上行头吧。(谦和,但不谄媚)
    少白:成啊,怎样心急,都不能唐突了佳人。(戏谑的看向媚生)
    程玉:各位都看见了,今天九爷亲自点了咱们角儿去唱堂会,还望各位成人之美,改日程玉【落,启幕】定尽心竭力的给大家唱一堂出彩的,这回就请多包涵了,大家散了吧!(朗声,诚恳)
    【台下的看客哗然欲散】
    甲:唉!(扫兴的语气)扫兴,真是扫兴!
    乙:九爷在也敢胡说!
    甲:这不走着么,唉,散了,散了……
    媚生:各位且慢!师傅,您说过,咱梨园行有个规矩,这戏没唱完便不能下台,就是阎王来了也得候着!
    程玉:虞姬!(严厉)
    媚生:今天这出霸王别姬,我照唱不误!还愿意给我捧场的,虞姬在这里给您鞠一躬,不为别的,就为您看得起我!
    程玉:你……你别给我丢人,快下去!(小声怒)
    媚生:师傅,这霸王您还唱么?(语气讽刺,故作柔顺)
    程玉:你……(气极)
    少白:(大笑)这出霸王别姬是爷我看过最出彩的,不愧是北平来的名角儿啊!我更得……(目光被买烟的小贩吸引去)
    【戏台下,一个买香烟的小贩从戏院内往外走】
    顾子良:买香烟!买香烟!大前门,哈德门,公鸡牌香烟——
    少白:呵,我更得仔细讨教(少白听见小贩的叫卖声后改了注意,不在打算把媚生带走)。今儿个有些匆忙了,那就改日,九爷,(贴在媚生耳边轻笑)等你收拾妥帖了再来。
    【少白跳下戏台,追出戏院,身后的卫兵跟上】
    卫兵:九爷你去哪!(对门口的卫兵队说)快跟上!{远处}
    程玉:虞姬……(勉强拿出师长的威严)
    媚生:继续唱!(完全不理会程玉)
    【伴奏、唱腔再起后,减弱】
    报幕:ZerOne小酒吧出品,原创民国耽美广播剧《媚生》第一期。

    【第三场:后台】
    【掀帘进后台,外面的戏声起,刘经理迎上来】
    刘经理:我的小祖宗啊,您真是我祖宗,你怎么就敢打九爷的脸啊!(后怕,焦急)
    【媚生梳理补妆】
    媚生: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刘经理啊,刚才外边有人砸场子的时候不见您,原来您在这等着那。(讽刺)
    程玉:跟谁说话这么没规矩!刘经理是这儿的老人儿了,吃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别不知天高地厚!
    媚生:规矩?哼!(冷笑)
    程玉:你……(气极)
    【媚生继续做自己的事,程玉吸着烟】
    经理:程老板程老板,别动气啊。小虞老板说的是,刘某是胆小怕事。这大上海可不是北京城,拎个鸟笼子,拿个鼻烟壶的都是爷,在这能称上爷的,都是一眨眼就见血的主。就看眼下这九爷,一方诸侯沈将军的嫡子,那眨眼间就是战场上伏尸百万的事儿!呵,刘某可不像小虞老板,有这么多大人物撑腰,只能万事小心啊。(讽刺)
    【媚生扯下头上的攒珠花冠摔在地上】
    媚生:想说我是下三滥就直说!
    【程玉气极,放心烟斗,上前扇了媚生一巴掌】
    程玉:你以为祖师爷留下的行头是什么,你怎敢这样糟蹋!戏还没唱完你先把行头给我摔了,你可真是出息了,出息了!【捶桌】梨花,去给我把祖宗的规矩拿来!
    媚生:死丫头你要敢动一下试试!
    梨花:我……(颤抖)
    【一吓砸掉了手上的拖盘】
    程玉:怎么,你还要造反是不是,你要欺师灭祖是不是!(气极,吼)
    媚生:师傅,梨花她是女人,你怎么能让她去请祖师的规矩,您要是让她惊动了祖师爷,那才是欺师灭祖!(愤愤不平)
    程玉:好好好,这成了角儿果然是有角儿的脾气了(讽刺)。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七分扮相,三分唱腔,有几个先生老爷捧着就以为自己了不得是么,你以为你凭什么,你以为他们图的什么,还不是你外边的那身皮子!你就是个耍猴戏的,你心思不在这戏上,你没心!(失控)
    媚生:师傅,您就是这么看我的?那为什么还让我登台?如果我不登台,我就会一直安守本分,我的心丢不了,可是,您能容我一辈子么?【拿衣服,换掉戏服】(哀怨)我得给班子唱出彩头,给班子唱出名声,真对不起,让我这个耍猴的做这些个,委屈您了!(讽刺)
    【转身往门口走,开门,被程玉喝住止步】
    程玉:你给我站住!(慌张)小六儿!(懊悔,喊,勉强拿出师傅的威严)
    媚生:师傅,这猴戏开场的时候,您就给我改名儿叫虞姬不是么,您不说,我都快忘记我原来叫小六儿了。
    【关门离开】
    程玉:六儿……(叹气的说)
    【程玉思绪回到过去】
    程玉:孩子,你叫什么?(温柔)
    媚生(幼年):小六儿。
    程玉:在家排第六?(顿一会儿)怎么不说话?
    媚生(幼年):家里闹饥荒,娘说养不起六个孩子,就把我送人了,可没人要我,我再蹲一会儿看看,也许有人要呢!(单纯,失落,孤独寂寞,自卑)
    程玉:只不要你了?(同情)
    媚生(幼年):五个她都养了,只不要第六个,我要是叫小三小四就好了……(哭腔,可怜)。
    程玉:还是叫小六儿好,我收过五个徒弟,正好还缺个小六儿。


    【第四场:“夜上海”舞厅】
    【舞厅门前热闹的夜市】
    【舞厅热闹的人声,欢快的舞曲】
    媚生:再给我一瓶酒……听见没有!我要酒!(醉醺醺)
    【不小心碰倒酒杯】
    余广之:我当是谁这么大脾气,敢在夜上海逞威风,原来是贵妃醉酒,醉到我这来了。(调笑)
    媚生:呵,这位先生客气了,我哪敢砸夜上海的场子,只不过是喝醉了,不小心碰倒了杯子。(自嘲)
    【拿着酒过来连倒了两杯】
    余广之:你就是真要砸了夜上海,我余广之也没一句怨言啊。陈公博先生在上海大戏院听了你的贵妃醉酒,都赞北方有佳人,这样的娇客,我怎么能怠慢呢!(魅惑)
    【余广之的手扶上媚生的腰】
    媚生:你给我放尊重点!
    【媚生豁的站起来】
    余广之:怎么,伺候惯了陈公博那日本走狗,正当当的中国人你倒看不上了?
    媚生:你管我伺候的是谁?日本人怎样,中国人又怎样,哪个会把我当人看,对我来说又有何分别?你,就是你,在我眼里连陈公博都不如,你不如一个汉奸!
    【余广之“噗”地喷出一口酒,砸掉杯子,扇了媚生一耳光,踢翻了椅子,舞厅里躁动起来,尖叫声连连(歌舞声止)】
    余广之:我听说你今天在上海大戏院给了九爷一巴掌?(余广之气极,反倒平静下来)你一个小戏子,够娇,够横,不知好歹,竟然也能活到现在(嘲笑)。也是,长着这张脸,是人都想把你往身底下压,怎么舍得弄死你!(咬牙切齿)
    【余广之掐住媚生的脖子】
    媚生:啊……你……(发抖,哭腔)
    余广之:呦,发抖了,终于知道害怕了?要说九爷他什么都顶让人佩服,就是对美人心软,这点他比不得我。
    媚生:呃……你……混……蛋……(吐字不清)
    余广之:你想说什么?我比不上陈公博?呵,我是整不死他,可是整死你就太容易了……(笑的温文尔雅)
    【沈少进来,看到余广之掐着媚生,上来一拳把余广之打到】
    余广之:(闷哼一声,倒在地上)
    媚生:(坐在地上,大声的咳嗽)
    沈少白:余广之,你找抽是不是!我才说上海大剧院的虞姬是我的人,你就敢招惹他!
    余广之:九爷,我这可是帮你出气呢!(温文尔雅的笑)
    沈少白:我让我媳妇打一巴掌,你出哪门子气!莫非……(邪笑)你嫉妒他不成?
    余广之:九爷,这话可不能乱说,七七事变,沈将军带着你力阻外敌,我们敬佩你是个有血性的中国人,可这戏子,却是个给汉奸唱戏的孬种!没的污了你的名声!
    【人群响应】
    沈少白:我沈少白做什么还轮不上别人说三道四!听着靡靡之音跟我讲什么民族大义,放屁!【沈少白拎起酒瓶拍在桌子,人群哗然】有本事拿着这酒瓶子到租界外边给我捅两个日本人,【沈少白把手里的酒瓶扔在余广之脚下,人群安静】没胆子就别在这给我掰酸词儿!你们都围在这看什么看!中国人自己打自己热闹么!
    【人群散去,歌舞声再起】
    媚生:手……(惊讶)
    沈少白:你坐地上上瘾啦,还不快起来!(烦躁)
    媚生:你的手流血了。(无奈)
    【卫兵慌张的寻来】
    卫兵:九爷,您下午都去哪了?(焦急)
    沈少白:干嘛?老爷子让你看着我,没让你看押我!我还不能出去了!
    卫兵:属下逾越……属下……(焦急)九爷,租界进来了很多日本兵,到处再抓刺杀陈公博的匪徒,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余广之:陈公博被刺杀了!(惊讶)
    沈少白:哼,真死了才好!跟我走!
    媚生:你带我去哪!
    【沈少白拽起媚生,急匆匆的出了夜上海】

    【第五场:沈少白别院】
    【车从大街拐入巷中别院前】
    【熄火停车,卫兵下车等候】
    少白:帮我个忙,别让他们发现!(小声、虚弱)
    媚生:你……(不解)你怎么……(惊讶)
    少白:别喊!(小声)
    【两人下了车,少白搂着媚生】
    少白:你先回去吧,留两个兵在门外就行,今晚爷我美人在怀,你就别搁这儿给我扫兴了!
    卫兵:九爷,那我明早来别院接你。
    少白:接你脑袋啊,我半身不遂么,我自己不会走啊!滚滚,赶紧的,看你那死人脸我就牙疼。(外强中干)
    卫兵:……属下……属下这就走。(恭敬)回去!
    【卫兵上了汽车,发车离开。少白搂着媚生进了院子,关上门】
    媚生:你怎么样,不是手割破了么,怎么有那么多血啊!(惊慌)
    少白:大补的东西吃多了,呵呵,血多。嘶,你掐我干嘛!
    媚生:我看你伤的也不重,我先回去了。(不高兴)
    少白:不重个脑袋!我这腿都软了,刚才在舞厅要不是扶着桌上那酒瓶,我早就栽地上了,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打那小子一拳,冲冠一怒为红颜,我还真他妈是个情种啊!(虚弱,沾沾自喜)唉,你就行行好把我扶进屋里再走吧!
    媚生:那你就把嘴闭上!(冷哼)
    少白:唉,你慢点(疼得闷哼)
    【媚生扶起少白,走进院子里最近的一间厢房,关上门,打开电灯】
    少白:你怎么知道灯的开关在哪啊,在别人家你还挺自在的。(好笑)
    【少白翻出药箱】
    媚生:总是住别人的地方,这个院子十天,那个院子半月,时间久了哪都一样。只是,自己的家还没有住过。(倒吸一口气)你肩上这是……枪伤!
    少白:嘶……怎么样,这比你可惨多了吧!
    【少白找药,点火】
    媚生:是你!……刺杀陈公博的是你!
    少白:陈公博那贱人子弹打的太不是地方!(自言自语)肩膀后面我够不着,快过来搭把手!(很自然的吩咐媚生)
    【递过去一把刀】
    媚生:就这样用刀把子弹挖出来?(吞口水,害怕)
    少白:这不是有麻药么!再说被刀揦(la 二声)的是我,你抖什么啊!(嘲讽)
    媚生:你可忍住了,到时候别疼得喊娘!(赌气)
    【BGM顺延时间,表示取子弹】
    少白:嗯……(疼得小声闷哼)
    媚生:好了……(深深的喘粗气、虚脱)你……还好吧!
    少白:是不是我刺杀陈公博你心疼了啊,在这报复我呢!(虚脱,小声抱怨)
    媚生:你(愤怒)……他只是在上海大戏院听过一次我的戏(忍住怒气)。
    少白:为什么跟我解释。我印象里,你从来不会为自己辩解,从来就像个刺猬,一着急,得着谁扎谁。
    媚生:没什么,只是你跟余广之说的那些话……我觉得,好像是对的。
    少白:什么好像是对的,我说的话从来就没有不对的。
    【院子外面传来叫卖声】
    顾子良:买香烟!买香烟!大前门,哈德门,公鸡牌香烟——
    少白:我疼的厉害,想抽支烟。你帮我买一盒大前门成么。让门外的士兵送进来就行。
    媚生:你还抽大前门那种便宜货?(讽刺)
    【媚生站起来,开门,往门外走】
    少白:哼,打仗的时候烟灰都抽过。(鄙夷)等下,你……别急着走,满身都是血,回去你师傅还以为你去刺杀的陈公博呢!旁边那屋有热水,你洗洗吧!
    媚生:你想的倒是周详,多谢。(平淡)
    【关门出去】
    【大钟声顺延时间,换场】

    【第六场:戏班】
    【清晨,媚生推开门】
    程玉:我以为咱们角儿捡了高枝儿去了,不回来了。(讽刺)
    【媚生进屋倒水喝】
    媚生:是想捡高枝儿的,可我这样的破烂货没人要。(满不在乎)
    【外面公鸡开始啼鸣,钟声响】
    程玉:我一早就教过你,咱们这行当别人瞧不起不要紧,可要懂得自爱,你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戏还没唱完人就没了,鬼混到天亮才回来,你要气死我是不是!(痛心疾首)
    【挥掉了媚生手上的杯子】
    媚生:师傅,昨个儿退戏票的钱,等清早我会给您补上的。(置气)
    程玉:行啊,行啊,(怒极反笑)我就是个穷酸戏子,您是爷,阔气!
    【程玉甩手离去】
    【媚生慢吞吞站起来,蹲着看着地上的杯子】
    媚生:杯子脏了在换一个就成了,人脏了可怎么办……(自嘲)
    【门外传来弱弱的脚步声,梨花端着一碗面走进来】
    梨花:师兄……
    【媚生把茶杯扔过去,摔碎在梨花脚边】
    梨花:啊!(惊叫)【梨花受到惊吓,端着的盘子跟面一起砸落】师兄我错了……(哭腔)
    媚生:你哪错了?(冷笑,阴郁)
    梨花:我错了……都是我不好……(委屈,慌张,抽噎)
    媚生:一个粗使丫鬟也配喊我师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鬼心思,师傅看你可怜才收留你,给你口饭吃,你还妄想跟他学戏!(怒)
    梨花:我……我没有……我只是喜欢……
    媚生:别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命不好,生成个女儿身子,喜欢又怎样,告诉你,永远别喜欢你配不上的东西,你配不上!
    梨花:师兄……面……面都翻了,我在给你重新盛一碗吧!(哭腔,执拗)
    媚生:说了别叫我师兄!(怒喊)
    梨花:面是师傅昨天给你擀的,等了你一晚上,都凉了,刚才又让我热了一回……(害怕,颤抖)
    媚生:炸酱面么……真香……(失神,感动)
    梨花:师兄,我去给你在盛一碗!(暗喜、慌乱)
    媚生:不用了……你走吧,帮我把门关上……(平淡)
    【蹲下去收拾】
    梨花:师兄(失望)……我把地上的面收拾了就走……
    媚生:搁着吧,不用收拾了……(无力)
    梨花:那我回去了……(委屈)
    【梨花悄悄退出去把门关上,媚生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打翻的炸酱面陷入幼时的回忆】
    程玉:小六儿,师傅昨个儿教你的词都记熟了么?
    媚生(幼年):都记熟了。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音拖得很长)
    程玉:呵呵,(欣慰)对对,一个字都没错,来,把面吃了。
    媚生(幼年):好香啊!白面做的!(惊讶)给我吃的么?(眼馋、渴望)
    程玉:(好笑)是,这叫炸酱面,小六儿戏词背的好,师傅就做炸酱面给小六儿吃。
    媚生:谢谢师傅!(欣喜)
    程玉:小六儿你脑子这么灵,唱戏倒是可惜了。
    媚生(幼年):不可惜,我以后想做跟师傅一样的名角儿。(吃面口齿不清)
    程玉:为什么?
    媚生(幼年):做名角儿就有炸酱面吃(口齿不清),(把嘴里的东西咽进去)师傅,你怎么不吃。
    程玉:你吃吧,吃了,以后就跟这面似的,顺顺当当的,虽然你到底跟师傅走的是同一条路。
    媚生(幼年):师傅,我夹给你吃,以前的都不算,以后师傅都会顺顺当当的。(天真的笑)
    程玉:(轻笑)好,小六儿也吃一口,吃一口师傅的面,再难,都顺顺当当的。
    【媚生的思绪回到现实,渐入ED】
    媚生:师傅,您这碗面,我看着就好,小六儿没福气吃了……(哭腔)

    一期完

    土豆在线: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ks22Foi4d4k/
    飞速:fs2you://Y2FjaGVmaWxlOS5yYXlmaWxlLmNvbS96aC1jbi9kb3dubG9hZC9mY2RkNWM3ZWViZmI2ZTFmYWUyZjRhNTliNzZmMjBiOS8lRTMlODAlOTAlRTUlQUElOUElRTclOTQlOUYlRTMlODAlOTElRTclQUMlQUMlRTQlQjglODAlRTYlOUMlOUYlRTUlQTQlQTclRTclQTQlQkMlRTUlOEMlODUucmFyfDQ1OTQ3MzQ0
    倾城应声虫:http://www.echodrama.net/space.php?do=topic&topicid=1003437/

    已有 1 人评分梦币 收起 理由
    宝宝1423 + 3 很给力!

    总评分: 梦币 + 3   查看全部评分

    2万

    主题

    55

    好友

    8万

    积分

    梦野特殊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6-4-30 00:14
  • 签到天数: 52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梦币
    256100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618 颗
    清露
    50976 滴
    最后登录
    2016-10-10
    阅读权限
    15
    帖子
    82033

    白羊座 财富勋章 我最财迷 特殊贡献勋章 亲密爱人勋章 杰出元老勋章

    鲜花(61) 鸡蛋(0)
    发表于 2013-3-13 14:40:47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18 17:52 , Processed in 0.117092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