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野耽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36|回复: 0

[耽美Drama广播剧 翻译] 交渉人は黙らない

[复制链接]

1028

主题

18

好友

1万

积分

YD-9 春寒梦暖

  • TA的每日心情

    2013-3-16 18:33
  • 签到天数: 57 天

    [LV.5]常住居民I

    梦币
    2011 枚
    梦の水晶(贡献值)
    32 颗
    清露
    4612 滴
    最后登录
    2013-11-6
    阅读权限
    10
    帖子
    14496

    爱心会员 天枰座 鼎立支持勋章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3-1-22 16:24:1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交渉人は黙らない

      CAST:

      芽吹 章:平川大辅

      兵头寿悦:子安武人

      01

      女服务生:老先生,请喝茶。

      周防忠范:哦,不好意思。

      葛本:哈?你谁呀?水野怎么没来?

      周防忠范:哼?

      芽吹章:今日劳您大驾真是非常感谢!我是水野朋彦先生的代理,叫做芽吹,请多多指教!

      葛本: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nego?negoti~?

      芽吹章:Negotiator~也就是交涉人的意思。

      葛本:哼,喂,不是已经和水野先生说的很清楚了吗!

      芽吹章:水野先生希望能够退回保证金。

      葛本:你说什么啊!把房子弄的那么脏,还想要回押金这是不可能的。

      芽吹章:你说‘那么’,那请问具体是到哪种程度呢?

      葛本:房屋清洁公司开出来的帐单、你仔细看了没!墙纸、以及塌塌米的焦痕都很厉害!

      芽吹章:那就奇怪了!水野先生是不抽烟的,我从他大学的朋友那得到确认。

      葛本:朋友的话怎么能够成为证据!

      芽吹章:呃~确实,但是也没证据证明他隐瞒吸烟的事实。你有吗?

      葛本:烦死了!没有啊!

      (周防忠范:哼!原来是交涉人!好像会是个有意思的短剧,让我欣赏一下吧~)

      芽吹章:假设水野先生有吸烟,也没有义务负担更换墙纸的费用,香烟的焦油跟塌塌米的焦痕和浴室墙的霉菌是一样的,都视为正常的损耗。

      葛本:你说什么?那不是说房东的房子即使被弄脏都不能吭声咯!

      芽吹章:这是程度的问题。听好了,复原的义务并不是要把房子完全恢复到最初的样子。虽说塌塌米被火烧焦了,你有看过有人不开窗生活的吗?再来你看看这个房间,好像没有檐逢呢?也就是说即使没人租,塌塌米也会被火烧焦了。不对吗?

      葛本:多少有点吧。

      芽吹章:才不是多少有点,这是正常的范围。也就是说这次的情况,作为承租人的水野先生,并没有违反谨慎使用义务和保护义务。还有,请看、单间的房屋清洁费用竟然要17万日元,也太那个……话说回来,还没有请教您贵姓?根本房产的员工是吗?

      葛本:不是,我虽然不是根源房产的员工,但是是他承包人的员工。叫葛本。

      女服务生:让您久等了。两份豆沙水果凉粉对吗?

      葛本:我可没点!

      女服务生:诶?

      芽吹章:啊,是我点的。您讨厌甜食吗?

      葛本:不…

      芽吹章:那请慢慢享用,我也非常喜欢哦。

      女服务生:请…请慢用。

      芽吹章:这里的豆沙水果凉粉非常好吃哦!果然豆沙水果凉粉还是黑粉好啊~

      葛本:没错没错,还是黑粉好。咻~

      芽吹章:话说回来、葛本先生,您不会是西部出身的吧?

      葛本:哈,哦啊,算是。

      芽吹章:果然,是大阪吗?

      葛本:不,是香川。

      芽吹章:香川啊,是高松吗?

      葛本:琴平市。

      芽吹章:啊,原来是做金毗罗的。

      葛本:你有去过吗?

      芽吹章:我会唱那个啊,“金毗罗船、过来时升起帆修罗修修修……”

      葛本:呃?很熟练啊?你也是香川的吗?

      芽吹章:对,我也是。

      葛本:那、那个面馆知道吗?在11号线、中学的前面那家。

      芽吹章:啊,老爷爷和老奶奶两个人一起经营的,汤汁非常美味的那家!

      葛本:对对,就是那里。有卖炒米粉。和那个相比、东京的面条真是难吃啊!

      芽吹章:太同意的!那个黑乎乎的汤里……

      葛本:哈哈~

      芽吹章:呵呵哼~喝嗯,啊,已经这个时间,那该是时候总结下问题了,我也不想打搞葛本先生太久。

      葛本:那就让水野给我付钱就好了!

      芽吹章:啊,您还是放过我吧,我这也是靠委托人吃饭的,如果交涉失败的话,我面子也挂不住,而且我偷偷告诉你吧,水野先生的父亲是个很有势力的人,如果我这里行不通的话,接下来要请律师出马了。

      葛本:这样的话就不太好了。

      芽吹章:这次的事情看来还是根本房产不对。那个,啊你看、你仔细看看这资料。是房屋清洁的市价,单房的话实际只要3万日元就好。如果变成商业诉讼的话,大概这35万会按全额退回的。

      葛本:哼——咻——

      芽吹章:那个,葛本先生,如果是我的话,可以搞定30万。

      葛本:30万,那不是没什么不同啊!

      芽吹章:不不,完全不一样哦,可以不用被法庭传讯、也不会传出根源房产敲诈的谣言。

      葛本:唉——流言吗?确实是,啊,你等等、我回去一趟和老板谈谈,

      芽吹章:啊,是吗?不能速断速决吗?这样啊,会不会赶的上呢?……

      葛本:什么啊?

      芽吹章:啊,其实水野先生的母亲也是个非常难缠的人呀,我跟她约好了这之后马上打电话给她,如果没法快点解决的话、就告上消费者生活中心去啊……

      葛本:你说什么!真是个难对付的女人啊!那现在,怎么才能简单解决啊?

      芽吹章:是,那请您在这文件上稍微签个字,之后存30万就好了。为了不把事情闹大,我去说服她父母。如果你觉的汇款很麻烦的话,我可以陪你一起去ATM(自动取款机)那。

      葛本:现在马上吗?

      芽吹章:当然只要葛本先生您不觉的麻烦的话,汇款也行。不过存折上会有记录。

      葛本:哼嗯——

      芽吹章:[手机响]对不起。唉~真是的,真是个急躁的人。不用叫警察也能搞定的嘛!

      葛本:喂!你说什么?谁来的短信?

      芽吹章:呃,没什么。

      葛本:才没有呢!好啦,去ATM(自动取款机)那里。快点!

      芽吹章:哦,我知道了。

      芽吹章:啊,这里由我来付,您先请……

      葛本:哦,啊,那我在外面吃口烟吧。

      周防忠范:(哼!交涉成功了是吗!那个叫葛本的小混混,竟然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被骗了。这个交涉人手腕真高啊!)

      女服务生:谢谢

      芽吹章:真是对不起,在您旁边这么吵,老爷爷您难得来品尝新地,会不会变得难吃啊~一直担心着。

      周防忠范:不,不,不用放在心上。(这人长得真漂亮啊!不过有着那么吸引人的容貌却这种性格,可不那么容易出来闯江湖啊。)小哥,你说你是谈判人。真够呛吧!

      芽吹章:不会不会,用个英文名称自抬身价,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是个交涉人而已。事务所在绿街方向,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请务必联系我。

      周防忠范:谢谢了。还有,小哥,你真正的出生地是哪里?

      芽吹章:呵呵,我是东京土生土长的。最爱吃汤汁黑色的面条。这可是秘密哦。那再见~

      女服务生:让您久等了,您的咖啡。

      周防忠范:不,我可没点。

      女服务生:是刚才走出去的那位客人请的。坐在那很帅的那个~他说老先生的杯子空了,应该想要喝什么饮料吧。

      周防忠范:哼,哈哈哈,是吗?我也被看破了吗?芽吹章吗?真是个厉害的人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梦野耽美论坛

    GMT+8, 2018-1-18 17:41 , Processed in 0.119750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